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吟》原文赏析-注释题解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9-03-31 00:01 来源:李白诗歌网

江上吟》原文

木兰之沙棠舟(1),玉第金管坐两头(2)。

美酒槽中置千斛(3),载妓随波任去留(4)。

仙人有待乘黄鹤(5),海客无心随白鸥(e)。

屈平词赋悬日月(7),楚王台榭空山丘(8)。

兴酣落笔摇五岳(9),诗成笑傲凌沧洲(10)。

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1)。

《江上吟》注释

(1)木兰:即辛夷,香木名。,船桨。《九歌·湘君》:“桂掉兮兰枇。”沙棠:木名。南朝梁任肪《述异记》:“汉成帝与赵飞燕游太液池,以沙棠木为舟。其木出昆仑山,人食其实,入水不溺。”木兰泄、沙棠舟,形容船和桨的名贵。

(2)玉箫金管:用金玉装饰的箫笛。此处指吹箫笛等乐器的歌伎。

(3)梅:盛酒的器具。置:盛放。斛:古时十斗为一斛。千斛,形容船中置酒极多。

(4)妓:歌舞的女子。

(5)乘黄鹤:用黄鹤楼的神话传说。黄鹤楼故址在今湖北省武汉市武昌西黄鹤山上,下临江汉。旧传仙人子安曾驾黄鹤过此,因而得名。一说是费乘黄鹤登仙,曾在此休息,故名。

(6)海客:海边的人。《列子·黄帝篇》:“海上之人有好抠鸟者,每旦之海上,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枢鸟舞而不下也。

(7)屈平:屈原名平,战国末期楚国大诗人,著有《离骚》、 《天问》等。《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评价《离骚》是:“自疏灌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儒然泥而不津者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8)榭:台上建有房屋叫榭。台榭,泛指楼台亭阁。楚灵王有章华台,楚庄王有钓台,均以豪奢著名。

(9)兴酣:诗兴浓烈。五岳:是中国五大名山的总称。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南岳衡山。

(10)沧洲:江海。凌:凌驾,高出。

(11)汉水:发源于陕西省宁强县,东南流经湖北襄阳,至汉口汇入长江,汉水向西北流,比喻不可能的事情。

《江上吟》题解

这首诗作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二年(734),此时诗人游历于江。江,指汉江。这首诗以在汉江上邀游所思所感写起,表达了诗人对庸俗现实的蔑弃和对自由美好理想的追求。

《江上吟》赏析

诗人开篇塑造了一个自由美好又远离纷繁现实的世界:“木兰之枇沙棠舟,玉第金管坐两头。美酒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桨是香木做成的,船也是由名贵的沙棠木制作而成。那精美的乐器放在船的两头,美酒更是多得不可胜数,就在这样奢华的船上,载着歌伎在江上纵情的游玩。

紧接着诗人陈述自己的洒脱姿态:“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天上的仙人离开了仙鹤已经无法在天空遨游,而像我们这些无欲无求的船上人,心早已随着那洒脱的白鸥远行。屈原的辞赋与日月同辉,而喧露一时的楚王台榭如今只剩下了空空的山丘。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我乘着酒兴落笔,五岳也会摇抖。而当诗文写好之时,那江海便在我的脚下臣服。功名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无法长久,哪天要是真的长久存在,那汉水也应该自东向西而流了。

这首诗气势豪放,一气呵成,读来颇有张力。清代学者王琦高度评价这首诗的结构:“似此章法,虽出自逸才,未必不少加惨淡经营,恐非斗酒百篇时所能构耳。”(《李太白文集》卷七《江上吟》注)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江上吟》原文赏析-注释题解”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894.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