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其六》(代马不思越)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9-04-03 08:13 来源:李白诗歌网

古风五十九首·其六》古诗全文

代马不思越,越禽不恋燕。

情性有所习,土风固其然。

昔别雁门关,今戍龙庭前。

惊沙乱海日,飞雪迷胡天。

虮虱生虎鹖,心魂逐旌旃。

苦战功不赏,忠诚难可宣。

谁怜李飞将,白首没三边?

《古风五十九首·其六》古诗赏析

李白有《古风》五十九首,这是第六首。从所写内容来看,约作于天宝八载(公元749)以后。《诗比兴笺》谓“此伤王忠嗣也”。王忠嗣是当时有名的边将,曾连破突厥、吐蕃、吐谷浑,屡立战功。后为李林甫陷害至死。诗以此事为背景,却不拘泥于本事,而是将视野扩展到更广阔的程度,通过对艰苦卓绝的征战生活的细致描写,反映了将士们“苦战功不赏”的悲惨结局,将讽刺矛头指向了赏罚不明的最高统治者。

开篇四句化用古诗“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句意,借鸟、兽的乡土之恋,比喻征人离家戍边的痛苦心情,诚如《唐宋诗醇》所谓“民安乡井,离别为难,况驱之死地乎!起意恻然可念”。“昔别”六句,极写征战生活的艰苦。雁门关已为边塞之地了,龙庭更在此关之北,“”雁门“”龙庭,说明离家愈远;“”别“”戍,见出时间之长。离家愈远故思家愈甚,时间越长则痛苦越深,更何况整年整年地处于“惊沙乱海日,飞雪迷胡天”的险恶、苦寒环境之中!“虎鹖”,本为将士穿戴的虎衣鹖冠,如今竟也生满了虮虱;“旌旃”,乃是军队中指挥作战的旗帜,“心魂逐旌旃”,表明军中生活之紧张,人们每天处于戒备状态。环境如此,生活如此,已令人难以忍受了,如果打起仗来,不就愈发难堪了吗?然而,诗人却举重若轻,将战争过程虚笔带过,只以“苦战”轻轻一点,令人于想象中去充实战争之“”的程度,从而收到四两压千金的艺术效果??

苦战功不赏,忠诚难可宣。”二句陡作转折,与前面所写形成鲜明对照。在那样艰苦的环境和生活中,进行那样艰苦的战争,要取得胜利是何等的不易!然而,胜利之后,却有功不赏,不仅不赏,反加以怀疑、猜忌,使得一片忠心难以表白,这又是何等的不公!两句诗纯为客观叙写,而不满之心,讽刺之意,已尽在不言之中。最后两句,以汉代屡立战功而终无封赏的飞将军李广为喻,对主人公(王忠嗣以及与其有同样遭遇者)的悲剧结局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和惋惜,而“谁怜”二字,以反诘语气强调,令人于浓郁的凄凉气氛中,体悟到诗人胸中那难以遏制的激愤,从而引起强烈的共鸣。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古风·其六》(代马不思越)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115.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