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堂

秦观

东风吹柳日初长,雨余芳草斜阳。

杏花零落燕泥香,睡损红妆。

宝篆烟销龙凤,画屏云锁潇湘。

夜寒微透薄罗裳,无限思量。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原文,(宋)秦观词作赏析

秦观生平简介

秦观(1049-1100)字少游、太虚,别号邗沟居士,高邮(今属江苏)人。少有才名,研习经史,喜读兵书。熙宁十年(1077),往谒苏轼于徐州,次年作《黄楼赋》,苏轼以为“有屈、宋姿”。元丰八年进士及第,授定海主簿,调蔡州教授。元祐三年(1088),应制科,进策论,除宣教郎、太学博士,校正秘书省书籍。六年,迁秘书省正字。预修《神宗实录》。时黄庭坚晁补之张耒亦京师,观与同游苏轼之门,人称“苏门四学士”。绍圣元年(094),坐元祐党籍,出为杭州通判,再贬监处州(今浙江丽水)酒税。三年又因写佛书削秩徙郴州(今属湖南)。明年,编管横州(今广西横县)。元符元年(1098)再贬雷州(今广东海康)。徽宗即位,复宣德郎,允北归,途中卒于藤州(今广西藤县),年五十二。《宋史》、《东都事略》有传。存《淮海集》四十卷,另有《淮海词》单刻本。其诗、词、文皆工,而以词著称。词属婉约派,内容多写男女情爱,颇多伤感之作。

秦观《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词作赏析

杨湜《古今词话》、黄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今之唐圭璋《全宋词》均录此篇为秦观词,不以之为山谷作品。词之上片写美人春睡,下片写美人春情。

全词融情于物,婉丽柔媚,悱恻深沉。词写美人白日红妆春睡,夜晚枕畔难眠,笔力精工,色彩绚丽,意境优美,含蓄深挚,为春情困扰的心理,尽不言之中。起首二句铺叙春睡前景色:春雨初霁,春日渐长,东风吹拂柳条,斜阳映照芳草,正是困人天气。这就为春睡渲染了气氛。以下二句是全词最精采之处。王国维说:“温飞卿《菩萨蛮》‘雨后却斜阳,杏花零落香’,少游之‘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虽自此脱胎,而实有出蓝之妙。”(《人间词话》附录)

这个评语极为精当,因为他将好几层意思浓缩为一个完整的意境。杏花本当令之景,却偏雨后零落,又复堕地沾泥,泥沾落花,尤带有香气,而燕啄此泥筑巢,巢亦有香。词人将如许含义凝为一句,只取首尾而中间不言而喻,语言优美而意味隽永,审美价值极高。

由于词人把环境写得如此婉美昵人,故“睡损红妆”一语,契合此景,仿佛令人看到一幅美人春睡图。

过片写美人夜间不眠时所见之景象。“宝篆”盖今之盘香。宋洪刍《香谱》云:“近世尚奇者作香,篆其文,准十二辰,分一百刻,凡燃一昼夜而已。”此处用以表明美人已经很长时间失眠,直到篆香销尽。

“画屏云锁潇湘”,是指屏风上所画的云雾潇湘图。此以潇湘喻指思念之人所,从柳浑诗“潇湘逢故人”化出,“云锁”则迷不可见。点出苦想不眠的原因。这种手法不妨说它是融情入景。结尾二句承上意脉,具体描写夜寒袭人,美人无法再入梦乡,于是思前想后,辗转反侧。这样以情语作结,有含蓄深情之致。

宋杨湜《古今词话评此词》云:“少游《画堂春》‘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之句,善于状景物。至于‘香篆暗消鸾凤,画屏萦绕潇湘’二句,便含蓄无限思量意思,此其有感而作也。”这一评论,对于赏析此词或有帮助。作者善于渲染环境,以白昼与黑夜的对照来表现美人春睡中的姿态与心绪,可谓匠心独运。

文章标题:《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原文,(宋)秦观词作赏析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5893.html

上一篇:《好事近·梦中作》原文,(宋)秦观词作赏析

下一篇:《蝶恋花·海岱楼玩月作》原文,(宋)米芾词作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