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赠贾舍人》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18-12-21 19:07 来源:李白诗歌网

巴陵赠贾舍人》古诗全文

贾生西望忆京华,湘浦南迁莫怨嗟。

圣主恩深汉文帝,怜君不遣到长沙。

 

《巴陵赠贾舍人》古诗赏析

《巴陵赠贾舍人》是李白乾元二年(759)在岳州所作的一首七绝酬赠诗。诗题中的“巴陵”,县名,又为巴陵郡(乾元元年改岳州)治所,在今湖南岳阳市。贾舍人,即诗人贾至。至,字幼邻,天宝末官中书舍人,乾元元年出为汝州刺史。乾元二年秋,“坐小法,贬岳州司马”(《新唐书》本传)。李白和贾至是天宝年间在长安的旧交,此际,李白从流放夜郎的途中赦还,二人劫后相逢在江南.百感交集之情可以想见。他们泛舟洞庭,酬唱之作颇多。这首诗作婉而多讽、含而不露,历来为人们所传诵。

诗歌开篇叙事,“贾生西望忆京华”一句,记贾至由京城外放继而被谪之后眷恋长安的伤感之情。“湘浦南迁莫怨嗟”,点明贬谪之地,并由叙事转而作宽慰。在这里,诗人用了双关的笔法,将汉代的贾谊与自己的朋友贾至类比。“贾生”兼指二贾,“湘浦”亦指代贾谊贬地长沙和贾至贬地岳州。这一双关手法在三、四两句中就明显起来。“圣主恩深汉文帝,怜君不遣到长沙”承上句“莫怨嗟”,是诗人所作的宽解之词:当今的圣明君主对你的恩德比汉文帝对于贾谊要深多了,他怜惜你,因而没有将你流放到更远的长沙去啊!

这首诗歌的妙处,在于将对挚友的同情用含蓄的手法给予表现,加深了绝句的意蕴。诗歌的表层义似乎是在庆幸朋友比之古人有较好的待遇。但仔细体味其深层的意义,却是在说:贾至的际遇正是汉代无辜的贾谊放遣命运的重演。贾谊是西汉杰出的文学家,他早年为文帝所赏识,召为博士,一年后便超迁为太中大夫,但后来恩疏被贬谪为长沙王太傅。渡湘水时,曾作《吊屈原赋》自伤其政治上的不得志,后郁郁以终。

他的遭遇后来成为中国文人遭谗被疏的象征,李白在这里将贾至与贾谊双关类比,本身就显示了贾至被贬与贾谊远迁一样,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再读三、四两句的宽解之词,更见其反语实讽的特点。据《新唐书·地理志》载:岳州在京师东南二千二百三十七里,长沙在京师南二千四百四十五里,岳州较长沙距京师只近二百余里。这一细微的差别,正应了中国的成语“五十步笑百步”!因此这儿的宽解实是“曲为之词”,是为朋友鸣不平,是讽刺唐肃宗的寡恩一如文帝对贾谊的疏远。这是一种更深的“怨嗟”,比之贾至“感时还北望,不觉泪沾襟”(《岳阳楼宴王员外贬长沙》)那种形于颜色的牢骚与悲哀更见沉痛、凄惋与不平!倘若再联系李白自己劫后馀生的身世来看,这种怨愤就更加入了一份与贾至同病相怜的自伤之情。

含蓄婉转的表现手法,不同于李白众多诗歌浪漫主义的激情喷涌或狂呼大叫,以至后来的诗评家或称之为“真得温柔敦厚之旨”(宋咸熙《耐冷谭》),甚至或“疑其词气不类”(唐汝询《唐诗解》)。但透过诗歌的表象,从字里行间表现出的不平之气,我们依旧还是可以感受到“观其气味,非白不办”(《唐宋诗醇》)的太白风貌。只是人生的挫折,使诗人在晚年对昏庸的世道参得更透,因而其诗歌的表现也更为冷隽了。从这里也可见李白诗歌风格多样之一斑。

首发声明:本文已通过百度原创保护,“《巴陵赠贾舍人》古诗赏析”由李白诗歌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5034.html,严禁非法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