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漉篇

首页 > 全部古诗 > 杂言古诗 > 时间:2019-01-10 21:27 标签:爱国

独漉篇 古诗全文

独漉水中泥,水浊不见月。

不见月尚可,水深行人没。

越鸟从南来,胡鹰亦北渡。

我欲弯弓向天射,惜其中道失归路。

落叶别树,飘零随风。客无所托,悲与此同。

罗帏舒卷,似有人开。明月直入,无心可猜。

雄剑挂壁,时时龙鸣。不断犀象,绣涩苔生。

国耻未雪,何由成名。神鹰梦泽,不顾鸱鸢。为君一击,鹏抟九天。

参考资料: 独漉篇-百度百科 独漉篇-百度汉语

独漉篇

 

《独漉篇》翻译译文

翻译译文一:

独漉篇

独漉之水,污泥满载,河水浑浊而映不出天上月的影子。映不出月亮的影子也是可以的,但它水深不可测,不知道湮没了多少行人,这样的罪恶怎能原谅呢?

他们不正如肆虐河北的独漉水一样,暗了天月,吞噬了无数生灵么?当中原罹乱时,我正孤身一人,漂泊在东南。眼看着“越鸟南来”、“胡雁北度”,我心中不胜悲哀:那鸟雁飞归的北方,不正是河山拱卫的京师所在吗?而今陷于叛军的铁蹄之下,自己却只能避难客中,这实在令人痛苦。

我客中漂泊、报国无门,一腔激愤,欲弯弓射天,又怕误伤了空中的鸟、雁,徒然使它们中道折翮、失却归路,这真叫人左右为难!眼望月下的树影,偶有落叶在风中飘坠,我不禁一声长叹:他不正如这风中落叶一样,飘荡无主吗?

四野万籁俱寂,我却还独伫空堂,我究竟在等待着谁?门边的罗帷忽然飘拂起来,仿佛有人正披帷而入。我惊喜中转身,才发现来客只有清风!随着罗帷之开,月光便无声直入,正如豪爽的友人,未打招呼便闯了进来——然而它只是月光的“无心”造访,又哪有什么深意呢?

我的雄剑此刻就挂在壁间,它如同古帝颛顼的“曳影之剑”一样,当四方兵乱之际,便震响龙虎之吟,意欲腾空飞击。令人伤怀的是,它却至今闲置不用,没有一试锋芒,断其犀象的机会。神鹰击空,对攻击凶猛的鸱、鸢毫无兴趣,只是瞪目远瞩云际。我也甘愿像这神鹰一样,搏击长空,洗雪国耻并施展自己的抱负。

翻译译文二:

独漉篇

有人在水中湮泥,弄得水浑浊不堪,连月亮的影子也照不见了。映不见月影倒没什么,问题是行人涉水不知深浅,就会被深水所淹没。

越鸟从南而来,胡鹰也向北而飞。我欲举弓向天而射,但又恻然不忍,怜惜它们中途迷失了归路。

树叶为风吹落,别树飘雾而去。我如今他乡为客,无所归依,此悲正如落叶别树之情相同。

罗帷乍舒乍卷,似乎有人进来。一束明亮的月光照入室内,可鉴我光明磊落的情怀,真真是无疑可猜。

雄剑挂在墙壁上时时发出龙鸣。这把断犀象的利刃啊,如今闲置得都长满了锈斑。

国耻未雪,还谈得上什么建立伟业?谈得上什么万世功名?传说有一只神鹰,曾在云梦泽放猎,但它却连鸥鹭一类的凡鸟睬也不睬,对它们一点兴趣也没有。

因为此鸟志向远大,生来就是高飞九天,专门为君去搏击大鸟的啊。

《独漉篇》赏析

《独漉篇》原为乐府“拂舞歌”五曲之一,古辞以“刀鸣削中,倚床无施。父仇不报,欲活何为”,抒写了污浊之世为父复仇的儿女之愤。

独漉水中泥”,“独漉”在今河北,传说它遄急浚深、浊流滚滚,即使在月明之夜,也吞没过许多行人。此诗首解先以憎恶的辞色,述说它“水浊不见月”的污浊,第三句“不见月尚可”,又在复沓中递进一层,揭出它“水深行人没”的罪恶。这“独漉”水大抵只是一种象征:诗人所愤切斥责的,其实就是占据了长安,并将“河北”诸郡以污浊之水吞没的安禄山叛军。他们正如肆虐河北的独漉水一样,暗了天月,吞噬了无数生灵。

独漉水中泥,水浊不见月

接着由纷乱的时局,转写诗人客中飘泊、报国无门的孤愤。当中原深受罹乱时,诗人正孤身一人,飘泊在东南。眼看着“越鸟南来”、“胡雁北渡?”,诗人心中不胜悲哀:那鸟雁飞归的北方,正是河山拱卫的京师所在。而今陷于叛军的铁蹄之下,自己却只能避难客中,这实在是最令诗人痛苦的。“我欲弯弓向天射”一句,就是在这痛苦心境中激发的“射天”奇思。它与“拨剑四顾心茫然”一样,表达了一种无可发泄的苦闷。但弯弓射天,又怕误伤了空中的鸟、雁,徒然使它们中道折翮、失却归路,这真叫人左右为难。眼望月下的树影,偶有落叶在风中飘坠,诗人不禁一声长叹:“客无所托,悲与此同”——他正如这风中落叶一样,飘荡无主。

