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行

首页 > 全部古诗 > 杂言古诗 > 时间:2019-01-13 21:46 标签:

【古诗全文】

忆昔娇小姿,心亦自持。为言嫁夫婿,得免长相思

谁知嫁商贾,令人却愁苦。自从为夫妻,何曾在乡土?

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眼看帆去远,心逐江水流,

只言期一载,谁谓历三。使妾肠欲断,恨君情悠悠。

东家西舍同时发,北去南来不逾月。未知行李游何方,作个音书能断绝。

适来往南浦,欲问西江船。正见当垆女,红妆二八年。

一种为人妻,独自多悲凄。对镜便垂泪,逢人只欲啼。

不如轻薄儿,旦暮长追随。悔作商人妇,青长别离。

如今正好同欢乐,君去容华谁得知?

参考资料:江夏行-百度百科 江夏行-百度汉语

江夏行

《江夏行》【翻译译文】:

江夏行

回忆起以前未嫁之时,尚是一个娇小之女,虽有思春之情,芳心亦可自持。想早日嫁个乘龙快婿,免得常在空闺相思。

谁知今日却嫁给了个商人,却令人好不愁苦。自从结婚为夫妻以来,他何曾一日在家呆过?去年他下扬州时我在黄鹤楼前为他送行,眼看帆已去远,我的心也随江流逐他而去。

只说去一年就回来,可是,过了三年他还没有回来。使得我想得愁肠欲断,怨恨夫君之情如悠悠的江水。

与他一起出发的东邻西舍,人家北去南来不到一个月都回来了。也不知道夫婿的影踪如今在何方?给他写封书信也没处投递。

于是前来南浦,想打听一下是否有西江来的商船。正好见一个卖酒的少妇,年方二八,红妆靓然,与夫一同当垆卖酒。

同样是为人之妻,唯有我影只人单,独然一身,好不凄然。我如今对镜垂泪,逢人欲泣,好不后悔。

还不如当初就嫁给一个轻薄少年,也能与他早晚相随。我悔作商人之妇,大好青春却长期过着别离的生活。如今正好是同欢乐的大好时光,夫君一去,我的青春容华谁得知?

【注释】:

⑴江夏行:李白自创乐府新辞。《乐府诗集》卷九十列于《新乐府辞》。江夏,郡名,唐属江南西道,开元间为鄂州,州治江夏县,即今湖北武昌。⑵春心:思春之心。自持:能够自我控制。⑶扬州:唐属淮南道,为大都督府,商业繁荣,万商云集,为东方大都会。即今江苏扬州。⑷黄鹤楼:江南三大名楼之一,故址在武汉长江南岸的蛇山黄鹤矶上。⑸行李:行人随行之衣物,此代指行人。⑹音书:即书信。⑺南浦:地名。在江夏县南三里。《楚辞·离骚》:“送美人兮南浦。”⑻西江:江夏以西的长江。⑼当垆女:卖酒女。⑽一种:一样,同样。⑾轻薄儿:轻薄少年。即游手好闲的浮浪子弟。

《江夏行》【赏析】:

谁知嫁商贾,令人却愁苦。自从为夫妻,何曾在乡土?

《江夏行》与《长干行》写的是同类题材,同样采用女子口吻的代言体形式,两个女主人公的遭遇则有同异。江夏女子的丈夫也在外经商,她的凄苦较多,而幸福的回忆却较少。

江夏女子与丈夫的结合,感情基础较之长干女夫妇似乎薄弱得多。这位江夏女子自幼多愁善感,向往爱情几乎是她惟一的精神生活。她的幻想是“为言嫁夫婿,得免长相思”,不免把爱情问题看得太简单,她还不知道“负心汉”的含义,就委身商贾。殊不如商贾的生活方式特点之一是流动性大,根本不可能“白头不相离”的。

