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皋歌送岑徵君

首页 > 全部古诗 > 杂言古诗 > 时间:2019-01-14 15:41 标签:抒情,愤懑,揭露,社会,政治

鸣皋歌送岑徵君 古诗全文

若有人兮思鸣皋,阻积雪兮心烦劳。

洪河凌兢不可以径度,冰龙鳞兮难容舠。

邈仙山之峻极兮,闻天籁之嘈嘈。

霜崖缟皓以合沓兮,若长风扇海涌沧溟之波涛。

玄猿绿罴,舔舕崟岌;危柯振石,骇胆栗魄,群呼而相号。

峰峥嵘以路绝,挂星辰于崖嶅!

送君之归兮,动鸣皋之新作。

交鼓吹兮弹丝,觞清泠之池阁。

君不行兮何待?若返顾之黄鹤。

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

巾征轩兮历阻折,寻幽居兮越巘崿。

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

望不见兮心氛氲,萝冥冥兮霰纷纷。

水横洞以下渌,波小声而上闻。

虎啸谷而生风,龙藏溪而吐云。

冥鹤清唳,饥鼯嚬呻。

块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

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

蝘蜓嘲龙,鱼目混珍;嫫母衣锦,西施负薪。

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亦奚异于夔龙蹩于风尘!

哭何苦而救楚,笑何夸而却秦?

吾诚不能学二子沽名矫节以耀世兮,固将弃天地而遗身!

白鸥兮飞来,长与君兮相亲。

 

参考资料:鸣皋歌送岑徵君-百度百科

鸣皋歌送岑徵君

 

《鸣皋歌送岑徵君》翻译译文

有人如岑徵君者思归鸣皋,苦阻于大雪冰封而忧心。若走水路,则大河冰封,令人战战兢兢不可以渡过,河冰如龙鳞参差,不能行船。

若走旱路,则群山高峻,天风阵阵,难于登攀。白皑皑的雪崖霜峰连绵合沓,像长风吹起的海上之汹涌波涛。

山峰高耸险要,山顶上有玄猿绿熊瞪目吐舌;又有枯树危石摇摇欲堕,其群呼与相号之声,无不令人骇心动魄。

群峰峥嵘而路断,层峦叠嶂上与星辰相接。我送君之将归,作《鸣皋歌》以相送。

且设饯别宴于清泠池上,伴之以鼓琴之乐。君不行如返顾之黄鹤,还期待着什么呢?

鸣皋歌送岑徵君

想必是要一扫梁园之群英,欲振大雅于东洛。一展雄才而后始上征轩,历经阻折,翻山越岭,以入陇居。

去过那种坐白石而赏清月,弹松风而寂万壑的宁静生活吧。自君去后,我怅望不见而心烦意乱,想象在鸣皋山中,松萝昏暗而雪霰纷纷;

泉水穿崖过洞,一清见底,流水声声,流喧不已;虎啸生风,震响山谷,龙藏深澳,吐云洞中。

更有夜鹤清亮的鸣叫,饥鼯蹙眉而呻吟。块然独居如此清寂之地,真使人为之揪心担忧。

当今之世,小人得志如群鸡旋聚而争食于朝堂,君子失势却如孤凤无都而远飞于山林。是非不分如同蜥蜴敢笑巨龙,而鱼目可以混同珍珠。

美女不如丑女,嫫母衣锦入宠,而使美女西施负薪为奴。这一切何异于使高士巢父、许由囚于轩车冠冕,让夔、龙这样的贤臣沦落于风尘之中?

