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阶怨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3-05 10:21 标签:唐诗三百首,宫怨,孤独

玉阶怨 古诗全文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

却下水晶帘,玲珑望月。

(水晶 一作 水精)

参考资料:玉阶怨-百度百科 玉阶怨-百度汉语

《玉阶怨》翻译译文

译文一:

玉石砌的台阶上生起了露水,深夜独立很久,露水浸湿了罗袜。

回房放下水晶帘,仍然隔着帘子望着玲珑的秋月。

译文二:

玉砌的台阶夜里已滋生了白露,夜深久伫立露水便浸湿了罗袜。

只好回到室内放下了水晶帘子,仍然隔着透明的帘子凝望秋月。

注释:

⑴玉阶怨:乐府古题,是专写“宫怨”的曲题。郭茂倩《乐府诗集》卷四十三列于《相和歌辞·楚调曲》。⑵罗袜:丝织的袜子。⑶却下:回房放下。却:还。水晶帘:即用水晶石穿制成的帘子。⑷“玲珑”句:虽下帘仍望月而待,以至不能成眠。玲珑:透明貌。玲珑,一作“聆胧”。聆胧:月光也。⑸水精:即水晶。

《玉阶怨》赏析一

《玉阶怨》古已有之,属《相和歌·楚调曲》,是专写宫女怨情的乐曲。“太白此篇,无一字言怨,而隐然幽怨之意见于言外”(萧士赟语)。

玉阶”,白玉砌成的阶梯,说明这不是一般处所;“白露”,令人联想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句子,点明了秋季的特点;“夜久”,暗示主人公伫立玉阶的时间之漫长;“”的主语是白露,白露是后半夜才有的,如今已侵湿“罗袜”,则露之重,夜之寒,伫立之久,更不言可知。这里,作者不写人而只写罗袜,令人想见其仪态、身份;不写怨情而只写罗袜被白露所侵,令人从主人公伫立之久而窥见其幽怨之深。

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转写主人公由室外入室内,于室内隔帘望月的情景。从“”到“”,细腻、深刻地揭示了人物内心的复杂活动。“却下”,还是放下的意思,其中含有一股无可奈何的情怀。入室下帘,本有推却愁怨,不再想它之意,可实际上,这愁怨是推却不去的,它随着“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的月光,又来到了水晶帘内。“望秋月”,主人公由室内之光吸引而向秋月凝望,因是隔着水晶帘,故一轮明月“玲珑”在目。秋月玲珑,似在怜人;幽人在室,又似怜月;人望月,月照人,在这无言相对之中,我们不是可以真切地体察到女主人公的幽怨情怀吗?。

这首诗设色淡雅,造境高妙,从玉阶、白露、罗袜、到水晶帘幕、玲珑秋月,一色的冰清玉洁、超凡脱俗。在这样的场景中,女主人公始而伫立玉阶,继而露侵罗袜,又继而入室下帘、隔帘望月。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为什么,女主人公不便明言,作者也秘而不宣,全让读者去驰骋想象。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妙处,从这类诗中可以领悟??。

《玉阶怨》赏析二

李白的这首宫怨诗,虽曲名标有“”字,诗作中却只是背面敷粉,全不见“”字。无言独立阶砌,以致冰凉的露水浸湿罗袜;以见夜色之浓,伫待之久,怨情之深。“罗袜”,表现出人的仪态、身份,有人有神。夜凉露重,罗袜知寒,不说人而已见人的幽怨如诉。二字似写实,实用曹植“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意境。

怨深,夜深,主人公不禁幽独之苦,由帘外到帘内,拉下帘幕之后,反又不忍使明月孤寂。似月怜人,似人怜月;而如果人不伴月,则又没有什么事物可以伴人。月无言,人也无言。但读者却深知人有无限言语,月也解此无限言语,而写来却只是一味望月。这正是“不怨之怨”,所以才显得愁怨之深。

却下”二字,以虚字传神,最为诗家秘传。此处一转折,似断实连;好像要一笔荡开,推却愁怨,实际上则是经此一转,字少情多,直入幽微。“却下”一词,看似无意下帘,而其中却有无限幽怨。本来主人公由于夜深、怨深,无可奈何而回到室内。入室之后,却又怕隔窗的明月照此室内幽独,因而拉下帘幕。帘幕放下来了,却更难消受这个凄苦无眠之夜,在更加无可奈何之中,却更要去隔帘望月。此时主人公的忧思不断在徘徊,直如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那种纷至沓来,这样的情思,作者用“却下”二字表达出来。“”字直贯下句,“却下水晶帘”,“却去望秋月”,在这两个动作之间,有许多愁思转折反复,诗句字少情多,以虚字传神。中国古代诗艺中有“空谷传音”的手法,这是如此。“玲珑”二字,看似不经意的笔调,实际上极见功力。以月的玲珑,衬托人的幽怨,从反处着笔,全胜正面涂抹。

诗中不见人物姿容与心理状态,而作者似也无动于衷,只以人物行动来表达含义,引读者步入诗情的最幽微之处,所以能不落言筌,为读者保留想象的余地,使诗情无限辽远,无限幽深。所以,这首诗体现出了诗家“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的真意。以叙人事的笔调来抒情,这很常见,也很容易;以抒情的笔调来写人,这很少见,也很难。

契诃夫有“矜持”说,写诗的人也常有所??“距离”说,两者非常近似,应合为一种说法。作者应与所写对象保持一定距离,并保持一定的“矜持”与冷静。这样一来,作品才没有声嘶力竭之弊,而有幽邃深远之美,写难状之情与难言之隐,使漫天的诗思充满全诗,却又在字句间捉摸不到。这首《玉阶怨》含思婉转,余韵如缕,正是这样的佳作。

《玉阶怨》古诗提要

《玉阶怨》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借乐府旧题创作的一首诗。本篇作年不详,乃拟南齐谢脁同题乐府之作。

此诗写一位妇女寂寞和惆怅的心情。前两句写女主人公无言独立玉阶,露水浓重,浸透了罗袜,她却还在痴痴等待;后两句写寒气袭人,女主人公回房放下窗帘,却还在凝望秋月。前两句写久等显示人的痴情;后两句以月亮的玲珑,衬托人的幽怨。全诗无一语正面写怨情,只是抓住宫女生活中的一个细节及一时的心理动态,便概括地反映出宫女生活的孤独清凄,不著怨意而怨意很深,有幽邃深远之美,堪称古诗中的珍品。

写闺中女子从室外到室内,从下帘到隔帘望月怀人,以通宵不眠情状传无限怨情。“无一字言怨,而隐然幽怨之意见于言外”(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卷五),深得后人称赏

 

《玉阶怨》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玉阶怨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玉阶怨》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玉阶怨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