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越女词五首

主页 > 诗集大全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8-11-08 22:10 标签:旅途,游记,女子

越女词五首 古诗全文

【其一】

长干吴儿女,眉目艳新月。屐上足如霜,不著鸦头袜。

【其二】

吴儿多白皙,好为荡舟剧。卖眼掷心,折花调行客。

【其三】

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来。

【其四】

东阳素足女,会稽素舸郎。相看月未堕,白地断肝肠。

【其五】

镜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新妆荡新波,光景两奇绝。

参考资料:越女词五首-百度百科 越女词五首-百度汉语

越女词五首 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

【其一】

长干里吴地的姑娘,眉目清秀,娇艳可比明月。

木屐上那双不穿袜子的脚,细白如霜。

【其二】

吴地的女孩白皙如玉,好做荡田的游戏。

投去含情的目光,掷去春心,折来鲜花嘲弄行路客。

【其三】

若耶溪中采莲的少女,见到行客,唱着歌儿把船划回。

嘻笑着藏入荷花丛,假装怕羞不出来。

【其四】

东阳那儿有个白皙如玉的女孩,会稽这儿有个划木船的情郎。

看那明月高悬未落,平白地愁断肝肠。

【其五】

镜瑚的水清明如月,若耶溪的少女洁白如雪。

新妆荡漾湖水,水光倒影,奇美两绝。

越女词五首赏析

第一首诗写吴越女子相貌的妩媚可爱与穿着的异样。首句的“长干”是地名。王琦注云:“建邺南五里有山冈,其间平地,吏民杂居,号长干。”但应当指出,此诗只是借用此语,以“长干”代指一般的“吏民杂居”的里巷,以区别于名门贵宅,其作用仅在于说明“吴儿女”的身份是普通民间女子而非达官望族的贵妇与闺秀,不必拘泥。“眉目艳星月”形容女子眉清目朗,比星月还要美丽。“艳星月”是艳于星月,即比星星月亮还明朗可爱之意。“眉目”与“星月”对举,在理解上要分开,实际是说秀眉若弯月,眼似明星的意思,语言十分洗炼精确。后两句写女子穿着的特殊。她们竟光着脚丫穿着木屐,连双袜子也没有穿。一双素足裸露于外,肤色哲白,若霜雪一般。展是木制鞋,中国自晋代时女子便已穿用木屐了。《晋书·五行志》:“初作屐者,妇人头圆,男子头方,圆者顺之义,所以别男女也。至太康初,妇人屐乃头方,与男无别。则知古妇人亦著屐也。”可见李诗中所写是实景。

第二首诗写吴越女子天真活泼的姿态及调皮卖俏的开放型性格。大意是说,吴地的女子皮肤白嫩,她们都爱好做荡舟这种游乐。荡舟之时,她们还不时地朝水面上往来船只中的客人眉目传情暗送秋波,或者拿着折来的花枝向对方调侃戏谑。四句小诗把吴地女郎姣好的容貌和活泼开朗的性格描绘得栩栩如生。“卖眼”就是递眼神,俗语谓之飞眼,是年青女子向人传达情意的一种表示,这里用来表现吴地女子活泼泼辣的性格,很生动传神。

第三首诗所写则是另一种性格的劳动妇女。耶溪即若耶溪,唐时在越,州会稽县南。这位在若耶溪上采撷莲藕的女子与前一首诗中的吴儿大不相同,当她看见别的船上的客人时便唱着歌掉转船头,伴随着欢乐的歌声将小船划入荷花丛中,并假装怕羞似的不再出来。这位女子性格内向,虽然也怀有春心,却把这种情感深藏在内心,有点羞羞答答的。但其内心荡漾的春潮还是无法全部掩饰住的,诗人早已窥破其内心的隐秘,否则怎能写出“佯羞不出来”的诗句呢?“佯羞”二字极精彩,将少女欲看青年男子又羞涩不好意思的心理与情态刻画得惟妙惟肖。透过这两个字,仿佛可以看到在密密层层的荷花丛中,那位采莲的姑娘正从荷花荷叶的缝隙中偷偷地窥视着客人。鲜艳的花朵与美人的脸庞相互映衬,这和谐美妙的景象真令人魂梦心醉。于此可以看出,这首小诗虽很浅白,但蕴味却很隽永。

第四首诗写一对素不相识的青年男女一见钟情,互相倾慕,又无缘接近,难以倾述衷肠的怅恨。这里的“东阳”、“会稽”均是地名。东阳唐时属婺州(今浙江东阳),会稽属越州(今浙江绍兴),二地相距起码在一百公里以上。诗人在这里写出这两个地名无非是说这一对小青年素昧平生,原来并不相识,不必拘泥理解为东阳的姑娘遇到了会稽的小伙。“白地”是当时俚语,今天依然沿用于民间,即“平白地”,无缘无故的意思。全诗大意是说,一位肤色白净的姑娘与一位荡着白色小舟的小伙子不期而遇,二人一见钟情,眉来眼去中似乎有许多心曲要倾吐,但因天色尚早,无由进行交谈幽会,不禁现出肝肠欲断,非常焦急的神色。“月未堕”是明月在天,可望而不可即之意。还应指出,李白在此诗中为何偏偏拈出“东阳”、“会稽”这两个地名呢?这可能与他化用前人诗意有关。王琦认为李白此诗由谢灵运《东阳溪中赠答》二诗中化出,是有道理的。谢诗其一曰:“可怜谁家妇,缘流洗素足。明月在云间,迢迢不可得。”其二曰:“可怜谁家郎,缘流乘素舸。但问情若何,月就云中堕。”无论从词语的相同还是从意境的相似,都可以看出李白此诗确是由这两首诗概括点化而出。

