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古十二首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8-12-31 13:53 标签:

拟古•其一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青天何历历,明星如白石。黄姑与织女,相去不盈尺。银河无鹊桥,非时将安适。闺人理纨素,游子悲行役。瓶冰知寒,霜露欺远客。客似叶飞,飘飖不言归。别后罗带长,愁宽去时衣。乘月托宵梦,因之寄金徽。

翻译译文:

浩瀚的夜空,群星闪耀。黄姑织女,咫尺之内,银河之上无喜鹊,不是七夕,可如何渡桥?闺妇织锦于屋内,游子悲叹在行道。瓶水结冰可见寒,远行的游子身受严霜凄寒之苦。游子如同风中的叶,飘向四方,无处可归。分别后,人因忧愁瘦损,罗带日长,衣裳渐宽。趁着月色托之魂梦,把我的思念传到边关。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云:“此篇伤穷兵黩武,行役无期,男女怨旷,不得遂其室家之情,感时而悲者焉。”陈沆《诗比兴笺》云:“此被放以后,怀主之思,故寄言别后,托情怨旷也。”安旗等《李白全集编年注释》云:“此篇非伤征戍之诗,亦别无寓意,乃忆内之作,诗中‘游子’‘远客’皆自谓。”安说近是。黄姑,星名,《太平御览》卷六引《大象列星图》“其黄姑者,即河鼓也,为吴音讹而然”。《尔雅》云:“河鼓谓之牵牛。”金徽,琴也,《李白集校注》云:“金徽指琴,李商隐诗云:‘金徽自是无情物,不许文君忆故夫’是也。”诗先借牵牛织女之银河无鹊桥以喻夫妻分离阻隔,然后就闺人思念之苦写来。见瓶冰,知冬寒,霜露欺,秋叶飞,闺人之于游子,脉脉深情尽在担心之中;罗带长,愁宽衣,骨瘦形销,思极苦极;长宵梦,梦难成,又抚琴以寄相思。夫妻离情,只从闺人写来,则游子之思可见。全于细处着墨,则愈见相思之苦,无限深情,毕现笔端。

拟古•其二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高楼入青天,下有白玉堂。明月看欲堕,当窗悬清光。遥夜一美人,罗衣沾秋霜。含情弄柔瑟,弹作陌上桑。弦声何激烈,风卷绕飞梁。行人皆踯躅,栖鸟起回翔。但写妾意苦,莫辞此曲伤。愿逢同心者,飞作紫鸳鸯。

翻译译文:

高楼耸入青天,下有白玉厅堂。明月似欲下落,窗户上悬着它的清光。长夜之中美人难眠,锦罗衣衫沾上了秋霜。含情脉脉拨弄琴瑟,弹奏一曲《陌上桑》。寄情深浓弦声凄切,风卷琴声绕梁不绝。行人感怀驻步倾听,入巢鸟儿又展转回翔。是我心情的悲苦,所以才有那曲调哀伤,希望能够遇到知音,比翼双飞,作一对鸳鸯。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云:“此诗喻贤者怀才抱艺,有以耸动人之耳目,而不肯心身轻许于人。思得同心同德者而依附之也。”盖白自托以寄其君臣遇合之思也。诗从明月欲堕、清光悬窗中托出高楼、白玉堂中一美人、美人望月伤怀,长夜不眠,沾秋露而弄柔瑟,一曲《陌上桑》馀音绕梁,非但行人踯躅不忍离去,鸟亦去而复回翔。《陌上桑》乃罗敷采桑陌上,为使君所邀而盛夸其夫婿以拒之之曲,美人弹此一曲,正在求同心结鸳鸯之“意苦”。诗之寄意,全从言外得之,直言铺叙,以赋为比,拟古诗而一无瑕疵之迹。王夫之《唐诗评选》云:“十全古诗,一无颣迹。‘明月欲堕’二句,从高楼玉堂生出,虽转势趋下而相承不更作意。„„杜得古韵,李得古神,神、韵之分亦李、杜之品次也。一收直溯,观上势固不得不以直领之。”

