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万愤词投魏郎中

首页 > 全部古诗 > 杂言古诗 > 时间:2018-12-31 20:06 标签:战争,感慨,愤懑

万愤词投魏郎中 古诗全文

海水渤潏,人罹鲸鲵。

蓊胡沙而四塞,始滔天于燕齐。

何六龙之浩荡,迁白日于秦西。

九土星分,嗷嗷凄凄。

南冠君子,呼天而啼。

恋高堂而掩泣,泪血地而成泥。

狱户而不草,独幽怨而沈迷。

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

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

一门骨肉散百草,遇难不复相提携。

树榛拔桂,囚鸾宠鸡。

舜昔授禹,伯成耕犁。

德自此衰,吾将安栖。

好我者恤我,不好我者何忍临危而相挤。

子胥鸱夷,彭越醢醯。

自古豪烈,胡为此繄?

苍苍之天,高乎视低。

如其听卑,脱我牢狴。

傥辨美玉,君收白珪。

参考资料: 万愤词投魏郎中-百度百科 万愤词投魏郎中-百度汉语

《万愤词投魏郎中》翻译译文

大海汹涌翻腾,百姓落难喂了长鲸。浓烟滚滚风沙弥漫四方,这滔天大祸起于燕齐之地。

皇帝的车驾多么浩荡,不得不离开长安向西而行。九州山河分崩离析,难民在战乱中惨惨呼号。

我好比南冠君子钟仪,在狱中呼天呼地。思念父母掩面而泣,血泪坠地化成稀泥。

春天虽到但狱门并不长草,我独自愁怨昏昏迷迷。兄长在九江啊贤弟在三峡,我不能生翅成仙去与他们相聚。

穆陵关北的孩子令人发愁,南昌之南的老伴又与我别离。一门骨肉不得团圆,大难中不能互相救急。

拔出桂树栽上荆棘,关上鸾凤去宠爱山鸡。当年舜禅位于禹,伯成子高便回家去种地。

世风日哀,我该到何处栖息?喜欢我的人对我十分体恤,不喜欢我的人为何忍心乘危相取?

伍子胥葬身于鸱夷,彭越被剁成了肉泥。自古以来的豪杰,这样做又何必?

悠悠苍天啊,您居高临下。要能听到我在下面的申诉,那就赶快把我解救出牢狱。

如果能够识辨美玉,请你魏郎中将我白珠收月。

《万愤词投魏郎中》赏析

此诗写安史之乱中,自己与家人离散、身陷囹圄的不幸遭遇,希望魏郎中(不详何人)援手为自己昭雪冤狱。

全诗可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以比喻的手法,揭露并讽刺安史之乱发生后,唐玄宗实行不抵抗的逃跑路线,造成了“九土星分,嗷嗷凄凄”的悲惨情景,国家统一被破坏,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第二部分,描写诗人自己遭受不白之冤,被系于浔阳狱中,从而家庭骨肉离散。第三部分,把讽刺的矛头直接指向最高统治者唐玄宗、唐肃宗,对他们昏庸腐朽的统治,进行了揭露和抨击。诗人借古讽今,用历史传说批判了他们“树榛拔桂”、“囚鸾宠鸡”的行为。表达了诗人遭受迫害的强烈愤慨。最后诗人向苍天呼告,他申述自己是无辜的,要求申雪冤情,为平定安史之乱、统一祖国,发挥自己的才能。

诗一开始就描绘出了一幅动荡、凄惨的图景:

海水渤潏,人罹鲸鲵。”“人罹鲸鲵”,人们遇上了凶恶强暴的人。

蓊胡沙而四塞”:安史叛军掀起漫天尘沙,遍及各地方。蓊,愿意是草木茂盛,这里有弥漫的意思。四塞,充满四方。这句形容安禄山叛乱,战争蔓延的范围很广。

始滔天于燕齐”:这场祸乱像洪水一样是从燕齐二地发起的。滔天,本是描写水势之大,这是比喻大的灾祸。燕齐,安禄山是在范阳(今北京一带)发动叛乱的。范阳位于战国时燕地,与齐国毗邻,所以“燕齐”并提。以上四句是描写安史叛乱的发生,造成了严重的祸患。

