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赏析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2-06-13 08:04 来源:李白诗歌网 作者:孟浩然

登兰山寄张五

孟浩然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赏析

【赏析】

起起落落的人生,总让人捉摸不透。方才还是绿树浓荫,满架的蔷薇散发着香气,转眼已是秋水迷离,几行秋雁、几片江枫渔火映着愁绪。有几人能在黄叶簌簌的秋夜,因为心里惦念着风十里而欢喜呢?人间是秋水,我们是渔舟,悠悠荡荡,过沉舟侧畔,寻柳暗花明。如此而已。

如果心性淡泊,秋天也可以让人流连忘返。那些天高云淡的日子,我们可以在某个幽静的地方,看尽落霞孤鹜、秋水长天。甚至,就连窗前那些飘飞的黄叶,也能让人想到自在和悠然。秋天不似春天那样妖艳,不似天那样炽烈,不似天那样凄寒,这是个渐渐归于平淡和安宁的季节。若能在这里静下来,或许会找到真实的自己。

但是,大多数时候,秋天会让人想起离别,想起冷落萧条,想起杨柳岸晓风残月。毕竟,这里有古道西风,有荒烟蔓草。即使是乐山乐水之人,也常常会被远去的雁声、枯黄的草木牵动愁绪。再恬淡的人也有惆怅,再旷达的人也有寂寥。

在大唐那片诗意的版图上,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王维和孟浩然的名字;当然,同时我们也能找到他们安放在山水田园间的那份闲适和悠然。找到他们,也就找到了流水清风,找到了芳草斜阳。那些悠远的意趣,不须走近,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醉去。

孟浩然受佛教思想影响,厌倦官场那些争名夺利、尔虞我诈的伎俩,长期隐居。因为未曾入仕,他被称为“孟山人”。襄阳南门外背山临江之涧南园是他的故居。四十岁时,他到长安参加科举却未考中。他曾经在太学赋诗,名动公卿。其后,他回到襄阳,继续与山水为邻。混迹在官场旋涡,到底不如靠近山风水意来得痛快。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这是李白对孟浩然的评价。李白虽然狂放孤傲,但是对于孟浩然,他却不吝惜笔墨。在他笔下,孟浩然分明就是风骨独特、志趣清远的世外高人。我想,孟浩然完全对得起这些诗句,在许多人曲意逢迎、溜须拍马的时候,他始终洁身自好,耿介不随。对于他来说,官场的污浊之气会让他窒息,所以他选择了归隐田园。

只是,田园生活也不是只有淡云微雨、流水断桥。仔细品味他那些清淡诗句,也还是能在其中找到几许落寞、几许感伤。就像那个秋天,孟浩然虽然身在林泉之间,有云月相随,有山水相依,却终究不敌西风萧瑟、秋月无言。这样的季节,如果有几个好友相聚,诗酒流连,自是无比欢乐。可是他只有自己和窗外的世界默然相对。

他想起了故友,想起了那些诗酒唱和的情节。所以,他推开柴扉走了出来,登上了兰山。可他毕竟是身在秋天,登高望远,也仍旧未能摆脱秋天的气息。远方,也许真的除了遥远一无所有。遥遥地望去,暮霭沉沉,云烟缥缈。天地那样辽阔,若沉思下去,生命也就渐渐成了尘埃。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这看似自在的情调里,分明有自嘲的味道。身在白云深处,确实有无穷的诗意,有难以言说的悠闲。但是,面对四面西风萧瑟,谁知道他心中会兴起怎样的感慨。独自的清欢虽然也让人回味,但是很多时候,他还是希望身边有人伴着,饮酒赋诗,畅快人生。

雁声远去,他仍在那里,徘徊不已。山的那边还是山,就像惆怅的尽头还是惆怅。不知道他何时登上兰山,但是很显然,他已经在那里停留了很久。不知不觉,已是夕阳断肠时分,他仍在那里。远处行人归去,却与他无关。

他多希望,归雁可以飞到他遥望的方向,将他赏花饮酒、围炉夜话的心愿告诉故人;他多希望,这样的清冷秋天,他的世界里不只有落木萧萧、西风瑟瑟。但是至少,此时他所处的地方,只有他孤独的身影,在暮色里越隐越深。他的眼神几分迷惘、几分失落,却仍旧看得见,远方的树木只如花草,江畔的沙洲只如弯月。那是他独自人间的清远。

终于,他还是对着暮色下的远方,发出了心中的邀请。重阳节,那个适合相聚的日子里,他希望故友能够携酒前来,与他开怀畅饮,醉在花间。只不过,这样的约定实在太荒凉,除了山间的流水和西风,无人知道。夜幕之下,他仍旧要回到来时的地方,与清风明月相依相伴。作为隐者,这是他必须承受的孤寂。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浩然悄然出现在这样幽美的田园画面里。这是故人的小院,或许,此故人非彼故人。兰山之上,他在黄昏时分真诚邀请的张五,也不知道是否来过他的秋天。不管怎样,此时孟浩然所在的地方,有绿树环绕,有炊烟袅袅。这是适合归去的地方。无论是对于谁,这样的画面都值得停留。看遍繁华,我们终究会发现,田园风景虽然简单,却是无边的写意。

这才是我们熟悉的孟浩然。有山有水,有诗有酒,他便可以醉到红尘之外。其实,他真的不需要太多,只需几个知己、几杯清酒、几卷诗书,就可以不惊不惧、不来不去。他不喜欢华丽,可是这些清淡的词句里,因为浸染了性灵的自在,读来便有着别样的华美。

仍旧是秋天,却没有半分寥落。只因在这熟悉的地方,有故友和他诗酒相和,共话沧桑。没有丝竹乱耳,没有案牍劳形;没有明争暗斗,没有惝恍迷离。这里有的是田园里的赏心乐事,有的是天地间的无边快意。

我想,最浓的酒意,莫过于忘记自己;最浓的醉意,莫过于忘记尘嚣。此时的孟浩然,想必也如李白那样,只愿长醉不醒,从此不须回到独自的秋天,不须面对冷寂的年月。可是天下真的没有不散的筵席,再浓的酒也总有散去酒力的时候。酒醒花前坐,酒醉花下眠,看似潇洒,可是这醉与醒之间,谁知道藏着多少无奈、多少凄凉!

临别的时候,他还不忘表达再次造访的愿望。还是重阳节,这个适合相聚的日子里,他希望能重临故地,赏花饮酒。那时候,在兰山上,他也曾向远方的故友发出邀请,也是这个日子。彼时的遥望,此时的离别,情境虽不同,却都有不可言说的迷茫。毕竟世事难料,田园相聚,诗酒流连,虽然让人沉醉,可是谁知道这样的聚首还能有几回!归去后,他仍要住在秋天,遥望远方。

文章标题: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孟浩然《秋登兰山寄张五》赏析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2498.html

上一篇:宿建德江-古诗赏析(孟浩然)

下一篇: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孟浩然《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