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园吟》原文赏析-注释题解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9-03-30 00:57 来源:李白诗歌网

梁园吟》原文

我浮黄河去京阙(1),挂席欲进波连山(2)。

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3)。

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

却忆蓬池阮公咏(4),因吟绿水扬洪波(5)。

洪波浩荡迷旧国(6),路远西归安可得!

人生达命岂暇愁(7),且饮美酒登高楼。

平头奴子摇大扇(8),五月不热疑清

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9)。

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10)。

昔人豪贵信陵君(11),今人耕种信陵坟。

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12)。

梁王宫网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13)。

舞影歌声散绿池,空徐汴水东流海(14)。

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

连呼五白行六博(15),分曹赌酒酣驰晖(18)。

歌且谣,意方远(17),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18)。

《梁园吟》注释

(1)京阙:本指皇宫,这里借指京城。

(2)挂席:即扬帆行船。席,帆船。

(3)平台:今在河南商丘市东北,汉梁孝王与邹阳、枚乘等文士曾游其上。平台在这里借指梁园。

(4)蓬池:古泽鼓名,在大梁。故址在今河南开封东南。阮公咏:阮公指三国时魏国诗人阮籍。阮籍常用饮酒放诞的行为,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保护自己。

(5)水扬洪波:谓想起阮籍当年在此写的《咏怀诗》,内心哀伤,一片迷茫。阮籍《咏怀诗》:徘徊蓬池上,还顾望大梁。水扬洪波,旷野莽茫茫。走兽交横驰,飞鸟相随翔。是时鹑火(星宿名)中,日月正相望。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羁旅无侍匹,俯仰怀哀伤。

(6)旧国:指西汉诸侯国大梁城。

(7)人生达命岂暇愁:言能看透命运,哪有时间去发愁。达命:犹知命。

(8)平头奴子:不戴冠巾的奴仆。

(9)吴盐:吴地所产之盐,以洁白著称,为四方所食。

(10)“莫学”句:谓不必向伯夷和叔齐效仿高洁。事,从事。

(11)昔人:言昔日信陵君曾经豪雄富贵一时。

(12)苍梧云:字面意思是大梁城为云雾所笼罩而看不清楚。言外之意是说,大梁的历史人物不仅——死去,就连他们的遗迹(包括坟墓、城池、宫阙)也看不到。

(13)枚马:枚乘、司马相如。谓梁孝王的门客枚乘、司马相如等人也早早离去,暗指他们早早死去。

(14)汴水:古水名。又作卞水、汴渠。隋开通济渠,所经荥阳至开封的一段,原为古汴水,故称汴河。

(15)“连呼”句:谓自己十分投入地玩博戏。五白,古代博戏的采名,五木制,上黑下白,掷得五子皆黑,叫卢,最贵;其次五子皆白。六博,即陆博,古代一种掷采(博具呈现的花色)下棋的游戏。

(16)“分曹”句:谓分班比赛喝酒,以这种方式打发光阴。分曹,分班。酣,饮酒尽兴。驰晖,亦作驰辉,飞驰的光阴。散文句式应是“分曹赌酒,酣于驰晖”。

(17)歌且谣,意方远:谓在歌唱中,产生了高远的志向。《诗魏风园有桃》:心之忧矣,我歌且谣。毛传日:曲和乐日歌,徒歌日谣。即配曲而歌谓歌,清唱谓谣。歌、谣,这里都泛指歌唱。

(18)东山:诗人自谓欲效仿晋朝谢安(字安石),东山再起,报效国家和人民,还为时不晚。《世说新语排调》:谢公在东山,朝命屡降而不动,后出为桓宣武(桓温)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灵时为中丞,亦往相祖(钱行)。先时,多少饮酒,因倚如醉,戏曰:“卿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曰:‘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今亦苍生将如君何?”谢笑而不答。苍生,即百姓。

《梁园吟》题解

《梁园吟》,又名《梁苑醉酒歌》,写于唐玄宗天宝三载(744),李白辞京之后游大梁(今河南省开封一带)和宋州(州治在今河南省商丘)期间。这首诗共三十四句,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写诗人辞京赴大梁,在平台梁园得遇友人诗酒相酬的情形;第二部分通过描写梁园倾颓的荒凉景象,抒发今昔变迁的感慨,同时寄寓了诗人的时代隐忧;第三部分写诗人执着的入世之念。

《梁园吟》赏析

梁园”,汉代梁孝王所建,用以游赏延宾,又名梁苑、兔园、睢园、修竹园,俗名竹园。“平台”,古台名,汉梁孝王筑,并曾与邹阳、枚乘等游此。这两个遗迹,分别在唐时的大梁和宋州。天宝三载,已是四十四岁的李白,带着巨大的失落,离开长安;之后他前往大梁和宋州一带游历。在梁园,诗人得到好友的诗酒相待,酒酣诗出,诗人满心郁积的痛苦与失落、不甘与无奈,化作激越的文字,宣泄出来,造就了这篇诗人的代表作。

从开头到“路远”句,共十句诗,为诗歌的第一部分,以叙事为主。“我浮黄河去京阙,挂席欲进波连山。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被迫离京,是诗人心头不能触及的痛。惟其如此,诗人更是对离开长安的日子耿耿在怀。诗人高挂船帆,欲渡黄河,船随波进,京城渐渐消失在诗人的视线里,瞻望前路,却见一路迤通的江水扬波伴随着两岸绵延不尽的山峦延伸向远方。离开长安意味着李白

愿为辅弼”的政治抱负中途天折,带着不甘与抑郁登上离京的航船,诗人眼中的艰难行程恰若诗人目下坎坷不平的仕途——巨浪遏舟、群山阻步。诗人融情于景,即景取警,抒情自然。遥望广阔水面的尽头,水天一线,渺无边际,前路遥遥何时是尽头?厌倦了没有目的地的行程,厌倦了不远千里跋山涉水去不知所终的旅程!天长水阔处,诗人的舟船倍显渺小,前路未知,诗歌伊始,便被这种抑郁、迷茫的情绪所笼罩。全诗起笔笔调低沉压抑,感情基调沉郁内敛。何以解忧?