何六龙之浩荡,迁白日于秦西。”六龙驾驶的车子是何等的浩浩荡荡,它载着白日迁移到秦地以西去。何,何等,何其、多么。六龙,古代神话中传说太阳乘的车子是由六条龙驾驶。这里比喻朝廷的官员、禁卫队等。白日,指皇帝唐玄宗。安禄山攻占潼关后,唐玄宗仓惶西逃,到蜀地避难,因蜀地在长安西南,故称秦西。这两句是讽刺唐玄宗的逃跑路线。

九土星分,嗷嗷凄凄。”九州,古代把中国分成九州,和天上的北斗星及二十八星宿分别对应,称作“分野”。这里指安禄山搞分裂叛乱战争,破坏国家统一。“嗷嗷凄凄”:人民处于哀愁困苦之中。凄凄,悲苦的样子。

南冠君子,呼天而啼”:我这个被投进监狱的囚徒,哭啼着呼唤苍天。“南冠君子”,见《左传·成公九年》春秋时楚国伶人钟仪,在晋国当俘虏时,还戴着楚国的帽子,因楚国地处南方,后来就用楚囚南冠来泛指囚徒。当时李白被囚在浔阳狱中,所以自称为南冠君子。

恋高堂而掩泣,泪血地而成泥。”高堂,通常称父母,这里大约是指朝廷。想念父母便悲痛地掩面哭泣,含着血的泪水,滴到地上而成泥。

狱户春而不草,独幽怨而沉迷。”虽然已是春天的季节,但阴暗的监牢门前却连草也不生,我独自一人,深深地陷入哀怨和痛苦中难以排解。幽怨,隐埋在心中的哀怨。沉迷,不能自拔的意思。

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九江,即浔阳。这里的“兄”,可能是李白自指,不是另有一兄在九江。意思是一家人骨肉分离。羽化,古人把成仙叫羽化。可悲的是即使能成为神仙,也难相聚在一起。

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穆陵关,在山东沂水县北。李白的儿子伯禽这时在山东。豫章,郡名,即洪州,州治在今江西南昌市。李白的妻子这时寄居在豫章。这两句意为:我可爱的孩子远在穆陵关北,使我忧愁、惦念,年老的妻子被隔在南方的豫章郡。

一门骨肉散百草,遇难不复相提携”:一家人骨肉分离,像百草被风吹散一样,遇到危难的时候,再也不能互相照顾了。以上十二句是描写妻离子散的悲惨遭遇和自己无辜入狱的悲愤心情。

树榛拔桂,囚鸾宠鸡。”种植上杂乱的榛树,而拔掉美好的桂树,把高贵的鸾凤囚禁起来,而宠爱无能的鸡。这两句以榛、鸡比喻腐朽无能的权奸,说明朝廷对他们扶植和重用;以桂、鸾比喻有才能的人,说明朝廷对他们的打击和排挤。指责当时的统治者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庸庸碌碌的人都窃据高位,而有才能的人反遭不幸。

舜昔授禹,伯成耕犁。”伯成,伯成子高,传说中尧舜的一个诸侯。当大舜把天下传授给禹的时候,伯成子高便辞去官职去耕田种地。

德自此衰,吾将安栖?”德政从此衰败,我将到那里去安身?《庄子·天地》载:禹嗣舜位,伯成子高辞诸侯而去耕田,禹问其政,伯成子高说:“昔尧治天下,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畏。今子赏罚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后世之乱,自此始矣!”李白在此引用这个典故,意在说明天下被昏君搞乱,社会黑暗,自己无处安身。栖,栖息,安身。

好我者恤我,不好我者何忍临危而相挤?”喜欢我的人可怜我,不喜欢我的人,怎么忍心在我临危的时候还来排挤我?

