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阜卿先生为两浙转运司考试官,时秦丞相孙以右文殿修撰来就试,直欲首送。阜卿得予文卷,擢置第一。秦氏大怒。予明年既显黜,先生亦几陷危机。偶秦公薨,遂已。予晚岁料理故书,得先生手帖,追念平昔,作长句以识其事,不知衰涕之集也》原文赏析-陆游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1-11-12 11:05 来源:李白诗歌网

陈阜卿先生为两浙转运司考试官,时秦丞相孙以右文殿修撰来就试,直欲首送。阜卿得予文卷,擢置第一。秦氏大怒。予明年既显黜,先生亦几陷危机。偶秦公薨,遂已。予晚岁料理故书,得先生手帖,追念平昔,作长句以识其事,不知衰涕之集也

陆游

冀北当年浩莫分,斯人一顾每空群。

国家科第与风汉,天下英雄惟使君。

后进何人知大老,横流无地寄斯文。

自怜衰钝辜真赏,犹窃虚名海内闻。

【注释】

陈阜卿:陈之茂,字阜卿,无锡人。绍兴二年(1132),张九成榜下同进士出身。卒于建康府任内。秦丞相孙:秦桧孙秦埙。《宋史·萧燧传》及《四朝闻见录》作秦熺。

【作者】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绍兴中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即位,赐进士出身,曾任镇江、隆兴通判。乾道六年(1170)入蜀,任夔州通判。乾道八年,入四川宣抚使王炎幕府。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工诗、文,长于史学。与尤袤、杨万里、范成大并称南宋四大家。其诗今存九千余首,清新圆润,格力恢宏,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陈阜卿先生为两浙转运司考试官,时秦丞相孙以右文殿修撰来就试,直欲首送。阜卿得予文卷,擢置第一。秦氏大怒。予明年既显黜,先生亦几陷危机。偶秦公薨,遂已。予晚岁料理故书,得先生手帖,追念平昔,作长句以识其事,不知衰涕之集也》原文赏析-陆游

【赏析】

放翁报国之志,至老未衰,但生不逢时,至老未遇,自早岁无端遭秦桧贬黜,至暮年因受谤罢归乡里,命与仇谋,可谓穷矣!此诗作于宋宁宗庆元五年(1199),时放翁复遭谴逐,奉祠居家,见陈公手帖,追思往事,感激知遇之心,忧谗嫉邪之意,并集胸中,情不能已,形于篇章。

全诗一气贯注,将知遇之感、身世之悲,自起句直贯篇末。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夫冀北马多天下,伯乐虽善知马,安能空其群邪?解之者曰:吾所谓空,非无马也,无良马也。”首联即追念伯乐,能从群马之中,识别良骥,以喻陈氏别具慧眼,能从众多考生之中,拔擢自己为第一。

风汉,即疯汉。据《玉泉子》:“刘蕡,相国杨公嗣复之门生也,对策以直言忤时,中官尤所嫉忌。中尉仇士良谓杨公曰:‘奈何以国家科第放此风汉及第耶?’”放翁好议论时政,并以此得罪,与刘蕡相似,其就试遭秦桧之忌,也与刘蕡为中官所嫉相类,故颔朕出句引以自喻。又《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曹公从容谓先主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放翁应试,陈氏览其文,深加奖许,擢置第一,故对句又引曹操独推刘备之语为喻。

大老,对德高望重者的尊称。《孟子·离娄上》:“二老(指伯夷、吕尚)者,天下之大老也。”放翁对陈氏知遇之恩,铭心难忘,故以大老敬称。横流,喻局势动荡,此指秦桧当权之时。《论语·子罕》:“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颈联出句慨叹陈公已死,其令德风流,竟不为后生小辈所知。对句自叹,以示奸佞当道,英才无所容身。愤激之意,溢于言表。

真赏,符合实际的赞赏,语出《梁书·王筠传》:“知音者希,真赏殆绝。”末联自道衰老迟钝,功业未就,有负陈公赏识。但当日少年,今已名闻海内,可见陈公并未错赏,自己也不负陈公。看似谦词,其实充满了自负和不平。

在表现手法上,这首诗有两个特点:宋人好以才学为诗,前人屡表不满,滥于用事,已成作诗大忌。此诗通篇用典,本易流于晦涩,但由于其用事切而不僻,故能不堕事障,读之浑然,如同己出。另外,诗贵曲,此诗却直。事实上,当情意激昂之时,但觉胸中有千言万语,唯欲一吐为快,此时作诗,其言必直;而也只有直写胸臆,方能畅吐郁结。非直无以写其怀,非直无以见其真。语愈直,情愈深,意愈真。放翁此诗,即是一篇情深词直之作。

(黄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