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等效翻译理论简析《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的再现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6-11 08:08 标签:

从等效翻译理论简析《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的再现

 

一、关于等效翻译理论

1964年,美国著名翻译理论家奈达在《翻译科学初探》中提出了强调以读者为中心的“动态对等”概念,即“不拘泥于原文的形式,只求保存原作的内容,用译文中最切近而又最自然的对等语将这个内容表达出来,以求等效”,同时指出“译文接受者和译文信息之间的关系,应该与源语接受者和原文信息之间的关系基本上相同”。接着,奈达把“动态对等”进一步定义为:译语中的信息接受者对译文信息的反应应该与源语接受者对原文的反应程度基本相同。随后,为了避免人们对“动态对等”概念的错误理解,奈达在1986年出版的《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论圣经翻译中的功能对等》中把“动态对等”修正为“功能对等”,即“将原文文本的读者理解和欣赏的方式与译文文本的接受者理解和欣赏的方式加以比较”。奈达认为功能对等不能只局限在文字本身,他把判断对等与否的大权交给了读者的心理反应。由奈达对“功能对等”的定义可以总结出等效翻译理论的实质就是以读者为中心,以读者的心理反应为重点,同一信息,虽用两种不同的语言表达,又服务于不同的接受者,但却要产生基本相同的效果。

奈达把“对等”又定义为两个层次:最大层次功能对等和最小层次功能对等。最大层次功能对等指的是“译文文本的读者应该基本上能以原文文本的读者理解和欣赏原文的方式来理解和欣赏译文文本”。奈达把最小层次功能对等定义为:“译文文本的读者的理解和欣赏的程度应该能够达到明白原文文本的读者是如何理解和欣赏原文的。”低于这个最小层次功能对等的标准,翻译则不能称为翻译。由此,奈达提出了判断译文质量的三个最终标准:(1)能使读者(接受者)正确理解原文信息,即“忠实原文”;(2)易于理解;(3)形式恰当,吸引读者。奈达认为正确理解原文信息覆盖了传统所说的“”准确"和“忠实”。他还提出“准确”所指的就是原文信息在多大程度上被传递给接受者。易于理解和形式恰当都是针对译文而言,奈达认为译文应该完全为读者服务。总之,“一句话,译文必须完全符合译语的要求,以达到原文所能达到的目的"。

从等效翻译理论简析《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的再现

二、关于意象和意象的组合概说

意象一词是中国古代文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也是中华民族的古典诗论中内涵极为丰厚的美学范畴。中国古典诗词的魅力就在于它具有层出不穷的意象。刘翻在《文心雕龙神思》中指出,“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绎辞。然后使玄解之宰,寻声律以定里;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以完整概念使诗歌表现领域从直接抒情扩大到间接抒情,表现方法走向形象化。“意象分为意’和象两个方面。前者指人的主观情意,诗人的审美经验和人格情趣;后者指客观物像。”美国意象派诗人庞德提出“一种在瞬间呈现的理智与感情的复杂经验”的意象界定标准。意象是物象与情意的融和。意象一般是对文字所描写的物象的感受和体会,诗人以文字将物象跃于纸上,对于物象的感受由读者来完成,形成意象。简单地说,意象就是意中之象,是客观物象经过诗人的感情活动而创造出来的独特形象,是一种富于更多的主观色彩、迥异于生活原态而能为人所感知的具体艺术形象。

我国源远流长的古典诗歌就是由无数的意象构成的,一首诗词就是一个由意象组合而成的系统。“意象,只有在有机的组合中,成为一个审美情景系统的一个构成元素,才能从整体中获得生命和魅力。”而且诗歌中意象的组合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唐诗的意象组合方式多种多样,变化万端,这里仅举其大者,分为五类:并置,脱节,叠加,相交,融合。”意象是诗歌写作的焦点。有意象就有诗味,无意象就无诗味。诗歌的创作离不开意象,意象的选择是第一步,意象的组合则是第二步。意象组合是指客观事物的现象或映象触发了作者的灵感,作者捕捉到了主要意象,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地调动生活的积累,“神与物游”地展开想象、联想,使主观的思想感情与客观生活中的多种物象相交相融,在勾画出整个诗篇脉络的同时,创造出“意与境谐”的诗的艺术境界。

