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业》原文赏析-丁开

首页 > 名篇赏析 > 时间:2021-11-05 13:32 来源:李白诗歌网

建业

丁开

谁遣凄凉满眼中,蘋花渺渺又风。

龙蹲虎踞江山大,马去牛来社稷空。

纵有千人惟诺诺,本无百岁更匆匆。

乾坤颠倒孤舟在,聊复残生伴钓翁。

【作者】

丁开:生卒年不详。字复见,长沙人。负气敢言。向士璧被问,上疏具陈士璧有大功,不宜推究。奏上,羁管扬州,岁余卒。

《建业》原文赏析-丁开

【赏析】

建业,即今之南京,秦时称秣陵,三国时孙权建都于此,改名建业。自孙权建都之后,南方王朝多定都于此,南京遂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号。

“谁遣凄凉满眼中,蘋花渺渺又秋风。”建业作为历史名都,本应是帝王们建功立业,大展宏图之所。不料在作者看来,却是一片衰飒。蘋花渺渺,秋风飘荡,读者似乎已经感到有一阵寒意透入了胸襟。“谁遣”二字,表现出了普通人的无力与造物的无凭。

“龙蹲虎踞江山大,马去牛来社稷空。”第一联以景入诗,第二联便由景及事。龙蹲虎踞,是说建业城的地势。乐史《太平寰宇记》:“蜀诸葛亮使于吴,谓大帝曰:‘钟山龙蟠,石城虎踞,真帝于所都也。’”马去牛来,亦是用典。《晋书·元帝纪》:“初,《玄石图》有‘牛继马后’,故宣帝深忌牛氏。遂为二榼,共一口,以贮酒焉。帝先饮佳者,而以毒酒鸩其将牛金。而恭王妃侯氏,竟通小吏牛氏而生元帝,亦有符云。”晋宣帝,即司马懿。晋元帝,即司马睿,乃是东晋的开国之主。因东晋亦以建业为首都,故丁开引用此典,以合咏古之题。司马懿因为害怕牛氏夺取其江山,以诡计毒杀其将牛金,却不料夏侯妃与牛氏私通,生下了司马睿,到底还是做了皇帝,这真可谓莫大的讽刺。但是话又说回来,“晋之东虽曰‘牛继马后’,终为守司马氏之祀”(《容斋随笔·晋之亡与秦隋异》),历史的吊诡,江山的无定主,于此倒是可见一斑。虎踞龙蟠的地势犹在,或是姓牛或是姓司马的皇帝却换了一代又一代,思念到此,谁又能不满怀感慨?

“纵有千人惟诺诺”,此又由第二联的叙事转入感慨议论。《史记·商君列传》:“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武王谔谔以昌,殷纣墨墨以亡。”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历朝历代如流水般的轮换?“千人惟诺诺”,这似乎是在感慨时事,又像是在回答历史。世间本无永恒,生命如此,社稷亦是如此。即使帝王们肯勤勤惕惕,臣子们都肯殚心输死,政权都未必能存长久,更何况是一个千人诺诺不肯尽进忠言的时代?

“乾坤颠倒孤舟在,聊复残生伴钓翁。”末联由议论又回归到自身命运。乾坤颠倒,四字下得沉痛。孤舟、残生,四字下得凄苦。士不得遇,故只好与钓翁为伴,这岂不是国家的灾难么?

丁开所处的时代,南宋的统治已经走入晚期,权臣弄权,民弊丛生。据《谷音》小传所载,丁开本是“负气敢言”之人,但即便是如此有骨鲠的激昂之士,亦写下如此感伤而绝望的吊古诗。由此观之,即便国家政权还没有最后垮台,其实亦已经距离灭亡不远了。

本诗之长,乃在全以意绪为支撑。作者一不做奇拗之句,二不肯过多的堆叠典故,炫耀学问,而唯取一二和建业相关的故事稍加点染,其情之哀痛,思之深切,以及生之落寞,自然感人。前人谓宋诗至宋末一变,显然,这一变是和宋末士人心态的变化紧密相联的。

(刘竞飞)

免责声明:《建业》原文赏析-丁开”由李白诗歌网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baishige.com/shangxi/10694.html,如您认为本文及图片涉嫌侵犯著作权,请与我们联系,一经核实我们将立即删除侵权内容,对此我们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