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城三首》(其一)原文赏析-李商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1-12-03 00:02 来源:李白诗歌网

碧城三首(其一)

李商隐

碧城十二曲阑干,犀辟尘埃玉辟寒。

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

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

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精盘。

【注释】

①看(kān):此处读阴平,不读去声。

《碧城三首》(其一)原文赏析-李商隐

【赏析】

《碧城三首》是李商隐诗最难懂的篇章之一,历来解说纷纭。清姚培谦认为是“君门难进之词”(《李义山诗集笺》);清朱彝尊谓,第三首末联的“武皇”,唐人常用来指玄宗,当是讽刺唐明皇和杨贵妃;清纪昀认为三首都是寓言,然所寓之意则不甚可知。明代胡震亨则认为:“此似咏唐时贵主事。唐初公主多自请出家,与二教(指佛教、道教)人媟近。商隐同时如文安、浔阳、平恩、邵阳、水嘉、永安、义昌、安康诸主,皆先后丐为道士,筑观在外。史即不言他丑,于防闲复行召人,颇著微词。”(以上均见《李义山诗集辑评》)清程梦星、冯浩,近人张采田等均赞同此说,认为朱氏之说未免迂曲。此外还有写诗人自己恋爱事等说法。其实,第二首末联云:“《武皇内传》(即《汉武帝内传》,多记武帝与女仙往来事)分明在,莫道人间总不知。”讽刺意味非常明显;而“莫道”云云,又似非指明皇而言,因为他和杨贵妃的事,在唐代是人所共知的,李商隐之前,白居易的《长恨歌》、陈鸿的《长恨歌传》,早就明白写过;而且全诗三首的主人公都是女子,似以胡震亨说较为可信。

诗以第一首开头二字为题,与“无题”诗同类。此首以仙女喻人道的公主,从居处、服饰、日常生活等方面,写她们身虽人道,而少心不断,情欲未除。

首句写居处。“碧城”即仙人住地。《太平御览》:“元始天尊居紫云之阁,碧霞为城。” “十二”指碧城,形容城阙之多,非必实数,诗人《九成宫》诗亦有“十二层城间苑西”之句。碧霞为城,重叠辉映,曲栏围护,云气缭绕,写出天上仙官的绮丽景象。次句写仙女们服饰的珍贵华美。《述异记》:“却尘犀,海兽也,其角辟(避)尘,置之于座,尘埃不入。”《岭表录异》:“辟尘犀为妇人簪梳,尘不著发也。”古人认为玉德温润,故云“玉辟寒”。清冯浩说:“入道为辟尘,寻欢为辟寒。”(《玉溪生诗集笑注》)此处已微露旨意。

下面写仙女的日常生活,寓意更加明显。第二联把仙女比作鸾鸟,说她们以鹤传书。“阆苑”传说中仙人所居之处。《集仙录》说西王母所居宫阙在“昆仑之圃,阆风之苑,有城千里,玉楼十二”此处含蓄地点出传书者为女性。《山海经·西山经》:“女床之山,有鸟焉,其状如翟(即野鸡)五彩文,名曰鸾岛。”清朱鹤龄《李义山诗笺注》引道源注云:“仙家以鹤传书,白云传信。”这里的“书”,实指情书。鸾凤在古代诗文中常用来指男女情事,“阆苑”、“女床”亦与人道女冠关合,所以程梦星称此联是写“处其中者,意 在定情,传书附鹤,居然畅遂,是树栖鸾,是则名为仙家,未离尘垢。”(《重订李义山诗集笺注》)。此联与首二句所写居处服饰及身份均极其高贵,胡震亨指出非公主不能当,隐隐透出诗中所写之人的身份。

第三联表面上是写仙女所见之景,实则紧接“传书”,暗写其由暮至朝的幽会。“星沉海底”,谓长夜将晓之际;雨脚能见,则必当晨晡已上之时。“河源”即黄河之源,此处指天河(银河)。据宋代周密《癸辛杂识》引《荆楚岁时记》载,汉代张骞为寻河(黄河)源,曾乘槎(木筏)直至天河,遇到织女和牵牛。又宋玉《高唐赋序》写巫山神女与楚怀王梦中相会,有“朝为行云,暮为行雨”之句。可见,诗中“雨过河源”是兼用了上述两个典故,写仙女的佳期幽会事。因为仙女住在天上,所以星沉雨过,当窗可见,隔座能看,如在目前。末联的“晓珠”指太阳。《太平御览》引《易参同契》:“日为流珠。”《唐诗鼓吹注》也说:“晓珠,谓日也。”“水精盘”即水晶盘。王昌龄《甘泉歌》云:“昨夜云生拜初月,万年甘露水晶盘。”这里是指月亮。上联隔座看雨,天色已明,情人将去,所以结联以“晓珠”紧接上文;意思是说,如果太阳明亮而且不动,永不降落,那将终无昏黑之时,仙女们只好一生清冷独居,无复幽会之乐了。反言之,如果昏夜不晓,即可长夜欢娱而无已时。诗用否定前者,肯定后者的方法,表现仙女对幽会的留恋不舍,讽刺极为尖刻。

此诗通篇都用隐喻,写得幽晦深曲。本来是写人间的人道公主,却假托为天上的仙女;本来是写幽期密约,表面看去却不过是居处、服饰和周围的景物。诗人不是直截了当地把所要表达的意思明白说出,而是采用象征、暗示、双关、用典等表现方法,乍一读去,似觉恍惚迷离,难明所指。然而只要我们根据上引第三首末联的暗示,综合三首反复体味,仍能曲径通幽,捕捉到诗的旨趣。此诗想象极其丰富。诗把场景安排在天上,将道教传说和古代优美神话引人诗中,不但很好地表现了诗的主题,而且使作品显得极其瑰 伟奇丽。特别是第三联,设想之新竒,景象之壮美,可与李贺《梦天》媲美;而用典巧妙,词意幽深,又与《梦天》之明白酣畅迥然有别。李商隐在诗歌创作上很受屈原的影响,他对“骚之苗裔”的李贺也很推崇。从这首诗也可看到他在学习奇诡生动的风格时表现出来的创造精神。

(王思宇)

免责声明:《碧城三首》(其一)原文赏析-李商隐”由李白诗歌网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7875.html,如您认为本文及图片涉嫌侵犯著作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我们将立即删除侵权内容,对此我们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