子胥鸱夷,彭越醢醯。”子胥,伍子胥,春秋时楚国人,到吴国去辅佐吴王,后被吴王杀死。事见《史记·伍子胥列传》。鸱夷,皮革做的大口袋。伍子胥当年被吴王杀死,用皮口袋装着尸体弃于江中。彭越,汉初将领,封梁王,后为刘邦所杀。事见《史记·魏豹彭越列传》。彭越被汉高祖刘邦剁成了肉酱。

自古豪烈,胡为此繄?”胡,为什么,繄,语气词,叹息的声音。从古到今的英雄豪杰,为什么都是这样遭遇呢?以上四句是借古讽今,控诉现实政治的黑暗。自己有理想、有才能,想为平定安史叛乱,恢复国家统一贡献力量,却遭到惨酷迫害。

苍苍之天,高乎视低。”青天啊你居高临下,看看大地上的一切吧!

如其听卑,脱我牢狴。”如果你能听到地位低下人的呼声,那就把我解脱出这牢狱吧!其,代词,指天。卑,卑贱,指地位卑下的人。牢狴,监狱。

倘辨美玉,君收白珪。”白珪,白玉。倘若你能辨认美好的玉石,那就收下这洁白无瑕的美玉吧!这里是诗人以白珪自比,表示自己纯洁无辜,要求重新为平定安史叛乱贡献力量。

此诗在艺术上除了具有悲愤交集、情感激越,把揭露、批判、讽刺、愤恨、抗议集于一诗之外,在表现方法上的突出特色:首先是它善于运用比喻的手法,揭露、讽刺唐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在大敌当前、安史叛军践踏祖国大好河山之际,统治者们不是愤起反抗,而是匆匆逃往西蜀避难。“何六龙之浩荡,迁白日于秦西”的比喻就是以讽刺的语调,描绘李隆基逃命时的匆忙景象。其次诗歌还借用历史传说中的典故,讽刺唐代统治者的残酷无情。如“子胥鸱夷”,“彭越醢醯”的悲剧,便是对当时黑暗政治的影射。又如“树榛拔桂”、“囚鸾宠鸡”的比喻,都从本质上揭露了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政治现实。

这首诗是写于浔阳狱中,全诗交织着诗人对祖国命运的关怀,对统治者的愤怒,对自己不幸遭遇的悲痛,对妻子儿女的牵挂。题名《万愤词》,正显示出李白囚系浔阳狱中,万感交集的愤慨心情。它不仅表达出诗人的痛苦和悲愤,同时也是对封建黑暗政治的有力控诉。

《万愤词投魏郎中》的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万愤词投魏郎中》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在浔阳(今江西九江)狱中所作的一首古诗。此诗作于至德二载(757),时李白因“从璘案”囚禁在浔阳(今江西九江)狱中。魏郎中,名不详,或谓指魏少游,无据。

此诗写安史之乱中,自己与家人离散、身陷囹圄的不幸遭遇,希望当权者能为自己昭雪冤狱。全诗先写安史之乱既给国家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也给诗人沦于不幸的境地;接着写自己忠心为国,反遭冤狱;然后笔锋转向现实政治状况,感情更加激越;最后申述自己的无辜,含蓄表达求援之意。全诗语言奇异瑰伟,情感悲愤激越,显示出一种瑰奇之美。

诗中抒发含冤受屈、极度悲愤的心情,前八句写安史乱起,天下受祸。《左传·宣公十二年》:“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戳。”此以鲸鲵喻安禄山之辈。“土星分,嗷嗷凄凄”,极力描绘国土残破,百姓流亡之状。

中十二句,写己之奇冤至愤,告诉无门,牢狱阴森、生死难测,十分怀念星离云散的一门骨肉。瞿蜕园、朱金城、郁贤皓均以为“高堂”指父母。

最后十八句,斥责忠奸不辨、贤愚不分的政治现实。《庄子·在宥》载,伯成子高有感于禹时“赏罚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遂辞诸候而耕于野。当此“伯成耕犁”之时代,李白深感处境孤危。联想自古英烈,大多遭遇悲惨,不禁愤而向天发问,既然“天之处高而听卑”,为何不脱我出牢狱?

