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25 06:21 标签: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李白诗歌英译历时近三百年,涉及众多国内外名师大家,相关研究浩如烟海。但细观之下不难发现,研究数目虽繁,思路却略显单一。二十世纪上半期及以前的英译研究常着眼于文字层面,探讨诗体译诗和散体译诗的优劣。二十世纪下半期及之后的研究,着眼点已从文字层面扩展到文学层面,从对原诗文字内容上升到对其艺术特点的保留和再现;但仍鲜有从文化层面针对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西传的研究。

笔者认为,李白诗歌蕴含的丰富深刻的道家思想是我国更是世界的宝贵精神财富,以其为切入点对李白诗歌英译进行研究,不仅有利于帮助西方读者正确、全面地欣赏和理解李白诗歌,还可以凭借李白诗歌在西方世界已经取得的认可和推崇达到宣传、传播我国优秀传统文化思想的目的。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一、

李白生活的唐朝,是历代诗人最多,留下诗作也最多的时代,被誉为诗歌的黄金时代。李白诗歌以其大胆的想象、瑰丽的比喻、奇异的夸张、鲜明的意象、纵横飞扬的文字、磅礴豪迈的气势、俊秀飘逸的风格和执著炽热的情感将唐诗推向艺术的巅峰,在众多唐诗佳作中脱颖而出赢得世人推崇,被尊为诗仙。除了在我国享有盛誉外,李白诗歌通过译介进人西方,在异域文化中同样受到喜爱。李白也被西方世界认为是“过去的一千多年间东方最著名的诗人”。

唐朝还是道家思想盛行的时代。统治者为抬高自身地位,崇奉老子为始祖。唐玄宗李隆基御注《道德经》,诏告天下士庶必须家藏一册。在李唐皇室的倡导下,土生土长的道家思想深入人心,地位甚至一度高过儒家和佛家思想。李白出生的蜀地,道家思想的氛围尤其浓郁。在这样的社会文化环境中长大,李白耳濡目染,诗歌中天人合一、人生如梦、出世独立、无为而治、功成身退的道家思想随处可见。甚至在表达积极入世的儒家立场时,也常常借助大鹏、仙、月、真人等经典道家意象抒发自己“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宏志。

在我国,李白诗歌中丰富的道家思想引起了学界的强烈兴趣和密切关注。学者们对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相关专著和论述覆盖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成因、体现、特点和影响等各个方面。遗憾的是,这些研究所取得的成果没能在我国翻译界得到广泛应用。国内的译者大多仍以文学艺术特点对原诗进行考量和选择,而没有从文化层面出发以诗中的道家思想作为选择标准。即便是李白诗歌英译专集的译者,也没有在集子中对李白诗歌这一独特的文化特点进行推介。而且,李白诗歌的英译在我国起步较晚,发展相对较慢,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出现了以许渊冲先生为代表的一批优秀翻译家。和早期的西方译者相比,他们的译诗虽更加精确,但对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西传却暂不如前者影响深远。因此,以道家思想为新的切入点开展李白诗歌英译研究,有利于消除学界和翻译界自说自话的现状,助其互通有无,共同促进李白诗歌中优秀传统文化的西传。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在西方,通过翻译传入的中国经典先是《诗经》,但这部代表儒家思想的著作却远不如李白诗歌那样声名远播。对于西方的读者来说,李白诗歌不仅成为了中国诗的代表,更是中国文化的表征①。然而,普通读者虽喜爱李白诗歌,对其诗歌中所体现的道家思想好奇、向往;但是他们对李白诗歌文化层面的正确解读却不能自由进行,而要完全仰赖于译者的译介,其中又以英语的译介为主。李白诗歌的英译实践始于十八世纪。此后,西方众多学者、传教士、政治家和诗人纷纷参与其中。近三个世纪以来,出现了不少有名的翻译家,如翟尔斯(Herbert A.Giles)、庞德(Ezra Pound)、洛威尔(Amy Lowell)、艾斯库(Florence Ayscough)、宾纳(Witter Bynner)、古柏(Arthur Cooper)等。他们对李白诗歌及诗中道家思想的西传起到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作用。但这些译者或优先考虑译入语文化,或为迎合西方世界对东方文化的口味、或受限于手中有限的资料、更或根本不识中文,在翻译时大多对原诗中的道家思想不够忠实,对其随意修改,甚至直接舍弃不译。

