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事》原文赏析-黄遵宪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1-11-08 21:32 来源:李白诗歌网

纪事

黄遵宪

甲申十月,为公举总统之期。合众党欲留前任布连,而共和党则举姬利扶兰,两党哄争,卒举姬君,诗以纪之。

吹我合众笳,击我合众鼓,擎我合众花,书我合众簿。

汝众勿喧哗,请听吾党语:人各有齿牙,人各有肺腑,聚众成国家,一身比尺土,所举勿参差,此乃众人父。

击我共和鼓,吹我共和笳,书我共和簿,擎我共和花。

请听吾党语,汝众勿喧哗:人各有肺腑,人各有齿牙,一身比尺土,聚众成国家,此乃众人父,所举勿参差。

此党夸彼党,看我后来绩。通商与惠工,首行保护策。

黄金准银价,务令昭画一。家家田舍翁,定多十斛麦。

凡我美利坚,不许人侵轶。远方黄种人,闭关严逐客。

毋许溷乃公,鼾睡卧榻侧。譬如耶苏饼,千人得饱食。

太阿一到手,其效可计日。彼党斥此党,空言彼何益!

彼党讦此党,党魁乃下流。少作无赖贼,曾闻盗人牛。

又闻挟某妓,好作狭邪游。聚财叶子戏,巧术妙窃钩。

面目如鬼蜮,衣冠如沐猴。隐慝数不尽,汝众能知不?

是谁承馀窍,意欲粪佛头?颜甲十重铁,亦恐难遮羞。

此党讦彼党,众口同一咻。

某日戏马台,广场千人设。纵横乌皮几,上下若梯级。

华灯万千枝,光照绣帷彻。登场一酒胡,运转广长舌。

盘盘黄须虬,闪闪碧眼鹘。开口如悬河,滚滚浪不竭。

笑激屋瓦飞,怒轰庭柱裂。有时应者者,有时呼咄咄。

掌心发雷声,拍拍齐击节。最后手高举,明示党议决。

演说事未已,复辟纵观场。铁兜绣袖袮裆,左右各分行。

宝象黄金络,白马紫丝缰。橐橐安步靴,林林耸肩枪。

或带假面具,或手执长枪。金目对方相,黑脸画鬼王。

仿古十字军,赤旆风飘扬。齐唱爱国歌,曼声音绕梁。

千头万头动,竞进如排墙。指点道旁人,请观吾党光。

众人耳目外,重以甘言诱。浓绿茁牙茶,浅碧酿花酒。

斜纹黑普罗,杂俎红毡竓。琐屑到钗钏,取足供媚妇。

上谒士雕龙,下访市屠狗。墨床与侏张,相见辄握手。

指此区区物,是某托转授。怀中花名册,出请纪谁某。

知君有姻族,知君有甥舅。赖君提挈力,吾党定举首。

丁宁复丁宁,幸勿杂然否。

四年一公举,今日真及期,两党党魁名,先刻党人碑。

人人手一纸,某官某何谁。破晓车马声,万蹄纷奔驰。

环人各带刀,故示官威仪。实则防民口,豫备国安危。

路旁局外人,各各捩眼窥。三五立街头,徐徐捻颔髭。

大邦数十筹,胜负终难知。赤轮日可中,已诧邮递迟。

俄顷一报来,急喘竹筒吹。未几复一报,闻锣惊复疑。

抑扬到九天,啼笑奔千儿。夜半筹马定,明明无差池。

轰轰祝炮声,雷响云下垂。巍巍九层楼,高悬总统旗。

吁嗟华盛顿,及今百年矣。自树独立旗,不复受压制。

红黄黑白种,一律平等视。人人得自由,万物咸遂利。

民智益发扬,国富乃倍蓰。泱泱大国风,闻乐叹观止。

乌知举总统,所见乃怪事。怒挥同室戈,愤争传国玺。

大则酿祸乱,小亦成击刺。寻常瓜蔓抄,逮捕遍官吏。

至公反成私,大利亦生弊。究竟所举贤,无愧大宝位。

倘能无党争,尚想太平世。

【作者】

*黄遵宪(1848-1905),字公度,广东嘉应州(今梅县)人。光绪二年(1876)举人。历任日、英、美、新加坡等国外交官。官至河南按察使。参加戊戌政变,失败后,免去官职。毕生倡导诗歌革命。其诗气势雄伟,纵横上下,通俗易懂。著有《人境庐诗草》《日本杂事诗》等。

