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集
古诗|诗词|诗歌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律诗 > 时间:2019-01-20 09:16 标签:叙事,感恩,妇女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古诗全文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田家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参考资料: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百度百科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百度汉语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一:

我寄宿在五松山下的农家,心中感到十分苦闷而孤单。农家秋来的劳作更加蒙忙,邻家的女子整夜在舂米,不怕秋夜的清寒。

房主荀媪给我端来菰米饭,盛满像月光一样皎洁的素盘。这不禁使我惭愧地想起了接济韩信的漂母,一再辞谢而不敢进餐。

翻译译文二:

我夜宿在五松山下,山里没引起欢乐的事,我寂寞不已。 农民白天辛勤劳作,邻家妇女晚上舂米的声音十分凄凉。

荀媪跪身将饭端上,这盘菰米饭象一盘珍珠一样地耀目。 荀媪这样盛情款待,我好过意不去再三推托也不忍乱食。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鉴赏一

这首诗写李白在五松山(在今安徽铜陵县南)下一个姓荀的老婆婆家夜宿时的所遇所感,表现了他对劳动人民的一片诚挚感情。

首二句关合诗题,点明诗人寂寥寡欢的心境,为下文描写农民艰辛的生活作好了气氛的渲染。三、四两句转写秋收季节农家劳作之状。白天在田间收割,夜晚在家中舂米,前者为诗人亲眼所见,后者为诗人亲耳所闻。因是所见,故深知其苦;因是所闻,又恰逢凄冷的秋夜,故心感其寒。两句诗,从白天到夜晚,从田间到家中,从秋作到舂米,深刻地反映了农家不但得不到秋收带来的喜悦,反而愈加辛苦的情形,从而令人既明确地意识到他们身体承受的巨大负担,又隐隐体味到他们内心潜藏的无比痛苦和凄寒。

农家如此寒苦的生活,已使诗人深感不安了,可是主人荀媪又为客人端来了精心制作的“雕胡饭”。在明亮的月光下,眼望洁白的饭食和晶莹的餐盘,感受着老人家待客的一片盛情,诗人的心灵愈发产生了强烈的震颤。他想到了西汉大将韩信在贫困潦倒之际曾受食于一位漂洗丝絮的老母,发迹之后以千金为报的故事,联系到眼前发生的情况,不能不生出自惭、自责的情怀。在诗人看来,荀媪与那位流传千载、受人敬仰的漂母有着同样的高洁品质,当年韩信能够以千金报答漂母,可是自己对荀媪又何以为报呢?“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诗以此作结,表现了诗人面对荀媪,既惭愧又感激的赤诚之心。

此诗与李白大多数以奔放飘逸著称的诗作风格不同,它语言平淡,格调深沉,情感自然而真切,全诗娓娓道来,平直之中包含着强烈的心理活动,极富艺术感染力。。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鉴赏二

五松山下住着一位姓荀的农民妇女。一天晚上李白借宿在她家,受到主人诚挚的款待。这首诗就是写诗人当时的心情。

开头两句“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写出诗人寂寞的情怀。这偏僻的山村里没有什么可以引起他欢乐的事情,他所接触的都是农民的艰辛和困苦。这就是三四句所写的:“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秋作,是秋天的劳作。“田家秋作苦”的“苦”字,不仅指劳动的辛苦,还指心中的悲苦。秋收季节,本来应该是欢乐的,可是在繁重赋税压迫下的农民竟没有一点欢笑。农民白天收割,晚上舂米,邻家妇女舂米的声音,从墙外传来,一声一声,显得十分凄凉。这个“寒”字,十分耐人寻味。它既是形容舂米声音的凄凉,也是推想邻女身上的寒冷。

五六句写到主人荀媪:“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古人席地而坐,屈膝坐在脚跟上,上半身挺直,叫跪坐。因为李白吃饭时是跪坐在那里,所以荀媪将饭端来时也跪下身子呈进给他。“雕胡”,就是“菰”,俗称茭白,生在水中,秋天结实,叫菰米,可以做饭,古人当做美餐。姓荀的女主人特地做了雕胡饭,是对诗人的热情款待。“月光明素盘”,是对荀媪手中盛饭的盘子突出地加以描写。盘子是白的,菰米也是白的,在月光的照射下,这盘菰米饭就像一盘珍珠一样地耀目。在那样艰苦的山村里,主人端出这盘雕胡饭,诗人被深深地感动了,最后两句说:“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漂母”用西汉淮阴侯韩信的典故。这里的漂母指荀媪。荀媪这样诚恳地款待李白,使他很过意不去,又无法报答她,更感到受之有愧。李白再三地推辞致谢,实在不忍心享用她的这一顿美餐。

李白的性格本来是很高傲的,他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常常“一醉累月轻王侯”,在王公大人面前是那样地桀骜不驯。可是,对一个普通的山村妇女却是如此谦恭,如此诚挚,充分显示了李白的可贵品质。

李白的诗以豪迈飘逸著称,但这首诗却没有一点纵放。风格极为朴素自然。诗人用平铺直叙的写法,像在叙述他夜宿山村的过程,谈他的亲切感受,语言清淡,不露雕琢痕迹而颇有情韵,是李白诗中别具一格之作。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是唐代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题下原注:“宣州”。五松山,在今安徽铜陵南。此诗为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年),李白往来于宣城、历阳之间时的作品。

这首诗是李白游五松山时,借宿在一位贫苦妇女荀媪家,受到殷勤款待,亲眼目睹了农家的辛劳和贫苦,有感而作的。此诗诉说了劳动的艰难,倾诉了自己的感激和惭愧,流露出感人的真挚感情。诗中虽没有直接描写荀媪的词句,但她忠厚善良的形象宛然如见。全诗朴素自然,语言清淡,于不事雕琢的平铺直叙中颇见神韵,在以豪迈飘逸为主的李白诗歌中别具一格。

此诗作于上元二年(761),是李白暮年盘桓于安徽宣城时的作品。五松山在安徽铜陵县南。诗歌描写李白夜宿农家受到老妇热情朴实的招待和诗人内心的感激。朱谏云:“言老妪进雕菰之饭,素盘有洁白之色,情如漂母之待韩信也。我非韩信之比,未免有愧于心,乃三谢其意,而不敢享其所进之食也。”(《李诗选注》)詹锳云:“是则暮年寥落,与‘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时,不可同日而语矣。”可参。

诗中人物地名:

荀七:名不祥,排行七,疑即荀媪之子。李白《南陵五松山别荀七》诗,当是与《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同时之作。

荀媪:荀氏老妇。李白《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诗,詹锳《李白诗文系年》谓上元二年(761)秋作;安旗等《李白全集编年注释》谓天宝十四载(755)作。

五松山:山名。《舆地纪胜》:山旧有松,一本五枝,苍鳞老干,翠色参天。李白因以名“五松山”,在今安徽铜陵市南。李白《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有“我来五松下,置酒穷跻攀。征古绝遗老,因名五松山。五松何清幽,胜景美沃洲”。《五松山送殷淑》有“载酒五松山,颓然白云歌”。《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有“千峰夹水向秋浦,五松名山当寒”。“夫子工文绝世奇,五松新作天下推。”《宿五松山下荀媪家》有“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铜官山下醉后绝句》有“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另有《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南陵五松山别荀七》、《纪南陵题五松山》。

 

相关阅读: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宿五松山下荀媪家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宿五松山下荀媪家》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536.html

上一篇:送友生游峡中 下一篇:太原早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