在西方学者译介李白诗歌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两部影响深远的专集本:英国著名翻译家、汉学家韦利(Arthur Waley)的《李白的生平与诗歌》(The Poetry and Career of LiPo)和日本留美学者小烟熏良(Shigeyoshi Obata)的《李白诗集》(The Works ofLiPo)。和其他西方译者不同,韦利对李白诗歌中的道家典故和意象常能给出准确的翻译和说明。然而,这位对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西传功勋卓著的大家对李白诗歌文化层面的理解也不尽准确。他在论文中批评李白《古风》五十九首太多用典。认为李白诗歌半数以上执著于对江河东流不复,人事世事易变这一内容的强调,单调而令人生厌。殊不知诗中反复咏叹的正是道家思想的精髓。他甚至进而提出李白诗歌的长处不在内容在形式,不在思想的美而在词汇的美;将诗中深厚的传统文化思想底蕴之美完全抹杀。作为汉学大家的他,其偏见至今仍影响着西方的学界和普通读者。小烟则在集子中指正了西方译者所犯的诸多错误,并选译了李白诗作一百二十四首,有利于西方读者正确了解李白诗歌的全貌。他的指正中肯可信,可惜只谈到文字、文学方面的错误,没有涉及文化层面。纵观西方译介李白诗歌的历史,为了满足西方读者的远慕之情,帮助他们正确理解和欣赏李白诗歌中的道家思想,有必要把李白诗歌的英译研究和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西传相结合。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二、

《诗经》中的风,是反映人民生活和思想的诗。古风,即古诗。李白天性自然,不喜前朝的华丽诗风,借用五言古诗的形式写成《古风》五十九首,或咏史或喻今。李白的《古风》清新古朴,不事雕琢,是李白的代表诗作。但诚如韦利所说,诗中用典太多。如缺乏相关文化背景知识,且不谈翻译,光是能做到全面、正确地理解原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笔者谨以《古风》五十九首中的第九首为例,试分析其中蕴含的道家思想,探讨其译介问题。

古风·九

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乃知蓬莱水,复作清浅流。青门种瓜人,旧日东陵侯。富贵故如此,营营何所求。

该诗不长却通篇用典。开篇借用庄周梦蝶这一国人耳熟能详的典故引出道家所倡导的物我同一思想。世上万物之间并没有界限或不同,不过是像在不停地运动变幻而已。接着,该诗先用《神仙传》里麻姑的传说浪漫写实般地告诉世人连蓬莱仙境的海水都难保一成不变;再用现实世界里秦朝的东陵侯在汉初沦为种瓜人的故事水到渠成地道出富贵如浮云,人应淡泊名利、出世无为的道家思想。除去诗中丰富的道家思想,该诗和李白的其他诗篇相比,语言、韵律、修辞手法等方面没有独到之处,或者说没有特别到吸引中国译者的程度。许渊冲先生的《李白诗选》[Selected Poems of LiBai],翁显良先生的《古诗英译》[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ese Ancient Poems],徐忠杰先生的《唐诗二百首英译》[200Chinese Tang Poems in English Verse]以及孙大雨先生翻译的42首李白诗中均没有这首诗。而小烟熏良和韦利在各自的专集本中都收录了这首诗,古柏在自己的译诗集《李白和杜甫》[LiPo and TuFu]中也选译了这首看似无奇的诗。究其原因,应该是诗中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无我境界和出世无为、逍遥脱俗的自由精神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在译诗中,小烟熏良和韦利都保留了“庄周”[Chuang Chou]这一道家形象。小烟还特意加上脚注,为西方读者介绍庄子其人。而韦利则道出典故出自《庄子》,并细致地讲述了庄周梦蝶的故事。接下来在翻译“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时,韦利的译句是“If single creatures can thus suffer change,Surely the whole world must be in flux?”“一体”,笔者认为除了对应“万事”指个体外,还可以紧承上句理解为庄周和蝴蝶本是一体,没有界限,不过是存在的形式在不停变化而已。韦利却处理成“单个的生物”,看起来像是西方的进化论,把道家的主张简化了。但整句“单个的生物如能像这样经受变化,整个世界不该是不停变化的吗?”倒是没有偏离原句思想。小烟在翻译时也用了问句的形式“Which was the re-al-the butterfly or the man?Who can tell the end of the endless changes of things?”加进来的这句“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呢——蝴蝶还是庄周?”看似不忠实原诗的累述,倒是为前一句庄周梦蝶的诗句多了一层符合道家思想的解读:庄周以为自己在睡梦中变成蝴蝶,可谁又能肯定不是蝴蝶在梦中以为自己是庄周呢?从而顺利地引出了下一句“谁能说清楚不停变化的万物最终会变成怎样呢?”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麻姑是道家神话中的仙女,从得道后曾三次见证东海变桑田。她在巡视蓬莱时发现海水变浅一半,又有了变为陆地的征兆。韦利在给出译诗之前先就向读者解释了这一典故:“仙女麻姑自述从她到仙境(蓬莱)后,周围的海水变浅了”[The fairy Ma-ku said that since she came to Fairyland(P'eng-lai)the sea that sur-rounded it had become much shallower],然后顺理成章地在诗句中保留了“蓬莱”这一代表仙境的道家符号。而小烟则直接舍弃了道家神话的背景,把“乃知”一句处理成了“流向遥远大海深处的水,不久又要变成浅浅的清溪了。”[The water that flows into the depth of the distant sea/Returns anon to the shallows of a trans-parent stream]原诗借以说理的典故在他的译句中成了对自然现象的客观描写。“青门”一句,西方读者若想读懂,同样需要对背景故事有所了解。青门,长安(今西安)城东门。为了监护秦东陵,秦始皇封邵平为东陵候。秦亡后,邵平沦为布衣在青门外种瓜。李白借他的典故告诫世人应不计个人荣衰。和前句一样,韦利先讲典故,后在该句中直译“青门”[Green Gate]和“东陵侯”[the Marquis of Tung-ling]。小烟既没有加注,也没有事先讲述典故背景。为了不影响西方读者理解原诗,他把诗句归化成了“在城市的青门外种瓜的人,曾是东山王子”。[The man,raising melons outside the green gate of the city Was once the Prince of the East Hill.]虽然也能说明盛衰无定,但用“东山王子”替“东陵侯”毕竟相差甚远。