从等效翻译理论简析《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的再现

三、李白《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翻译比较

1.意象移植在诗词翻译中的重要性和可能性

信息的传递是让不同的接受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基本对等反应的基础。奈达在《语言,文化和翻译》中对“信息”的界定是“语义的,文体的,文学形象上的,情景的和心理效果方面的等等,作品本身成功的或不成功的信息”,同时他还强调任何信息如果起不到交际即思想交流的作用就会变得毫无价值。信息具体表现为语义信息、文化信息、美学信息、文体和语体信息。由此可见,美学信息是译作要传递的主要信息之一。“美学信息指在一定场景中恰当地编排语言代码,从而使人获得美的享受。”译作应再现原文的审美情趣与艺术感染力,给译文读者带来美的感受,尽可能保留原作的美学价值,再现原作的美学效果。译作越多地“迁就或再现原诗的形式美、音韵美、节奏美、情感美、意境美和风格美”,译语读者就越能产生和源语读者相同的反应。因此,意境美作为诗词中重要的美学信息是需要在译作中传递和再现的。诗歌整体意境的传递和再现有赖于译诗时能否处理好具体意象。再者,中国古诗词的基本特征就是读者能够通过意象体验诗人的情感。如果译者在译作中没有再现意象,那么译文读者肯定不会产生和原文读者大致对等的反应。由此可见,意象的再现在诗词翻译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正如翁显良先生所说:“译诗无定法,但总要再现原作的意象。”

在文学翻译的讨论中,关于诗歌可不可译是翻译界一直争论的问题。雪莱认为,译诗是徒劳的。美国诗人Frost说过,诗是在翻译中失掉的东西。辜正坤在论及诗歌可译性问题时,将其分为四种情形:一、全可译因素;二、小半可译因素;三、大半可译因素;四、不可译因素。但大部分翻译家都认为诗歌在一定情况下是可译的,因为尽管在中西交流中,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异,但人类的思维、思想和生活等方面有共性,中西语言文化也总有共同的地方。所以,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地趋近却是可以做到的。而且,关于“对等”,奈达提出,“对等”不能理解为数学意义上的等同,只能是近似的等同,即以功能对等接近程度为依据的近似。“对等”只是“基本对等”,而不是“绝对对等”。因此,在诗词英译中,译者通过各种努力,是可以将意象再现到译作中达到翻译的“基本对等”的。

从等效翻译理论简析《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的再现

2.李白《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翻译比较

作为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李白诗歌中的意象多为超越现实的,很少表现现实世界。他的诗歌多体现精神世界,读李白的诗会获得精神的极大自由,是对生命的超越。李白诗歌有“大山”、“大川”、“天”、“月”等比较突出的意象群:山给人很强的亲切和归属感,长江、黄河这些大川的意象表现了李白蓬勃激昂的精神世界,月是清孤、寂寞,是李白的另一寄托。

《送友人》一诗是李白诗歌中情意表达婉转含蓄的代表作。诗中虽没有“大山”的奇丽雄伟、“大川”的蓬勃激昂和“月”的美好形象,但意致缠绵,语近情遥。全诗语言自然朴素,别具特色。

原文: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译文一(小烟重良译):

Taking Leaving of a Friend Blue mountains lie beyond the north wall;Round the city's eastern side flows the white water.

Here we part,Friend,once forever;You go ten thousand mile,drifting away Like an unrooted waterligrass.

Oh,floating clouds and the thoughts of a wonderer!

We ride away from each other,waving our hands,While our horses weigh softly,softly..

译文二(Witter Bynner译):

A Farwell to a Friend With a blue line of mountains north of the wall,And east of the city a white curve of water.

Here you must leave and drift away Like a loosened waterfplant hundreds of miles..

Ishall think of you in a floating cloud;So in the sunset think of me.

We wave our hands to say goodbye,And my horse is neighing again again.

译文三(Ezra Pound译):

Taking Leave of a Friend Blue mountains to the north of the walls,White rivers winding about them;Here we must make separation

And go out through a thousand miles of dead grass.

Mind like a floating wild cloud,Sunset like the parting of acquaintances Who bow over their clasped hands at a distance.

Our horses neigh to each other as we are parting.

译文四(许渊冲译):

Farwellto a Friend Green mountains bar the northern sky;White water grids the eastern town.

Here is the place to say goodbye,Youll drift out,lonely thistle town.

Like floating cloud,you'd float away.

