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吟

首页 > 全部古诗 > 七言古诗 > 时间:2019-01-22 19:32 标签:自由,生活

江上吟 古诗全文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参考资料: 江上吟-百度百科 江上吟-百度汉语

《江上吟》译文及注释

在木兰为桨沙棠为舟的船上,箫管之乐在船的两头吹奏着。

船中载着千斛美酒和美艳的歌妓,任凭它在江中随波逐流。

黄鹤楼上的仙人还有待于乘黄鹤而仙去,而我这个海客却毫无机心地与白鸥狎游。

屈原的辞赋至今仍与日月并悬,而楚王建台榭的山丘之上如今已空无一物了。

我兴酣之时,落笔可摇动五岳,诗成之后,啸傲之声,直凌越沧海。

功名富贵若能常在,汉水恐怕就要西北倒流了。

《江上吟》赏析一

这是一篇充满积极意义又不乏消极因素的著名歌行。今人郁贤皓以为写于乾元二年(759),诗人赦归江夏一带时,似可从。江,指汉水。诗人其时与友人畅游汉水,因吟抒感。共十二句。

前四句写游江。那木兰的枻(楫),沙棠木的船,极言其精美。船两头有歌吹一部,玉箫金管也是精美不凡。三句说还有千斛(十斗为一斛。斛,古代量器名)美酒,可供尽情饮用。四句说还有美貌绝伦的妓人,可陪消忧破闷。这些自然就是及时行乐之意。太白作诗不爱雕绘字面,而此首却一反常例,也是为了突出耳目之欢。

五六两句以“仙人有待”“海客无心”相对,暗示自己对求仙亦不甚认真,如有黄鹤可乘当然可行,但如海客无心,听其自然,并不刻意为之。唐江夏有黄鹤楼,相传古仙人王子安、费文祎曾乘黄鹤过此,遂建楼纪念。“海客”、“白鸥”见于《列子·黄帝》,当初海客无心则与鸥为友,而一旦欲捉之,则鸥飞去不下。一个“”字,一个“”字,活脱脱表明诗人对神仙的态度,只可相待,不可强求。

屈平辞赋悬日月”以下四句,扣紧诗题“”字,强调写作辞赋才是不朽之盛事。屈平(屈原名平)与楚王对比,一如日月高悬,一为台榭空山,说明久暂之不同。“兴酣”、“诗成”一联,谓自己作诗之得意情状。只有浪漫主义诗人才能写出这样浪漫色彩的诗句。兴酣之际落笔,连五岳都为之动摇;诗成之后,吟啸之声可凌越沧洲,这是何等的气魄!

最后两句作格调高亢的评论,说功名富贵只是暂时的,如能长久,那汉水也应倒流了,带有嘲弄的意味。汉水源出陕西宁强县,东南流入湖北,至江夏流入长江。所以,此处以西北流为喻,以示绝无可能。

全诗否定功名富贵,强调写作的不朽价值,表示不强求神仙,是其积极意义所在。而得意于一时载妓而游,泛舟取乐,说明诗人未忘声色,则未免俗气,是其消极因素。其实功名富贵,与耽于行乐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又显示了诗人世界观、人生观的复杂矛盾。艺术上,本诗表面似“无次序”“无照应”(朱谏《李诗辨疑》)“五色迷目”(王琦《李太白全集》按语),但均为江行所感,彼此还是有联系的、思维转折过渡仍可把握住。另外,全篇的格调豪放,情怀激烈,又讲究辞藻,注意“整饰”,中间的对仗句,前后的散句,都并非率尔为之,确是经过“惨澹经营”的,这与其他诗又有所不同。

《江上吟》赏析二

此诗大约是李白开元间游江(今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时所作,有人认为作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唐汝询指出,诗人因有感于“世途迫隘”的现实而吟出这首诗。这首诗在思想上和艺术上,都是很能代表李白特色的篇章之一。诗以江上的遨游起兴,表现了诗人对庸俗、局促的现实的蔑弃,和对自由、美好的生活理想的追求。

开头四句,虽是江上之游的即景,但并非如实的记叙,而是经过夸饰的、理想化的具体描写,展现出华丽的色彩,有一种超世绝尘的气氛。“木兰之枻沙棠舟”,是珍贵而神奇的木料制成的:“玉箫金管坐两头”,乐器的精美可以想象吹奏的不同凡响:“美酒尊中置千斛”,足见酒量之富,酒兴之豪:“载妓随波任去留”,极写游乐的酣畅恣适。总之,这江上之舟是足以尽诗酒之兴,极声色之娱的,是一个超越了纷浊的现实的、自由而美好的世界。

