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赠韦南陵冰

首页 > 全部古诗 > 七言古诗 > 时间:2019-01-13 11:29 标签:赠友

江夏赠韦南陵冰 古诗全文

胡骄马惊沙尘起,胡雏饮马天津水。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色九千里。

天地再新法令宽,夜郎迁客带霜寒。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

宁期此地忽相遇,惊喜茫如堕烟雾。玉箫金管喧四筵,苦心不得申长句。

昨日绣衣倾绿尊,病如桃李竟何言。昔骑天子大宛马,今乘款段诸侯门。

赖遇南平豁方寸,复兼夫子持清论。有似山开万里云,四望青天解人闷。

人闷还心闷,苦辛长苦辛。愁来饮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阳

山公醉后能骑马,别是风流贤主人。头陀云月多僧气,山水何曾称人意。

不然鸣笳按鼓戏沧流,呼取江南女儿歌棹讴。

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

赤壁争雄如梦里,且须歌舞宽离忧。

参考资料:江夏赠韦南陵冰-百度百科 江夏赠韦南陵冰-百度汉语

《江夏赠韦南陵冰》翻译译文

胡人骄矜战马惊奔沙尘隆起,时局艰险石勒般的胡雏饮马京师之水。您为远赴张掖近酒泉,我被流放来到三巴路程九千里。

颁诏大赦法令宽松如同天地再新,流放夜郎的迁谪之人携带一身寒霜归还。怀忆西方的老朋友不可相见,东风把我的梦儿带到长安与你相会。

哪里想到在此地忽然相遇,惊喜之间又茫然如堕烟雾。筵席上玉箫金管喧响四下,心情苦涩难以用七言长句淋漓抒发。

昨日里绣衣侍御绿褥频倾,我却有如得病桃李竟然无言无语。昔日天子恩赐大宛马逍遥迈行,如今骑劣马步履艰难奔走侯门。

幸赖相遇南平太守李之遥心胸豁达,再加上夫子您陈述高论清谈。有如青山顶上拨开万里云雾,眺望炙朗青天解除烦闷。

人闷最终还是心闷,苦辛依旧长是苦辛。愁肠袭来饮酒二千石,渴望死灰复燃严寒中重生阳春。

仿效山公酒醉仍能骑马出行,这也是主人与大家的一番风流。头陀寺的云月烟空带有一股僧气,如此山水哪能称人心意?

要不然鸣筑击鼓相戏沧凉清流,呼唤江南女儿鼓棹讴歌。我将为您捶碎这黄鹤高楼,您也为我翻倒那鹦鹉之洲。

三国时赤壁争雄有如梦中之事,还是边歌边舞宽却离别的忧愁。

《江夏赠韦南陵冰》赏析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李白在长流夜郎途中遇赦放还,在江夏(治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逗留的日子里,遇见了长安故人、当时任南陵(今属安徽)县令的韦冰。在唐肃宗和永王李璘的夺权内哄中,李白成了牺牲品,蒙受奇冤大屈。现在刚遇大赦,又骤逢故人,使他惊喜异常,满腔悲愤,不禁迸发,便写成了这首沉痛激烈的政治抒情诗。

诗一开始,便是一段倒叙。这是骤遇后对已往的追忆。安史乱起,你远赴张掖,我避地三巴,地北天南,无缘相见。而当叛乱初平,肃宗返京,我却琅当入狱,披霜带露,长流夜郎,自觉将凄凉了却残生。想起长安旧交,此时必当随驾返朝,东风得意,而自己大约只能在梦中会见他们了。谁料想,我有幸遇赦,竟然又遇见无望相会的长安故人。这实在令人喜出望外,惊讶不已,简直不可思议,茫然如堕烟雾。李白是遇赦的罪人,韦冰显系被贬的官员,在那相逢的宴会上,人众嘈杂,彼此的遭遇怎能说得了、道得清啊!从开头到“苦心”句为一段,在概括追叙骤遇的惊喜之中,诗人寄托着自己和韦冰两人的不幸遭遇和不平情绪;在抒写迷惑不解的思绪之中,蕴含着对肃宗和朝廷的皮里阳的讥刺。这恍如梦魂相见的惊喜描述,其实是大梦初醒的痛心自白。爱国的壮志,济世的雄图,竟成为天真的迷梦,真实的悲剧。

