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箜篌谣》

首页 > 全部古诗 > 乐府 > 时间:2019-01-22 20:01 标签:怀才不遇

箜篌谣

攀天莫登龙,走山莫骑虎。

贵贱结交心不移, 唯有严陵及光武。

周公称大圣,管蔡宁相容。

汉谣一斗粟,不与淮南舂。

兄弟尚路人一作行路,吾心安所从?

他人方寸间,山海几千重。

轻言托朋友,对面九疑峰。

开花必早落,桃李不如松。

管鲍久已死,何人继其踪!

参考资料:箜篌谣-百度百科 箜篌谣-百度汉语

《箜篌谣》翻译译文

上天切莫登着龙上天,爬山切莫骑着虎。

古来贵贱结交而心不移者,唯有严子陵与汉光武帝。

周公被称为大圣人,也不容下管叔与蔡叔。

汉谣唱道:“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说尽了汉文帝与淮南王之间的兄弟恩怨。

兄弟尚且与路人一样,我的心要服从谁呢?

人心方寸之间,便有山海几千重。

轻信了朋友,对着面,心里也像隔着九疑峰。

花开必有花谢,桃李树不如松树坚贞。

管仲与鲍叔那样的友谊早已消亡,何人可以继承他们的风尚?

《箜篌谣》赏析

《箜篌谣》此诗为至德二载(757),李白从璘败后作。

此诗叹结交挚友之难。全诗可分为三段。前四句为第一段。首二句比兴,喻交友须慎重;三四句从正面列举贵贱结交而心不移的典范。中四句为第二段,从反面列举兄弟尚不容的事例。末十句为议论,直接表达诗人对结友不易的看法。“兄弟”四句言兄弟尚且如同路人,他人之间的感情隔阂应如山之高,如海之深。“轻言”二句谓不可轻信、轻托朋友。“开(多)花必早落,桃李不如松”喻轻诺必寡信,美言必不信,多交必涉滥,是“轻言”二句的形象化。结尾二句呼唤交友古风的重现。议论部分层层推出,条理井然,虚实相间。

《箜篌谣》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卷三云:“《琴操》五十七曲九引内有《箜篌引》,亦曰《公无渡河》,亦曰《箜篌谣》,太白此词用其名。”崔豹《古今注》曰:“„„《箜篌谣》,不详所起,大略言结交当有终始,与此(指《箜篌引》)异也。”王琦据此指出萧说误。此诗作年,詹锳《李白诗文系年》系于至德二载(757),并引《韵语阳》云:“虑明友之义不笃也,则有《箜篌谣》之篇。”又引《唐宋诗醇》曰:“白之受知明皇,礼遇殊绝,当时王公贵人交游亦众。浔阳既败,莫为省记,故以严陵光武及管鲍为比。言管鲍者,事之缘起为此也。”可参。今人或引“兄弟尚路人,吾心安所从?”诗句,或引管蔡及淮南事,均言疑与永王璘事件有关。恐不确。综观全诗,此诗衍化古辞“结交在相得,骨肉何必亲”而来,但铸以新意。诗中引典据史,旨在发挥“结交当有终始”,“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和节概。深味诗的末句当可得之。诗中也谴责了骨肉相残的丑恶现实,只是兼及之。

九疑:九疑山,即苍梧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因山有九峰皆相似,故名九疑山。相传舜葬此。李白《远别离》有“九疑联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烟绵横九疑,漭荡见五湖”。《江西送友人之罗浮》有“桂水分五岭,衡山朝九疑”。《嵩山采菖蒲者》有“嵩岳逢汉武,疑是九疑仙”。《箜篌谣》有“轻言托朋友,对面九疑峰”。

《箜篌谣》作者李白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

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西域,李白即生于中亚碎叶(今巴尔喀什湖南面的楚河流域,唐时属安西都护府管辖)。幼时随父迁居绵州昌隆(今四川江油)青莲乡。他一生绝大部分在漫游中度过。

公元742年(天宝元年),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文章风采,名动一时,颇为唐玄宗所赏识。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在京仅三年,就弃官而去,仍然继续他那飘荡四方的流浪生活。公元756年,即安史之乱发生的第二年,他感愤时艰,曾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不幸,永王与肃宗发生了争夺帝位的斗争,失败之后,李白受牵累,流放夜郎(今贵州境内),途中遇赦。晚年漂泊东南一带,依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即病卒。

李白是唐代伟大诗人,也是我国诗歌史上乃至世界诗歌史上少见的天才。他留下的千余首诗歌和六十余篇文章,在文学史上闪耀着夺目的光辉,1200 多年来震撼着广大人民的心魄。他不愧为人间少有的“谪仙诗人”,无与伦比的“一代诗豪”!

李白的诗,不但多方面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而且为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艺术经验,他继承、发展了屈原、庄周以来的浪漫主义创作方法,并融会前人的许多艺术手法,把古代诗歌艺术和散文艺术推向新的高峰,形成了他特有的雄奇、奔放、飘逸的风格。

 

相关阅读:

《李白《箜篌谣》》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李白《箜篌谣》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李白《箜篌谣》》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李白《箜篌谣》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