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别广陵诸公/留别邯郸故人

首页 > 全部古诗 > 五言古诗 > 时间:2019-01-14 11:11 标签:回忆,人生,抒怀

留别广陵诸公 / 留别邯郸故人 古诗全文

忆昔作少年,结交赵与燕。

金羁络骏马,锦带横龙泉。

寸心无疑事,所向非徒然。

晚节觉此疏,猎精草太玄。

空名束壮士,薄俗弃高贤。

中回圣明顾,挥翰凌云烟。

骑虎不敢下,攀龙忽堕天。

还家守清真,孤洁励蝉。

炼丹费火石,采药穷山川。

卧海不关人,租税辽东田。

乘兴忽复起,棹歌溪中船。

临醉谢葛强,山公欲倒鞭。

狂歌自此别,垂钓沧浪前。

参考资料: 留别广陵诸公-百度百科 留别广陵诸公-百度汉语

《留别广陵诸公》翻译译文

回忆我青年时代,结识的皆为燕赵之豪杰。

身骑饰金骏马,腰佩龙泉宝剑。

心中没有疑难事,所向之处决非徒然而返。

到得晚岁觉此粗俗,越细究玄理即奥义妙理。

无实之名束缚了壮士,轻薄之世俗委弃了高贤之才。

中年时曾深得皇帝的垂顾,挥洒妙笔气凌云烟之上。

骑得猛虎不敢贸然而下,意欲攀龙却忽然自天落下。

还得家中固守真朴,像秋蝉蜕壳一样励我素洁之志。

为炼月砂广费了火石,为采药而走遍了山水。

高山云海事未关人,就像管宁那样隐居山首自称而食。

乘着逸兴忽然再次起身,在溪水之船上放吟高歌。

我像当年山简一样逢酒则饮、醉不知处。

狂歌一曲自此与诸公分别,我要前去沧浪而垂钓。

《留别广陵诸公》赏析

此诗以回忆开头,为自己勾勒了一幅少年英雄形象。“忆昔作少年,结交赵与燕。金羁络骏马,锦带横龙泉。寸心无疑事,所向非徒然。”诗人少年时代,结交的朋友都是豪杰之士,座下骑的是金羁络头的骏马,身上穿的是鲜艳夺目的锦袍,腰间佩挂着龙泉宝剑,心里头没有什么疑难可怕之事,干什么事情都是所向无敌,马到成功。好一派豪放狂傲的气派!“赵与燕”,古云燕赵多豪杰,这里是借地名来比喻人。“金羁络马头,锦带横龙泉”是化用鲍照“聪马金络头,锦带佩吴钩”(《结客少年场行》)的句子,这或许是写实,同时也表达了诗人少年时代对功名的追求。“寸心无疑事,所向非徒然。”这两句把少年李白志大无畏,藐视一切,以为事业必成,功名必得的自信和狂妄表达得淋漓尽致,传神至极。

李白少怀大志,要“济苍生”、“安社稷”,希图“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他曾多次自比管晏,并以大鹏自喻,希望一展宏图。可是,后来“遍干诸侯”,“厉抵卿相”,都累累碰壁,累累失败。直到玄宗天宝二年(743年),诗人四十三岁时,由道士吴筠推荐,玄宗皇帝命他供奉翰林,成了担任起草文书之类的侍臣。然而,仅仅两年时间就被解职放还了。所以诗人在回忆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天真和狂妄之后,接着说:“晚节觉此疎,猎精草太玄。空名束壮士,薄俗弃高贤。”经历了四十多年人生的风风雨雨之后,才觉得自己少年时代的豪情壮志太空疎狂妄,太不切实际。为了求得空名,少年的豪气和锋芒差不多消磨殆尽了;那世俗的社会,小人得志,鸡犬升天,不可能容得贤人志士。不如像杨雄写《太玄经》那样,探求宇审人生的哲理,淡泊宁静地过日子。这里所谓的“晚节”,按詹锳《李白诗文系年》,其时诗人不过四十七岁,这当然是指诗人经历政治失败后的心境而言。“猎精草太玄”,用杨雄事。杨雄是汉代大经学家,早年也很有政治抱负,因参与王莽政变几乎丧命,后潜心学问。诗人援引杨雄的事例,表示效法之意。“空名束壮士,薄俗弃高贤”这两句与诗人的另一首诗《送族弟》中的“空手无壮士,穷居使人低”两句很相似,都是愤世嫉俗之词,说明世俗卑污,正直有才能的人不能得到任用;即便侥幸得以任用,也不可能施展才能,实现抱负。因此,很自然地引出自己供奉翰林这段辉煌而短暂的历史来。

中回圣明顾,挥翰凌云烟。骑虎不敢下,攀龙忽堕天。”这几句写自己得到唐王任用的情况。由于好友吴筠的推荐,又得当朝宰相贺知章的赏识,玄宗皇帝亲自召见,金殿对策,口若悬河;命草蕃书,笔不停辍。玄宗大为高兴,御手调羹,宝床赐食,命供奉翰林,掌理文书。李白以布衣直接晋升翰林,一介书生,得此殊荣,这实在是他人生历程上辉煌的一章。所以,诗人感恩戴德又不无得意地写道:“中回圣明顾,挥翰凌云烟。”的确,李白开始非常兴奋,以为施展抱负的时机已经来到;殊不知当时的唐王朝已日趋腐败,危机四伏。玄宗与贵妃耽于淫乐,不理政务;李林甫等把持朝政,任人唯亲;安禄山等深得优宠,已有图谋。李白对此深为不满和痛恨,同时他的傲岸性格也为权贵们所憎恨。天宝三年(744年),李白就因谗谤而被革职放还,结束了不到两年的帝京生活。“骑虎不敢下,攀龙忽堕天”,这两句十分形象地概括了这段供奉翰林的词臣生活。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何况李白又是那种傲视王侯的人,危险性就更大了。杜甫《饮中八仙歌》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虽是夸张,但李白的傲慢可见一斑。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李白在政治上的失败是注定了的。本想攀龙附凤,建功立业,不料反从云天中坠落下来,跌了个粉身碎骨。由于这次教训,诗人认清了政治的黑暗和险恶,决意退避三舍,去修身养性。

