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日出入行》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9-03-04 21:05 来源:李白诗歌网

《日出入行》古诗全文

日出东方隈,似从地底来。

历天又复入西海,六龙所舍安在哉?

其始与终古不息,人非元气,安得与之久徘徊?

草不谢荣于风,木不怨落于天。

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

羲和!羲和!汝奚汩没于荒淫之波?

鲁阳何德,驻景挥戈?

逆道违天,矫诬实多。

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

《日出入行》古诗赏析

明代胡震亨《李诗通》评论此诗云:“汉郊祀歌《日出入》,言日出入无穷,人命独短,愿乘六龙,仙而升天。此反其意,言人安能如日月不息?

不当违天矫诬,贵放心自然,与溟涬同科也。”点出了李白此诗继承汉乐府《日出入》旧题,反其意而出新旨,开拓深化旧题的特色。文学的继承、创新有正有反,《日出入行》是从反面承继乐府旧题的诗篇之一。

乐府旧题《日出入》:

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故非我春,非我夏,非我秋,非我冬。洎如四海之地,遍观是邪谓何?吾知所乐,独乐六龙。六龙之调,使我心若。訾黄其何不徕下!

从中不难看出旧题作者对生命价值的追求,想在当世尽情享受,幻想羽化登仙,“独乐六龙”。在永恒的大自然面前,深感人世渺小短暂,一种对生命永恒追求寄托在“六龙升天”的冥想游仙之中。把人的生命与天地宇宙对峙起来,认为“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我冬”。李白的《日出入行》则套用旧题,在立意和内容上与之完全颠倒,诗人歌唱的是人与天地共生,我与万物合一的新的人生价值追求,把对人生追求寄托在生生不息、永恒无限的宇宙天地之间,对生命价值观的追求,通过“人与天地参”的融合,达到了与万物相契。因此,诗人认为人生应该象“草不谢荣于春风,落木不怨落于秋天”一样,一切任从自然。

李白深受道家思想的浸淫,《日出入行》正是道家任从自然人生观在李白心灵中的艺术再现。李白借用神话传说展开他想象的翅膀,抒发他壮大恣肆、吞吐宇宙、挥斥八荒,与自然合而为一的宇宙心灵,他否定宇宙天地间有主宰,他发出了“六龙所舍安在哉?”“谁挥鞭策驱四运?”等一系列的质疑,以屈原《天问》式的大胆探索精神,诘问、反问所谓的“主宰神”——羲和、鲁阳,表现出信奉自然,不信神灵的朴素唯物思想,指出“万物兴歇皆自然”这一人生价值观。诗人在抨击完羲和、鲁阳之后,唱出了“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的人生主题,气势磅礴,表现出诗人“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自我形象,构成了李白式的胸襟!

全诗述事、抒情、说理相结合,又借用神话传说,句式长短错落,反复用质诘句,诗情波澜起伏,表达了深邃的哲理,富有论辩性和战斗性,表现了李白的宇宙观和人生观。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李白《日出入行》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153.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