最后以白玉自喻,希望魏郎中察其无辜,予以救援。诗的感情激越奔放,郁勃难平。

诗中人物与地名:

魏郎中:或谓指魏少游,时为左司郎中。见安旗等《李白全集编年注释》。李白《万愤词投魏郎中》,乃至德二载(757)在寻阳狱中作。按《新唐书·魏少游传》:“肃宗幸灵武,„„除左司郎中。”又《房琯传》:“至德元载,乃诏琯持节招讨西京、防御蒲潼两关兵马等使,得自择参佐。乃以兵部尚书王思礼、御史中丞邓景山为副,户部侍郎李揖为行军司马,中丞宋若思、起居郎知制诰贾至、右司郎中魏少游为判官。”可知魏少游与宋若思有同僚之谊。本年宋若思为江西采访使,岂魏少游亦在江南欤?

九江:长江自江西九江而分九派,故称。李白《望九华山赠青阳韦仲堪》有“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山”。《中丞宋公以吴兵三千赴河南军次寻阳脱余之囚参谋幕府因赠之》有“九江皆渡虎,三郡尽还珠”。《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门开九江转,枕下五湖连”。《流夜郎永华寺寄浔阳群官》有“愿结九江流,添成万行泪”。《望庐山五老峰》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万愤词投魏郎中》有“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避地司空原言怀》有“雪霁万里月,云开九江春”。另有《为宋中丞祭九江文》。

三峡:指长江三峡,古今说法颇纷。或以西峡、巫峡、归峡为三峡;或以广溪峡、巫峡、西陵峡为三峡;或以巫峡、巴峡、明月峡为三峡;或以瞿塘、滟滪、巫山为三峡;或以明月、黄牛、西陵为三峡。王琦认为“盖川河之中,峡谷甚多,然据古歌‘巴东三峡巫峡长’一语推之,知古之所称三峡者皆在巴东。”(《李太白全集》卷八)今人以今四川白帝城至湖北南津关之间的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为长江三峡。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有“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眉”。《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有“袖拂白云开素琴,弹为三峡流泉音”。《万愤词投魏郎中》有“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观元丹丘坐巫山屏风》有“昔游三峡见巫山,见画巫山宛相似”。《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江带峨眉雪,川横三峡流”。《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有“响入百泉去,听如三峡流”。《送赵判官赴黔府中丞叔幕》有“水宿五溪月,霜啼三峡猿。”《登锦城散花楼》有“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峨眉山月歌》有“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按:今人或以此诗三峡非指长江三峡,而指今四川乐山市北岷江上的平羌三峡:犁头峡、背峨峡、平羌峡。姑存一说)《为宋中丞祭九江文》云:“划三峡以中断”。另有《赋得白鹭鹚送宋少府入三峡》、《上三峡》。

秦西:指蜀中,蜀在长安之西,故称。李白《万愤词投魏郎中》有“何六龙之浩荡,迁白日于秦西”。

豫章:郡名,即洪州,天宝元年改豫章郡,治所在今江西南昌市。李白《万愤词投魏郎中》有“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南流夜郎寄内》有“北雁春归看欲尽,南来不得豫章书”。《豫章行》有“白杨秋月苦,早落豫章山”。

燕齐:今河北山东一带。李白《万愤词投魏郎中》有“蓊胡沙而四塞,始滔天于燕齐”。

穆陵关:关名,在今山东临朐县东南大岘山上。李白《万愤词投魏郎中》有“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

 

相关阅读:

《万愤词投魏郎中》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万愤词投魏郎中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万愤词投魏郎中》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万愤词投魏郎中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