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晁卿衡

首页 > 全部古诗 > 七言绝句 > 时间:2019-01-20 20:33 标签:写景,哀悼,惜别,友情

哭晁卿衡 古诗全文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参考资料: 哭晁卿衡-百度百科 哭晁卿衡-百度汉语

 

《哭晁卿衡》翻译译文

日本友人晁衡卿,辞别长安回家乡,乘坐帆船远去东方回蓬莱群岛。

晁卿如同明月沉大海一去不返,思念你的心情如同苍白的云彩笼罩着云台山。

《哭晁卿衡》简析

天宝十二载(公元753),日本派到中国留学的晁衡(原名阿倍仲麻吕)在唐长安度过了近四十年的学习、仕宦生活之后,乘船返回日本。途中遇风与他舟相失,传说溺海而死(实则未死,后又辗转返回长安,复升显职。卒于大历五年)。李白与晁衡有着很深的交谊,听到这一消息,极为悲痛,写下了这首哀悼的诗章。

首联叙述人物行踪,但叙述之中既有实写,又有想象。“日本晁卿辞帝都”,点明晁衡离开长安、准备回国,是实写;“征帆一片绕蓬壶”,凭借想象,勾勒出晁衡乘船航行海中的情景,是虚写。两句诗,一实一虚,虚实结合,配以“辞帝都”、“绕蓬壶”这些声情沉雄的词语,给晁衡此行笼罩了一层苍凉、悲壮的氛围。

明月不归沉碧海”,紧承次句,写晁衡遇难。从次句所写来看,一片征帆漂浮在波涛起伏、浩渺无际的大海上,已经令人怵目惊心了,更何况船只还要在礁石众多的“蓬壶”列岛间穿绕!环境的极度险恶,已经预示了晁衡遇难的可能性,所以,第三句直写月沉碧海,令人于形象真切的比喻中,去想象晁衡像明月一般光亮高洁的人品,体味诗人对异邦友人无限惋惜的一片深情,可谓构思精妙,含意幽远。

晁衡遇难,不仅给诗人带来了巨大的悲痛,连浩茫的天宇,也为之改容变色。“白云愁色满苍梧”一句,给自然物赋予人的情感,以物衬人,借景传情,通过一“”一“”,极写自己内心深处那难以平息的感情波澜,从侧面展示了自己与晁衡间的真挚情谊。全诗如此作结,深沉含蓄,力抵千钧。

这首诗格调沉重,情感真切。表面看来,一气呵成,明白如话;仔细品味,含蓄蕴藉,馀意无穷。这种特点的形成,是和诗人运用多种修辞手段、将诗意寄寓于形象之中的表现方法分不开的。

《哭晁卿衡》赏析

此诗载于《全唐诗》卷一百八十四。下面是中国屈原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常振国先生对此诗的赏析。

诗的标题“”字,表现了诗人失去好友的悲痛和两人超越国籍的真挚感情,使诗歌笼罩着一层哀惋的气氛。

日本晁卿辞帝都”,帝都即唐代京都长安,诗用赋的手法,一开头就直接点明人和事。诗人回忆起不久前欢送晁衡返国时的盛况:唐玄宗亲自题诗相送,好友们也纷纷赠诗,表达美好的祝愿和殷切的希望。晁衡也写诗答赠,抒发了惜别之情。

征帆一片绕蓬壶”,紧承上句。作者的思绪由近及远,凭借想象,揣度着晁衡在大海中航行的种种情景。“征帆一片”写得真切传神。船行驶在辽阔无际的大海上,随着风浪上下颠簸,时隐时现,远远望去,恰如一片树叶飘浮在水面。“绕蓬壶”三字放在“征帆一片”之后更是微妙。“蓬壶”即传说中的蓬莱仙岛,这里泛指海外三神山,以扣合晁衡归途中岛屿众多的特点,与“”字相应。同时,“征帆一片”,飘泊远航,亦隐含了晁衡的即将遇难。

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这两句,诗人运用比兴的手法,对晁衡作了高度评价,表达了他的无限怀念之情。前一句暗指晁衡遇难,明月象征着晁衡品德的高洁,而晁衡的溺海身亡,就如同皓洁的明月沉沦于湛蓝的大海之中,含意深邃,艺术境界清丽幽婉,同上联中对征帆远航环境的描写结合起来,既显得自然而贴切,又令人无限惋惜和哀愁。末句以景写情,寄兴深微。苍梧,指郁洲山,据《一统志》,郁洲山在淮安府海州朐山东北海中。晁衡的不幸遭遇,不仅使诗人悲痛万分,连天宇也好似愁容满面。层层白色的愁云笼罩着海上的苍梧山,沉痛地哀悼晁衡的仙去。诗人这里以拟人化的手法,通过写白云的愁来表达自己的愁,使诗句更加迂曲含蓄,这就把悲剧的气氛渲染得更加浓厚,令人回味无穷。