拟古•其三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长绳难系日,自古共悲辛。黄金高北斗,不惜买阳。石火无留光,还如世中人。即事已如梦,后来我谁身。提壶莫辞贫,取酒会四邻。仙人殊恍惚,未若醉中真。

翻译译文:

长绳难系西飞的白日,自古以来人们就为此而悲辛。黄金堆积高过北斗,不惜买得阳春的光阴。石头上的火花转歇便逝,正如世间的人。往事流逝已如梦境,死去转世又会变成什么人?提起酒壶,不要说贫,取酒设宴邀请四邻。仙人的事情实在渺茫,不如豪饮大醉才是真。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安旗等《李白集编年注释》谓此诗作于天宝四载(745)李白去朝后,引《太平广记》卷二 0 一:“李白„„又于任城县构酒楼,日与同志荒宴,客至少有醒时”,并以为“此诗及以下《拟古》诗四首(即其五、其八、其九、其十),感叹日月迫促,年命有尽,浮云固不足珍,神仙亦不可求,遂转于饮酒中寻求寄托。”安说或是。天宝三年,李白被逐出京而漫游齐鲁,悲愤失望郁积于胸,遂以酒求醉,醉酒狂歌。诗言日月易逝,虽长绳亦不可系留,倘阳春可买,即使费金如北斗之高亦所不惜,然“人之短生,犹如石火,炯然以过“(刘勰《新论》),“石火无恒焰,电光非久停”(《法苑珠林》),眼前之事已然如梦,将来之身托之其谁?人生迫促,而从政失败,生却又难逆料,矛盾充塞,难需酒浇之。酒中情怀,昭然可见,自然率直,是太白真性。

拟古•其四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清都绿玉树,灼烁瑶台春。攀花弄秀色,远赠天仙人。香风送紫蕊,直到扶桑津。取掇世上艳,所贵心之珍。相思传一笑,聊欲示情亲。

翻译译文:

清都的绿色玉树,闪耀着瑶台艳丽的春光。折花欣赏那秀美的颜色,遥遥赠给天上的仙人。幽香的和风带着紫色的花蕊,一直飘飞到日出的扶桑。采掇世上的艳色,珍重心中的真诚。相思时传去一笑,聊以表我想念的深情。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太白托为游仙之辞以写友情。玉树碧绿,春色灿烂,皆是仙界美景,于此攀鲜花采秀色,乘香风远赠天仙人直到日出之扶桑津。览仙界美景,始觉世上之艳色之不足取;与仙人游,方知所贵者唯心之所珍,传一笑,足以表相思情亲。前半游仙,是后半抒情之本。以含蓄之辞,写真挚之情。

拟古•其五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今日风日好,明日恐不如。春风笑于人,何乃愁自居。吹箫舞彩凤,酌醴鲙神鱼。千金买一醉,取乐不求馀。达士遗天地,东门有二疏。愚夫同瓦石,有才知卷舒。无事坐悲苦,块然涸辙鱼。

翻译译文:

今日风光美好,明日恐怕就不及。春风对人而笑,为何哀愁独居?吹起萧声,似彩凤起舞,斟满美酒,脍好神鱼。不辞千金买来一醉,只图欢乐何论其余。旷达之士遗身天地之间,东宫门外二疏离朝而去。愚人如同瓦石,圣贤才懂得曲伸。不必独自悲苦,孑然独处,似那车辙里的枯鱼。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安旗等《李白集编年注释》以为作于天宝四年李白去朝后(见前《拟古十二首》其三)。或是。诗开篇即从明日不如今日、春风笑人、何乃自愁中标出当及时行乐之意;又借秦穆公时萧史善吹箫音如凤声,凤凰来止其屋之事(《列仙传》),及嵇康“鸾觞酌醴,神鼎烹鱼”(《杂诗》)曹植“玉樽盈桂酒,河伯献神鱼”(《仙人篇》)之辞,以言歌舞之盛酒肴之美,正是千金买醉及时行乐之状。汉宣帝时疏广为太傅,兄子疏受为少傅,皆为东宫太子之师,朝廷以为荣,却辞官归里,“日令家供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相与娱乐”(《汉书·疏广传》),宁弃身天地之间以求卷舒自在,不愿在朝为官,可谓明智达理有才之士。诗最后以自诫之语作感慨之叹:不必枉自悲苦,了然孤处如涸辙之鱼,徒自困厄。一再点出及时行乐之意。首尾照应,悲愁之苦通溢于全篇。

