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上安州裴长史书

主页 > 诗集大全 > 诗词歌赋赞序 > 时间:2018-12-05 22:02 标签:情怀

上安州裴长史书 古诗全文

白闻天不言而四时行,地不语而百物生。白人焉,非天地也,安得不言而知乎?敢剖心析肝,论举身之事,便当谈笔,以明其心。而粗陈其大纲,一快愤懑,惟君侯察焉。

白本家金陵,世为右姓。遭沮渠蒙逊难,奔流咸秦,因官寓家。少长江汉,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常横经籍书,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矣。以为士生则桑弧蓬矢,射乎四方,故知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南穷苍梧,东涉溟海。见乡人相如大夸云之事,云楚有七泽,遂来观焉。而许相公家见招,妻以孙女,便憩于此,至移三霜焉。

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馀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此则是白之轻财好施也。又昔与蜀中友人吴指南同游于楚,指南死于洞庭之上,白禫服恸哭,若丧天伦。炎月伏尸,泣尽而继之以血。行路间者,悉皆伤心。猛虎前临,坚守不动。遂权殡于湖侧,便之金陵。数年来观,筋骨尚在。白雪泣持刃,躬申洗削。裹骨徒步,负之而趋。寝兴携持,无辍身手。遂丐贷营葬于鄂城之东。故乡路遥,魂魄无主,礼以迁窆,式昭明情。此则是白存交重义也。

又昔与逸人东严子隐于岷山之阳,白巢居数年,不迹城市。养奇禽千计。呼皆就掌取食,了无惊猜。广汉太守闻而异之,诣庐亲睹,因举二以有道,并不起。此白养高忘机,不屈之迹也。

又前礼部尚书苏公出为益州长史,白于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礼。因谓群寮曰:“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以如比肩也”。四海明识,具知此谈。前此郡督马公,朝野豪彦;一见礼,许为奇才。因谓长史李京之曰:“诸人之文,犹山无烟霞,无草树。李白之文,清雄奔放,名章俊语,络绎间起,光明洞澈,句句动人”。此则故交元丹,亲接斯议。若苏、马二公愚人也,复何足尽陈?倘贤贤也,白有可尚。

夫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是知才难不可多得。白,野人也,颇工于文,惟君侯顾之,无按剑也。伏惟君侯,贵而且贤,鹰扬虎视,齿若编贝,肤如凝脂,昭昭乎若玉山上行,朗然映人也。而高义重诺,名飞天京,四方诸侯,闻风暗许。倚剑慷慨,气干虹霓。月费千金,日宴群客。出跃骏马,入罗红颜。所在之处,宾朋成市。故时节歌曰:“宾朋何喧喧!日夜裴公门。愿得裴公之一言,不须驱马将华轩”。白不知君侯何以得此声于壤之间,岂不由重诺好贤,谦以得也?而晚节改操,栖情翰林,天才超然,度越作者。屈佐国,时惟清哉。棱威雄雄,下慑群物。

白窃慕高义,已经十年。云山间之,造谒无路。今也运会,得趋未尘,承颜接辞,八九度矣。常欲一雪心迹,崎岖未便。何图谤詈忽生,众口攒毁,将欲投杼下客,震于严威。然自明无辜,何忧悔吝!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过此三者,鬼神不害。若使事得其实,罪当其身,则将浴兰沐芳,自屏于烹鲜之地,惟君侯死生。不然,投山窜海,转死沟壑。岂能明目张胆,托书自陈耶!昔王东海问犯夜者曰:“何所从来?”答曰:“从师受学,不觉日晚”。王曰:“吾岂可鞭挞宁越以立威名?”想君侯通人,必不尔也。

愿君侯惠以大遇,洞天心颜,终乎前恩,再辱英眄。白必能使精诚动天,长虹贯日,直度易水,不以为寒。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遂之长途,白既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上安州裴长史书 简析

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一文当作于公元753年(天宝十二载),其中心在于通过申述自己轻财好施、存交重义、养高忘机以及富有才情种种品行,向时为安州长史的裴宽辩解自己遭受诽谤谗言,蒙受不白之冤的情况,表明自己当年绝不会追随李林甫,陷害裴宽等人;并表示如果裴宽不相信自己所言,将再次进京、弄清事实真相的决心。

文章先论自己博学多问,有四方之志;再论自己乐善好施,重情重意。接着写自己隐居养禽,林泉高致,修养品格;又写名流俊彦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借他人之口,道出自己文章的非同寻常。然后盛赞裴长史地位高贵,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希望裴公提携自己。