申包胥哭于秦庭而救楚,鲁仲连假谈笑以却奏兵。我实在不能学此二人沽名钓誉,矫立名节以夸耀于后世。吾当遗世独立,与白鹤相狎,与君长于山水之中相亲相随。

《鸣皋歌送岑徵君》赏析

此诗为李白自制歌行,用来送他的朋友岑徵君到嵩县鸣皋山隐居,故曰“鸣皋歌”,而以“送岑徵君”为其副题。同时李白还写了一首《送岑徵君归鸣皋山》,其中说到岑徵君乃相门之后,家世显赫,但也多次遭到迫害,促使岑徵君早就萌发了隐居的念头。眼看着自己的朋友就要离开宋州的梁园到嵩县鸣皋山去隐居了,面对着漫山遍野的皑皑白雪,诗人的心情特别“烦劳”。一种“天长水阔厌远涉”,一种“将登太行雪满山”的感觉涌上心头。

霜崖缟皓以合沓兮,若长风扇海涌沧溟之波涛

在诗人的想象中,从宋州梁园到嵩县鸣皋山竟是如此艰难和可畏。于是组成了“洪河凌兢不可以径度”,至“挂星辰于岩嶅”一段描写。这是经由“烦劳”的特殊心态幻觉出来的一连串意象语汇,渡越冰封雪冻的河流是那样艰难;鸣皋山是那样的令人向往,却又那样难以企及;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也变得嘈杂难听;素裹银装的群山绵延起伏,犹如大海中长风掀起的巨浪令人生畏;甚至那些伏居深山,跳跃于“危柯振石”间的珍稀动物,也不能不“骇胆栗魄,群呼而相号”了。暗示出岑勋此时到鸣皋山隐居,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送君之归兮”至“愀空山而愁人”,笔锋一转,才正式进入送行的叙述。先记送行的情景:“交鼓吹兮弹丝,觞清泠之池阁”,酒酣耳热,丝竹并奏之情如见;接着赞岑徵君的为人:“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作文赋诗,风流儒雅之态可想而知;再想象其幽居的乐趣:“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回归自然,抱朴含真之趣可亲,继而是对友人深情的关注与怀念:“块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诗人想象中的鸣皋山,并不是“两岸桃花夹去津”的桃源乐土,而是有虎啸、有龙吟,有“冥鹤清唳,饥鼯呻嚬”的充满着躁动不安和不平之鸣的世界。这里诗人以暗示、对比、烘托等手法,暗示山居野处,虎卧龙潜,遗世独立,并非最佳之所。

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

至此,李白的激情又一次爆发出来,于是有了“鸡聚族以争食”,至结尾的第三段文字。像岑徵君这样的志士只能遗世独立于山中,而鸡鸣狗盗之徒却窃踞魏阙。因此诗人发出了高亢激越的音响:“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亦奚异乎夔龙蹩于风尘。”这是古今志士的一种宿命。所谓“济水自清河自浊,周公大圣接舆狂”(李颀《杂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巢由与夔龙尚且不能勉强凑合在一起,更何况与鸡鹜争食,与蝘蜓混居。于是接着又引申包胥与鲁仲连为例,说明岑徵君不愿学,亦不必学。他遗弃了沽名耀世的殊勋与荣誉,却获得了人生的解放与自由。这里的“”,不是李白自谓,而是代岑徵君立言。此时的李白已经化为一只白鸥,并借岑徵君之口,邀约他早一天也能飞到鸣皋山去。那时,他也就可超越尘世的束缚而遨游于天地之间了。

这是一首骚体诗。骚体诗自魏晋后沉寂了四五百年,在李白笔下,又一次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这首歌行的句式、语言、音节、韵味,那种酣畅淋漓,纵横驰骋,惊心骇目,声势夺人的气魄,以及那些借助于含混、暖昧、朦胧的意象所形成的梦幻般的艺术效果,是李白的独创。而选择这种古老的文学形式,是因为他此时的遭遇和心境太像屈原了。

《鸣皋歌送岑徵君》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鸣皋歌送岑徵君》是唐代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骚体诗。此诗以想象手法描写了岑勋旅途中冰封雪飘、山高水深的艰险情景,刻画了鸣皋山幽深寂静的环境,抒发了诗人自己遭受排斥的不平心情。特别是诗的后半部分,通过一连串的比喻,生动地勾勒出一幅统治阶级内部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的画面。“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等句,不仅揭露和抨击了当时政治的黑暗,也表现了诗人不愿与权奸为伍的耿直性格。全诗在语言、结构方面富于变化,以含混、暧昧、朦胧的意象形成梦幻般的艺术效果,设想奇妙,气势奔放,具有声势夺人的气魄。