《纪事》原文赏析-黄遵宪

【赏析】

此诗作于光绪十年(1884),时作者在美国任旧金山总领事。此年美国大选。美国自1877年以来,长期由共和党执政,1884年大选时,总统为布连。但大选前二年美国国会选举时,民主党已取得国会多数,故此次大选民主党获胜。诗序中“合众党”(即民主党)二句有笔误。应为“共和党欲留前任布连,而合众党则举姬利扶兰,两党哄争,卒举姬君”。《纪事》所记,就是关于这次大选的见闻,“赋到中华以外天”,在诗坛上别开生面。所谓“茫茫诗海,手辟新洲,此诗世界之哥伦布”(丘逢甲)。诗分八段。除末段诗人抒发感慨以外,其余各段,皆叙述诗人亲见亲闻的一场驴象之争,如“西洋镜”。

一段写大选前两党竞选宣传,形式很奇特。前半写民主党的宣传,奇句押平韵,偶句押仄韵。后半写共和党的宣传,则只将前半部分的对句和出句交换位置,奇句转作仄韵,偶句换为平韵。前后除改“合众”为“共和”,及语句次第颠倒外,几乎一字不差,意思雷同。击鼓、吹笳、书簿、擎花四句写竞选宣传大吹大擂的热闹场面。紧接八句的宣传撮述资产阶级国家学说。这并非实录文字但有艺术的真实性。通过漫画化的概括、夸张,重复手法的运用,暗示两党宣传内容和手法的彼此彼此,吹得天花乱坠,目的乃在于推销。古诗中重复的修辞一般比较单纯,像这样大段的重复,重复中有排比、有回文错综的复杂形式,是一种创造。

二、三段写两党的自我吹嘘和相互攻讦。一段以“此党夸彼党”(即此党夸耀于彼党)起,一段以“此党讦(攻击)彼党”起。这里不必坐实孰为民主党,孰为共和党。这两段属“互文”,读者不妨将任何一方派作“此党”,而另一方则为“彼党”,而角色可以互换。与前段的重复修辞,异曲同工。此党向选民许愿,有保护通商,实行惠工利农种种政策。限制、排斥华工,以解决劳力过剩问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出《宋史》赵匡胤语,此借用作竞选者保护国家安全之许诺。耶稣分饼分食数千余众,事见《新约全书·马太福音》。古典与“洋”典杂用,浑成无迹。彼党攻击此党,则专在揭发其党魁的隐私:“少作无赖贼,曾闻盗人牛。又闻挟某妓,好作狭邪游。聚赌叶子戏(斗牌赌博),巧术妙窃钩。面目如鬼蜮,衣冠如沐猴。”“馀窍”语出《列子·仲尼》,谓七窍之中除嘴以外之馀窍。“承馀窍”就是不知屁臭竞相附和。佛头放粪,典出《景德传灯录》,此谓玷污总统职位。“惭颜厚如十重铁甲”语出《开元天宝遗事》。诗人拉杂用之,如自己出。为在竞选中击败对手,中伤造谣无所不用其极的事,读者只要联想一下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就可以心会。这两段中,二段以此党夸口许愿为主,而结以彼党反唇相讥:“彼党斥此党,空言彼何益”,过渡到下段;三段则以彼党攻讦拆台为主,而结以此党的恶言相向:“此党讦彼党,众口同一咻”,挽结住上文。

四段写两党竞选演说,演说的目的在于公开施政主张,扩大政治影响,在群众面前树立候选人的形象。这在竞选活动中举足轻重。“戏马台”本中国古迹(在今江苏徐州),为刘裕饯送孔季恭处。这里借用作政党举行会议的场所。“广长舌”出佛经,此借用形容演说者的善辩。此段中对演讲者及其演讲,绘声绘色,备其生动。“盘盘黄须虬,闪闪碧眼鹘”,写演说者神采飞扬,目光射人如见。“开口如悬河,滚滚浪不竭。笑激屋瓦飞,怒轰庭柱裂”,写演说者滔滔不绝,谈笑风生如闻。“有时应者者(赞同声),有时呼咄咄(惊叹声)。掌心发雷声,拍拍齐击节”,使人如见党徒听众如痴如醉的狂热场面。“最后手高举,明示党议决”,又使人如见表决时的庄严肃静场面。作者取“戏马”字面,称演讲的讲坛,又称演说者为“酒胡”(卖酒胡人),以及对演说场面闹剧般的形容,都表现了一种不以为然的情态。

