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荣二山池

孟浩然

甲第开金穴,荣期乐自多。枥嘶支遁马,池养右军鹅。

竹引携琴入,花邀载酒过。山公来取醉,时唱接篱歌。

宴荣二山池-古诗译文赏析(孟浩然)

【赏析】

从诗中所写的情况来看,这位荣二先生不是普通的隐士,而是一位富有的豪绅。诗歌一开始就称他的居处是“甲第”,把他的隐居之所称为高官贵吏的宅第,并且以“金穴”来形容其富有。“金穴”典出《后汉书•光武郭皇后纪》:“况迁大鸿胪,帝数幸其第,会公卿诸侯亲家饮宴,赏赐金钱缣帛,丰盛莫比,京师号况家为金穴。”荣二宅第之华贵,家室之富有,也就可想而知了。但是毕竟他已经是隐遁山林之人了,所以第二句紧接着就赞扬他具有古代隐者荣启期优游林下、自得其乐的超然品格。这是用了《列子•天瑞》中的一个典故,说孔子遇见隐士荣启期,见他行于旷野之中,“鹿裘带索,鼓琴而歌”,自称非常快乐,孔子说:“善乎,能自宽者也!”这两句诗,从总体上交代了荣山人的情况,既非常富有,又超尘出世,可见他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了。

接下来诗人具体描写了荣山人居处的具体情况和宴饮的活动。先说他马厩里养着支遁那样的马,隐然以晋代著名的僧侣而又兼文人高士的支遁相比(支遁喜欢养马,他特别欣赏马的“神骏”);还说他池子里养着王羲之那样的鹅,也是以晋代的右将军、著名书法家王羲之来作比(王羲之喜欢养鹅)。然后就写环境,有竹有花,有琴有酒,今番的宴会那一定是很惬心高雅的了!所以最后诗人就直截了当地表示,我今天来就是要像晋代的山简那样,和您一起一醉方休了!这里的最后两句,用的是山简的典故。据《晋书•山涛传》和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沔水》记载,山简(山涛的儿子)在镇守襄阳时嗜酒成性,每次外出都要大醉,倒戴着帽子(接篱是一种帽子)归来,孩子们编了儿歌唱道:“山公出何去,往至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看来,诗人和这位荣二先生是很有交情的,“酒逢知己千杯少”,这次在山池宴饮,那一定是不拘礼节,非常和谐热闹的了!

这首诗和孟浩然的大多数诗歌一样,都表现出清淡闲远的风格,意境幽静,追求一种“隐者自怡悦”的境界,但是其中表现的情趣,又多了一些豪放,可见作者风格的另一个方面。全诗用了很多典故,但是没有堆砌的感觉,显得比较自然,这是因为都用得很贴切的缘故。比如用荣启期来比荣二山人,都姓荣,本是一家,比得天衣无缝;如果光说家里养着马和鹅,那就太平常了,但是在马前加了支遁,在鹅前加了王羲之,那就精神全出,更加生动而富于意味了;以山简来比自己,自己的狂放的性格,也就在字里行间凸现出来了。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出作者精心的构思和巧妙的安排。

(管遗瑞)

相关阅读

文章标题:宴荣二山池-古诗译文赏析(孟浩然)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2467.html

上一篇:早寒江上有怀-古诗译文赏析(孟浩然)

下一篇:游精思观回王白云在后-古诗译文赏析(孟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