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韩荆州书》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8-12-23 14:22 来源:李白诗歌网

与韩荆州书》古诗全文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岂不以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愿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寒贱而忽之,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颖脱而出,即其人焉。

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此畴曩心迹,安敢不尽于君侯哉!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幸愿开张心颜,不以长揖见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权衡,一经品题,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耶?

昔王子师为豫州,未下车,即辟荀慈明,既下车,又辟孔文举;山涛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为侍中、尚书,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荐一严协律,入为秘书郎,中间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之徒,或以才名见知,或以清白见赏。白每观其衔恩抚躬,忠义奋发,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诸贤腹中,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傥急难有用,敢效微躯。

且人非尧舜,谁能尽善?白谟猷筹画,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积成卷轴,则欲尘秽视听。恐雕虫小技,不合大人。若赐观刍荛,请给纸墨,兼之书人,然后退扫闲轩,缮写呈上。庶青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幸惟下流,大开奖饰,惟君侯图之。

 

《与韩荆州书》古诗赏析

开元二十二年(735),李白在襄阳拜见荆州长史韩朝宗,写下了这篇自荐书。李白才高八斗,心雄万夫,青少年时代就怀有远大的政治抱负,曾自比为倚天大鹏,幻想着“何时腾风云,搏击申所能”(《赠新平少年》)。又适逢开元盛世,整个社会充满着一种崇尚功业、奋发向上的朝气。按理说正是他施展才华,有所作为的大好时机。可是李白心高气傲,不屑走当时一般知识分子所奉行的科举仕进的道路,而是希望凭借自己过人的才华,得到当权者的赏识和举荐,一步登天。这篇自荐书就是出于这样的目的而写成的。作者以战国时的策士毛遂自比,说明自己有远大的志向和安邦定国的才能,希望韩朝宗能赏识自己,使自己得以“扬眉吐气,激昂青云”,从而实现辅明主、济苍生的政治理想

全文大致可分为五个段落。第一段即开宗明义,称赞韩朝宗礼贤下士,奖掖后进,有周公之风,所以天下才智之士“奔走而归之”,自己也慕名而来,希望能成为毛遂式的人物。作者略去陈言俗套,起首就不同凡响:“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这样的开头有如下几点好处:一是别致新颖,一开头就能引起读者(韩朝宗)的浓厚兴趣。二是寥寥数语,排空而来,给整个文章奠定了豪迈激昂的期基调。三是借天下谈士之口称赞对方,避免了面谀之嫌。四是泛言韩朝宗善于知人而受到天下士人的仰慕,实际上也暗示了自己并非泛泛之辈,否则就不会主动归其门下了。名为言人,实为托己,这样就自然而然地引出了下文。为什么“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呢?这是因为“一登龙门,则声誉十倍”,因此希望对方也能给自己这样的礼遇,使自己能象毛遂那样“脱颖而出”。这样,李白投书的目的也就豁然轩露了。

第二段进一步叙说自己的出身、才学及交游。从自荐书的角度看,这是必不可少的部分。先介绍自己的家世及阅历:“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李唐王朝即源于陇西李氏,这种从血统上的标榜,使李白的身上也罩上了一层灵光,其用意是很明显的。以剑术而干诸侯,以文章而抵卿相,则更道出了自己文才武略的非同一般。然后说自己有“心雄万夫”的气概和以身许国的高义。这段自我介绍,虽然略带夸张,但却写得豪气纵横,十分得体。这一段紧承上一段而来,二者相辅相成,因此这种把自己“畴曩心迹”“尽于君侯”的命意也是十分明确的。

第三段颂扬韩朝宗的道德文章,称赞他胸怀宽广,必定会谦恭待士,从而使自己得以平步青云。其实颂扬韩朝宗只是表面文章,真实的用意则是为标榜自己作铺垫。正因为韩朝宗有超群绝伦的道德才能,所以才能接纳象自己这样的奇才。故而言及自身则信笔激荡而下:“幸愿开张心颜,不以长揖见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短短数语,就把一个潇洒倜傥、才华超群的自我形象勾勒了出来,这也正是李白那种恃才自负的典型性格的一种表现。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才华,想必贤明的君侯一定会待若上宾的,从而使他“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这段话说得痛快淋漓,充满了自信心。

第四段历数前代甄拔人才的佳话,说明韩朝宗有如古人,也屡次荐举后进,并表示自己一旦被任用,定当奋力报效。这段文字别开生面,极尽纵横驰骋之能事,借古以颂今,说古以类今。如说古人“衔恩抚躬,忠义奋发”,实际上也是表明自己决不会忘记赏识荐举之恩。这种写法,既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又不失其清高自负的身份,可谓言近而意远。从全篇来看,这段文字也给人一种回环往复,连绵不尽的感觉。

最后一段回到具体的请求上,请韩朝宗品评自己的作品,能赏识自己的才华。这段话虽说得很谦虚,什么“尘秽视听”啦,什么“恐雕虫小技,不合大人”啦,但他内心却不无对自己文章的自负。所以说“青萍、结绿”这样的宝剑、美玉只在“薛、卞之门”这样的地方才能得到赏识。最后以“唯君侯图之”一句作结,戛然而止,语短韵长。言外之意是说,能不能识“”,就看你的了。最后一段并非可有可无,前面对自己的介绍都是虚的,只有这里说的才是实实在在的。

这篇文章虽不是抒情散文,但却充满了作者的激情,这种激情在文章中转化为一种巨大的气势和力量。这正是作者强烈的自信心和豪迈的个性的生动体现。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与韩荆州书》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060.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