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跨文化角度看绵阳李白景点标示语英译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6-12 07:56 标签:

从跨文化角度看绵阳李白景点标示语英译

 

随着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以及2010年的世博会和亚运会的即将来临,中国将迎来大量的外国游客,其在华的衣、食、住、行、游都与我们的翻译息息相关。为了做好对外宣传,搞好“形象工程”,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加大了力度整治不规范的标示语翻译,对公共地方出现的不规范的译文进行了一次大清扫。但这些活动主要是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大城市展开。四川省作为一个旅游大省在这方面的力度显得有些不够。四川省很多城市,包括成都的街头、各旅游景点,随处可见不规范的英文标示语牌。我对绵阳李白景点(李白纪念馆、太白公园、太白碑林)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这些旅游景点的翻译存在很多问题。

本文仅讨论这几个景点的标示语翻译。标示语翻译错误可谓花样百出,诸如低级的语法不通顺、拼写错误、译文不规范、译文不一致、典型的中国式英语等等。这些问题不仅影响了李白文化的对外传播,有愧于这位大诗人,更严重的是影响了旅游景点的形象、编阳人的形象、四川旅游大省的形象。下面作者将所收集到的译文的错误类型进行分类论述,从跨文化角度分析原译文,并指出如何翻译才能符合译语规范与英语文体和文化规约,实现其最大值的功能等效。

一、含义不准确的错译

含义不准确的错译主要指译文符合语法规范、看似完整的语段,其译文和原文之间的实际内涵相去甚远,或者只是部分再现原语标示语的含义。例如,李白纪念馆的垃圾箱上印的“可回收”和“不可回收”被翻译成了“Recycle”、"Unfrecycle"。首先,看看英文里前缀un的含义,比如说在WORD文档里有一个常见的命令是undo,就是取消你刚才的一个操作。unido,不要做;Unbuton,就是解开扣子。

因此,“Unfrecycle”就相当于说“不要去回收”,跟"Recycle"(回收一正一反,让老外无所适从。其次,“Recycle”和"Unrecycle"均是动词,而标示语的翻译通常用名词、形容词或短语及简短的句子。因此建议改为英美人通用的“Recyclable”和"Nonfrecyclable"。太白碑林外面的一个提供临时医疗服务的地方,其中文标示为“医疗点”有待商榷。这仅仅是一个临时医疗服务点,通常只有一位医生提供一点常备药物,以备游客临时所需而设置,因此,称作为“医疗点”似乎在内涵上大了许多。其次,英文翻译“Clinic”也存在问题,根据《韦氏新大学词典》(第十一版)的解释,“Clinic”有两个意思:"a,a facility(as of a hospital)for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outpatients;b,a group practice in which several physicians work cooperatively."由此可知,“Clinfic”主要指给门诊病人诊治的一个机构或者医院,至少有几个医生在此工作。因此,这里的翻译不准确,也很难找出一个对等词来翻译,我们建议进行功能翻译,译为“Medical Assistance”或者“FirstAid"。这样,外国游客一看便知,如果出现了身体不适时,可以暂时到此寻求帮助。李白纪念馆的标示语“医务室”翻译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李白纪念馆“馆长”被翻译成“manager"。根据《韦氏新大学词典》(第十一版),manager的英文释义是,"One who conducts business or household affairs",因此,manager主要指商业或内部事务管理者。而纪念馆的馆长职务应如何翻译?纪念馆和其他的展览馆、博物馆的功能应该是一致的,试想能否借用大英博物馆馆长一词curator来翻译。根据《韦氏新大学词典》(第十一版),"curator”的英文解释是"one that has the care and superintendence of something,esp.:one in charge of a mullseum,zoo,or other place of exhibit"。因此,不难看出“curaftor”是恰如其分地翻译出了该职位的正确内涵。

二、中式英语

中式英语是指译文符合语法规范,但译文不符合英文标示语规范和译语文化规约。一般来讲,标示语有其自身的特点:短小精悍、简洁明了。其主要功能体现为信息功能或呼吁功能。因此,在翻译的过程中,如何再现原标示语的功能,至关重要。在李白碑林,我们看见“禁止拍照”被翻译成:forbid to take a photo。从语言的角度看,该译文再现了原文的命令功能,但是译文有悖于英文标示语常规。通用英文标示则为No Photograpl通hing。“小心地滑”被翻译成:Be careful of slippery ground。这则标示语言是在信息功能的基础之上,要达到呼吁功能,警示游客注意安全。同理,该译文也是典型的中式英语翻译,而通用的翻译法则是:Caution:Wet Floor或者是Caution:Slippery Path;Caution:Slippery Surface。前者主要用于翻译放置于室内的标示语,如果是室外,我们通常用后两种。

