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13 13:54 标签:怀远,情怀,游览,赠别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

岁星入汉年,方朔见明主。调笑当时人,中天谢云雨。

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故交不过门,草日上阶。

当时何特达,独与我心谐。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歌动白纻山,舞回天门月。问我心中事,为君前致辞。

君看我才能,何似鲁仲尼。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毒草杀汉马,张兵夺云旗。

至今西二河,流血拥僵尸。将无七擒略,鲁女惜园葵。

咸阳天下枢,累岁人不足。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

赖得契宰衡,持钧慰风俗。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来归。

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以此不安席,蹉跎身世违。

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

参考资料:书怀赠南陵常赞府-百度百科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百度汉语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翻译译文

在木星下凡落入汉朝的那一年,东方朔侍奉汉武帝这位英明的君主。我待诏翰林时也如同东方朔一样调侃嘲笑过时臣,由是被逐出朝而未能沾君恩露。

一旦离开了翰林院,便与朝廷和京城长久分开。交好的故友不再登门,秋草日渐长上了门前的台阶。

当今您却特别通达,独自与我交往心谐。此来又置酒于凌歊高台,欢乐愉快未曾歇衰。歌声震动了白纻山林,欢舞像缠绕着天门山月。

您问我心中有何事烦恼,我在您面前细细述说。您看我的才能,与鲁国的孔子多么相似。

像他那样的大圣人犹未遇到相知的君王,而我这小儒未被所用又何足悲戚?前不久的云南季五月,朝廷的渡泸之师频频丧灭。

有毒之草毒杀朝廷的战马,强大的敌军夺掠了唐军战旗。时至今日的西洱河中,流淌的血水仍然拥积着将士的尸体。

朝廷的将领没有当年诸葛亮七擒七纵的谋略,百姓只得像鲁女惜葵一样担心国难不得生息。长安作为京都是天下的枢纽,几年来百姓总是粮食不足。

虽然那里有许多珍珠美玉,到这时却不如一盘米粟。幸赖有像古代贤人殷契那样的宰相,秉持国政慰藉风俗。

我看自己无所用世,辞家出游至今未归。惊叹着壮士的鬓发如霜,泪水常常流满逐臣的衣襟。

因此我睡不安席,蹉跎的经历违背世事令人伤心。我终究要消除时人的毁谤,不再受到他人的讥评。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赏析

开头 ”岁星如汉年,方朔见明主起势突兀。传说东方朔是岁星下凡。东方朔既是星宿下凡,辅佐明主,当然要为平治天下建立功业,非同一般。但是事实并不如此。史书记载东方朔滑稽诙谐,汉武帝视之如俳优。 ”调笑当时人“ ,说东方朔对于时人尽情戏弄,不仅对同僚,甚至对最高统治者也加以戏谑。”中天谢云雨 ,说离开朝廷。"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 ”是说一旦离开朝廷,就和朝廷、市集这些公众聚集的地方违别了。

故交不过门 ”,在世态炎凉的古代社会里,免官离朝,朋友客人从此疏远,甚至连旧交好友也不肯过门了。“ 秋草日上阶 ”,形象地写出了故旧疏远、门庭冷落的景象。诗人简要地写完东方朔的经历之后,很自然地评论了一句:“ 当时何特达。 ”“ 独与我心谐 ”,这位八百多年前的历史人物,在当时,在后来的历史岁月里,都无人理解,没有知己,只是我内心相契。一个“ ”字,表明两人是千古知己。

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这里诗人写到了与常赞府的交往。两人置酒于凌歊台上,开怀畅饮,尽情欢娱,不曾歇息。“ 歌动白紵山,舞回天门月 ”,是两人欢娱的具体而夸张的描绘,由此可见欢娱的情景了。两人的交往情意投合,相得益欢。这时候,常赞府很自然地问起诗人的“ 心中事 ”,于是诗人就“ 为君前致辞 ”,尽情地倾吐心中的话语、心底的愤懑,正如诗人在另一首诗里说的“ 远客投名贤,真堪写怀抱 ”了。

