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06 20:00 标签:友谊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 古诗全文

飘飘江风起,萧飒海树。登舻美清夜,挂席移轻舟。

月随碧山转,水合青天流。杳如星河上,但觉云林幽。

归路方浩浩,徂川去悠悠。徒悲蕙草歇,复听菱歌愁。

岸曲迷后浦,沙明瞰前洲。怀君不可见,望远增离忧。

参考资料: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百度百科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百度汉语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翻译译文

凛冽的江风飘摇而起,吹得江边高树秋声萧瑟。

登上船头只觉清夜景色佳美,扬帆起航小舟前进。

舟上只见月儿随着碧山回转,水与青天相合而流。

晃晃悠悠仿佛行往遥远的星河,只觉得云压树林幽暗一片。

眺望归路水流浩荡,眺望前程逝水滔滔。

徒然悲伤蕙草衰歇,又听那采菱之歌满含哀怨。

曲折的江岸掩迷了后边的渡口,明亮的沙滩看见前边的小洲。

思念您啊又不可相见,眺望远方徒然增加离别的情怀。

词句注释

⑴崔宗之:杜甫所咏“饮中八仙”之一,是李白好友,开元二十七年(739)左右任礼部员外郎。 ⑵飘飘:一作“飘摇”。 ⑶萧飒:稀疏,凄凉。 ⑷舻:船前头刺棹处。 ⑸挂席:扬帆。 ⑹碧山:青山。 ⑺星河:银河。 ⑻流水:流逝的江水,亦比喻流逝的岁月。 ⑼蕙草:香草名。又名熏草、零陵香。 ⑽菱歌:采菱之歌。 ⑾瞰(kàn):俯视。 ⑿离忧:即“罹忧”,遭忧之意。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赏析

飘摇江风起,萧飒海树秋。登舻美清夜,挂席移轻舟。”江风飘飘,海树萧萧,时值清秋。诗人登上舟船,扬起帆席,在江面上轻轻移动,明月挂空,气爽天高,一个多么美好的月夜!

曹植《公宴诗》云:“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清夜”,不仅是宜人之夜,而且还是适合于游乐之夜。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云:“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联系谢诗,此诗的“挂席”又多么充满诗情画意。“月随碧山转,水合青天流。”舟行,则月似随舟而行;舟随碧山转,月也似随碧山而转,有“月行却与人相随”(《把酒问月》)之意。游兴正浓,故觉明月处处时时解人意,时时处处自来亲人;月色空明,水面开阔,故觉水天相连,水接天流。山色之“”,天色之“”,正显出月色之明。诗中并未明写诗人的兴致,而兴致自见。“杳如星河上,但觉云林幽。”水色澄空,星河倒影,恍恍惚惚,仿佛已离开人间,在杳杳渺渺的星河上行舟。晋王羲之《镜湖》诗云:“山阴路上行,如坐镜中游。”南朝陈释惠标有《咏水》诗云:“舟如空里泛,人似镜中行。”李白《清溪行》亦云:“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都把至清的水比喻为镜,用的是明喻;此诗暗示江清如镜,因为天上的星河都映于水中,而且进一层说舟是在星河间行,写得更神奇,更有情趣。因为有天上星河行的感觉,因此所见云林也就有如天界之物,格外幽渺。

云林幽”以上的六句叙写“月夜江行”。“归路方浩浩,徂川去悠悠”两句过渡。上文写清夜曰“”,写舟移曰“”,写月行曰“”,写山曰“”,写天曰“”,良辰美景,足见诗人心境的恬适。然而,回顾来途则归路浩浩,瞻望前路则见徂川悠悠,心中不觉升起一缕淡淡的哀绪。“浩浩”、“悠悠”,仍然是眼前之景,但景中已不露声色地注入作者的情感。接着,引出“徒悲”,听歌愁,引出怀宗之,增离忧,情绪直转而下,用笔自然,不露凿痕。

