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08 15:43 标签:赠别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

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何意上东门,胡雏更长啸。

中原走豺虎,烈火焚宗庙。太白昼经天,颓阳掩馀照。

王城皆荡覆,世路成奔峭。四海望长安,颦眉寡西笑。

苍生疑落叶,白骨空相吊。连兵似雪山,破敌谁能料。

我垂北溟翼,且学南山豹。崔子贤主人,欢娱每相召。

胡床紫玉笛,却坐青云叫。杨花满州城,置酒同临眺。

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雪尽天地明,风开湖山貌。

闷为洛生咏,醉发吴越调。赤霞动金光,日足森海峤。

独散万古意,闲垂一溪钓。猿近天上啼,人移月边棹。

无以墨绶苦,来求丹砂要。华发长折腰,将贻陶公诮。

参考资料: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百度百科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百度汉语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翻译注释

翻译译文一:

安禄山史思明这双鹅飞到东京洛阳,五马太守渡过江防要塞。为什么洛阳的上东门,胡儿又一次长啸而来?

中原地区,豺虎奔走,熊熊烈火,焚灭宗庙。太白金星白日经天,颓萎的阳光昏昏暗暗。

洛阳全部被颠覆,世路成崩坍的崖岸。全国人民都关注西京长安,谁有心事在这个时候欢笑?

苍生如风落叶凋零枯萎,大地上白骨遍野。敌军似雪山涌来,谁知道能不能消灭敌人?

我也垂下北海大鹏的巨翼,且学隐居伏处,爱惜其身,有所不为的南山豹。崔太守是贤明的主人,欢娱的时刻每每相召。

坐在太师交椅听紫玉笛吹奏,声声高入青云。杨花落满宣城,置酒城楼一同远眺。

我突然想去会稽剡溪去,那里的山水幽静奇石清妙。雪停以后天地一片光明,风吹开湖山颜。

郁闷时以洛生浑浊的嗓音咏咏诗,醉了就模仿吴越的声调唱唱歌。赤霞隐射金光,云中透射的阳光使得海边山峦更加幽深。

独自消散万古伤心意,闲来在溪边垂钓。山上猿啼,上天可闻,湖上游船,月边移棹。

不得已忍受小官员的艰苦,不如去求炼丹砂的要诀。一个头发花白还要常常折腰迎接上司的官,会引起陶公的诮笑。

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

翻译译文二:

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

双鹅飞出洛阳兆示凶像,五马渡江只因为中原变乱。哪里能想到上东门那些胡雏,又一次长啸引起战火连天。

中原大地豺虎奔腾,烈火焰焰焚烧宗庙。太白金星白昼经天,太阳无光余照惨淡。

京师王城倾破荡平,奔走世路艰难险阻。天下四海尽望长安,只见长安已乱人人流泪不再向西而笑。

苍生百姓如似落叶相飘,尸体白骨之间相互凭吊。朝廷部伍相连如雪山似的强大,但能否破敌谁能预料?

我低垂大鹏双翼难以施展才华,暂且先学南山之豹隐雾避害。崔县令您真是位贤明的主人,每有欢娱必然召呼我来。

坐胡床吹紫玉笛,那笛声如来自青云嘹亮昂扬。暮春时石杨花开满州城,摆下酒肴同去观眺。

忽然动念要到剡溪去游,那儿水清石妙境色空远。白昼时分天地明亮如同雪色相映,轻风徐来溯光山色妍容尽展。

烦闷之时学学洛生吟咏诗歌,酒醉之后漫唱吴越歌曲。清晨时分朝霞发出金光,傍晚时刻太阳垂落海边,高山一片森然。

我独自一人消散万古的忧愁,闲来垂钓小溪之旁。猿猴在近处又似在天上啼叫,摇桨划船似乎驰向月边。

别以官职印绶来苦累自身,去追求护火炼丹的要诀吧!如此华发还为区区五斗米折腰,将要被陶渊明笑话的啊!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赏析

从整体内容来看,诗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概述时势,从开头到“破敌谁能料”;第二部分抒写情志,从“我垂北溟翼”至末。前者是因,后者是果。

