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北上行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08 23:29 标签:豪迈

北上行

北上何所苦?北上缘太行。磴道盘且峻,巉岩凌穹苍。

马足蹶侧石,车轮摧高冈。沙尘接幽州,烽火连朔方。

杀气毒剑戟,严风裂衣裳。奔鲸夹黄河,凿齿屯洛阳。

前行无归日,返顾思旧乡。惨戚冰雪里,悲号绝中肠。

尺布不掩体,皮肤剧枯桑。汲水涧谷阻,采薪陇坂长。

猛虎又掉尾,磨牙皓霜。草木不可餐,饥饮零露浆。

叹此北上苦,停骖为之伤。何日王道平,开颜睹天光?

参考资料:北上行-百度百科 北上行-百度汉语

《北上行》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一:

安禄山攻占洛阳后,给当地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逃难人民不得不离乡背井,沿着太行山北上。

他们在北上的途中过着风餐露宿的苦难日子。太行山山路极其难走,磴道盘旋而险峻,山崖高耸入云霄。

马在坡道上行走,被斜石绊倒;车轮也要被崎岖不平的高岗所摧折。自从安禄山在范阳叛变,率军南下后,战火就延及了整个北方。

叛变的军队杀气凝注在剑戟上,严酷的寒风把他们的衣裳都吹裂了。安禄山的部将在黄河边起兵,安禄山自己则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

流离家乡的人们,只知道继续北上前行没有归路,就回头张望,倍加思念故乡。他们只得在冰雪里凄惨露宿,哀绝悲号。

身上衣不掩体,皮肤龟裂甚于枯桑。他们想要取水,无奈涧谷险阻;他们想要砍柴,但山坡太长。

凶猛的老虎扑食时掉尾的凶态,猛虎在秋霜之夜磨牙吮血的凶残都使人们感到害怕。无奈之下,这些无辜的百姓只能吃草木充饥,饮露水解渴。

北上的人民是如此凄苦,我不禁停车为之感伤。什么时候国家才能太平,使人民重新喜笑颜开,重见光明?

翻译译文二:

北上之苦,是因为上太行山之故。太行山上的履道盘曲险峻,悬岩峭壁,上凌苍天。

马足为侧石所蹶,车轮为高冈所催,真是行路难啊。况且从幽州到朔方,战尘不断,峰火连天,剑戟闪耀着杀气,寒风吹裂了衣裳。

安史叛军像奔鲸一样夹着黄河,像凿齿一样屯居着洛阳。前行无有归日,回首眷思故乡。在冰天雪地中挣扎,哭天悲地,痛绝肝肠。

身上衣不掩体,皮肤粗如枯桑。想去汲些水来,又被洞谷所阻;想去采些柴来烧,又苦于山高路远。更何况在山中还可能遇到磨牙掉尾的老虎,时时有生命之危。

山上仅有草木,打不到吃的东西,饥渴之时,唯有饮些麟水。叹此北上之苦,只有停车为之悲伤。何时才能天下太平,使人一消愁颜,重见天光啊?

《北上行》赏析

这首诗写于唐肃宗至德初年安史之乱爆发初期,当时安禄山攻占洛阳,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魏武帝曹操有《苦寒行》,又名《北上篇》,概取诗首句“北上太行山”首二字“北上”名篇。李白此诗盖取曹诗之旨,写安史之乱爆发后北方备受叛军蹂躏的苦难状况。全诗格调低沉、苍凉,极富感染力。

此诗以巧妙的设问开篇:“北上何所苦?”为找到答案,诗人以沉痛的心情审视难民们绕行的太行山:“北上缘太行”,找到这因自然环境而致的第一个原因:“磴道盘且峻,巉岩凌穹苍。马足蹶侧石,车轮摧高冈。”山高路陡,车马难行。随即又放眼广阔的政治背景:“沙尘接幽州,烽火连朔方。杀气毒剑戟,严风裂衣裳。奔鲸夹黄河,凿齿屯洛阳。”诗人找到了迫使人们迁徙的战乱这一社会问题,是为另一个原因。虽然明了“何所苦”的原因,诗人却无力为他们排解,只能以更加沉痛的笔触描绘那悲惨的情景。从“前行无归日”到“饥饮零露浆”十二句,诗人描述了“北上行”人们的惨状。接着“叹此北上苦,停骖为之伤。”诗人发出了长叹,停下马车,不忍再看,仰天狂呼:“何日王道平,开颜睹天光?

