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9-03-06 23:49 来源:李白诗歌网

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古诗全文

忆昔洛阳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

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海内贤豪青云客,就中与君心莫逆。

回山转海不作难,倾情倒意无所惜。

我向淮南攀桂枝,君留洛北愁梦思。

不忍别,还相随。

相随迢迢访仙城,三十六曲水回萦。

一溪初入千花明,万壑度尽松风声。

银鞍金络到平地,汉东太守来相迎。

紫阳之真人,邀我吹玉笙。

餐霞楼上动仙乐,嘈然宛似鸾凤鸣。

袖长管催欲轻举,汉东太守醉起舞。

手持锦袍覆我身,我醉横眠枕其股。

当筵意气凌九霄,星离雨散不终朝,分飞楚关山水遥。

余既还山寻故巢,君亦归家渡渭桥。

君家严君勇貔虎,作尹并州遏戎虏。

五月相呼渡太行,摧轮不道羊肠苦。

行来北凉岁月深,感君贵义轻黄金。

琼杯绮食青玉案,使我醉饱无归心。

时时出向城西曲,晋祠流水如碧玉。

浮舟弄水箫鼓鸣,微波龙鳞莎草绿。

兴来携妓恣经过,其若杨花似雪何!

红妆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写翠娥。

翠娥婵娟初月辉,美人更唱舞罗衣。

清风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绕行云飞。

此时行乐难再遇,西游因献《长杨赋》。

北阙青云不可期,东山白首还归去。

渭桥南头一遇君,酂台之北又离群。

问余别恨今多少,落花暮争纷纷。

言亦不可尽,情亦不可及。

呼儿长跪缄此辞,寄君千里遥相忆。

《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古诗赏析

元参军,即李白的好友元演。二人曾有数次交往,意气相投,甚为相得。从诗的内容看,这首诗约作于天宝九年(750)前后,正是诗人政治上遭受挫折,第二次离开长安之后。“北阙青云不可期,东山白首还归去”,失意的情绪很浓厚。因此作品的内容虽是写青年时代纵酒挟妓、放荡不羁的轻狂生活,但这种“忆旧游”并不只是怀旧,也包含有非今的意味。诗人是把恣意行乐的生活作为“使我不得开心颜”(《梦游天姥吟留别》)的官场生活的对立面来写的,是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否定。

全诗是以与元演的交往为线索展开描写的,据此可分为四个部分。

从开头到“君留洛北愁梦思”是第一部分,追忆在洛阳时结交豪俊、纵情行乐的情景。在这里,诗人的形象极为鲜明:豪饮,诗人自称“酒中仙”。酒,是诗人一生须臾不可缺少的东西;饮酒,则是追求精神解放的一种表现。“忆昔洛阳董糟丘,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这是何等的夸张!在洛阳城内,除诗人以外,简直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喝酒的人。放诞,“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黄金白璧,一掷千金;“一醉”,而至“累月”,在他面前“王侯”又何足道哉!侠义,“回山转海不作难,倾情倒意无所惜。”诗人结交的尽是“海内贤豪青云客”,而其中最称“莫逆”的自然是元演了。为了朋友,“回山转海”算不了什么,甚至到了“倾情倒意”不惜牺牲一切的地步。这是何等的侠肝义胆!多么豪迈的气概!写到这里,诗人突然煞住笔,交待二人分手后的去向,一个赴准南,一个“留洛北”。不需要再多说了,诗人的形象已深深地刻在了读者的心中。

从“不忍别”到“君亦归家渡渭桥”是第二部分,追忆同元演同游汉东的情形。“不忍别,还相随”是两个过渡句,承上启下,引出第二番相会,上下衔接极为自然。先写仙城山的迷人景色:“水回萦”、“千花明”、“松风声”,真是胜似仙境,接着写与汉东太守及道士胡紫阳饮酒作乐的情状。其中太守“乘醉起舞”、诗人“醉卧枕其股”、太守“解衣覆其身”三个细节是最为动人的一幕。好友性格相合,不分尊卑,无拘无束,倾心相交,这与上层社会的虚伪、势利形成鲜明的对照。最后写众人分手,“余既还山寻故巢,君亦归家渡渭桥”,诗人与元演也各奔东西,劳燕分飞。

从“君家严君勇貔虎”到“歌曲自绕行云飞”是第三部分,追忆在并州受到元演热情款待的情景。先从元演的父亲写起,意在介绍元演将门之子的尊贵身份,以突出元演“贵义轻黄金”的深厚情意。诗人在那里过得舒心惬意:既有“琼杯绮食”的盛情款待,又有晋祠“浮舟弄水箫鼓鸣”的游赏之乐,更可以欣赏到歌女们精彩的歌舞。其中对歌女的刻划极为细致动人:“红妆欲醉宜斜日,百尺清潭写翠娥。翠娥婵娟初月辉,美人更唱舞罗衣。清风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绕行云飞。”歌女们的红妆醉颜与晚霞相辉映,美人的倩影倒映在清清的潭水中,这情景十分迷人。在明月初上时,歌女的面容象月色般皎洁,她们轻舒歌喉,翩翩起舞。歌声悠扬,随风远去,追逐行云。„„这是多么令人心醉的时刻呵!难怪诗人“无归心”了。

从“此时行乐难再遇”到篇末是第四部分,写诗人长安失意后与元演的又一次相逢。并州分手后,诗人西赴长安。“西游因献《长杨赋》”,满怀建功立业的热望,可是由于朝廷昏聩,奸邪当道,诗人屡遭谗毁,终于被排挤出京,失望而归。“北阙青云不可期,东山白首还归去”,虽然说得很含蓄,然而其中所包含的强烈的悲愤感情,我们是完全可以感受到的。在长安与元演相逢,诗人没有细说,只用“渭桥南头一遇君,酂台之北又离群”一笔带过。大约是由于诗人当时心境不佳吧!因而一向旷达的诗人,竟也发出了“问余别恨今多少,落花春暮争纷纷”的慨叹。这种心境是“言亦不可尽,情亦不可及”,只有通过“遥相忆”的方式来排遣了。所以当其“呼儿长跪缄此辞,寄君千里遥相忆”时,心里多少得到了一点宽慰吧!

《唐宋诗醇》云:“此篇最有纪律可循。历数旧游,纯用叙事之法。以离合为经纬,以转折为节奏。结构极严而神气自畅。至于奇情胜致,使览者应接不暇,又其才之独擅者耳。”就是说,这首诗采用的是叙事的方法,以诗人与元演的四次交往为线索,追忆了当时的情景,在结构上既上下衔接,又层次分明,极为严谨。但在各次交往的具体写法上却又极富于变化:极度的夸张、细节的刻划、生动的描写、概括的叙述,„„信笔挥洒,恣肆畅快,颇多淋漓兴会之笔。在句法上以七言为主,杂用三、五、九字句,于整饬中见参差。因此,“结构极严而神气自畅”是这首诗的一个鲜明特色。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李白《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167.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