第五首诗写越女顾影自怜的娇媚姿态。唐时镜湖在会稽、山阴两县交界处,如今此湖已不复存在。诗的大意说,镜湖的水面澄澈,如皎洁的月光,耶溪地方的姑娘皮肤洁白,似晶莹的霜雪。穿着新妆的姑娘在明净澄清的水面上荡舟戏耍,那婀娜妩媚的倩影倒映在水间,显得更加娇妖可爱;那明净的湖水中滉漾着美的身影,增添了无限的色彩与情趣。人因水而更美,水因人而益清,相得益彰,这种情景不正是所谓的“两奇绝”吗?把人和景物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相互映衬,构成一副美丽动人的艺术画面,确实可谓是“别有情致”的。

这五首小诗虽总题名为越女词,但所咏实非一时一地之事,当是诗人初游吴越时所见的几个情景的个别记录。因吴越疆域毗连,自然地理状貌与民情风俗相似,而且这五首小诗的形式与语言风格亦颇相近,故统而言之也未尝不可。还应指出,五首诗选择的角度不同,塑造的人物性格各异,但组合在一起却可以给人一个总的印象,即吴越女子相貌美丽,肤色皙白,性格淳真开朗,朴素大方。她们挚爱人生,热烈大胆地追求自由幸福的爱情生活。“眉目艳星月”的“吴儿女”也好,“卖眼掷春心”的“吴儿”也好,“佯羞不出来”的“采莲女”也好,都能给读者留下很强烈的印象。在表现方法上,作者善用白描的笔法,抓住带有特征的景物和富有典型性的生活细节,寥寥数语便勾画出一个生动逼真的人物形象,笔墨很洗炼简洁。语言方面自然流畅,毫无雕琢板滞之感,清新可爱。

越女词五首创作背景

据詹锳著《李白诗文系年》考证,在天宝元年(742年),李白“春夏间居东鲁,旋携妻子入会稽,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观诗中所说“长干吴儿女”“吴儿多白皙”之句,都涉及吴地,而且这两首诗又都被列在前边,故其游历路线当是由吴入越的。从泰山下来游吴越到会稽正当循此路线,故可以认为此组诗当作于是年。

关于《越女词五首》的人物与地名

《越女词五首》古诗提要:

《越女词五首》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组诗作品。第一首诗写吴越女子相貌的妩媚可爱与穿着的异样;第二首诗写吴越女子天真活泼的姿态及调皮卖俏的开放型性格;第三首诗写采莲女子看见客人便唱着歌将船划入荷花丛中,并假装怕羞不出来的情景;第四首诗写一对素不相识的青年男女一见钟情,互相倾慕,又无缘接近,难以倾述衷肠的怅恨;第五首诗写越女顾影自怜的娇媚姿态。这五首诗运用白描手法,抓住富有特征的景物和典型的生活细节,塑造出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笔墨洗炼简洁,语言自然流畅。

越女词五首(其一):此诗为开元十三年(725)李白初游金陵时作。本诗描写金陵长干里吴女美丽的容貌,语言风格颇受南朝民歌影响。长干,金陵地名,在今江苏南京中华门外秦淮河南。屐,木屐,古代吴越一带,因地气卑湿,男女均穿木屐。鸦头袜,即叉头袜,使拇趾与其他四趾分开的布袜。

越女词五首(其二):作年同前首。此词写吴女喜作荡舟的游戏,以眼色传情,调弄过路客人。情调极象南朝民歌。剧,游戏。卖眼,以眼色传情,梁武帝《子夜四时歌》:“买眼拂长袖,含笑留上客。”本诗后二句诗,即由此化出。

越女词五首(其三):此诗为开元十四年(726)李白初次游越时作,是年,诗人有扬州、剡中之行。本诗表现若耶溪采莲女的容貌与神态,别有情致。以清丽的荷花映衬红润秀丽的少女脸庞,以棹歌清唱增添荷塘的活泼生机,其意境与王昌龄《采莲曲》相似。耶溪,即若耶溪,在今浙江绍兴市南。

越女词五首(其四):作年同前首。李白点化谢灵运《东阳溪中赠答》:“可怜谁家妇,缘流洗素足。明月在云间,迢迢不可得。”“可怜谁家郎,缘流乘素舸。但问情若何,月就云中堕。”二诗,歌唱了越中少年男女纯真的爱情。明朱谏《李诗辨疑》以为“白地断肝肠”为“鄙人之语”,遂断此诗为伪作。程大昌《演繁露》卷十三谓苏轼取此入《

《越女词五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越女词五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越女词五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越女词五首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725.html

上一篇:月夜听卢子顺弹琴 下一篇:越中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