诗人由衷感激故人的解慰。昨天的宴会上,衣绣的贵达为自己斟酒,礼遇殊重。但是,他们只是爱慕我的才名,并不真正理解我,而我“病如桃李”,更有什么可讲的呢?当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世人终会理解我的,对于我的今昔荣辱,就得到故人的了解。前些时听到了南平太守李之遥一番坦率的真心话,使人豁开胸襟;今日在这里又得闻你的清正的言论,真好象深山拨开云雾,使人看到晴朗的天空,驱散了心头的苦闷。从“昨日”句到“四望”句这一段,诗人口气虽然比较平缓,然而却使人强烈感受到他内心无从排遣的郁结,有似大雷雨来临之前的沉闷。

最后一段,笔势奔放恣肆,强烈的悲愤,直泻而出,仿佛心头压抑的山洪,暴发了出来,猛烈冲击这现实的一切。人闷,心闷,苦痛,辛酸,接连不断,永远如此。我只有借酒浇愁,痛饮它二千石。汉代韩安国身陷囹圄,自信死灰可以复燃,我为什么不能呢?晋朝山简镇守襄阳时,常喝得酩酊大醉,“复能乘骏马,倒著白接?(《世说新语·任诞》),别是一番贤主人的风流倜傥之举。而李白喝的是苦闷之酒,孤独一人,自然没有那份闲适之情了,所以酒醉也不能遣闷。还是去遨游山水吧,但又觉得山山水水都象江夏附近著名古刹头陀寺一样,充斥那苦行的僧人气,毫无乐趣,不称人意。那么,哪里是出路,何处可解闷呢?倒不如乘船飘游,招唤乐妓,鸣笳按鼓,歌舞取乐;把那曾经向往、追求的一切都铲除掉,不留痕迹;把那纷争逞雄的政治现实看作一场梦幻,不足介怀;就让歌舞来宽解离愁吧!诗人排斥了自己以往自适的爱好,并非自暴自弃,而是极度苦闷的暴发,激烈悲愤的反抗。这最后十四句,情调愈转越激烈。矛头针对黑暗的政治,冷酷的现实。

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是本篇感情最激烈的诗句,也是历来传诵的名句。“黄鹤楼”因神仙骑鹤上天而闻名,“鹦鹉洲”因东汉汉末年作过《鹦鹉赋》的祢衡被黄祖杀于此洲而得名。一个令人向往神仙,一个触发不遇的感慨,虽然是传说和历史,却寄托了韦冰和李白的情怀遭际。游仙不是志士的理想,而是失志的归宿;不遇本非明时的现象,却是自古而然的常情。李白以知己的情怀,对彼此的遭际表示极大的激愤,因而要“捶碎黄鹤楼”,“倒却鹦鹉洲”,不再怀有梦想,不再自寻苦闷。然而黄鹤楼捶不碎,鹦鹉洲倒不了,诗人极大的愤怒中包含着无可奈何的悲伤。

这诗抒写的是真情实感,然而构思浪漫奇特。诗人抓住在江夏意外遇见韦冰的机缘,敏锐觉察这一意外相遇的喜剧中隐含着悲剧内容,浪漫地夸张地把它构思和表现为如梦觉醒。它从遇赦骤逢的惊喜如梦,写到在冷酷境遇中觉醒,而以觉醒后的悲愤作结。从而使诗人及韦冰的遭遇具有典型意义,真实地反映出造成悲剧的时代特点。诗人是怨屈悲愤的,又是痛心绝望的,他不堪回首而又悲慨激昂,因而感情起伏转换,热烈充沛,使人清楚地看到他那至老未衰的“不干人、不屈己”的性格,“大济苍生”、“四海清一”的抱负。这是诗人暮年作品,较之前期作品,思想更成熟,艺术更老练,而风格依旧,傲岸不羁,风流倜傥,个性突出,笔调豪放,有着强烈的感情色彩。

《江夏赠韦南陵冰》古诗提要

《江夏赠韦南陵冰》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晚年在江夏遇好友韦冰时写下的诗作。 此诗作于乾元二年(759),时李白于流放途中遇赦,回到江夏(今湖北武昌),遇见好友南陵县(今属安徽)令韦冰,作此诗赠之。

此诗构思奇特,从作者遇赦骤逢友人的惊喜如梦,写到在冷酷境遇中觉醒,而以觉醒后的悲愤作结,真实地反映出造成悲剧的时代特点。全诗写得回肠荡气,痛快淋漓,笔调豪放,个性突出,有着强烈的感情色彩。