拟古•其六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运速天地闭,胡风结飞霜。百草死冬月,六龙颓西荒。太白出东方,彗星扬精光。鸳鸯非越鸟,何为眷南翔。惟昔鹰将犬,今为侯与王。得水成蛟龙,争池夺凤凰。北斗不酌酒,南箕空簸扬。

翻译译文:

天地闭塞贤人潜隐,胡风为灾结成飞霜。百草枯落于冬天,圣驾奔亡到边远的西荒。太白星出于东方,彗星发出耀眼的精光。鸳鸯本非越地的鸟,为什么又要飞向南方?只为昔日的鹰与犬,而今都作了侯与王。得水的变成蛟龙,争权夺利互不相让。北斗为斗却不盛酒,南箕称箕空在簸扬。

古诗提要:

此诗作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云:“此篇当是太白从永王璘时,尝作诗讽王勤王,而王不从,知王不足以有为,故作是诗也。”王琦《李太白全集》注则谓“国家否运之至”,“人民遭乱而死”,“明皇西幸蜀中”,“仰观天象,昭昭可察,灾害不知何日可除”,“己非南人,而向南奔走”,“出身微劣,不过效鹰犬之用,而能得尺寸之功以致身高位者多矣”,而“己无人荐达,如彼天星中之北斗,虽有斗名,而不可用以酌酒;南箕虽有箕名,而不可用以簸扬米谷。徒有高才,不为人用,其自悲之意深矣”。王说近是。诗从安史乱由写起,“天地闭,贤人隐”(《易·乾》),朝政昏暗败坏,贤能之士弃之不用,正是致乱之因;中间写安史战乱之为害,而昔时得势者却犹自争权夺位;最后以北斗、南箕自叹,刺贤能之士不得为世所用终篇。太白、彗星、北斗、南箕,皆星名。《汉书·天文志》:“太白„„出东方,失其行,中国败”:古人谓彗星见则兵起、大水,光芒所及则为灾;《诗·小雅·大东》云:“惟南有箕,不可以簸扬。惟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诗全用比兴,以典设譬,含蓄深沉,感寓良多。

拟古•其七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世路今太行,回车竟何托。万族皆凋枯,遂无少可乐。旷野多白骨,幽魂共销铄。荣贵当及时,春华宜照灼。人非昆山玉,安得长璀错。身没期不朽,荣名在麟阁。

翻译译文:

世路艰难如同太行,路不可行,回车何托?自古以来万物都要凋落枯死,从来世人难得暂时欢乐。旷野处处堆满了白骨,幽灵孤魂也同沉没。荣华富贵当及时,如同春花及时开放。世人不是那昆山玉石,怎能如玉光永久闪熠?身死期待声名不灭,早题英名在麒麟阁上。

古诗提要:

此诗作于开元十九年(731)李白一入长安以后。开元十九年春,李白自安陆经南阳赴长安。但李白不得入君之门,直落得“寒灰寂寞凭谁暖,落叶飘扬何处归”(《豳歌行上新平长史兄粲》)。于时李白方知世路之艰难,有如太行之险。路不可行,回车何托!想万类皆有其死,人如春花,当及时开放,既非昆山之玉,光彩岂能长闪烁。希望于身死名传,如汉宣帝之画图霍光等十一功臣于麒麟阁(《三辅黄图》),垂之不朽。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云:“此篇乃熟识世谛同归于尽,惟当及时立功名以传不朽耳。”