还家守清真,孤洁励秋蝉。炼丹费火石,采药穷山川。卧海不关人,租税辽东田。”这几句表示自己要认真修炼,砥砺高尚品性。首先以秋蝉自励。蝉生于土,升于高木,吟风饮露,乃是高洁的象征。郭璞《蝉赞》云:“虫之精洁,可贵唯蝉。潜秽弃蜕,饮露恒鲜。”接着以学道求仙寄托情怀。李白信奉道教,到处求仙访道。确有记载,说他炼过金丹,受过道箓。我以为李白决不会相信人真能修炼成仙,他这种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一种寄托而已。最后以高士管宁自勉。汉末管宁避乱辽东海隅三十余年,后魏文帝拜为大中大夫,魏明帝拜为光禄勋,皆辞而不就。皇甫谧《高士传》记载:“人或牛暴宁田者,宁为牵饲之,其人大惭。”文天祥《正气歌》也称道管宁“清操厉冰雪。

最后写自己佯狂醉酒,辞别友人,回到了诗歌的题目上来。“乘兴忽复起,棹歌溪中船。”诗人本在一片淡泊宁静的气氛中守真励节,忽然来了兴致,便泛舟去游览。“棹歌”,是一边划桨一边唱歌,表现了诗人无拘无束的样子。“临醉谢葛强,山公欲倒鞭。”这里借用晋人山简的典故,形容自己的醉态。山简好酒,耽于优游。镇襄阳时,常常外出游嬉,每次必大醉而归。当地有歌谣曰:“山公出何许?往至高阳池。日夕倒载归,酩酊无所知。时时能骑马,倒著白接。举鞭向葛强,何如并州儿?”“白接”,是一种白帽子,山简因为喝醉了酒,连帽子都戴反了。李白另有一首《襄阳曲》(其二)也是吟咏山简的:“山公醉酒时,酩酊高阳下。头上白接,倒著还骑马。”李白“长安市上酒家眠”,好酒的劲头不亚于这位山公,故常引为知己。“狂歌自此别,垂钓沧浪前。”最后点题,表明与“广陵诸公”辞别,表示自己要做一个狂人,做一个酒徒,随波逐流,苟且偷生。

这首诗文字虽短,但含量极大,差不多囊括了诗人一生的主要经历和思想变化,展示了诗人从一个积极的狂人到一个消极的狂人的演变过程。这当然是李白的人生悲剧,但是,“我不弃世人,世人自弃我”,归根到底,诗人的悲剧是社会造成的。

《留别广陵诸公》创作背景

李白好漫游,故多留别诗。留别与送别不同,送别是人别己,留别是己别人。此诗别题《留别邯郸故人》。詹锳《李白诗文系年》根据诗中内容,认为是从长安供奉翰林任上放还后南游之作,并系年于天宝六载(747年),当时李白四十七岁。

《留别广陵诸公》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留别广陵诸公 题一作《留别邯郸故人》。诗云“攀龙忽堕天”,当是天宝六载(747)南游至广陵(今江苏扬州)时作。诗中对其少年豪宕、中年落魄及翰林得意、辞朝后失意求仙等经历俱有简要叙述,其中“空名束壮士,薄俗弃高贤”两句,写中年之落魄,感慨良深。“骑虎不敢下,攀龙忽堕天”两句,写待诏翰林惕怵失望心情,不着痕迹(宫中秘闻之类)而精当贴切。

《留别广陵诸公》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是诗人在政治失意之后对自己人生历程的回顾和反省。全诗几乎囊括了诗人一生的主要经历和思想变化,展示了诗人从一个积极的狂人到一个消极的狂人的演变过程。

诗中地名:

辽东:泛指今辽宁辽河以东地区。李白《赠范金乡二首》(其一)有“辽东惭白豕,楚客羞山鸡。”《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予捶碎黄鹤楼》有“君平帘下谁家子?云是辽东丁令威。”《至陵阳山登天柱石酬韩侍御见招隐黄山》有“海鹤一笑之,思归向辽东。”《留别广陵诸公》有“卧海不关人,租税辽东田。

广陵:隋广陵郡,唐武德九年改为扬州。天宝元年(742)改扬州为广陵郡,治所在江都县,即今江苏扬州市。李白《别储邕之剡中》有“舟从广陵去,水入会稽长”。《送当涂赵少府赴长芦》有“因夸楚太子,便睹广陵涛”。《之广陵宿常二南郭幽居》有“明朝广陵道,独忆此倾樽”。《夜下征虏亭》有“船下广陵去,月明征虏亭”。《饯李副使藏用移军广陵序》云“且移军广陵”。另有《留别广陵诸公》、《广陵赠别》、《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序云“后于广陵相见”。《送张秀才谒高中丞》序云“将之广陵谒高中丞”。

 

《留别广陵诸公/留别邯郸故人》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留别广陵诸公/留别邯郸故人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留别广陵诸公/留别邯郸故人》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留别广陵诸公/留别邯郸故人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