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鼻騧

首页 > 全部古诗 > 乐府 > 时间:2019-01-12 16:38 标签:七言古诗,七言律诗,杂言古诗

白鼻騧古诗全文

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

细雨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

参考资料:白鼻騧-百度百科 白鼻騧-百度汉语

白鼻騧

《白鼻騧》译文及注释

翻译译文:

白鼻騧配着银饰的马鞍和绿地绣锦的障泥,真是威风极了。

在春风细雨落花之时,骑上它挥鞭直就胡姬的酒肆,去痛饮一番,是何等惬意!

白鼻騧

注释:

『白鼻騧:白鼻黑喙的黄马。黄马黑喙曰騧。『绿地:以绿色为底色。『障泥锦:用锦线绣制的障泥。障泥即蔽泥,垂于马腹两侧以障蔽尘土。『直就:敦煌残卷本、《乐府诗集》本俱作:且就。

《白鼻騧》赏析

长安的胡姬酒肆甚受欢迎,是最适合于踏尽落花、欢笑而入的地方。胡姬酒肆中的酒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名酒,像高昌的“葡萄酒”,波斯的“三勒浆”、“龙膏酒”等。胡姬们能歌善舞,具有异国情调,不止是侍酒,同时还轻歌曼舞,招徕顾客。美貌的胡姬、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曾使许多达官贵族、文人雅士、俊男靓女流连忘返,连生性狂放的李白亦不例外。

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

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描绘一幅白鼻騧奔腾、银鞍雪光闪耀、障泥锦飘然的骑马飞奔美景图。“银鞍”、“白鼻騧”、“障泥锦”,营造出尊贵奢华、高贵冷艳的威风场景,引人入胜。

云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描绘一幅春风细雨落花之时、骑白鼻騧直奔胡姬酒肆痛饮酒的景致。诗人借有巨大气势的事物和表现大起大落的动词,如“”、“细雨”、“春风”、“花落”、“”等,觥筹交错中,使得诗意具有飞扬跋扈、豪放不羁的气势,形象生动地把诗人的胡地风气、游侠气质表露无遗。

此诗写卖酒胡姬和名马白鼻騧以及豪华的马饰如银鞍、障泥锦共同出场,在细雨、春风、落花之中共同敷演出一派欢乐而且奢华的场景。诗意不泛蕰念着胡地的风尚、胡儿的气质,“”之醉态更是表达了李白胡地的气质。李白喝酒不是喝闷酒,不是像杜甫那样喝苦酒,而是把胡地风尚、胡儿豪侠气质注进酒中。

银鞍白鼻”,他坐着银鞍白鼻子的黑马;“绿地障泥锦”,他的马鞍子下面的障泥锦是绿色的;“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在春风细雨的时候,挥鞭骑马到胡姬的酒店里去喝酒。李白到胡姬酒店里面,不是很陌生、拘谨,而是春风得意,有一点客至如归的亲切感。

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

他从小在西北少数民族地区长大,他父亲是在丝绸之路上做生意的一个商人,他的诗中也写过碧眼高鼻棕发的胡雏,对来自西域的这一流人并不陌生。所以他进胡姬的酒店有一种亲切感。

李白到胡姬酒店里去喝酒,就带有胡地的气质。李白的醉态思维是他用胡地的风气、游侠的气质来改造中原文明的一种方式。

《白鼻騧》创作背景

《乐府诗集》卷二十五列入《横吹曲辞·梁鼓角横吹曲》,此卷《高阳乐人歌》题解云:“《古今乐录》曰:‘魏高阳王乐人所作也。又有《白鼻騧》盖出于此。’”辞曰:“可怜白鼻騧,相将入酒家。无钱但共饮,画地作交赊。”《乐府诗集》又有北魏温子升《白鼻騧》:“少年多好事,揽辔向西都。相逢狭邪路,驻马诣当垆。”大白诗沿其题旨,言纵酒行乐意。作年不详。

《白鼻騧》古诗提要

《白鼻騧》是诗人李白的乐府诗,是《全唐诗》的第165卷第14首诗。乐府旧题。属《横吹曲辞》。此诗写骑马入店饮酒的欢快情状。

白鼻騧

此诗与传统诗的形式不同,上阕下阕字数不同,为少见的李白诗之一。前两句描绘一幅白鼻騧奔腾、银鞍雪光闪耀、障泥锦飘然的骑马飞奔美景图。末两句描绘一幅春风细雨落花之时、骑白鼻騧直奔胡姬酒肆痛饮酒的景致。诗中“银鞍”、“白鼻?”、“绿地障泥锦”,色彩鲜明,相映成趣。“细雨”、“春风”、“落花”、“胡姬”、“美酒”,寥寥数语,意境全出。

银鞍”、“白鼻騧”、“障泥锦”,营造出尊贵奢华、高贵冷艳的威风场景,引人入胜。“”、“细雨”、“春风”、“花落”、“”,觥筹交错中,使得诗意具有飞扬跋扈、豪放不羁的气势。此诗字里间处处充溢着胡地风尚、胡儿气质的气象,豪放奔腾,胡气四溢,虽言纵酒行乐意,亦有客至如归的亲切感。

黄马黑喙曰?(gua) 。障泥,马鞍两旁下垂之物,用以遮蔽尘泥。武帝得贰师天马,即以绿地五色锦作障泥(《西京杂记》) 《杨升庵外集》引此诗时作“绿池”,殊误。

 

相关阅读

《白鼻騧》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白鼻騧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白鼻騧》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白鼻騧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7.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白毫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