拟古•其八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月色不可扫,客愁不可道。玉露生秋衣,流萤飞百草。日月终销毁,天地同枯槁。蟪蛄啼青松,安见此树老。金丹宁误俗,昧者难精讨。尔非千岁翁,多恨去世早。饮酒入玉壶,藏身以为宝。

翻译译文:

满地月色不可扫除,游子哀愁难以倾吐。秋衣已沾上玉露,草丛中流萤飞舞。日月终将毁灭,天地自然也会凋枯。寒蜂在青松树上哀鸣,它怎么能看到此树衰老?即使金丹不能误人,愚昧的人也难以精心研讨。你不是那千岁寿仙,徒然抱怨弃世太早。不如饮酒,醉入这壶中天地,在其中藏身珍惜如宝。

古诗提要:

此篇乃太白自述其求仙之不可得,而饮酒以遣愁怀。愁极深极长,难以诉说,难以排遣,有如月色之不可扫,以至于玉露生、流萤飞时尚自徘徊不寐。日月天地将同归于尽,“蟪蛄不知春秋”(《庄子·逍遥游》),春生死,生秋死,不见青松之老,但青松终亦有死。天地齐,寿夭等。炼丹服食,以求成仙长生,然即令金丹不误人,而昧于此道如我辈者难以精予研讨得其奥妙,非可以长寿,徒抱恨耳。求仙既不可得,则以藏身玉壶沉湎于酒为可贵矣。诗用“月色不可扫”起兴,以比愁之深长,《唐宋诗醇》谓“起句妙语天然,不由思索而得。”

拟古•其九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白骨寂无言,青松岂知春。前后更叹息,浮荣安足珍。

翻译译文:

活的人是世间过客,死去者为归家的人。天地之间如同一个旅店,可悲呵,人都将化为万古的尘埃。月中白兔徒然捣药,扶桑神木已变成了薪柴。地下白骨寂寞无言,青松岂知冬去春来?思前想后更加叹息不己,功名富贵不值得珍爱。

古诗提要:

此篇有慨于齐天地等寿夭,浮荣之不足珍,及古诗“荣名以为宝”之意。诗言生与死不过瞬间耳,人生如寄,皆同将身死为尘灰。月宫玉兔,空自捣药,扶桑神木,亦已成柴火之物。白骨无言,青松也非知春者,亦有其尽。如此,浮荣何用!虽则颓放,亦太白荣名失望之自伤。“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总领全篇之旨,仙界神物尚且如此,人世可知矣。

拟古•其十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仙人骑彩凤,昨下阆风岑。海水三清浅,桃源一见寻。遗我绿玉杯,兼之紫琼琴。杯以倾美酒,琴以闲素心。二物非世有,何论珠与金。琴弹松里风,杯劝天上月。风月长相知,世人何倏忽。

翻译译文:

仙人驾着彩凤,刚从阆风山下凡。他曾三次见到海水变浅,我们相遇在桃源。赠我一只绿玉酒杯,还有一把紫琼琴。杯子用来倾注美酒,琴声用以清闲本心。这二物并非人世所有,珍珠金玉不能比拟。在松林里迎风弹琴,在夜晚的清光中举杯遥劝明月。清风朗月是我终?的知己,世间凡人的生命何等短促。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安旗等《李白集编年注释》以为李白天宝四年(745)去朝后作,并谓“此诗意谓遁迹琴酒,寄情风月,即是桃源仙境,足以忘忧傲世。盖不得已而托与神仙同饮以自慰也”。阆风,山名,相传在昆仑之巅,为仙人所居。“海水三清浅”,用《神仙传》麻姑“见东海三为桑田,向到蓬莱,水又浅于往者”事,谓求仙多年,始得与仙人相遇于桃源。桃源,用陶渊明《桃花源记》事,以指仙境。“琴弹松里风,杯劝天上月,”清风朗月,衬托出诗人高雅的情怀,孤傲的形象,后人赞此诗托游仙以寄遗世之情,多着眼于此二句。