诗忌浅而显。李白在这首诗中,把友人逝去、自己极度悲痛的感情用优美的比喻和丰富的联想,表达得含蓄、丰富而又不落俗套,体现了非凡的艺术才能。李白的诗歌素有清新自然、浪漫飘逸的特色,在这首短诗中,读者也能体味到他所特有的风格。虽是悼诗,却是寄哀情于景物,借景物以抒哀情,显得自然而又潇洒。李白用“明月”比喻晁衡品德非常纯净;用“白云愁色”表明他对晁衡的仙去极度悲痛。他与晁衡的友谊,不仅是盛唐文坛的佳话,也是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历史的美好一页。

《哭晁卿衡》古诗提要及诗中的人物与地名

古诗提要:

《哭晁卿衡》此诗作于公元754年(唐玄宗天宝十三载),时李白在江南,得闻日本友人晁衡回祖国航海途中沉船并误传已溺死后而写下的一首诗。此诗虽因误传噩耗而作,但真实深挚地表达了诗人失去好友的悲痛,表现了两人超越国籍的真挚感情。全诗通过几个短促的镜头来寄托哀思,言辞颇多象征、隐喻,哀其人而不忍书其事,沉痛而不呆滞,结句尤其余韵悠长。

诗中赞美晁衡之杰出才华和高洁品质,将哀痛寄于一片缥缈哀景中,意境深远,为独具一格之挽诗。蓬壶,指蓬莱、方壶,相传为东海中仙山;苍梧,山名,在今江苏连云港市东北云台山。据说此山是从苍梧(今湖南宁远县南苍梧山,又名九嶷山)飞来的,故又叫苍梧山。然晁衡实遇难未死,而李白情真意切之佳作,业已永留人间。

郁贤皓《李白选集》:“此诗乃天宝十三载春夏间在广陵(今江苏扬州)遇见魏颢,闻晁衡归国时遇暴风失事的消息后所作。

诗中的人物与地名:

晁衡 ,本名阿倍仲麻吕,日本人。开元初随遣唐使来中国,慕中国之风,因留不去。改姓名为晁衡,或作“朝衡”。历任左补阙、仪王友、秘书监等官。天宝十二载(753)冬,随遣唐使藤原等归国,遇风漂流至安南,晁衡幸免于难,复至长安,后官至左散骑常侍、安南都护。见两《唐书·东夷·日本国传》。李白于天宝初供奉翰林时,当已与晁衡有交往。天宝十二载(753)在扬州李白、魏万又与晁衡相见,晁衡赠魏万日本布。李白《哭晁卿衡》诗,当是天宝十三载(754)听到晁衡遇难的误传消息后所作。按王维有《送秘书监晁衡还日本国诗》,赵骅有《送晁补阙归日本》诗,储光羲有《洛中诒朝校书衡》诗,包佶有《送日本国聘贺使晁巨卿东归》诗。可见晁衡与当时许多诗人有交往。

日本,即今日本国。李白《放后遇恩不沾》有“东风日本至,白雉越裳来”。《哭晁卿衡》有“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身著日本裘,昂藏出风尘”。

苍梧,①即苍梧山,一名九疑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相传舜死葬于此。李白《远别离》有“恸哭兮远望,见苍梧之深山。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有“满堂空翠如可扫,赤城霞气苍梧烟。”《山鹧鸪词》有“紫塞严霜如剑戟,苍梧欲巢难背违。”《赠饶阳张司户燧》有“朝饮苍梧泉,夕栖碧海烟。”《赠宣州灵源寺冲(一作“仲”)溶公》有“敬亭白云气,秀色连苍梧。”《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钓台碧云中,邈与苍梧(一作苍岭)对”。《自巴东舟行经瞿唐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有“望云知苍梧,记水辨瀛海。”《梁园吟》有“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有“大梁贵公子,气盖苍梧云。”《赠从弟宣州长史昭》有“何意苍梧云,飘然忽相会。”《留别贾舍人至》(其一)有“徘徊苍梧野,十见罗浮。”《泾川送族弟錞》有“叹息苍梧凤,分栖琼树枝。”《赠卢司户》有“白云遥相识,待我苍梧间。”  ②今江苏连云港市东北云台山。相传此山一名郁州山,是从苍梧(今湖南宁远县南)飞来,故亦名苍梧山,先前在海中,后泥沙淤涨,今与大陆相连。李白《哭晁卿衡》有“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③郡名,即梧州,属岭南道,今为广西梧州市。李白《黄葛篇》有“苍梧大火落,暑服莫轻掷。”

蓬壶,指传说中海上仙山蓬莱、方壶。李白《古有所思》有“海寒多天风,白波连山倒蓬壶”。《赠张相镐》(其二)有“灭虏不言功,飘然陟蓬壶”。《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寄刘侍御绾》有“蓬壶虽冥绝,鸾凤心悠悠”。《酬崔五郎中》有“举身憩蓬壶,濯足弄沧海”。《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有“华顶窥绝冥,蓬壶望超忽”。《莹禅师房观山海图》有“蓬壶来轩窗,瀛海入几案”。《哭晁卿衡》有“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秋夕书怀》有“始探蓬壶事,旋觉天地轻”。

 

《哭晁卿衡》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哭晁卿衡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哭晁卿衡》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哭晁卿衡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