安史之乱

在诗的第一部分内,诗人先以四句三个典故,写了安史之乱的征兆。这三个典故都出自《晋书》。前二个见载于《五行志》,其一云晋怀帝永嘉元年(307年)二月,地处洛阳东北的步广里突然地陷,有黑白二色鹅出现,后刘元海、石勒相继作乱;其二云太安时流传着这样一首童谣:“五马游渡江,一马化为龙”,继尔中原大乱,琅琊、汝南、西阳、南顿、彭城五王同至江东,元帝嗣统。后一个见录于《石勒载记》,谓石勒年十四,“随邑人行贩洛阳,倚啸上东门。王衍见而异之,顾谓左右曰:‘向者胡雏,吾观其声,视有奇志,恐将为天下之患。’”这三个历史故事生动地展示了安禄山叛乱前的种种迹象,显现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局势。事情的发展果然像这些迹象所预示的那样,拥军自重的安禄山不久便率领如狼似虎的叛军,践踏了中原大地,焚烧了唐朝历代帝王的祀庙。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肆杀戮,使夕阳也收敛了它的余晖。号称帝王之城的洛阳已被攻陷,整个世道变得像险峻的山势那样不可预测;往日流传于民间的“人闻长安乐,出门向西笑”(桓谭《新论》)的俗语,这时成了对现实的绝妙讽刺;而最令人悲伤的是人民在战乱中的命运,他们被驱赶着去杀人或被杀,以致尸骨遍野,生命像落叶那样轻微渺小,纷纷败落凋零;面对连绵不断的战火兵燹,诗人展望时局,不禁发出了“破敌谁能料”的怅叹。这段描写真实地反映了当时战火连天、哀鸿遍地的社会现实,读来惊心动魄。而诗人对时局、对民生、对社稷的关心和担忧,也隐寓其间。

在这样一种不断恶化的严重形势面前,素以济天下、救苍生自任的诗人虽有拯百姓于水火的远大抱负,却看不到在当时实现这种抱负的现实途径,因此心情矛盾而复杂。“我垂北溟翼”一句,即透露了诗人怀有平定战乱和拯救苍生的雄心。“北溟翼”典见《庄子·逍遥篇》:“北冥有鱼,……化而为鸟,其名为鹏。……其翼若垂天之云。李白作有《大鹏赋》,以大鹏自喻,诗中也多自比大鹏。他在描述安史之乱的严重局面后复用此典,其意不言自明。但鉴于诗作于天宝十五载(756年)春,那时的局势还在继续恶化,平叛的力量尚未集聚并付诸实施,诗人看不到出路,因此只能避乱隐居,以待时变。“且学南山豹”一句即反映了他这种以屈求伸的“心态”。“南山豹”典出《列女传》,其记陶答子妻云:“妾闻南山有玄豹,雾雨七日而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泽其毛而成文章也,故藏而远害。”诗人于此,正用“藏而远害”之意,但这个“”又不是消极无为的退避,而是“欲以泽其毛而成文章”,也就是积聚力量,陶冶品行,以求在时机到来时能有所为。这二句诗在内容上承上启下,是联结述时与抒怀二部分的枢纽。

杨花满州城,置酒同临眺。  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

接下去,诗人以轻快的笔调,先记叙了在安徽宣城与崔钦的愉快交往。“欢娱每相召”,说明诗人与崔钦在这时过往甚密,相处甚欢。胡床玉笛,仰空长啸;杨花满城,把酒临眺,友人间相得自乐、不拘形迹的情景宛然目前,令人留恋。然后诗人以“忽思”一句转入对行将前往的剡中风光的描述。水石清妙,雪明天地,风开湖山,一派风光旖旎的江南景色,读来又令人神往。“闷为洛生咏”是说心情烦闷时将诵书吟诗,加以排遣。所谓“洛生咏”,据《世说新语·轻诋篇》刘孝标注,是指洛下书生咏音重浊,此借指吟咏诗作。这句与下句说明诗人虽然将避地剡中,过一种闲适放旷的生活,但内心并不平静,要籍诗酒来抒发烦闷。正因有这二句作衬垫,诗人下面想象避地剡中将垂钓溪岸、移舟月边的隐居生活,才显得既闲适而又迫不得已,这里也隐含了前面所说的“”字。诗的末四句,表露了诗人重性情、轻利禄的一贯思想,同时又可看作是对友人崔钦的好言劝慰。诗人既珍重与崔钦无拘束的交往,又对他的“华发长折腰”颇不以为然,指出不要为官禄所苦,来寻求道家清静无为的奥妙,否则将会受到陶渊明的嘲笑的。他在这里巧妙地运用了为人熟知的陶渊明因不愿为五斗米而折腰辞官的典故,把自己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的话含蓄道出,言意均至,颇见深情。

从整篇诗作来看,前后部分的叙述似不协调,且内容风格的反差也极明显。前者沉著悲愤,深沉中饱醮血泪;后者则轻松明快,清新中满含情谊。但过渡自然,结合巧妙,全从题意行文出发,是一篇情深意切的临别赠言。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创作背景

古诗提要:

天宝十四、五年(755、756年)是唐代历史上的一个多事之秋。当时长期受到唐王朝开边黩武、宠任边将政策豢养的军阀安禄山终于在范阳发动叛乱,然后率军长驱南下,使唐王朝猝不及防,洛阳和长安相继在天宝十四载(755年)十一月和十五载(756年)六月沦陷。李白此诗作于十五载春,那时他正打算离开由崔钦镇守的宣城郡(今属安徽),前往剡中(剡县,今属浙江)避乱。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五古。此诗当是至德元载(756)李白拟往剡中避难离宣城时作。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