拟古•其十一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涉江弄秋水,爱此荷花鲜。攀荷弄其珠,荡漾不成圆。佳人彩云里,欲赠隔远天。相思无由见,怅望凉风前。

翻译译文:

划船到江中去荡漾秋天的江水,更喜爱这荷花的鲜艳。拨弄那荷叶上的水珠,滚动着却总不成圆。美好的佳人藏在彩云里,要想赠给她鲜花,又远在天际。苦苦相思而相见无期,惆怅遥望在凄凉的秋风里。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安旗等《李白集编年注释》系于开元十七年(729),并以为与《安州应城玉女汤作》、《嘉谷隐丰草》(《感兴》其八)作意略同,意即时太白已有入长安之意,托为比兴之辞。其说或是。此诗与《古诗十九首》中“涉江采芙蓉”一首同旨,亦是采芳草以贻美人之意。诗以荷花自比其才,涉秋水,攀荷花,欲自上达,然君门深隐于彩云之中,尚隔远天,徒相思怅望而已。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云:“释《楚辞》者曰,不敢指言尊君,故托辞曰佳人也。”

拟古•其十二 全文、翻译、提要

古诗全文:

去去复去去,辞君还忆君。汉水既殊流,楚山亦此分。人生难称意,岂得长为群。越燕喜海日,燕鸿思朔云。别久容华晚,琅玕不能饭。日落知天昏,梦长觉道远。望夫登高山,化石竟不返。

翻译译文:

走了一程又一程,送你远行却又思念你。汉水也会分流,楚山亦非一脉。人生很难如意,哪能长久相伴?越燕向往那大海上的太阳,燕鸿只牵挂着朔方的白云。别离日久容颜衰老,琅玕虽美,却不能吃。太阳西下知道日色已昏,归梦漫长更觉路途遥远。登上高山极望丈夫,化成石头千古不返。

古诗提要:

此诗作年不详,或以为是李白天宝年间被逐出京后所作。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云:“此篇其太白去国之时所作乎,身在江海,心居魏阙,怀君忧国之意蔼然见于言辞之表。”林兆珂《李诗钞述》亦云:“此太白去国时所作也。‘辞君还忆君’一句以下皆道此意。‘汉水’二句言其去也,‘人生’二句悲其去也,‘越燕’二句比其既去而思忆也,‘久别’到末则咨嗟叹息而托于望夫者,以见其还忆君之情也。”诗以比喻道其怀君之情,辞严意婉。

《拟古十二首》创作背景及作者简介

这组诗非一时一地之作。根据《新唐书·天文志》载:“至德二载十一月壬戌五更,有流星大如斗,流于东北,长数丈,蛇行屈曲,有碎光迸空。”《拟古十二首》其六有“彗星扬精光”之句,可知组诗其六等诗当作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十一月之后。

李白所做的《拟古十二首》其实就是对东汉时期的《古诗十九首》感慨的作品,虽然时间地域不甚相同,主流意识也是相差甚远。反映的思想也很复杂:有写行旅之苦的,也有叹遇合之难的;有感恨人生苦短的,也有劝人及时行乐的。全诗或借题发挥,或直抒胸臆,颇得《古诗十九首》韵味。但相同的是,这两部诗集都是在感慨人生。

李白的这首《拟古十二首》诗的想象力特别新颖、诡谲,有如天马行空,纵意驰骋,在艺术表现上好似鬼斧神工,匠心独具。艺术构思超凡拔俗,出人意料,给人以特别深刻的印象,富有创新的艺术魅力。

作者简介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参考资料: 拟古十二首-百度百科 拟古十二首-百度汉语

《拟古十二首》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拟古十二首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拟古十二首》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拟古十二首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