五段写街头游行。首行仪仗队,戴着头盔(“铁兜鍪”),身着背心(“裆”),作两行并进。骑兵披挂整肃,步兵步伐矫健。其中亦有假面化装者。《周礼》载方相式“黄金四目”,《阿毗达摩大毗婆沙论》载鬼世界王名粃多,此借以为形容。十字军东征,是公元十一世纪罗马教皇发动的一次野蛮的宗教战争,以从征者衣服上缝有红十字标志得名。这里冠以“仿古”二字,形容游行队伍声势浩大,竟至“千头万头动,竞进如排墙”。最后写街旁观众的兴高采烈,为其党摇旗助威。

六段写贿选丑行。竞选中投入大量经费以行贿争取选票,是资产阶级政党为竞选获胜施展的重要手段之一。虽说于“众人耳目外,重以甘言诱”,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甘言诱”语本《左传·僖公十年》:“币重而言甘,诱我也。”“浓绿茁芽茶,浅碧酿花酒。斜纹黑普罗(织品名),杂俎(指花纹斑驳)红毭(织品名)”,列举四种行贿物品,以概其余。以下六句写行贿对象遍及各阶层:“媚妇”指上流社会女士;“士雕龙”即雕龙之士,指知识分子;“市屠狗”指市井平民;“墨床”指无赖之徒(语出《列子》);“侏张”指强暴之徒。“指此区区物,是某托转授”到“丁宁复丁宁,幸勿杂然否”数句,模拟贿选者甘言引诱声口,惟妙惟肖。

七段写大选经过。美国总统四年一换届,首先公布总统候选人名单。“党人碑”本是宋徽宗时蔡京当权排斥打击旧党之所为,此纯借用字面。“人人手一纸”当指选票。“环人”本是周代职官名,掌军事联络、迎送外宾、持节出使等事,此借指警察。“喘如竹筒吹”系韩愈诗句,此化用。“夜半筹马定,明明无差池”二句写清票得出结果。姬君当选。于是放礼炮,升国旗。大选结束。

八段写诗人的观感。自1783年英国承认美国独立,华盛顿任第一任美国总统,距作此诗时,正好过百年。故云“吁嗟华盛顿,及今百年矣”。1776年美国大陆会议通过的《独立宣言》,宣称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故云“红黄黑白种,一律平等视”。“人人自由”四句反映了诗人对资产阶级国家的憧憬,认为发扬民主,使国富强,有其进步意义。但作者不赞成竞选,直斥之为“怪事”,把它看成是“怒挥同室戈,愤争传国玺”,以为它会导致国家的动乱,出现刺杀政要、株连无辜等恶性事件,于是把它比成我国封建社会的党争,这其实是不伦不类的,表现出作者对西方多党政治制度的隔膜。至于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如果没有“党争”、竞选,就能达到完美的“太平世”,就更幼稚。由于他是站在向往君主立宪制的立场上看待竞选制度,所以也就不可能揭示资产阶级两党政治的实质。

尽管有上述认识上的局限性,《纪事》仍然不失为“新派诗”中的佳作,不失为中国古代叙事诗的一朵奇葩。它毕竟是睁开眼睛看世界,且用宏大的篇幅,完整地展示了美国总统大选的过程,以犀利敏锐的目光和笔触,戳穿了一些“西洋镜”,揭示了资产阶级民主的阴暗面,又像八幕一出的活报剧。从内容到形式,都突破了传统古诗的格局。作者在语言运用上熔古今中外于一炉,充分表现了革新诗风的精神。毋庸讳言,其中某些古典运用还不够恰切,也表现出以旧体诗写新世界所固有的局限。

(周啸天)

免责声明:《纪事》原文赏析-黄遵宪”由李白诗歌网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1494.html,如您认为本文及图片涉嫌侵犯著作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我们将立即删除侵权内容,对此我们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