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25 06:22 标签:

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文化是人类智力活动创造的产品,人类的文化创造活动就是符号生产活动,通过符号化的方式,文化得以直观的存在。伴随着历史发展,人类将积累的文化代代传递,在新的环境下人类还为文化赋予新的内容,文化也在人类的创造活动中演变成不同形态。盛唐时期,李白用浪漫主义诗歌塑造了一座不朽的文学丰碑,用开拓进取、乐观浪漫的精神昭示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气质。千百年来,他的诗歌和文化精神在人们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在口口相传代代诵习的过程中,人们对李白的追捧突破了单纯的文学崇拜,焦点一次次的聚集在与李白有关的一切奇闻铁事、游踪遗迹中。为了纪念和学习李白,人们保留了许许多多的与他相关的文化符号。“铁杵磨针”成为人们激励刻苦学习的成语,无数道路、桥梁、景点甚至学校被冠以“太白”的名号,李白曾经漫游过的地方为他建祠、立庙、修纪念馆、塑像,每一个与李白有关的符号的诞生,都意味着李白文化的又一次丰富。

符号是文化现象构成的实体,文化是通过符号来传播,继承。因为崇敬李白,人们创造了李白文化,同时也创造了李白文化符号。李白文化一代代的传承,离不开文化符号的传播。

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一、符号与文化传播

符号创造着文化也传播着文化。德国著名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把人定义为符号的动物。人类文化创造活动的进行及其结果的表达和传播,是人类使用符号思维的结果。人类文化生成的可能就在于人类的符号创造活动,文化是人类符号创造活动的产品。符号创造着文化,文化传播离不开符号的传递和解读。

传播是一种通过符号交流信息以期待传播双方发生相应变化的活动。符号是传播活动的要素,是传播过程中为传达信息而用以指代意义、概念或意象的中介。人类生活在符号化的世界中,通过符号及其系统传播着文化。文化传播使用的符号,须明晰文化的外在语言图像与内在意义蕴涵,从而使传播活动中传播者便于使用,受传者易于接受理解。

文化传播的主要目的在于增加文化知名度、影响力,从而使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人类在传播文化的过程中,使用符号传递特定的社会意义。文化传播的符号化,把复杂的文化内涵用一种更容易认可、更容易接受、更容易记忆的符号传递,有助于快速而有效的传播文化内涵。文化的符号化生产和传播,需要把文化产品按照符号产品的规律来加工,不仅要遵循文化规律表现特定的社会意义,还要按照符号规律凝练文化产品的符号特征。

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二、李白文化符号系统构建

受前苏联地球化学家维尔纳茨基生物圈概念的启发,尤里·洛特曼在1984年提出“符号圈”这一文化空间概念,他认为如同生物圈使一个所有生命机体以最紧密的方式互相联系、相互依存的有机整体一样,符号圈也是一个充满各种类型的、处于不同组织水平上的符号构成物的完整的机体。借鉴洛特曼的符号圈概念,我们可以把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看作是一个符号圈。现有李白文化符号在共时和历史范围中,互相联系互相作用,构成了传递意义的完整机体。将现有的形态各异、庞杂纷繁的文化符号加以划分整合,借助外在的文化控制来建构完善,有助于建立一个结构明晰、内涵明确的代表地方特色的文化符号系统。建构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目的是为了突出其文化的整体性和独特性,从而有助于扩大文化的影响力。

1.现有符号的利用

根据研究洛特曼认为符号圈有一定的内在结构,由符号圈中心、中间、边缘和界限组成。符号圈的中心应该体现文化的精髓,主要是对精神文化的高度概括。符号圈的中间区域由文化的代表符号组成,这些代表性符号遵循和体现符号圈的中心精神,一般由人工或自然环境,物质产品及精神产品等众多符号构成。符号圈的边缘区域由文化中出现的个体性、临时性符号组成。符号圈界限的作用是将一种文化符号系统与外文化符号空间区分开。

人们在崇敬李白、研究李白、传播李白的过程中创造了李白文化,同时也创造了李白文化符号。李白流传后世的诗歌和后人为纪念李白而修建的各种祠堂、庙宇、雕塑,以及各种形式的李白研究成果构成了李白文化的物质符号。在社会实践中通过某种约定而形成的具有符号性的文化活动属于李白文化的行为符号。李白文化的精神符号,是人们解读李白的诗歌和行为时,对其渗透出来的独具个性的精神气质和文化人格进行的符号化的概括。

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根据洛特曼对文化符号系统内在结构的理解,对现有的李白文化符号梳理分类有效利用,建构李白文化符号系统,须确定中心、中间、边缘和界限等部分。作为核心部分的符号系统中心,需要有表现文化精髓的能力,属于精神文化的理想信仰、价值观念、思维方式、伦理道德、审美情趣等内容,可以选择文化符号中最具代表的精神实质作为“中心”。洛特曼认为“最发达的、结构上最有组织的、最强势的语言构成了符号圈的‘中心”。所以“中心”符号应是语言符号,构成简洁凝练,内蕴丰富,可以是精心斟酌出来的一些词语、词组或简短有力的句子。李白区别于、并超越了中国古代其他文化人的最重要的精神品质和人格力量就是他那极富浪漫色彩的诗歌作品和行为方式。不妨把这种浪漫气质看作为李白文化的精髓,将符号系统的“中心”确定为“浪漫诗仙”,用以传递李白文化的浪漫精神。