君看我才能,何似鲁仲尼。大圣犹不遇,小儒安足悲 ”四句是倾诉自己的境遇。前面既以东方朔自况,写了自己的怀才不遇,这里则借孔子来自我宽解。这些话是自宽自慰,又包含着沉重的辛酸。

由于李白后期思想的深刻性和视野的开阔,他并不局限于自己的遭遇来“ 写怀抱 ”,而是着眼于当世大事。诗人写了战争:“ 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毒草杀汉马,张兵夺云旗。至今西洱河,流血拥僵尸。 ”据史书记载,天宝年间,唐朝政府两次派兵征伐云南的少数民族,战于西洱河,均大败。“ 将无七擒略 ”,主将既没有诸葛亮那样的智慧,缺乏七擒七纵稳操胜券的谋略,得来的只能是失败。“ 鲁女惜园葵 ”,是说鲁国漆室邑之女的故事。其含义为人民忧虑着饥饿,而统治者还好大喜功,爱开边衅。接着,诗人写了饥馑:“ 咸阳天下枢,累岁人不足。 ”“ 虽有数斗玉,不如一盘粟 ”,正是根据京城的特点来写饥馑的惨象。“ 赖得契宰衡,持钧慰风俗 ”是说需要有契一样的贤宰相,斡旋运转,安定风俗。

最后诗人又写到自己:“ 自顾无所用,辞家方来归。 ”尽管在最需要人才的深刻,尽管自己有着卓越的政治才干,但不为世所用,只得浪迹江湖,辞别家庭,只身外出游历了。“ 霜惊壮士发,泪满逐臣衣 ”,忧虑使诗人发如秋霜,泪湿长衫。这忧虑不是个人政治上的不遇,而是透视现实产生的。这首诗写于安史之乱前一年,因此这种忧虑更有深刻的内涵。而且,“ 以此不安席 ”,诗人坐卧不宁了,“ 蹉跎身世违 ”,只是不能投合这黑暗的世界,同流合污,以致蹉跎岁月,无所作为。但诗人并不因此颓唐:“ 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 ”这里用孔子的典故。诗人表示要进德修业,以孔子为榜样,消除世人的讥谤。“ 终当 ”二字表现十分坚定。

通观全诗,确如题目“ 书怀 ”所揭示的那样,诗人是在坦率地披露着自己的情怀。由于诗人把黑暗的政治、腐败的军事、不安定的社会现状和个人怀才不遇联系在一起,使这种抒情特别有力量。诗篇不仅倾泻着满腔愤懑,似乎还预示着未来的不幸。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创作背景

清代著名李诗注家王琦判断这首诗写于唐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安旗、薛天纬《李白年谱》系此诗于天宝十三载,谓李白游南陵时作。《元和郡县志》卷二八江南道宣州有南陵县,今为安徽省南陵县。安本又云:“ 十三载秋白在秋浦,故系本年。 ”詹本及裴斐《李白选集》亦系此诗于天宝十三载。这与诗的内容正相吻合。天宝十三载,是李白“ 赐金还山 ”后十年,安史之乱前一年。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约作于天宝十四载(755)。

此诗乃南陵常赞府来当涂,李白与其歌舞欢娱后书怀写赠,表达了自己对于时事国事的忧虑,感慨自己怀才不遇。全诗坦率地披露着自己的情怀,并把把黑暗的政治、腐败的军事、不安定的社会现状和个人怀才不遇联系在一起,使这种抒情特别有力量,诗篇不仅倾泻着满腔愤懑,似乎还预示着未来的不幸。

本诗开头四句,言天宝元年待诏翰林学士院事。自喻东方朔,调笑王公大臣,不久即谢却皇帝恩泽,离开朝廷。但在诗的最后又说“泪满逐臣衣”,并说“终当灭卫谤,不受鲁人讥。”是向常赞府表露心迹和洗刷谤言。然此诗重在中间两段。自“一去麒麟阁”至”小儒安足悲”,叙去朝后生活,并以孔子尚不得遇于世,反衬自己离朝之当然。看似达语,实是愤语。