自“罗帷舒卷”以下,诗境陡转:四野万籁俱寂,诗人却还独伫空堂,他究竟在等待着谁?门边的罗帷忽然飘拂起来,仿佛有人正披帷而入。诗人惊喜中转身,才发现来客只有清风。随着罗帷之开,月光便无声“直入”,正如豪爽的友人,未打招呼便闯了进来——然而它只是月光的“无心”造访,根本无深意可解。这四句从清风、明月的入室,表现诗人似有所待的心境,思致妙绝。而且以动写静,愈加将诗人客中无伴的寂寞,衬托得孤寂冷落。

诗人所期待的,就是参与平叛、为国雪耻之用。

神鹰梦泽,不顾鸱鸢。为君一击,鹏抟九天

龙泉雄剑”此刻就挂在壁间。它如同古帝颛顼的“曳影之剑”一样,当“四方有兵”之际,便震响“龙虎之吟”,意欲腾空飞击。令人伤怀的是,它却至今未有一吐巨芒、断其犀、象之试。这雄剑的命运,正是诗人自身报国无门的写照。国之壮士,岂忍看着它空鸣壁间、“锈涩苔生”一股怫郁之气在诗人胸中盘旋,终于在笔下化为雄剑突发的啸吟:“国耻未雪,何由成名?”笔带愤色,却又格调雄迈,显示的正是李白悲慨豪放的本色。此诗末解,就于宝剑的啸吟声中,突然翻出了“神鹰”击空的雄奇虚境。据《幽明录》记,楚文王得一神鹰,带到云梦泽打猎。此鹰对攻击凶猛的鸱、鸢毫无兴趣,而竟去攻击九天巨鹏并将之击落。此诗结句所展示的,就是这神鹰击天的奇壮一幕。而决心为国雪耻的诗人,在天之东南发出了挟带着无限自信和豪情的声音:“为君一击,鹏搏九天!”这声音应和着挂壁雄剑的“龙吟”之音,响彻了南中国。它预告着诗人飘泊生涯的终止——他将以“鹏搏九天”之志,慨然从军,投入平治“独漉”、驱除叛军的时代风云之中。

此诗共分六节(乐曲的章节),初读起来似乎“解各一意”、互不相属,其实却是“峰断云连”、浑然一体。从时局的动乱,引出客中飘泊的悲愤;从独伫空堂的期待,写到雄剑挂壁的啸吟;最后壮心难抑、磅礴直上,化出神鹰击天的奇景。其诗情先借助五、七言长句盘旋、摩荡,然后在劲健有力的四言短句中排宕而出。诗虽作于诗人五十六岁的晚年,而奇幻峥嵘之思、雄迈悲慨之气,就是与壮年时代的名作《行路难三首》、《梦游天姥吟留别》相比,亦更见其深沉而一无逊色之憾。

《独漉篇》古诗提要

《独漉篇》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借用乐府古题创作的古诗。此诗作年不详。乐府旧题,属《舞曲歌辞》乐府原诗为是四言体,写为父报仇;李白此诗改四言为杂言,写为国雪耻。此诗作于安史之乱爆发之后。根据裴斐《李白年谱简编》,唐肃宗至德元载(756年)秋,李白从秋浦到浔阳,上庐山。冬入永王李璘水军,参谋幕府。入永王幕府前作《独漉篇》。

李白独漉篇

此诗写作者面对安史之乱,欲效法搏击九天之鹏的神鹰,一击成功,歼灭叛军,为国家作出贡献。全诗音韵流美,摇人情思,意蕴浓深,创意造言,都别致不凡。全诗可分六小段,沈德潜说:“中作六解,似岭断之连,若离若合。”反映了李白以天下为己任,把为国雪耻建功立业作为第一奋斗目标的伟大抱负。

陈沆以为“盖从永王时,欲其为国雪大耻,而不欲其与李希言寻小隙也”(《诗比兴笺》),今人或以为作于至德二载(757)秋卧病宿松时,“先是,虽经崔涣及宋若思为白推覆洗雪,然宋若思之荐表寂无音讯,朝廷于白之态度晦莫能明。白惧从璘之祸再发,感前途之危险。因有此忧愤惝怳之词”(《李白全集编年注释》)。今两存之,俟后考。

神鹰梦泽”,典出《幽明录》,言楚文王得一神鹰,猎于云梦泽。鹰击大鸟,羽堕如雪,为大鹏之雏。萧士赟云:“此比兴之意,谓士之用世,当为国雪耻,立大功以成名,如神鹰之不顾凡鸟而但击九天之鹏也”(《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相关阅读

《独漉篇》由李白诗歌网收集,为您整理了关于独漉篇的古诗原文、翻译(译文)、赏析(鉴赏)、创作背景时间等信息,为您学习欣赏李白的《独漉篇》诗词(诗歌)提供必要的帮助!

文章标题:独漉篇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iwen/136.html

上一篇:登高丘而望远 下一篇:公无渡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