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东鲁二稚子》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8-12-21 19:08 来源:李白诗歌网

寄东鲁二稚子》古诗全文

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

事已不及,江行复茫然。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

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

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

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

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

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

 

《寄东鲁二稚子》古诗赏析

这首诗约作于天宝七载(748)的春天,其时作者正游览金陵,他的一双儿女寄居山东任城。这首寄怀诗,以生动细腻的笔触,抒写了一位慈父思念儿女的骨肉真情,这可是发自“谪仙”的父爱之情啊!

诗由景起,展现了江南春光:“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并由此生发,遥想东鲁家中的园田农事,表达了自己浪游未归、春事不及的焦虑情状:“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接着,诗笔转向家园的描绘,纯系想象:“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旗幡飘扬的酒楼,楼东一株枝叶繁茂的桃树,红楼绿树,交相掩映,展示了满园春色;女儿平阳在折花时想念起我,正倚树对花,默然泪下;幼子伯禽,天真无知,仍与往日一样和姐姐一起玩耍。

春景和人情在这种幻想的境界中,达到和谐的统一。在似实似虚的描写中,诗人如数家珍般地依次介绍了酒楼、桃树、儿女,等等,对别离三年、远在东鲁的家庭的一切,无不一往情深,其中最为深挚动人的,是他对儿女的刻骨亲情、铭心父爱。

诗人用动情而细腻的笔法,叙写他的幻中所见,形象如生。女儿娴雅优柔的神态妙不待言;小儿的身高诗人也未忽略。摹写最妙的是“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两句,娇女的动作、神情、心理,以及思父的情状,一一描出,细致入微。诗人以情写人,情之所至,人物的形象自然飘逸生动,富于情韵。“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正是诗人胸中深切思念之情的流泻。

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两句,诗人从奇警华赡的想象中跌落肝肠忧煎的现实。久游未归的内疚,儿女无依的哀伤,使诗人心意烦乱、柔肠寸断,只好“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在无可奈何之中,深挚、急切的思念儿女之情、怀恋乡土之心,清晰可见,几可触摸,感人至深。

这首诗以情感为经,以想象为纬,熔奇瑰的想象和炽烈的情感为一炉,气韵灵动而情调深沉,在李白众多的“寄意”篇什中,一帜独树,深得后人赞赏。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寄东鲁二稚子》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037.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