这首诗笔触极为细致,追本溯源,刨根究底,描绘灾民图时由环境而哭声,由哭声而身体,由身体而行动,莫不穷形尽相,给人以极深的印象。此时诗人对月挥杯的飘逸、抽刀断水的豪迈,统统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两眼含泪的悲哀与深切的同情。

《北上行》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北上行》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拟曹操乐府诗《苦寒行》而作的一首诗。

此诗描绘了安史之乱中人民背井离乡,辗转流亡的悲惨景象和愁苦心情,表达了作者对处于战乱中的人民的深切同情。全诗笔触细致,追本溯源,刨根究底,描绘灾民图时由环境而哭声,由哭声而身体,由身体而行动,莫不穷形尽相,格调低沉苍凉,富有感染力。

乐府旧题作《苦寒行》,曹操古辞有“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句,李白拟之而改为此题。此诗作于玄宗天宝十四载末、十五载初(755—756)。沿袭古辞,极写北上太行旅途之艰险饥寒,并引入时事,指斥安禄山叛乱,占据洛阳,抒写早日平叛之意愿。凿齿,古代传说中的恶兽,指安禄山。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卷五云:“隐然有《国风》爱君忧国、劳而不怨、厌乱思治之意。”范晞文《对床夜语》将此诗与曹操古辞对比,谓其语辞意象皆自古辞发展而来。但由于李白借古题写时事,能于立意上自出机杼,不落旧套,且此诗风格悲凉激愤,与古辞之萧瑟苍凉亦自有别。

诗中人物与地名:

太行:指太行山,又名五行山、太形山。绵亘于今山西、河南、河北三省界。李白《北上行》有“北上何所苦,北上缘太行”。《行路难》(其一)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游溧阳北湖亭望瓦屋山怀古赠同旅》有“壮士或未达,十步九太行”。《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有“五月相呼渡太行,摧轮不道羊肠苦”。《拟古》(其七)有“世路今太行,回车竟何托”。《空城雀》有“耻涉太行险,羞营覆车粟”。

洛阳:今河南洛阳市。唐为东都。李白《洛阳陌》有“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北上行》有“奔鲸夹黄河,凿齿屯洛阳”。《猛虎行》有“秦人半作楚地囚,胡马翻衔洛阳草”。《扶风豪士歌》有“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赠崔侍御》有“洛阳因剧孟,托宿话胸襟”,《赠张相镐》(其二)有“誓欲斩鲸鲵,澄清洛阳水”。《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有“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有“忆昔洛阳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魏郡别苏少府因》有“洛阳苏季子,剑戟森词锋”。《登黄山陵歊台送族弟溧阳尉济充泛舟赴华阴》有“相思在何许?  杳在洛阳西”。《金陵三首》(其三)有“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阳多”。《代赠远》有“妾本洛阳人,狂夫幽燕客”。《古风》(西上莲花山)有“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有“胡沙惊北海,电扫洛阳川”。《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左扫因右拂,旋收洛阳宫”。《放后遇恩不沾》有“何时入宣室,更问洛阳才”。《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三)有“洛阳才子谪湘川,元礼同舟月下仙”。《君马黄》有“共作游冶盘,双行洛阳陌”。《闻丹丘子于城北山营石门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群远怀亦有栖遁之志因叙旧以寄之》有“长剑复归来,相逢洛阳陌”。《送岑征君归鸣皋山》有“虽登洛阳殿,不屈巢由身”。《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有“客星动太微,朝去洛阳殿”。

幽州:辖境在今北京市及河北北部一带。李白《北风行》有“幽州思妇十二月,停歌罢笑双蛾摧”。《幽州胡马客歌》有“幽州胡马客,绿眼虎皮冠”。《北上行》有“沙尘接幽州,烽火连朔方”。《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韦太守良宰》有“十月到幽州,戈鋋若罗星”。

朔方:唐方镇名,玄宗时边防十节度使之一。治所在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李白《北上行》有“沙尘接幽州,烽火连朔方”。

黄河:即今黄河。下游多有变迁。李白《将进酒》有“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古风》(黄河走东溟)有“黄河走东溟,白日落西海”。《古风》(羽族禀万化)有“一向黄河飞,飞者莫我顾”。《公无渡河》有“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行路难》(其一)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北风行》有“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哉”。《北上行》有“奔鲸夹黄河,凿齿屯洛阳”。《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有“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梁园吟》有“我浮黄河去京关,挂席欲进波连山”。《赠裴十四》有“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赠崔侍御》有“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旌旆夹两山,黄河当中流”。《留别于十一兄逖裴十三游塞垣》有“且探虎穴向沙漠,鸣鞭走马凌黄河”。《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有“黄河饮马竭,赤羽连天明”。《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黄河若不断,白首长相思”。《游太山六首》(其三)有“黄河从西来,窈窕入远山”。《寄远》(其六)有“阳台隔楚水,草生黄河”。《送外甥郑灌从军》(其三)有“斩胡血变黄河水,枭首当悬白鹊旗”。《登广武古战场怀古》有“抚掌黄河曲,嗤嗤阮嗣宗”。

 

相关阅读:

《北上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北上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北上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北上行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634.html

上一篇:金陵白杨十字巷 下一篇:奔亡道中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