符号系统的中间区域是构成文化符号系统的主体部分,通过有代表性的自然符号和人文符号体现符号系统“中心”。这些文化符号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能够遵循和体现符号系统“中心”的精神实质。如太湖之滨的浙江湖州,围绕“文化古韵,清丽湖州”这一符号中心,提炼出“南浔古镇、百草园、古银杏长廊、太湖三宝、善连湖笔、双林绫绢”等等一系列经典人文符号。围绕“浪漫”这种精神气质,对现有的自然景观和人文遗迹筛选提炼命名,使符号系统的“中心”能指具有稳定性。

文化符号系统的边缘区域由临时性符号构成,这些符号具有不确定性,但却是文化符号系统中丰富活跃的部分。例如一些纪念性质的文化活动。文化符号系统的界限既有区分也有过滤的作用,目的是维护文化独特性。界限具有双重性质,既有抽象性也有具体性。抽象性体现在界限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中,它可表现为人们对文化所持的态度。具体性体现在地域边界中,将此地与彼地区别开来,形成不同的文化风格。

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2.创新符号的开发

创新是社会发展不竭的动力。人类社会要前进,需要利用创新思维拓展和改变对客观世界的认知,从而加深对客观世界的认知,提高对客观世界的驾驭能力。一般来说,创新包含有三层含义,一是更新,二是创造,三是改变。文化符号的创新,主要指的是更新现有的符号。文化符号作为文化的外在形式,在选择和使用方面有较大的自由度。为了配合社会发展,文化繁荣,文化控制主体要善于协调文化符号系统,运用各种创新手段,不断发掘风格鲜明、富有生命活力和时代特征的文化符号。存在于系统中的文化符号,看似独立实则彼此联系。实现文化符号创新,一方面可以从文化符号自身发展的过程中补充完善;另一方面可以从不同文化符号的互动交流中吸收融合。

从文化符号自身发展的过程中实现的文化符号创新属于自我创新。自我创新可以发生在文化符号系统中心,表现为文化符号的创新思想内涵的发掘,也可以发生在中间区域,表现为物质符号或行为符号的补充。文化符号系统的中心作为核心区域,代表了某种文化的独特精神,应该谨慎概括,而传播过程中还要注意保持其精神实质的稳定性,不可随意变更。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化作为社会形象宣传的中介符号,其增值作用越来越明显。不少地方纷纷发掘本土的历史文化,在使用文化符号宣传自身形象过程中和地方的发展紧密结合,并对文化符号的精髓在不偏离文化符号系统中心的前提下,进行有所限制的自我创新。

李白文化符号系统的建构

文化符号系统中心区域的自我创新有一定的限制,相对而言,中间区域的自我创新空间更大形式更灵活。处于文化符号系统中间区域的物质文化符号或行为文化符号都是文化符号系统中心的生动体现,时代发展对这一区域的符号创新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中间区域的文化符号的形式极为丰富,拥有无尽资源,对这一区域的文化符号的补充和完善取决于人们对自然符号和人文符号的创新提炼。如浙江杭州,同一个西湖,在“苏堤晓、曲苑风荷、平湖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等旧十景的基础上,1985年人们又提炼出了“云栖竹径、满陇桂雨、虎跑梦泉、龙井问茶、九溪烟树、吴山天风、阮墩环碧、黄龙吐翠、玉皇飞云、宝石流霞”等新十景。文化符号创新的另一方面可以从不同文化符号的互动交流中吸收融合,这种创新可理解为交互创新,既包括验证处于边缘区域符合核心价值观的文化符号,将其纳入符号圈。也包括通过与其他文化的接触和整合,吸收融合其他文化的有益元素。交互创新可发生在地方文化符号圈的边缘区域和界限区域。

边缘是符号圈中范围最广的领域,许多文化符号在其中处于自由自在、试验成长的状态,能否进入核心区域,需要经过地方文化控制主体的严格检验。当某符号符合符号圈“中心”价值标准的要求,便可转化吸收成符号圈中间层的组成部分,这种文化符号的纳新是对地方文化符号主体的一种新鲜血液的补充。界限是地方文化符号与地方外文化空间符号的接触地带,体现不同文化观念、文化情感、文化追求与文化价值的不同空间符号的碰撞在这一区域发生相互作用。文化的冲突与整合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过程,在不同文化发生冲突和作用时,吸收、融合地方外文化中的精华,转化为优化自身文化的元素,是文化发展的交互创新途径。

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书籍《李白文化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