With parting day I'll part from you.

We wave and you start on your way,Your horse stil neighs."A dieu,A dieu!

原诗是一首充满诗情画意的送别诗,诗人与友人策马辞行,情意绵绵,动人肺腑。诗中出现了“青山”、“白水”、“孤蓬”、“浮云”、“落日”、“班马”等意象。青翠的山峦和波光粼磷粼的流水描掌出一幅与友人离别时的图景。孤飞的蓬草,飘浮的白云,象征着友人行踪不定、任意东西,表达了对朋友漂泊生涯的深切关怀。徐徐而下的夕阳,似乎不忍速然离开大地,隐喻诗人对朋友依依惜别的心情。在这山明水秀、红日西照的背景下送别,特别令人留恋而感到难舍难分。这里既有景,又有倩,情景交融,扣人心弦。尾联“萧萧班马鸣”的动人场景出自《诗经车攻》“萧萧马鸣"。诗人和友人马上挥手告别,频频致意。那匹马仿佛懂得主人心情,也不愿脱离同伴,临别时禁不住萧萧长鸣。这首送别诗写得情景交融,声色俱备。

从等效翻译理论简析《送友人》四个英译本的意象的再现

全诗的六个意象:“青山”、“白水”、“孤蓬”、“浮云”、“落日"、“班马”,组成了一幅友人离别时的孤寂画面。翻译时应将这六个意象—一译出,方能体现出诗的韵味。正如奈达所说:“事实上,把一首诗译成不是诗的东西,那就不是功能对等的翻译。”关于“青山”,译文一、译文二和译文三都用“Blue”来修饰“mountains",而译文四则用“Green"修饰。这里的“青山”指的是被花草树木覆盖的青翠的山峦,所以译文四所用的“Green”一词更忠实原文。诗中的“白水”指的是波光粼粼的流水,译文一的“white water"、译文三的"White rivers"和译文四的“white water"都没有将流水译出。相比之下,译文二Witter Bynner所译的“a white curve of water”最切近原文,最能达到功能对等。对于“孤蓬”这个孤寂而飘忽不定的意象的处理,在全诗意象的再现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许渊冲所译的“lonely thistle town"部分曲解了“孤蓬”的本义,没能做到忠实原文。Ezra Pound将其译成“dead grass”,只能给读者一种孤寂周零的想象,和飘忽不定还相差甚远。而Witter Bynner所译的“a loosened water plant”和小烟重良所译的“an unrooted waterfgrass”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飘忽不定的感慨,较成功地再现了原诗的意象,使译语读者更好地体会了诗人的情感。

“浮云游子意”是这首诗的精髓所在,表达了诗人对朋友的漂泊生涯的深切关怀。Witter Bynner、许渊冲和小烟重良都把“浮云”译为“floating cloud",虽既忠实原文,又把“浮云”的动态译出,但并没有再现出朋友漂泊生涯。而Ezra Pound的译文在“floating"和“cloud"之间加入“wild”一词,这样,那种漂浮不定的意象随之体现出来。徐徐而下的夕阳,同样表达了诗人对朋友依依惜别的心情。小烟重良并没有将“落日”译出。Ezra Pound和Witter Bynner都将“落日”译为静态,都没能达到功能对等。而许渊冲所用"With parting day”是恰到好处的。尽管许译中没有出现“落日",但这种调整是允许的。奈达认为,”为获得令人满意的、与原文功能对等的译文,对译文进行调整是必要的"。同时,奈达在谈到获得功能对等的原则的意义时说:“原语和译语之间的差异越大,调整的必要性也就越大。”汉语和英语属于不同的语系,拥有不同的文化,必要的调整是达到功能对等的前提。对于全诗最后一个意象“班马”,指的是友人的那匹马。因此,许渊冲所用的"Your horse”更忠实原文。由此可见,四个译文在原诗意象的再现方面各有所长,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功能对等。

通过以上的对比分析可以看出,四个译文都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原诗意象的再现。可知,在翻译时,再现原诗的意象是可行的。同时,以上分析也证明了以读者心理反应为重点、把译文读者和原文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的反应是否对等作为衡量翻译的最高标准的等效翻译理论对具体诗词翻译实践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因此,译者在诗词翻译中需要努力追求译文意象的完美,让译文文本的读者获得与原文文本的读者相同的理解和感受。

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书籍《李白文化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