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13 11:39 标签:饮酒

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 古诗全文

原序: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因解金龟换酒为乐。殁后对酒。怅然有怀而作是诗。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

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

人亡馀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

参考资料:对酒忆贺监二首-百度百科 对酒忆贺监二首-百度汉语

《对酒忆贺监二首》翻译译文

【其一】

四明山中曾出现过一个狂客,他就是久负风流盛名的贺季真。

在长安头一次相见,他就称呼我为天上下凡的仙人。

当初是喜爱杯中美酒的酒中仙,今日却已变成了松下尘。

每想想起用盎龟换酒的情景,不禁就悲伤地泪滴沾巾。

【其二】

狂客贺先生回到四明,首先受到山阴道士的欢迎。

御赐一池镜湖水,为您游赏在山光水色之中。

人已逝去仅余故居在,镜湖里空有朵朵荷花生。

看到这些就使人感到人生渺茫如一场大梦,使我凄然伤情。

《对酒忆贺监二首》赏析

第一首以“金龟换酒”事为中心,追忆与贺知章的情谊。“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宁波府志》:“四明山发自天台,屹峙于郡治之坤隅,上有二百八十峰,绵亘明、越、台三州之境,为三十六洞天之一。”《会稽记》亦载:“县南有四明山,高峰迭云,连岫蔽日。”贺知章家于此,故自号“四明狂客”。“风流”二字,本陆象先语,《旧唐书》卷一九〇引陆氏语云:“贺兄言论倜傥,真可谓风流之士。吾与子弟离阔,都不思之,一日不见贺兄,则鄙吝生矣。”可见李白用“风流”二字,并非仅仅用以形容贺知章的言谈风姿,而且还带有无限的思念之情。始二句点明所忆之人,接下来回忆:“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此二句所言之事已见诗序。“昔好杯中物,今为松下尘。”一言昔,一言今。“昔好杯中物”概括了贺知章一生的嗜好——酒。李白在写这两首诗之后,还有《重忆一首》诗云:“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似乎李白与贺知章情谊的凝聚点就在于“”。而贺知章也的确是离不开酒的,前引杜甫《饮中八仙歌》也说明了这一点。“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金龟换酒”,可以说是李白与贺知章交往中最难以忘怀的一幕。这里的“换酒处”与下句的“却忆”是倒装句,本应为:“却忆金龟换酒处”,但诗人为了强调“金龟换酒”事,以突出贺知章那豪爽的性格和对友情的倾心,方作如此安排。今日对酒,诗人难免会想起昔日“长安一相见”的情形,也更不会忘记“金龟换酒”那令人惬意的一幕;尤其是当诗人在今与昔的反复对比与追忆中,其中也不排斥诗人自身的遭际,不能不倍加思念这位曾有知遇之恩的亡友,不能不泪盈满巾。

第二首从贺知章归乡后着笔,进一步抒发诗人内心的怀念与悲凄之情。“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贺知章是“请为道士还乡里”,故云“道士迎。二句虽同为遥忆,但前句实写,后句虚拟。“”、“二字概括了贺知章还乡的整个过程,容量极大。“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贺知章归乡时,皇帝曾下诏,将镜湖剡川一曲赐于他,作为放生池。“为君台沼荣”,即为这一片池塘增添了荣耀和光彩。以上四句平平道来,似无深意,但它却很自然地把读者带回到了当初长安送别的场面,更令人不禁想起李白当时赠行的两首诗:“久辞荣禄遂初衣,曾向长生说息机。真诀自从茅氏得,恩波应阻洞庭归。”(《送贺监归四明应制》)“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送贺宾客归越》)完全是一种乐观的、恭贺的态度。对于贺知章来说,这种“辞荣禄”而“遂初衣”的结局,的确是功成身退、荣归乡里。而这正是李白所羡慕、所追求的。但诗人感情一转:“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可以想象,如果贺知章还在世的话,此时二人的相聚,应该是怎样的情形。“荷花生”不仅点明了此行的季节,而且还带有无限的情韵,尤其是“空有”二字,更准确地传达出了诗人那深深的思念之情。睹物思人,对酒怀人,往事历历在目,然而“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如幻似梦般的往事,空余故宅的现实,不仅有睹物思人、对酒怀人之念,也更有萧条异代、物是人非之感,这一切,不能不令人落泪沾巾、凄然伤情。

这两首诗在艺术上主要采用了今昔对比的手法,随着镜头的一再转换,展现出诗人抚今追昔、感慨万千的心绪。第一首前四句着重对昔日的追忆,但后四句却是在今——昔、今——昔的反复重迭之中,来加强感情的抒发。第二首前四句言昔,后四句言今,同样是在对比之中展示出诗人那极不平静的心绪。这一手法的运用,无疑加强了诗歌的艺术效果。