不妨访古古平台。诗人寻找一个驱遣忧愁的突破口。

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却忆蓬池阮公咏,因吟绿水扬洪波。洪波浩荡迷旧国,路远西归安可得!

平台是异乡,客居其地徒然惹忧思,好友对面诗酒唱和,我有《梁园歌》,心有郁结歌抒郁积,于是心头盘桓的竟然是晋人阮籍《咏怀八十二首》之“瀑水扬洪波,旷野莽茫茫。…….羁旅无侍匹,俯仰怀哀伤”。跨越时空的对望,让两个遭遇相似的人心声共鸣!禄水扬起的洪波激荡了诗人的内心,回望来路,汤汤黄河翻起的浑浊巨浪遮住了长安旧都的形迹,这舟船渐行渐远,若想再西归古都,试问还有可能吗?这个深情的回望,伴随着一声慨叹,道出了诗人抱负不能实现的无限怅惘之情。含着对理想破灭的无限惋惜,道出了忧思纠结的根源。短短六句诗,感情回环往复,百结千缠,表现出深沉的忧怀,为下文作好了铺垫。

从“人生”句到“分曹”句,共二十句,为诗歌的第二部分,以抒情为主。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诗人很快从低迷抑郁的情绪中跃出,以人生达命者自居,将把自己掷入绝望深渊的悲苦抑郁抛之一旁,以饮酒登楼游目骋怀来消解心中的郁积,诗歌境界瞬间为之一新,由之前的低吟怨烈一变而为旷达乐观。

平头奴子摇大扇,五月不热疑清秋。

奴仆冠巾未戴,手摇大扇,送来习习风儿,五月暑热悉数不见,疑心清秋早临。梁园佳境,不热不冷,更有“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友人专程带杨梅盛玉盘,吴盐似雪点其上,生津解渴其味尤佳。

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

江淮一带所晒制的吴盐,色白而味淡,古人食水果如杨梅、橙子之类,多喜佐以吴盐,渍去果酸。伴食吴盐佐味的杨梅,开怀畅饮,大可不必学叔齐伯夷为了所谓的名节耻食周粟。“莫高洁”,这分明是诗人的政治抱负破灭之后愤愤不得已的反语啊。

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梁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舞影歌声散绿池,空徐汴水东流海。

这八句诗,承接前面六句诗的旷达,将诗人的情绪推向高潮。诗人纵酒以对昔日梁园的豪奢被时间败落成一片荒凉的景象,情绪激变。且看,战国公子魏无忌,昔日豪贵诸国,今日墓冢被田农人耕作其上;一代名王梁孝王,昔日奢华建梁园,而今园成荒苑,人无踪,唯余月照空山,古木参天。雕梁画栋梁王宫,如今不见垣墙影,昔日座上嘉宾枚乘、司马相如也早已作古,不见人迹。旧日奢华、豪贵、权势悉数在梁园的荒寂中消遁无形,绿池依旧,歌声舞影却早非旧人所歌所舞,汴水恒流,却早已不见旧日园中人儿。梁园依旧,歌声舞影却转眼易人,在倏忽即逝的人事与恒久流淌的汴水之间,最能看见物是人非的凄凉。既然功业转瞬成空,那么功业何足恋?且去纵酒又何妨!“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沉吟梁园史事,思及己身之遇,唯有一醉方休可遣怀!

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

博戏正酣连呼五白,掷采下棋行六博,分班赌酒正是酣畅,不知不觉间时光飞逝。诗人简笔勾勒梁园里众生豪赌酣博的形象,是为刻画诗人在酒悟功业是虚之后癫狂纵酒的形象。醉生的诗人在苦闷中用纵酒否定自己曾经积极入世的人生信条,甚至不惜用癫狂之态来深化自己的新形象。

这种消极颓唐中,我们窥见了诗人的意欲入世而不得的痛苦,然而滴仙人固有的纯真之态,令他在癫狂之时也不忘自己最初的选择:“歌且谣,意方远,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这是诗歌的第三部分。且歌且谣中,意属远方,希望终有一天,能够像隐居东山的晋人谢安一样,再度出山,担当起济世救民的大任来。结未这四句意出诗外,在前面层递转折表达功业不系的愿望后,突然跌出一笔,泄露了诗人心中永远不曾熄灭的一团烈火,但凡有机会,“欲济苍生未应晚”的入世之思便回执着再现。诗歌因此跌出一个新境界,给人以新的期许。

这首诗,长达三十四句,诗人感情变化多端,诗歌意境随之转换多变,或如蛟龙潜水抑郁深沉,或如蛟龙出水癫狂豪放,或如龙盘山顶瞻望未来,心存远思。全诗典出皆缘梁园,行文脉络清晰,在诡诵多变的诗歌意境中,呈现典雅蕴藉的气韵,颇具艺术张力。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梁园吟》原文赏析-注释题解”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244.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