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牵牛星》原文翻译赏析-无名氏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2-05-13 11:49 来源:李白诗歌网

迢迢牵牛星--无名氏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1]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2]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3]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4]

《迢迢牵牛星》原文翻译赏析-无名氏

【注释】

[1]河汉女:银河边上的女子,指织女星。河汉:银河。

[2]杼(zhù):织机的梭子。

[3]不成章:织不成布。章,指布帛上的经纬纹理,这里指布帛。零:落。

[4]脉脉:默默地用眼神或行动表达意愿。

《迢迢牵牛星》原文翻译赏析-无名氏

【赏析1】

牵牛和织女本是两个星宿的名称。牵牛星即“河鼓二”,在银河东。织女星又称“天孙”,在银河西,与牵牛相对。在中国关于牵牛和织女的民间故事起源很早。《诗·小雅·大东》已经写到了牵牛和织女,但还只是作为两颗星来写的。《元命苞》和《淮南子·俶真训》开始说织女是神女。而在曹丕的《燕歌行》、曹植的《洛神赋》和《九咏》里,牵牛和织女已成为夫妇了。曹植《九咏》李善注曰:“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这是当时最明确的记载。《古诗十九首》中的这首《迢迢牵牛星》写牵牛织女夫妇的离隔,它的时代在东汉后期,略早于曹丕和曹植。将这首诗和曹氏兄弟的作品加以对照,可以看出,在东汉末年到魏这段时间里,牵牛和织女的故事大概已经定型了。

此诗写天上一对夫妇牵牛和织女,视点却在地上,是以第三者的眼睛观察他们夫妇的离别之苦。开头两句分别从两处落笔,言牵牛曰“迢迢”,状织女曰“皎皎”。迢迢、皎皎互文见义,不可执着。牵牛何尝不皎皎,织女又何尝不迢迢呢?他们都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的明亮。但以迢迢属之牵牛,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远在他乡的游子,而以皎皎属之织女,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女性的美。如此说来,似乎又不能互换了。如果因为是互文,而改为“皎皎牵牛星,迢迢河汉女”,其意趣就减去了一半。诗歌语言的微妙于此可见一斑。称织女为“河汉女”是为了凑成三个音节,而又避免用“织女星”三字。上句已用了“牵牛星”,下句再说“织女星”,既不押韵,又显得单调。“河汉女”就活脱多了。“河汉女”的意思是银河边上的那个女子,这说法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真实的女人,而忽略了她本是一颗星。

不知作者写诗时是否有这番苦心,反正写法不同,艺术效果亦迥异。总之,“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这十个字的安排,可以说是最巧妙的安排而又具有最浑成的效果。以下四句专就织女这一方面来写,说她虽然整天在织,却织不成匹,因为她心里悲伤不已。“纤纤擢素手”意谓擢纤纤之素手,为了和下句“札札弄机杼”对仗,而改变了句子的结构。“擢”者,引也,抽也,接近伸出的意思。“札札”是机杼之声。“杼”是织布机上的梭子。诗人在这里用了一个“弄”字。《诗经·小雅·斯干》:“乃生女子……载弄之瓦(纺砖)。”这“弄”字是玩、戏的意思。织女虽然伸出素手,但无心于机织,只是抚弄着机杼,泣涕如雨水一样滴下来。“终日不成章”化用《诗经·小雅·大东》语意:“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

最后四句是诗人的慨叹:“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那阻隔了牵牛和织女的银河既清且浅,牵牛与织女相去也并不远,虽只一水之隔却相视而不得语也。“盈盈”或解释为形容水之清浅,恐不确。“盈盈”不是形容水,和下句的“脉脉”都是形容织女。《文选》六臣注:“盈盈,端丽貌。”是确切的。人多以为“盈盈”既置于“一水”之前,必是形容水的。但盈的本意是满溢,如果是形容水,那么也应该是形容水的充盈,而不是形容水的清浅。把盈盈解释为清浅是受了上文“河水清且浅”的影响,并不是盈盈的本意。《文选》中出现“盈盈”除了这首诗外,还有“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亦见于《古诗十九首》。李善注:“《广雅》曰:‘赢,容也。’盈与赢同,古字通。”这是形容女子仪态之美好,所以五臣注引申为“端丽”。又汉乐府陌上桑》:“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也是形容人的仪态。织女既被称为河汉女,则其仪容之美好亦映现于河汉之间,这就是“盈盈一水间”的意思。“脉脉”,李善注:《尔雅》曰,“脉,相视也”。郭璞曰:“脉脉谓相视貌也。”“脉脉不得语”是说河汉虽然清浅,但织女与牵牛只能脉脉相视而不得语。

这首诗一共十句,其中六句都用了叠音词,即“迢迢”“皎皎”“纤纤”“札札”“盈盈”“脉脉”。这些叠音词使这首诗质朴、清丽,情趣盎然。特别是后两句,一个饱含离愁的少妇形象若现于纸上,意蕴深沉,风格浑成,是极难得的佳句。

《迢迢牵牛星》原文翻译赏析-无名氏

【赏析2】

《诗经》中已写到织女星和牵牛星。《诗经·小雅·大东》中说织女星“不成报章”,说牵牛星“不以服箱”,即织女星不织布,牵牛星不驾车运输。这是在拿织女星、牵牛星的名字做文章,说它们有名无实。而这两颗星之间,在《诗经》时代似乎还没有产生故事。

然而在这里,织女星与牵牛星被人格化了。从人间看,这两颗星又遥远又明亮,隔着银河相对而望,很容易被联系在一起。可能还没有后世民间传说中那么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但在本诗中,这两颗星显然已化身为一对被隔离的恋人或夫妻。织女美丽,哀怨,所爱的人就在眼前,但被银河阻隔,不能相聚。

诗写的是天上的织女和牵牛,映衬的却是人间的遗憾和忧伤。

免责声明:《迢迢牵牛星》原文翻译赏析-无名氏”由李白诗歌网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4137.html,如您认为本文及图片涉嫌侵犯著作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我们将立即删除侵权内容,对此我们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