中间四句两联,两两对比。“仙人”一联承上,对江上泛舟行乐,加以肯定赞扬:“屈平”一联启下,揭示出理想生活的历史意义。“仙人有待乘黄鹤”,即使修成神仙,仍然还有所待,黄鹤不来,也上不了天;而己之泛舟江上,“海客无心随白鸥”,乃已忘却机巧之心,物我为一,不知何者为物,何者为我,比那眼巴巴望着黄鹤的神仙还要“神仙”。到了这种境界,人世间的功名富贵,荣辱穷通,就更不在话下了。因此,俯仰宇宙,纵观古今,便得出了与“滔滔者天下皆是也”的庸夫俗子相反的认识:“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泛舟江汉之间,想到屈原与楚王,原是很自然的,而这一联的警辟,乃在于把屈原和楚王作为两种人生的典型,鲜明地对立起来。屈原尽忠爱国,反被放逐,终于自沉汨罗,他的辞赋,可与日月争光,永垂不朽;楚王荒淫无道,穷奢极欲,卒招亡国之祸,当年奴役人民建造的宫观台榭,早已荡然无存,只见满目荒凉的山丘。这一联形象地说明了,历史上属于进步的终归不朽,属于反动的必然灭亡;还有文章者不朽之大业,而势位终不可恃的这一层意思。

结尾四句,紧接“屈平”一联尽情发挥。“兴酣”二句承屈平辞赋说,同时也回应开头的江上泛舟,极其豪壮,活画出诗人自己兴会飚举,摇笔赋诗时藐视一切,傲岸不羁的神态。“摇五岳”,是笔力的雄健无敌:“凌沧洲”是胸襟的高旷不群。最末“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承楚王台榭说,同时也把“笑傲”进一步具体化、形象化了。不正面说功名富贵不会长在,而是从反面说,把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来一个假设,便加强了否定的力量,显出不可抗拒的气势,并带着尖锐的嘲弄的意味。 这首诗的思想内容,基本上是积极的。另一方面,诗人把纵情声色,恣意享乐,作为理想的生活方式而歌颂,则是不可取的。金管玉箫,携酒载妓,也是功名富贵中人所迷恋的。这正是李白思想的矛盾。这个矛盾,在他的许多诗中都有明白的表现,成为很有个性特点的局限性。

全诗十二句,形象鲜明,感情激扬,气势豪放,音调浏亮。读起来只觉得它是一片神行,一气呵成。而从全诗的结构组织来看,它绵密工巧,独具匠心。开头是色彩绚丽的形象描写,把读者立即引入一个不寻常的境界。中间两联,属对精整,而诗意则正反相生,扩大了诗的容量,诗笔跌宕多姿。结尾四句,极意强调夸张,感情更加激昂,酣畅恣肆,显出不尽的力量。这是经过细心体会后的符合创作实际的看法。

虽然在后世或许是因为什么“载妓随波任去留”又或者是“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消极观点的原因,这首诗未被选入课本之中,名气也不如将近酒之类的名篇,但也是李白三四十岁的大成之作,它相对中规中矩,但磅礴流畅,犹如大江之来,一气呵成,表达了作者强烈的感情,豁达的心态,睥睨天下的磅礴气势,读过此诗,让人久久沉静在作者营造的恢弘之境中。

《江上吟》古诗提要及诗中地名

古诗提要:

《江上吟 》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以江上的遨游起兴,表现了诗人对庸俗、局促的现实的蔑弃和对自由、美好的生活理想的追求。开头四句以夸饰的、理想化的具体描写,展示江上之游的即景画面,有一种超世绝尘的气氛;中间四句两联,两两对比,前联承上,对江上泛舟行乐,加以肯定赞扬,后联启下,揭示出理想生活的历史意义;结尾四句,承前发挥,回应开头的江上泛舟,活画出诗人藐视一切,傲岸不羁的神态,又从反面说明功名富贵不会长在,并带着尖锐的嘲弄的意味。全诗形象鲜明,感情激扬,气势豪放,音调浏亮,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艺术上,都能充分显示出李白诗歌的特色。

《江上吟》此诗作于江夏(今湖北武昌) ,作年有歧说,或谓开元二十二年(734),或谓乾元二年(759) 。诗中描写携妓饮酒之行乐生活,表示对求仙隐逸生活之否定、对文学事业之歌颂及对功名富贵之蔑视。结构严密,章法完整,“以四古人事排列于中,顿觉五色迷目”,“虽出自逸才,未必不少加惨淡经营”(王琦《李太白全集》卷七) 。诗中“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两句,以屈原作品永垂不朽与楚王台榭荡然无存对照,反映出李白对文学价值之深刻认识;“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两句,表示对自己文学才能之高度自信;“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两句,强调功名富贵绝不可能永保;气概轩昂,语言奔放,皆为千古传诵之名句。

诗中地名:

江:指长江流域。李白有《江上吟》、《江上赠窦长史》、《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禅房怀友人岑伦南游罗浮兼泛桂海自不返仆旅江外书情寄之》、《江上寄巴东故人》、《江上寄元六林宗》、《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游南岳》、《江上答崔宣城》、《江上望皖公山》、《江行寄远》、《金陵江上遇蓬池隐者》、《江上秋怀》等。

五岳:中国五大名山的总称。即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传说群神所居。历代帝王多往祭祀。李白《古风》(秦王扫六合)有“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侠客行》有“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来日大难》有“海凌三山,陆憩五岳”。《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有“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有“采秀辞五岳,攀岩历万重”。《江上吟》有“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梦游天姥吟留别》有“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望鹦鹉洲悲祢衡》有“五岳起方寸,隐然讵可平”。《天门山铭》云“闭则五岳飞尘”。《秋于敬亭送从侄耑游庐山序》云:“携手五岳。”

 

《江上吟》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江上吟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江上吟》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江上吟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284.html

上一篇: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 下一篇:结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