第一段十句叙流放途中及遇赦归来两次相见之悲喜感慨;第二段十六句抒写江夏友人之款待与自己心情由苦闷转向昂奋;第三段八句由旷达转向狂放愤激,以歌舞宽忧作结。全诗不作低沉感喟,风格豪放慷慨。诗中“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两句,倾泻激愤之情,生动形象,为历代称颂之名句。黄鹤楼、鹦鹉洲,均为名胜,在今湖北武汉。

《江夏赠韦南陵冰》诗中人物与地名

韦冰:房州刺史韦景骏之子,太常卿韦渠牟之父。乾元中(758、759)为张掖县(今属甘肃省)县令、南陵县(今属安徽省)县令。大历中为著作郎兼苏州司马。卒于大历末。李白《江夏赠韦南陵冰》诗,约作于乾元二年(759)李白流放遇赦回到江夏(今湖北武昌)时。又《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诗,约上元元年(760)作。“颜尚书”即颜真卿,颜真卿夫人乃韦景骏孙女,韦迪女,亦即韦冰侄女。颜真卿为韦冰侄女婿。时李白与韦冰在江夏畅游甚欢,颜真卿乾元二年六月为升州(今南京)刺史、浙江西道节度使,上元元年离任赴京为刑部尚书,途经江夏。

三巴:东汉末益州牧刘璋分巴郡为巴、永宁、固陵三郡,后又改为巴西、巴、巴东三郡,合称三巴。相当今四川嘉陵江和綦江流域以东大部地区。李白《长干行》(其一)有“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宣城见杜鹃花》有“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天津:指天津桥。故址在今河南洛阳市旧城西南隋唐皇城正南之洛水上。《元和郡县志》卷五河南道河南府河南县:“天津桥,在县北四里。隋炀帝大业元年初造此桥,以架洛水,用大缆维舟,皆以铁锁勾连之。南北夹路,对起四楼,其楼为日月表胜之象。然洛水溢,浮桥辄坏,贞观十四年更令石工累方石为脚。因《尔雅》‘箕斗之间为天汉之津’,故取名焉”。李白《古风》有“天津三月时,千门桃与李”。《洛阳陌》有“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扶风豪士歌》有“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如乱麻”。《赠武十七谔》有“狄犬吠清洛,天津成塞垣”。《江夏赠韦南陵冰》有“胡骄马惊沙尘起,胡雏饮马天津水”。《颍阳别元丹丘之淮阳》有“已矣去归来,白云飞天津”。

长安:①即今陕西西安市。隋、唐定都于此。李白《行路难》(其二)有“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栗”。《长相思》有“长相思,在长安”。《阳春歌》有“长安白日照春空,绿杨结烟桑袅风”。《子夜吴歌》(其三)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永王东巡歌》(其十一)有“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上皇西巡南京歌》(其四)有“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其十)有“少帝长安开紫极,双悬日月照乾坤”。《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赠崔侍御》有“长安复携手,再顾重千金”。《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大驾还长安,两日忽再中”。《江夏赠韦南陵冰》有“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有“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单父东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时凝弟在席》有“遥望长安日,不见长安人,长安宫阙九天上,此地曾经为近臣”。《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其一)有“何处可为别,长安青绮门”。《同王昌龄送族弟襄归桂阳》(其二)有“春潭琼草绿可折,西寄长安明月楼”。《送陆判官往琵琶峡》有“长安如梦里,何日是归期”。《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三)有“记得长安还欲笑,不知何处是西天”。《登金陵凤凰台》有“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登敬亭北二小山余时客逢崔侍御并登此地》有“大笑上青山,回鞭指长安”。《与史郎中饮听黄鹤楼上吹笛》有“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对酒忆贺监》(其一)有“长安一相见,呼余谪仙人”。《寓言》(其三)有“长安春色归,先入青门道”。《观胡人吹笛》有“却望长安道,空怀恋主情”。另有《读诸葛武侯传书怀赠长安崔少府叔封昆季》、《答长安崔少府叔封游终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见寄》、《对酒忆贺监序》云:“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②指今江苏南京市。李白《金陵》有“晋朝南渡日,此地旧长安”。

