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朱淑真《落花》古诗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1-11-23 03:05 来源:李白诗歌网 作者:朱淑真

落花

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愿教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

——南宋·朱淑真

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朱淑真《落花》古诗赏析

【赏析】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是有情人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之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彼时,情意正浓,他和她的心中只有彼此。功名利禄,富贵荣华,不及她对他一半的爱意;环佩珠玉,翡翠华钗,难比他对她一腔柔情。信誓旦旦中,他们看到的是白首不相离的未来,是厮守一生的幸福。然而这样的爱虽不难得到,却犹难长久。汉武帝最终背弃了他要以金屋藏之的陈阿娇,司马相如对患难与共的妻子卓文君也变了心……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相守一生的约定,何以成真?

在写下这样一首诗的时候,朱淑真对命运也是心存怨恨的吧。她曾有过一段美好的爱情,原以为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奈何现实远远比理想残酷千万倍。她必然耳闻过棒打鸳鸯的故事,然而有一天,她也成了被迫与心爱之人分离的鸳鸯鸟。就好比枝头开得正鲜艳的连理花,一场风雨便可将其摧残得枝折花落。究竟是风雨太强大,还是爱情太脆弱?又或许,越是灿烂的花朵,越容易招来风雨的妒恨吧。

连理连理,顾名思义,指的是枝干合生在一起的两棵树。而连理枝的传说,自古有之。刘兰芝和焦仲卿时候,他们坟墓上长出了的树就是“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的连理。刘兰芝和焦仲卿是恩爱的夫妻,死后坟上长出连理树我并不觉得奇怪,让我倍感意外的是罗浮山“并枕树”故事。

人潘章是当时出了名的美男子,楚国男子王仲闻其名,求为好友。然时间一长,二人竟然相爱,结为夫妇。他们死后,家人将他们合葬于罗浮山。后来坟上长出大树,枝叶无不抱在一起,人们称之为并枕树。诧异的同时,我不禁为二人的勇气所感动。爱情不是徒有虚名,哪怕在世人眼里成为不可饶恕的另类,为了守住心中的爱,他们在所不惜。

男子之间的爱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我不知道在时光的碎片中,这个故事有没有变得模糊。毕竟千年岁月中,被湮灭的太多太多了:

她是官宦人家的小姐,知书达理,美貌非常。他亦是朝中官员的公子,温文尔雅,饱读诗书。他们的父亲一同为官,志趣相投,两家是世交好友。她和他青梅竹马,无忧无虑地一起长大,在日日的相处中慢慢产生了感情。她叫贾蓬莱,他叫上官粹。

他们生活在元朝末年,当时的朝局比较动荡,贾蓬莱的父亲无故被罢官,伤心之余带着家人回到了故乡福州。她与他,从此天各一方,再难相见。她的两个姐姐先后出嫁,她也被家人安排了一门亲事,闺中待嫁。

原以为今生与他再无缘分,孰料上官粹的父亲被派往福州上任,就这样,他们重逢了。昔日情景一幕幕重现,即将成为别人妻子的贾蓬莱万分愁怨,她勇敢地做了一个决定,今生非上官粹不嫁。不知是不是她的坚贞感动了上天,与她结亲的男子染上瘟疫去世了。于是顺理成章,贾蓬莱与上官粹结为夫妻。

他们婚后生活是幸福的,也是短暂的。一年之后,盗匪入城劫杀百姓,贾家和上官家的人都死在了贼人刀下。贾蓬莱眼睁睁看着丈夫和儿子倒在血泊中,她心如死灰。匪首见她姿容艳丽,起了霸占之心。出乎意料,她居然答应一生追随匪首,条件是好好安葬她的家人,匪首答应了。然而,就在上官粹的尸体被埋入坑中的时候,她悄悄拿出藏在袖中的刀自尽,并跃下了土坑。盗匪们很愤怒,他们把她的尸体拖出来,埋在了离上官粹五十步以外的地方。

多年以后,她和他的坟上各长出了一棵树,相向而生,枝叶相抱,树根相连。这就是他们用爱情的血液浇灌出来的连理树。

若能相守,不能白头又何妨?至少他们爱过,幸福过,哪怕魂归黄泉,心依然是在一起的。

朱淑真没有贾蓬莱那样的运气,她有过真爱,却与真爱擦肩而过。她不愿臣服于命运,却还是输给了命运,嫁了一个她不爱的人。

因为心中的愤恨,朱淑真做过很多出格的事,比如写香艳的诗词,比如决心和丈夫断绝关系。在她的很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她对命运的控诉。

这首《落花》应该是朱淑真嫁人之前写的,从诗中可以看出,她尚未经历失败的婚姻,对将来与自己共结连理的那个人依旧充满期待。

连理枝头的花,被风雨所妒,经历了风吹雨打之后,失去了昔日的灿烂。但是没关系,若是让青帝常主四季,使连理花并蒂常开,四季不败,就算风雨再多都不足畏惧。爱情也是如此,只要相爱之人始终如一,共同面对外界的阻挠,终能成就一段永不褪色的姻缘。

当美好的希望破灭,面对粗俗不堪的丈夫时,朱淑真觉得,以前的她真是太天真了。爱情若真能轻易得到,又岂会被人如此期待与珍视?她心灰意冷,作了一首同是咏连理枝的诗《愁怀》:

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

鹭和鸳鸯虽然都是水鸟,但终究不是同类,就算一起生活在水池里也是不能融洽的。朱淑真以鹭和鸳鸯比作她和丈夫,一个是文采卓越的才女,一个是庸俗不堪的小吏,勉强结合过日子,一天两天还好,时间久了,矛盾会越来越多。若丈夫与她志同道合,没准还能日久生情。偏偏事与愿违,她看着丈夫的庸俗,越来越怀念曾经的恋人。

青帝啊青帝,你既是世间花木的主宰,为什么不肯让连理枝开出灿烂的花朵呢?说什么连理连理,都是骗人的,她再也不相信连理枝了。她盼了这么多年,向往了这么多年,连连理枝的边都没沾到。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

文章标题:连理枝头花正开,妒花风雨便相催-朱淑真《落花》古诗赏析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5027.html

上一篇: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朱淑真《江城子·赏春》古诗赏析

下一篇:《秋夜》原文赏析-朱淑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