最后一行诗句点题,“富贵故如此,营营何所求”。“营营”语出《庄子》(全汝形,抱汝生,勿使汝思虑营营),指追求奔逐。因为没有出现主语,不同的读者可以选取不同的视角。既可以理解为李白自劝:“富贵如浮云易逝,自然是没有必要为其累及自身了”;也可以视作是李白劝世;还可以看作是李白在宣扬道家理念。这种隐去“我”的观物、感物方式,既是我国古诗的特点,也是道家任物自然的呈现方式。然而在英译时,译入语文化却讲求主谓齐全、逻辑顺畅。于是,韦利加入了“我们”,改原句为条件句:“如果财富和名誉的确如此无常,我们这么辛苦追求的是什么呢?”(If wealth and honour indeed be flighty as this/By our toiling and moiling what is it that we seek?)小烟则更加直接地和补充进去的“你”对话:“地位和财富必然消失。你是知道的,却还一求再求——所为何来?”[So must rank and riches vanish You know it,still you toil and toil,-what for?]原本多解的诗句在译入语文化的干预下成了单一的死句。

韦利和小烟在翻译时,异化、归化也好,直译、意译也罢,甚或于增添、删减,且不论其处理方式的优劣高下,只看这些方式的出发点:全都是从译入语文化出发对待原诗中道家思想的。在提倡东西方文化平等对话、交流的今天,我们能不能在李白诗歌英译的实践中找到既尊重、忠实原诗文化思想,又使这些思想能被西方读者欣然接受的译法呢?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三、

韦利和小烟熏良的翻译实践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可资借鉴的地方。

首先是选诗。为了有针对性地宣传李白诗歌中的道家思想,诗歌中的思想文化特点应代替诗歌的文学艺术特点作为选择原诗的标准。

其次,在英译李白诗歌时,如内容涉及体现道家思想的人物、传说、历史事件等典故时,可事先从推介道家思想的角度讲述相关背景故事,之后在译诗中尽量保留这些带有中国烙印的文化符号。这样做,既可免去常用的“直译加注”这一翻译方法给读者带来的困扰:如一边读诗一边看注解,思路往往会被打断,导致失去读完全诗的兴致;如看完一个个注释再去读诗,又过于辛苦;如不看注释直接读诗,又会陷入迷惘。还可免去“意译”损失掉原诗文化内涵的风险。英译《古风》九首时,从传播道家思想的角度考虑,在韦利为读者提供的背景知识介绍中可加上道家所提倡的天人合一(the unity of man and nature)思想。如此,在随后给出的译诗中可将“一体”一句试译为:Within one Unity the forms easily change,and the change of all things won't cease.此外,如再补充上道家所倡导的“忘我忘世”、“无欲无心”思想,则原诗的内容就更容易被西方读者领会了。

李白诗歌中道家思想的译介

再次,诗之所以成其为诗,不光在于其中所蕴含的思想,还在于诗人如何表达这些思想。因此,除了内容,原诗的形式在英译过程中也可以为诗中道家思想的西传服务。比如李白诗歌中未作界定的物物关系、物象并置或主谓缺失等状态,即可循着道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思想予以保留。跳出英语固有的逻辑要求之后,在译诗的形式上达到“任物自然”。仍以《古风》九首为例,“青门”一句,不妨试译为:The melon-grower outside the Green Gate,the Marquis of Dong-ling in the old days.在这两个名词词组之间没有添加其他结构说明二者关系,以期模拟原诗“青门种瓜人”和“旧日东陵侯”的并置,在形象与形象之间引发读者多层面的思绪。同理,该诗最后一行诗句在翻译时也可以打破英语固有习惯,在译诗中继续隐去主观参与者:No exception for wealth or ranks,no need for toiling and toiling?

道家思想博大精深。在我国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西方读者的关注和思慕的今天,从道家思想的角度出发重新审视李白诗歌的英译,不仅有利于丰富和加深对原诗的理解和研究,还能在帮助西方读者了解和欣赏原诗文化内涵的基础上,凭借李白诗歌在西方世界已经取得的认可和喜爱达到宣传、传播道家思想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体系的目的。

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书籍《李白文化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