自“云南五月中”至“持钧慰风俗”,是叙述当时征南诏的时局。李白叹惜唐将无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智略,故而使人民不得安居。“鲁女惜园葵”指战争破坏了生产。典出《烈女传·仁智传》。李白将朝廷开太仓粜米事论为宰相之功,此正是杨国忠势倾朝野之时。然李白在诗中表示了对非正义战争的谴责,今人论此诗,多着眼于此。

诗中人物与地名:

常赞府:名不详。约天宝十三载(754)在南陵县(今属安徽省)县丞任。李白《书怀赠南陵常赞府》、《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三首诗,并作于天宝十三载。赞府,县丞的尊称。

南陵:今安徽南陵县。李白《送通禅师还南陵隐静寺》有“他日南陵下,相期谷口逢”。另有《江夏赠韦南陵冰》、《书怀赠南陵常赞府》、《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南陵别儿童入京》、《南陵五松山别荀七》、《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纪南陵题五松山》。

天门:①指天门山,即东、西梁山,长江穿行其间。东梁山在今安徽当涂,西梁山在今安徽和县,两山夹江对峙,如天门洞开,故名。李白《横江词六首》(其四)有“海神来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开”。《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歌动白纻山,舞回天门月”。《献从叔当涂宰阳冰》有“月衔天门晓,霜落牛渚清”。《望天门山》有“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②指泰山十八盘之最高处的南天门。李白《送范山人归太山》有“高高至天门,日观近可攀”。《游太山》(其一)有“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

云南:唐武德七年(624)置云南州,治所在勃弄县(今云南弥渡县境)。后废。泛指今云南一带。李白《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云南五月中,频丧渡泸师”。

白纻山:《太平寰宇记》卷一○五:“白纻山在当涂县东五里,本名楚山,桓温领妓游山奏乐,好为《白纻歌》,因改为白纻山。”在今安徽当涂县东。李白《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歌动白回山,舞回天门月。”

西二河:即西洱河,一称洱河,源出今云南西部洱海,故名。李白《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至今西二河,流血拥僵尸。”

咸阳:古都邑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二十里。因位于九嵕山之南、渭水之北,在山、水之阳,故名。因地与长安相近,后常借代指长安(今陕西西安市)。李白《上云乐》有“陛下应运起,龙飞入咸阳”《君子有所思行》有“凭崖望咸阳,宫阙罗北极”。《东武吟》有“归来入咸阳,谈笑皆王公”。《出自蓟北门行》有“收功报天子,行歌归咸阳”。《襄阳歌》有“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罍”。《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韦太守良宰》有“秩满归咸阳,祖道拥万人”。《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咸阳天地枢,累岁人不足”。《赠从弟冽》有“自居漆园北,久别咸阳西”。《还山留别金门知己》有“归来入咸阳,谭笑皆王公”。《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有“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时凝弟在席》有“尔从咸阳来,问我何劳苦”。《以诗代书答元丹丘》有“离居在咸阳,三见秦草绿”。《月下独酌》(其三)有“三月咸阳时,千花昼如锦”。《感遇》(其二)有“咸阳二三月,百鸟鸣花枝”。《忆秦娥》有“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凌歊台:一作凌歌台。在今安徽当涂县城北黄山南麓。南朝宋筑。李白《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置酒凌歊台,欢娱未曾歇”。

麒麟阁:汉代阁名,在汉长安未央宫中。《三辅黄图》卷六:“麒麟阁,萧何造,以藏秘书,处贤才也”。“宣帝思股肱之美,乃图霍光等十一人于麒麟阁”。借指唐代翰林院。李白《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崖山居》有“麒麟阁上还早,著书却忆伊阳好”。《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有:“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书怀赠南陵常赞府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书怀赠南陵常赞府》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书怀赠南陵常赞府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78.html

上一篇: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 下一篇:赠徐安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