《鸣皋歌送岑徵君》原注:“时梁园三尺雪,在清泠池作。”此诗当是天宝三、四载(744、745)  间辞朝后漫游梁、宋时作。梁园、清泠池,均在宋州(现为河南商丘市)  。

鸣皋歌送岑徵君

此诗首写鸣皋山之冬景奇诡玄邈,笔势突兀。次写岑征君往寻幽居而清和闲雅,笔势舒展。“鸡聚族”以下方为重点,叹小人得势而嗟己身怀才不遇,盖是借送岑而抒愤懑之情。“救楚”,用申包胥事。“却秦”,用鲁仲连事。末四句申出世之意。

唐汝询《唐诗解》云:“此送征君归隐,因发衰世之慨也。”《唐宋诗醇》云:“作骚体便觉屈原、宋玉去人不远,其不规规步趋处正是其才高气逸为之耳。”沈德潜《唐诗别裁》云:“学楚骚而长短疾徐,纵横驰骤,又复变化其体,是为仙才。

诗中人物地名:

岑勋:天宝十一载撰有《西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见《全唐文》卷三七九。《全唐文》小传云:“勋,南阳人。”其它事迹不详。李白《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诗,约作于开元二十三年(735)从太原归家后又被元丹丘请至嵩山时作。当时因岑勋至嵩山元丹丘处寻访李白,元丹丘请李白到嵩山相会。同时写有乐府《将进酒》云:“岑夫子,丹丘生,进酒君莫停。”“岑夫子”即指岑勋。李白于天宝三载(744)游梁宋时还作有《鸣皋歌送岑征君》、《送岑征君归鸣皋山》诗,詹锳《李白诗文系年》谓“岑征君”亦指岑勋。

岑征君:名不详。李白《鸣皋歌送岑征君》原注:“时梁园三尺雪,在清泠池作。”当是天宝三载(744)游梁宋时作。同时还作有《送岑征君归鸣皋山》云:“岑公相门子,雅望归安石。弈世皆夔龙,中台竟三拆。”安旗等谓或指岑长倩之子广成,见《李白全集编年注释》。詹锳《李白诗文系年》谓指岑勋,参见该条。

东洛:唐东都洛阳省称,即今河南洛阳市。李白《鸣皋歌送岑征君》有“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

鸣皋:山名。《元和郡县志》河南道洛州陆浑县:“明皋山,在县东北十五里。”张驹贤《考证》云:“《李太白集》王琦注引作鸣皋山。”山在今河南嵩县东北伊水之上,又名九皋山。李白《鸣皋歌送岑征君》有“若有人兮思鸣皋,阻积雪兮心烦劳”。?  “送君之归兮,动鸣皋之新作”。《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崖山居》有“忆昨鸣皋梦里还,手弄素月清潭间”。“才雄草圣凌古人,欲卧鸣皋绝世尘。鸣皋微茫在何处,五崖峡水横樵路”。

梁园:即梁苑,又称兔园,汉梁孝王刘武筑。为游赏与延宾之所,当时名士司马相如、枚乘、邹阳等皆为座上宾。故址在今河南商丘市东南。一说在今河南开封市东南。李白《梁园歌》有“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鸣皋歌送岑征君》有“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书情赠蔡舍人雄》有“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对雪献从兄虞城宰》有“昨夜梁园雪,弟寒兄不知”。另有《自梁园至敬亭山见会公谈陵阳山水兼期同游因有此赠》。

 

相关阅读

《鸣皋歌送岑徵君》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鸣皋歌送岑徵君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鸣皋歌送岑徵君》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鸣皋歌送岑徵君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