此诗先写安史之乱带给天下的灾难,接着写乱世中自己无能为力及与崔令的友谊,最后写剡中的美景,劝崔令与自己一起隐居学道。全诗前部分沉着悲愤,后者部分轻松明快,过渡自然,结合巧妙,是一篇情深意切的临别赠言。此诗前部分写安史之乱给天下造成的巨大灾难:王城荡覆,四海白骨相吊,官兵如雪山崩溃,难挽颓势。中间部分写自己在乱世无能为力,只好避地隐居,受到崔钦盛情款待。后部分写剡中美景诱人,劝崔钦与自己一起去隐居学道。

诗中人物与地名:

剡中,即今浙江嵊县、新昌县及其附近一带。李白《别储邕之剡中》有“借问剡中道,东南指越乡”。《秋下荆门》有“此行不为鲈鱼美,自爱名山入剡中”。另有《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

剡溪:又名戴溪。即今浙江曹娥江上游嵊县、新昌县各支流。李白《淮海对雪赠傅霭》有“兴从剡溪起,思绕梁山发”。《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会稽风月好,却绕剡溪回”。《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有“忽思剡溪去,水石远清妙”。《梦游天姥吟留别》有“明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鲁东门泛舟》(其二)有“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风流到剡溪”。《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有“多酤新丰醁,满载剡溪船”。《秋山寄卫尉张卿及王征君》有“虽然剡溪兴,不与山阴时”。

崔钦:天宝十四载(755)至十五载(756)在宣城县令任。其它事迹不详。李白《赵公西候新亭颂》云:“宣城令崔钦,令德之后,良材间生。”此颂作于天宝十四载。又李白有《江上答崔宣城》、《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诗,两诗中的“崔宣城”,并指宣城县令崔钦。

吴越:春秋时吴国越国,即今江苏、浙江一带。李白《金陵城西楼月下吟》有“金陵夜寂凉风发,独上高楼望吴越。”《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似浮云滞吴越,君逢圣主游丹阙。”《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献从叔当涂宰阳冰》有“《雅》、《颂》播吴越,还如太阶平。”《梦游天姥吟留别》有“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宣城送刘副使入秦》有“统兵捍吴越,豺虎不敢窥。”《金陵江上遇蓬池隐者》有“叹息两客鸟,徘徊吴越间。”《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有“闷为洛生咏,醉发吴越调。”

宣城:郡名,即宣州,治所在今安徽宣州市。李白《宣城长史弟昭赠余琴溪中双舞鹤诗以见志》有“令弟佐宣城,赠以琴溪鹤”。《宣城见杜鹃花》有“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猛虎行》有“昨日方为宣城客,掣铃交通二千石”。《寄从弟宣州长史昭》有“尔佐宣城郡,守官清且闲”。另有《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赠宣城赵太守悦》、《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宣城九日闻崔四侍御与宇文太守游敬亭余时登响山不同此赏醉后寄崔侍御》、《宣城送刘副使入秦》、《江上答崔宣城》、《宣城清溪》、《秋登宣城谢脁北楼》、《哭宣城善酿纪叟》、《宣城哭蒋征君华》、《为赵宣城与杨右相书》、《宣城吴录事画赞》。

洛阳:今河南洛阳市。唐为东都。李白《洛阳陌》有“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北上行》有“奔鲸夹黄河,凿齿屯洛阳”。《猛虎行》有“秦人半作楚地囚,胡马翻衔洛阳草”。《扶风豪士歌》有“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赠崔侍御》有“洛阳因剧孟,托宿话胸襟”,《赠张相镐》(其二)有“誓欲斩鲸鲵,澄清洛阳水”。《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有“双鹅飞洛阳,五马渡江徼”。《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有“忆昔洛阳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魏郡别苏少府因》有“洛阳苏季子,剑戟森词锋”。《登黄山陵歊台送族弟溧阳尉济充泛舟赴华阴》有“相思在何许?  杳在洛阳西”。《金陵三首》(其三)有“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阳多”。《代赠远》有“妾本洛阳人,狂夫幽燕客”。《古风》(西上莲花山)有“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有“胡沙惊北海,电扫洛阳川”。《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左扫因右拂,旋收洛阳宫”。《放后遇恩不沾》有“何时入宣室,更问洛阳才”。《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三)有“洛阳才子谪湘川,元礼同舟月下仙”。《君马黄》有“共作游冶盘,双行洛阳陌”。《闻丹丘子于城北山营石门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群远怀亦有栖遁之志因叙旧以寄之》有“长剑复归来,相逢洛阳陌”。《送岑征君归鸣皋山》有“虽登洛阳殿,不屈巢由身”。《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有“客星动太微,朝去洛阳殿”。

 

相关阅读

《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47.html

上一篇:送崔十二游天竺寺 下一篇:赠闾丘处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