蕙草歇”,回应“海树秋”;“蕙草”,一种香草,《楚辞》常用来比喻贤人。“徒悲蕙草歇”,有所思美人不可见之意。秋日怀人,情调凄楚。此时,又有菱歌泛夜,莲娃无忧无虑地唱着欢快的歌,无形中反而增添了诗人的哀愁。“岸曲迷后浦,沙明瞰前洲。”又是两句景语。河岸曲折,后浦迷不可觅;沙头明亮,前洲清楚可见。“后浦”、“前洲”暗应“归路”、“徂川”。归路凄迷,不知何时才能再同友人聚首;徂川汩汩,逝者如斯,不知来日还有几多。往日携手同游的一幕幕似又映现在眼前。《忆崔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有“忆与崔宗之,白水弄奇月”的描写,可见他们曾月下出游,眼前明月依旧,而两情异地,不能相聚,不禁叫人伤怀。“怀君不可见,望远增离忧。”本来,望远是望冀见到君面,但君既“”,望又不能及之。既不能及之,望而反增忧愁。结二句,落在题面“寄崔”。

月朗气清,江风猎猎,如此良夜,诗人登舻江行,怡然自得。面对江风明月,不觉触发怀念好友崔宗之之情。宗之和自己一样,有着白眼看鸡虫的傲岸个性,和自己一样能“吟诗作赋北窗里”,和自己一样“会须一饮三百杯”,月夜江行,无此良朋,不禁增忧。前半写景,景色清雅,优美如画,最初出游本无所谓忧。“归路”、“徂川”两句,触景生情,情绪陡转,或正面写蕙草歇,或反面听菱歌怨,愈写愈悲,愈写愈愁,结二句直吐对宗之的一片深情。用笔有如行云流水,当行则行,当止则戛然而止。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创作背景

崔宗之,杜甫曾在《饮中八仙歌》为他画过像:“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潇洒英俊,皎如玉树,豪饮狂放,傲岸不羁,性格与李白有相近之处。

他是吏部尚书、齐国公崔日用之子;袭父封,好学,曾为尚书礼部员外郎,开元末官右司郎中侍御史,博宽有风检,与李白、杜甫以文相知。查《全唐诗》,存其诗仅一首,而这首诗恰好是赠送给李白的,诗写道,在“凉秋八九月,白露空园亭”之时,他“思见雄俊士,共话今古情”。李白来了,相见恨晚,“清论既抵掌,玄谈又绝倒。分明楚汉事,历历王霸道。担囊无俗物,访古千里余。袖有七首剑,怀中茂陵书。双眸光照人,辞赋凌《子虚》。酌酒弦素琴,霸气正凝洁。”把李白的形象描绘得如此活脱生动,足与同杜甫媲美。

平生心中事,今日为君说”(《赠李十二》),他把李白视为推心置腹的知己。崔宗之先李白而逝,李白《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云:“一朝摧玉树,生死殊飘忽。留我孔子琴,琴存人已没。惟传《广陵散》,但哭邙山骨!”可见他们之间的情谊极深厚。这首《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是诗人在江南时怀念崔宗之的作品。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

此诗写月夜出行景色,怀念远方的亲人朋友。开头部分写景,景色清雅,优美如画;接着触景生情,愈写愈悲;结尾二句直吐对友人的一片深情。全诗用笔有如行云流水,神奇而富有情趣。“归路方浩浩,徂川去悠悠”,李白应在长途江行的归家路上。全诗描绘江行所见秋天景色,情景交融。末云“怀君不可见,望远增离忧”,诗人离家远游,求仕未果,自然想到远方的亲人故友,因而诗中充满惆怅、怀念之情。

诗中人物与地名:

  崔宗之:崔宗之是李白好友,杜甫所歌咏的“饮中八仙”之一,开元二十七年(739)左右任礼部员外郎,本诗大约作于此时。睿宗时宰相崔日用之子。曾任起居郎、礼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右司郎中,见崔祐甫《齐昭公崔府君(日用)集序》。李白《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酬崔五郎中》、《赠崔郎中宗之》、《忆崔郎中宗之游南阳遗吾孔子琴抚之潸然感旧》等诗中的“崔员外”、“崔郎中”,并指崔宗之。按崔宗之与孟浩然亦有过从,孟浩然有《岘山饯房琯崔宗之》诗。开元二十七年在礼部员外郎任,见《唐会要》卷十三及《旧唐书·礼仪志六》。

江:指长江流域。李白有《江上吟》、《江上赠窦长史》、《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禅房怀友人岑伦南游罗浮兼泛桂海自徂秋不返仆旅江外书情寄之》、《江上寄巴东故人》、《江上寄元六林宗》、《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游南岳》、《江上答崔宣城》、《江上望皖公山》、《江行寄远》、《金陵江上遇蓬池隐者》、《江上秋怀》等。

 

相关阅读: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