文中说:“以为士生则桑弧蓬矢(桑木做的弓,蓬梗做的箭),射乎四方,……乃仗剑去国,辞亲远游。”表明他出蜀远游,目的在于寻求政治出路。对照他“莫怪无心恋清景,已将书剑许明时”(《别匡山》)的诗句,李白的宏伟志愿,一目了然,他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所以不惜向地方官吏“剖心析肝”,陈述自己的志向和经历。因为害怕裴长史在“谤言忽生,众口攒毁”下,难免会“赫然作威,加以大怒”,因而这篇文章更写得情真语切,委婉动人。所以宋人洪迈说:“大贤不遇,神龙困于蝼蚁,可胜叹哉!”(《容斋四笔》)确乎是中肯的评论。

李白徘徊于学道和从政之间,不放弃却不能成功,李白的干谒文,固然有奉承讨好之嫌,但同样张扬了李白的个性,显露出一代诗仙的英风豪气,充分展示出其放荡不羁傲岸自负的个性特征。文章结尾几句写得不卑不亢,在接近成功是忍不住流露出率真狂妄的本色,这正是官僚门所不喜欢的。而这也正是他求仕幼稚的表现。

关于《上安州裴长史书》的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上安州裴长史书》一文当作于公元753年,其中心在于通过申述自己轻财好施、存交重义、养高忘机以及富有才情种种品行,向时为安州长史的裴宽辩解自己遭受诽谤谗言,蒙受不白之冤的情况,表明自己当年绝不会追随李林甫,陷害裴宽等人;并表示如果裴宽不相信自己所言,将再次进京、弄清事实真相的决心。

《上安州裴长史书》此书中云:“常横经籍书,制作不倦,迄于今三十春矣。”据此,兹书当作于开元十八年(730)李白三十岁时。时因遭人毁谤,故向安州裴长史上书自辩。裴长史,名不详。此书中自叙家世、经历,自陈其轻财好施、存交重义、养高忘机、天才英丽等高洁品质和过人才华;申诉自己才高遭嫉,德洁被谤的不平遭遇。最后表示,若仍不能雪谤并得到裴长史的开解,将永辞而去,西入长安,一观国风。兹书较为详细地叙述了诗人的家世、身世和个人经历,是了解诗人家世和生平的第一手材料。李白素以高气盖世,雄迈绝伦,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著称。但也有委屈之时。洪迈《容斋四笔》卷三《李太白怖州佐》:“李太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云:„„裴君不知何如人。至誉其贵且贤,名飞天京,天才超然,度越作者,棱威雄雄,下慑群物。予谓白以白衣入翰林,其盖世英姿,能使高力士脱靴于殿上,岂拘拘然怖一州佐者耶?盖时有屈伸,正自不得不尔。大贤不偶,神龙困于蝼蚁,可胜叹哉!  ”

马公:即马正会,约开元十六年(728)前后在安州(今湖北安陆)都督任。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云:“前此郡督马公,朝野豪彦,一见尽礼,许为奇才。”此书作于开元十八年(730)。按熊执易《武陵郡王马公(旴)神道碑》:“在皇朝,松安巂鄯四府都督、陇右节度、加郿、鄜三州刺史„„赠光禄卿府君讳正会,公之曾祖也”。

东严子:疑即赵蕤。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云:“又昔与逸人东严子隐于岷山之阳,白巢居数年,不迹城市,养奇禽千计  ,呼皆就掌取食,了无惊猜。广汉太守闻而异之,诣庐亲睹,因举二人以有道,并不起。此则白养高忘机不屈之迹也。”此文作于开元十八年(730)。“岷山之阳”当指戴天大匡山,“东严子”疑指赵蕤。详见郁贤皓《李白丛考·李白蜀中事迹考》。

苏公:指苏颋。中宗时宰相苏瓌子。弱冠举进士,历乌程尉、左台监察御史、给事中、中书舍人、工部侍部、中书侍郎,开元四年(716)拜相。八年(720),除礼部侍郎,知益州(今四川成都)大都督府长史事。开元十五年(727)卒,享年五十八。两《唐书》有传。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又前礼部尚书苏公出为益州长史,白于路中投刺,待以布衣之礼,因谓群寮曰:‘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以相如比肩也。’四海明识,具知此谈。”按李白拜见苏颋事当在开元九年(721)春天,时李白二十一岁。此文作于开元十八年730。

吴指南:李白蜀中友人,同游楚地,开元十三年(725)夏卒于洞庭湖边。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云:“又昔与蜀中友人吴指南,同游于楚,指南死于洞庭之上,白禫服恸哭,若丧天伦,炎月伏尸,泣尽继之以血。行路闻者,悉皆伤心。猛虎前临,坚守不动。遂权殡于湖侧,便之金陵。数年来观,筋肉尚在。白雪泣持刃,躬身洗削,裹骨徒步,负之而趋,寝兴携持,无辍身手。遂丐贷营葬于鄂城之东。故乡路遥,魂魄无主,礼以迁窆,式昭朋情。此则是白存交重义也。”此文作于开元十八年 730。

《上安州裴长史书》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上安州裴长史书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上安州裴长史书》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上安州裴长史书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