在李白故居,“李白故居景区警务工作室”,被译成“The Police Dot of libai former ewelling scenic area community"。这是典型的中式翻译。首先看看“警务工作室”是否该翻译成Police Dot?Dot在英文里,表示数学上用的小圆点,或音乐上用的附点,根本没有地点的含义。其次,“李白故居景区”被逐字译出,看似忠实的翻译,却是如此的别扭,而且景区的英译文scenic area后面,还画蛇添足地加上了community一词,该词的含义是指社区,如果仅指景区的话,scenic area足以。再看“故里",通用英译是former residence。从功能上看,这条标示语主要起着给予信息的作用,游客如果在李白故里景区遇到什么纠纷可以到这个地方去寻求警察帮助。因此,我们的翻译就没有必要将上面的内容逐字翻译出来。仅翻译为:Police Office,甚至用一个单词Police,就足以表达出此条标示语的信息内容,达到了功能

三、不规范导致的错误译文

标示语的不规范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中文标示语不规范以及标示语牌上的书写格式不规范。首先看第一类不规范:中、英文标示语中信息含糊不清,如太白碑林景区的“请勿踩踏”这一标示语。中文的意思不明确,勿踩踏什么?当然细心的游客可能会注意到地面刻的李白碑文,但是由于游客一边听导游讲解,一边游览,可能没有注意到地上刻的碑文,甚至在导游提醒之前,就已经踩到了碑文。

因此,如果中文标示语不明确的话,原有标示语的警示和呼吁功能便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其相应的英文翻译"Don'ttrample and step on the ground"也弄得外国游客哭笑不得。“don'tstep on the ground"意为别踩到地面。试想如果不从地上走过,应该飞过去?况且trample的用词准确性也有待商榷。根据《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七版),该词被释义为:to step heavily on sth./sb.so that you crush or harm them/it with your feet。

因此,如果将整个英文标示语回译过去的话,汉语应是:别用力踩坏地面。游客只是走过,怎么会是故意把地踩坏。其实,该标示语是提醒游客勿踩踏刻在地上的李白碑文。因此,准确的译文应该是,Don'tTread on the Stone Inscripftions。国内很多学者用stele来翻译“碑文”一词,但是由于该词较为偏僻,本族人也不一定熟知,因此,宜使用通用的stone inscription。这样既再现了标示语的信息功能,又体现了呼吁功能。

相信外国游客看到这一标示语牌,自然会绕道而行,标示语的警示预期功能也得以实现。类似的问题还很多。以上所讲仅仅是我们从翻译的角度讲的不规范问题。标示语的不规范还体现在单词大小写不一致的方面。一般来讲,标示语都用大写或者实词首字母大写,通常冠词省略,以节省空间。不管我们采用哪种编排方式,我们都应该保持一致,至少在一个景点应该一致。

四、译文不一致

在太白碑林的这一景区内多处提到“李白故居”,然而对于“故居”的翻译在同一个景点却出现了几个版本,LiBai's Resilidence,Li Bai Former Dweling,Li Bai's Birthplace等。既然是属于同一个旅游景点的标示语,指相同客体,其翻译应该一致。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汉语中的“故里”是指故乡或老家。故乡是指出生或者长期居住过的地方。因此,在翻译的过程中,译者应该进行区分,如果故里是指过去长期居住过的地方的话,我们的英文翻译应该是former residence。但如果是指出生地的话,就应该翻译成Birthplace。那么,青莲的“太白碑林”所在地,是指李白的出生地,因此,理应译为:LiBai'sBirth量place。但是根据北京公共场所双语标识英文译法规定,故居译为Former Residence,如宋庆龄故居Former Residence of Song Ching Ling。作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国内关于故居的翻译都统一用former residence,如邓小平故居、鲁迅故居。因此,既然约定了,我们建议还将太白碑林景区内的太白祠或李白故居译为Former Residence of Li Bai,以减轻目标读者的理解负荷。

再如“严禁烟火”、“禁止烟火”,其汉语意思是一样,但在太白碑林景区内出现了三个版本的英语译文:“No burning""Smoking or lighting fires strictly forbidden""No smoking","禁止烟火”的标示牌上附上了一个国际通用标识。而事实上,在禁止烟火的国际通用标示牌上配有文字和图示,英文通用标示语为:"Al Smoking Strictly Prohibited",或者“Smoking Prolfhibited by Law"。