江南:泛指今长江中下游以南地区。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有“江北荷花开,江南杨梅鲜”。《江夏赠韦南陵冰》有“不然鸣笳按鼓戏沧流,呼取江南女儿歌棹讴”。《赠从弟宣州长史昭》有“淮南望江南,千里碧山对”。《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捶碎黄鹤楼》有“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江南归”。《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隐》有“空将泽畔吟,寄尔江南管”。另有《赠别舍人弟台卿之江南》、《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江南春怀》、《早夏于江将军叔宅与诸昆季送傅八之江南序》。

江夏:郡名,治所在今湖北武汉市武昌。李白《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黄鹤楼,青山汉阳县”。另有《江夏行》、《江夏送张丞》、《江夏送友人》、《江夏别宋之悌》、《江夏使君叔席上赠史郎中》、《江夏赠韦南陵冰》、《江夏送林公上人游衡岳序》、《江夏送倩公归汉东序》、《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题江夏静修寺》、《暮春江夏送张祖监丞之东都序》、《早春于江夏送蔡十还家云梦序》、《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

张掖:唐郡名,天宝元年改甘州为张掖郡,乾元元年复为甘州,即今甘肃张掖市。李白《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

夜郎:①夜郎郡,唐天宝元年(724)改珍州置,治所在夜郎县,在今贵州正安县西北。李白《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回?”《赠刘都使》有“而我谢明主,衔哀投夜郎”。《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去国愁夜郎,投身窜荒谷”。《江上赠窦长史》有“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天地再新法令宽,夜郎迁客带霜寒”。《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长枯槁”。《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适遭云罗解,翻谪夜郎悲”。《留别贾舍人至》有“君为长沙客,我独之夜郎”。《忆秋浦桃花旧游时窜夜郎》有“三载夜郎还,于兹炼金骨”。《流夜郎闻酺不预》有“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南流夜郎寄内》有“夜郎天外怨离居,明月楼中音信疏”。另有《流夜郎永华寺寄寻阳群官》、《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隐》、《泛沔州城南郎官湖》序云“白迁于夜郎”、《流夜郎题葵叶》。②夜郎县,《新唐书·地理志》谓贞观八年于龙标分置夜郎、郎溪、思微三县。天宝元年(742)改夜郎县为峨山县。其地在今湖南芷江县西便水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南平:即渝州。天宝元年改南平郡,乾元元年复为渝州,今四川重庆市。《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其二)有“东平对南平,今古两步兵”。《江夏赠韦南陵冰》有“赖遇南平豁方寸,复兼夫子持清论”。

南陵:今安徽南陵县。李白《送通禅师还南陵隐静寺》有“他日南陵下,相期谷口逢”。另有《江夏赠韦南陵冰》、《书怀赠南陵常赞府》、《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南陵别儿童入京》、《南陵五松山别荀七》、《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纪南陵题五松山》。

酒泉:唐郡名,即肃州,今甘肃酒泉市。李白《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君为张掖近酒泉,我窜三巴九千里”。《月下独酌》(其二)有“地若不爱酒,地名无酒泉”。

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武汉市蛇山黄鹤矶上。相传始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223),历代屡毁屡建。传说费文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驾,故号黄鹤楼。李白《送储邕之武昌》有“黄鹤西楼月,长江万里情。”《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槌碎黄鹤楼》有“黄鹤高楼已槌碎,黄鹤仙人无所依。”《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江夏行》有“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江夏赠韦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江夏黄鹤楼,青山汉阳县。”《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有“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江夏送友人》有“雪点翠云裘,送君黄鹤楼。”《答裴侍御先行至石头驿以书见招期月满泛洞庭》有“君至石头驿,寄书黄鹤楼。”《与史郎中饮听黄鹤楼上吹笛》有“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另有《望黄鹤楼(当作黄鹤山)》。

鹦鹉洲:在今湖北武汉市西部长江中。三国祢衡作《鹦鹉赋》于此,死后葬此,故名。李白《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江夏赠韦南陵冰》有“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赠汉阳辅录事》(其二)有“鹦鹉洲横汉阳渡,水引寒烟没江树”。《赠僧行融》有“诗赋旃檀阁,纵酒鹦鹉洲”。《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愿扫鹦鹉洲,与君醉百场”。另有《鹦鹉洲》、《望鹦鹉洲悲祢衡》。

 

《江夏赠韦南陵冰》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江夏赠韦南陵冰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江夏赠韦南陵冰》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江夏赠韦南陵冰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