明代诗论家陆时雍本着“绝去形容,独标真素”(《诗镜总论》)的论诗宗旨,对唐代五言古诗,包括杜甫在内,基本上持否定态度,而唯独李白颇得赞许。他在《诗镜总论》中说:“观五言古于唐,此犹求二代之瑚琏于汉世也。古人情深,而唐以意索之,一不得也;古人象远,而唐以景逼之,二不得也;古人法变,而唐以格律之,三不得也;古人色真,而唐以巧绘之,四不得也;古人貌厚,而唐以姣饰之,五不得也;古人气凝,而唐以佻乘之,六不得也;古人言简,而唐以好尽之,七不得也;古人作用盘礴,而唐以径出之,八不得也。虽以子美雄材,亦踣踬于此而不得进矣。庶几者其太白乎?意远寄而不迫,体安雅而不烦,言简要而有归,局卷舒而自得。离合变化,有阮籍之遗踪;寄托深长,有汉魏之委致。”陆氏的见解未免过于偏激,但李白的《对酒忆贺监》这一类诗,的确具有上述特征,从而带有“绝去旧形容,独标真素”的显著特点。首先,当时律诗已相当成熟,但李白却仍采用古诗的形式,这正是为了更贴切地表现他那种朴素、纯真而又自然的情感,诗歌的本身,已说明了这一点。其次,从这两首诗中可以看出,诗人不事雕凿,毫无惊人之句,一切平平道来,然而其中蕴含的情韵和诗人内心的凄楚,却十分深沉饱满。这大概就是陆时雍所说的“深情浅趣,深则情,浅则趣”(《诗镜总论》)的道理。从诗歌审美角度来说,这也正是李白所说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准则。

《对酒忆贺监二首》创作背景

贺知章,字季真,会稽永兴(今浙江萧山)人。性放旷,善谈笑,晚年尤加纵诞,邀嬉里巷,自号“四明狂客”及“秘书外监”,当时贤达皆倾慕之。天宝三载(744)正月,知章因病恍惚,乃上疏请度为道士,求还乡里,诏许之。又求周宫湖数顷为放生池,有诏赐镜湖剡川一曲。临行,帝赐诗,皇太子及百官皆饯送执别。李白当时写有《送贺监归四明应制》及《送贺宾客归越》二诗。贺知章回乡后不久便去世了,卒年八十六。这两首诗是在贺知章去世之后的天宝六载(747),李白游会稽时悼念贺知章而作的。

《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对酒忆贺监二首》是唐代诗人李白的组诗作品。这两首诗为天宝六载(747)李白游会稽时悼念贺知章而作。全诗忆及二人吃酒作诗,贺知章“解金龟换酒为乐”的往事,作者睹物思人,表达对物是人非的感叹以及对友人的深切怀念。组诗在艺术上主要采用了今昔对比的手法,随着镜头的一再转换,展现出作者抚今追昔、感慨万千的心绪。

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其一)此诗乃李白天宝六载(747)为凭吊贺知章而作。《新唐书·贺知章传》:知章字季真,曾作太子宾客,官秘书监,为人风流狂放,尤好杯中之物。晚年告老还乡。以越中名山四明自号,曰“四明狂客”。天宝元年李白应诏入京,知章识为“谪仙人”,李白遂以诗酒交厚。天宝六载李白游会稽过知章故宅,时知章已病逝,即以此诗为之凭吊。诗追忆当年诗酒相知,今再举杯,昔时狂客却已为松下之尘,对酒怅然。忆金龟换酒处,不胜今昔,一腔怀念之情激而成泪,深伤痛悼。昔年往事,自然道来,如在目前,足见情真。

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其二)此诗与前首为同时同事之作。《新唐书·贺知章传》:天宝初,知章以病老表请为道士还乡,玄宗诏许之,并赐镜湖剡溪一曲,作为放生池。诗先写贺知章请为道士受赐还乡之荣耀,再以人亡宅空与池中荷花盛开作强烈对比,显出人亡宅空的冷落,前后映照,托出无限凄然之情。非相知之甚,不能出此境界。

诗中人物地名:

贺知章:唐代诗人。字季真,越州永兴(今浙江萧山)人。少以文词知名,举进士,累迁太常博士、太常少卿。开元十三年(725)迁礼部侍郎兼集贤院学士,后迁太子宾客,授秘书监。世称“贺宾客”、“贺监”。自号“四明狂客”,又称“秘书外监”。纵诞狂饮,善草隶。天宝三载(744)请度为道士还乡。两《唐书》有传。贺知章为李白一生最重要交游之一,为前辈知己,又为酒友。李白初入长安,贺知章读其所作《蜀道难》、《乌栖曲》,叹为“天上谪仙人”,见孟綮《本事诗·高逸》及王定保《唐摭言》卷七。李白《金陵与诸贤送权十一序》云:“四明逸老贺知章呼余为谪仙人。”又《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云:“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因解金龟换酒为乐。”诗云:“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又有《重忆》一首,并为天宝六载(747)游越时悼念贺知章之作。天宝三载(744)贺知章还乡时李白还写有《送贺宾客归越》(敦煌写本《唐诗选》作《阴盘驿送贺监归越》)诗。集子中还有一首《送贺监归四明应制》,乃晚唐诗人拟作,混入李白集。

山阴:指山阴县,治所在今浙江绍兴市。李白《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烛照山水壁画歌》有“光中乍喜岚气灭,谓逢山阴晴后雪”。《对雪醉后赠王历阳》有“历阳何异山阴时,白雪飞花乱人目”。《山寄卫尉张卿及王征君》有“虽然剡溪兴,不异山阴时”。《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沈之秦》有“卷帘见月清兴来,疑是山阴夜中雪”。《送纪秀才游越》有“仙人居射的,道士住山阴”。《鲁东门泛舟二首》(其一)有“轻舟泛月寻溪转,疑是山阴雪后来。”《王右军》有“山阴遇羽客,要此好鹅宾”。《自金陵溯流过白璧山玩月达天门寄句容王主簿》有“秋月照白璧,皓如山阴雪”。《送贺宾客归越》有“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对酒忆贺监》有“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

长安:①即今陕西西安市。隋、唐定都于此。李白《行路难》(其二)有“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栗”。《长相思》有“长相思,在长安”。《阳春歌》有“长安白日照空,绿杨结烟桑袅风”。《子夜吴歌》(其三)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永王东巡歌》(其十一)有“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四)有“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其十)有“少帝长安开紫极,双悬日月照乾坤”。《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赠崔侍御》有“长安复携手,再顾重千金”。《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大驾还长安,两日忽再中”。《江夏赠韦南陵冰》有“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有“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时凝弟在席》有“遥望长安日,不见长安人,长安宫阙九天上,此地曾经为近臣”。《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其一)有“何处可为别,长安青绮门”。《同王昌龄送族弟襄归桂阳》(其二)有“春潭琼草绿可折,西寄长安明月楼”。《送陆判官往琵琶峡》有“长安如梦里,何日是归期”。《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三)有“记得长安还欲笑,不知何处是西天”。《登金陵凤凰台》有“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登敬亭北二小山余时客逢崔侍御并登此地》有“大笑上青山,回鞭指长安”。《与史郎中饮听黄鹤楼上吹笛》有“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对酒忆贺监》(其一)有“长安一相见,呼余谪仙人”。《寓言》(其三)有“长安春色归,先入青门道”。《观胡人吹笛》有“却望长安道,空怀恋主情”。另有《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答长安崔少府叔封游终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见寄》、《对酒忆贺监序》云:“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②指今江苏南京市。李白《金陵》有“晋朝南渡日,此地旧长安”。

四明:四明山,在今浙江宁波市西南,天台支脉,南北走向,为曹娥江、甬江分水岭,主峰在嵊县东北,山有石窗,四面玲珑,中通日月星辰之光,故名。李白《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天台连四明,日入向国清。”《天台晓望》有“天台连四明,华顶高百越”。《早望海霞边》有“四明三千里,朝起赤城霞”。《对酒忆贺监》有“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另有《送贺监归四明应制》。

紫极宫:道宫名。《旧唐书·玄宗纪》:“开元二十九年春正月丁丑,制两京、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并崇玄学,置生徒,令习《老子》、《庄子》、《列子》、《文子》,每年准明经例考试”。天宝二年三月,“改西京玄元庙为太清宫,东京为太微宫,天下诸郡为紫极宫。”李白《对酒忆贺监二首》序云:“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另有《寻阳紫极宫感秋作》。

镜湖:一名鉴湖、庆湖、长湖。在今浙江绍兴市会稽山北麓。东汉马臻主持修筑。李白《子夜吴歌》(其二)有“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赠宣州灵源寺冲濬公》有“下映双溪水,如天落镜湖”。《梦游天姥吟留别》有“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峥嵘镜湖里,秀色不可名”。《送贺宾客归越》有“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登单父陶少府半月台》有“水色渌且明,令人思镜湖”。《对酒忆贺监》(其二)有“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越女词五首》(其五)有“镜湖水如月,耶溪女如雪”。

 

《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