另外,关于“厕所”标示语的翻译在太白公园是“toilet",在李白纪念馆和太白碑林用的则是“W.C.",关于公共卫生间该如何翻译,王银泉在《“厕所”英文到底怎么说》一文中已经作了详细讨论,他认为restroom和washroom这两个词语最为常用。这一点在各大英语辞典中均有记载和说明。

在英式英语中,私人住宅中的厕所称为the lavatory,toilet,WC(已陈旧)或l00(用于口语)。公共场所的厕所称为the Gents/the Ladies或public conveniences。

在美式英语中,私人住宅中的厕所被称为the lavatory,toilet或bathroom,在公共建筑物中的被称为the washroom或restroom。

虽然英国人把公厕称作为Gents/the Ladies,美国人则把男女厕所叫Men's room和Lady's room,而且它们的使用频率并非很高,但这仅仅是一种称呼而已,而在作为“厕所”的文字信息标记时,使用最多的还是restroom和washroom(王:73&75)。而根据北京2006年11月3日颁发的公共场所双语标识英文译法通则,厕所、洗手间、卫生间、盥洗室统一为Toilet。但是通则上的用法也不准确,作为标识语必须使用复数Toilets。因此,建议译为restroom或washroom。卫生间墙上的男女厕所标识为Gents/Men和Ladies/Women。这两种译法更符合英美人的习惯。

五、语法不通和拼写错误

在太白碑林,“小心地滑”被翻译成了Be careful of slippery。slippery是一个形容词,后面应该接名词,这是一个刚学英语的人都知道的常识,更不用说该标示语中还存在大小写不一致和译文本身不符合规范的地方。很难想象这样的标示语牌竟被放在了太白碑林这个景区之内,不知道外国人会怎么看中国人的英语水平,他们又会怎样怀疑我们介绍李白诗歌和李白思想方面的译文?

又如“游客请勿靠近”和“请勿用手触摸”,被分别译成了"The visitors please not to close to"和"Please not to touch by hand"。首先,这两条标示语的翻译语法不通;其次,表达完全错误。

再者,这两条汉语警示语简洁明了,基于景点的实地语境,中国游客可以一目了然,知道不应该靠近什么、不应该触摸什么。然而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外国游客就不一定清楚。因此,建议在翻译的过程中将中文省去的内容给予明示,可译为:"Don'tStay Close to the Exhibits!"和“Don'tTouch the Ex量hibits!"这样的译文才能还原原标示语的信息功能和呼吁功能。

六、拼写错误

陇西院的翻译The Long Xi courtyard中冠词the中的“e”已经没有了,而且作为标示语实词首字母应该大写,而此标牌上的courtyard却以小写的“c”开头。这样的错误在太白碑林比比皆是。李白纪念馆的“小心路滑”英文翻译被写成了"Road is slippexr"。首先,单词slippexr拼写有误,正确的拼写是slip量pery。再者,“小心路滑”的翻译也有待商(参考翻译见本文第二点,译文不规范)。第三,李白纪念馆内,明月村宾馆内墙上挂着全球各地的时钟,其下面的英语拼写也有待规范,如悉尼、伦敦都采用所有字母大写,而纽约、东京则只有首字母大写New York,Tokyo。事实上,在同一地点的英文名称表示应该一致,或者全部大写,或者首字母大写。

本文只是将收集到的标示语错误翻译略指一二,其实编阳李白景点的标示语错误还很多,不能详尽。导致错误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其一,广告公司不负责任。景区负责人一般将翻译好的英语标示语交给广告公司制作,由于广告公司人员英语水平有限,而且有的公司存在不负责任的现象,因此,常常把翻译正确的译文弄错,常出现拼写错误,或者大小写、标点、多余空格出现等问题。因此,建议各景区负责人将制作完成的标示牌给翻译人员核对,避免出现拼写、大小写、标点等错误。

其二,翻译人员水平有待提高。在翻译时,要吃透原文,采纳合理的翻译策略,再现原标示语的信息或呼吁功能,考虑目标读者——外国游客的文体和文化规约。我们希望,这些错误的、蹩脚的中英文对照的标示语牌也随着这次大地震的离去而离去。在重建的过程中,我们要确保翻译质量,以避免错误的翻译以讹传讹,误导游客,影响景区和国人形象。同时呼吁有关部门重视景点中英文标示语用语规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