正见当垆女,红妆二八年。  一种为人妻,独自多悲凄。

她所委身的这男子,似乎较其他商贾更为重利轻别:“自从为夫妻,何曾在乡土”;“东家西舍同时发,北去南来不逾月。未知行李游何方,作个音书能断绝。”他的去处是扬州,乃是大都会,温柔富贵之乡。同去的人都还知道有个家,唯独他不回来。于是江夏女子痛苦得发疯,心理上发生了变态。她妒嫉一切少妇:“正见当垆女,红妆二八年。一种为人妻,独自多悲凄。”她痛悔昨日的轻信:“悔作商人妇,青春长别离。

由此看来 ,李白笔下的妇女题材绝非千篇一律,妇女问题在大诗人笔下得到了多角度的反映。《江夏行》与《长干行》彼此是不能替代的。此诗较前诗比兴为少,赋法为主,又运用了五、七言相间的形式,音节上更见灵活多致。不过,大约是即兴创作,较少文字推敲,此诗比《长干行》出语稍易,腔调稍滑,不免在艺术上略逊一筹。

《江夏行》古诗全文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江夏行》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古体诗。郭茂倩《乐府诗集》卷九○列此诗为《新乐府辞》。此诗作于唐开元(唐玄宗年号,713—741)年间游江夏(今湖北武汉武昌)时。据郁贤皓主编《李白大辞典》所附“李白年表”,开元二十二年(734年)李白作《江夏行》。

江夏行

此诗以一个女子的口吻,诉说委身于重利轻别的商贾的不幸遭遇及懊悔之意,抒发了作者对商人妇之类的平民妇女的同情。此诗以赋法为主,比兴较少,运用了五七言相间的形式,音节灵活多致。

胡震亨《李诗通》卷四云:“按白此篇及前《长干行》篇,并为商人妇咏,而其源似出《西曲》。盖古者吴俗好贾,荆郢樊邓间尤盛。男女怨旷,哀吟清商,节短而情有未尽。白往来襄汉金陵,悉其土俗人情,因采而演之为长什。一从长干上巴峡,一从江夏下扬州,以尽乎行贾者之程,而言其家人失身误嫁之恨,盼归怨望之伤。”《唐宋诗醇》卷五云:“曲尽怨别之情,絮絮可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末句正用此意。”

诗中地名:

西江:指从江苏南京至江西九江之间这一段长江。李白《江夏行》有“适来往南浦,欲问西江船。

江夏    郡名,治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李白《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黄鹤楼,青山汉阳县”。另有《江夏行》、《江夏送张丞》、《江夏送友人》、《江夏别宋之悌》、《江夏使君叔席上赠史郎中》、《江夏赠韦南陵冰》、《江夏送林公上人游衡岳序》、《江夏送倩公归汉东序》、《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题江夏静修寺》、《暮春江夏送张祖监丞之东都序》、《早春于江夏送蔡十还家云梦序》、《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

南浦:古水名,一名新开港,在今湖北武汉市南。古诗常作送别之地的泛称。李白《江夏行》有“适来往南浦,欲问西江船”。《赠张公洲革处士》有“革侯遁南浦,常恐楚人闻”。《赠汉阳辅录事》(其二)有“南浦登楼不见君,君今罢官在何处”。

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蛇山黄鹤矶上。相传始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223),历代屡毁屡建。传说费文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驾,故号黄鹤楼。李白《送储邕之武昌》有“黄鹤西楼月,长江万里情。”《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槌碎黄鹤楼》有“黄鹤高楼已槌碎,黄鹤仙人无所依。”《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江夏行》有“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江夏赠韦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黄鹤楼,青山汉阳县。”《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有“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江夏送友人》有“雪点翠云裘,送君黄鹤楼。”《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有“君至石头驿,寄书黄鹤楼。”《与史郎中饮听黄鹤楼上吹笛》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另有《望黄鹤楼(当作黄鹤山)》。

 

《江夏行》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江夏行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江夏行》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江夏行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614.html

上一篇:早秋单父南楼酬窦公衡 下一篇:东山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