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州小泊

蒋士铨

孤城浪打朔风骄,铁瓮阴阴锁丽谯。

微雨夜沽京口酒,大江横截广陵潮。

船胶涸水帆俱落,人击层冰冻未消。

小泊不妨侵晓去,海门寒日射金焦。

【作者】

蒋士铨(1725-1785),字心馀,又字苕生,号藏园,江西铅山人。乾隆二十二年(1757)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后主讲绍兴蕺山书院。其诗初爱李义山,后学杜甫韩愈苏轼黄庭坚,长于七言。与袁枚赵翼并称为“江右三大家”。亦好戏剧,著有杂剧、传奇十六种。有《忠雅堂集》。

《润州小泊》原文赏析-蒋士铨

【赏析】

这首诗是乾隆十二年(1747)作者游江苏,小泊润州(州治在今江苏镇江市)时所作。

首两句“孤城浪打朔风骄,铁瓮阴阴锁丽谯”,描写润州远景,烘托氛围。“铁瓮”,镇江子城的别名,相传为吴大帝孙权所建,内外皆以甓(pì,砖),因其坚固如金城,故号称铁瓮城。一说镇江子城深狭,其状若瓮,故名。时值严,强劲凛冽的北风呼啸,滔天的急浪拍打着江边孤寂的镇江城。远远望去,镇江城像一尊阴沉沉的大铁瓮,紧紧封锁着美丽的城楼。透过风浪、城楼的描写,酿造出一种凄冷、孤寂、阴森、抑郁的氛围。

三、四两句“微雨夜沽京口酒,大江横截广陵潮”,追叙小泊前的行踪,展示作者豪放的情怀。微雨霏霏的夜晚,作者曾在京口(今江苏镇江)沽酒豪饮;舟行江上的时候,作者曾在广陵(治今江苏扬州市)观赏了闻名于世的广陵潮。广陵潮是天下一大奇观。汉枚乘《七发》曾这样描述广陵潮:“其始起也,洪淋淋焉,若白鹭之下翔;其少进也,浩浩溰溰,如素车白马帷盖之张。其波涌而云乱,扰扰焉如三军之腾装;其旁作而奔起也,飘飘焉如轻车之勒兵。”当大潮横截长江江面时,其气势之浩大,景象之壮观,自不难想象。《七发》中的吴客于八月之望,往观涛乎广陵之曲江,已足以骇矣。他恍兮惚兮,谬兮栗兮,忽兮慌兮,俶兮傥兮,虹洞兮苍天,极虑兮崖涘,汩乘流而下降,或不知其所止。那么,作者舟行江上,目睹这一壮丽景象,心胸必当为之开阔,情怀必当因之豪迈。

五、六两句“船胶涸水帆俱落,人击层冰冻未消”,交代小泊的原委。潮退水涸,船只搁在浅滩上,难以起航,因而纷纷降下风帆,停泊待发。由于天气奇冷,河滩积冰未消融,船工得冒着寒冷敲冰开道。北风刺骨,层冰坚厚,凿冰者的辛苦和劳累,自不言而喻。这里对水上船工寄托了深切同情。

末两句“小泊不妨侵晓去,海门寒日射金焦”,抒发清放旷达的情怀。镇江江中有二山,一为金山,一为焦山,简称金、焦。焦山东北有二岛对峙,谓之海门,破晓时分,天气放晴,但船只仍不能开航。作者一时兴起,以为不妨下船去海门,观赏冬日初升的太阳照射金、焦二山的壮观景致。日出天晴,开船有望。一种悠闲、潇洒、欣喜、兴奋的情绪溢于言表。

全诗句句写景,时间从夜至晨,天气由雨而晴;呼啸的朔风,细微的夜雨,初升的旭日,狂卷的急浪,奔涌的大潮,坚实的层冰,孤寂的江城,雄丽的城楼,对峙的山丘,景色雄奇壮阔;但又笔笔写情,孤城的寂寞,铁瓮的压抑,饮酒的豪兴,观涛的振奋,落帆的无奈,层冰的忧虑,天晓的喜悦,日出的兴奋,情绪由郁闷而豪放而开朗,妙在含而不露,非细味者不能觉察。

(吉明周)

文章标题:《润州小泊》原文赏析-蒋士铨

链接地址: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1562.html

上一篇:《杭州》原文赏析-蒋士铨

下一篇:《象声》原文赏析-蒋士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