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22 09:57 标签:

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李白作为巴蜀地区著名的文化名人,对本地文人影响极为深远,宋之苏轼,元之虞集,明之杨慎,清之张问陶,莫不学其风骨。清代巴蜀才子李调元亦深受其影响。

李调元(1734-1802年),字羹堂、赞庵、鹤州,号雨村,又号童山、蠢翁,清乾隆绵州人,调元少年能诗,十九岁参加罗江童子试夺冠,次年赴余杭父亲任处,从名师,二十六岁返蜀乡试中举。三十八岁人京会试中进士第二名。历任翰林院廉吉士,广东学政,直隶通永道等职。后因得罪权贵,充军伊犁,以母老得以赎归。看破官场,回乡自居。建“万卷楼”,收集大量图书,读书作文,游遍蜀中名山大川,所作诗集名《童山诗集》。

作为巴蜀清代文学的代表人物,前人对其生平事迹多有研究,如蒋维民先生的《李调元》,罗焕章的《李调元诗注》,詹杭伦先生的《李调元学谱》,赖安海先生的《李调元之编年事辑》,袁箴先生的《李调元佳话》等,吴明贤《李调元、张问陶与李白》一文从李调元对李白的个人感情以及评论整理方面对李调元与李白二人关系做了初步的研究。本文拟从李调元对李白的景仰、对李白诗歌的整理与研究以及其诗歌创作方面,就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作一较全面的探讨,以求教于方家。

论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一、李调元对李白的景仰

李调元对诗仙李白非常敬慕与景仰,其感情则洋溢在他的诗文中。李调元十分佩服李白的才华,有诗句“佳句谁传李白楼”,“李杜锦绣肠”,热情地赞美了李白的诗文如锦绣;也写有“一生复学青莲体,只恐三分略相似”,“独弹古调无人识,疑是青莲作后身”,“我诗颇向谪仙偷”等诗句①。除了对李白的才华的佩服,他对李白平生经历的坎坷遭遇也表现得尤为同情,并为李白感到愤愤不平。如“我闻诗人例穷愁,失意往往追风骚,奇才抑塞古亦有,酣歌据地真吾曹……不见东海骑鲸之李白”,“我蜀多才人,皆为文字官,皆不择细行,又皆窜夷蛮,唐之李供奉,长年酒家眠,朝赋清平调,暮窜夜郎天……古人不得意,大抵皆放颠,吁嗟俗眼人,焉能窥圣贤”。他有时展开想象“君不见太白漂泊黄河间,挂席欲进波连山”,有时抒发感慨“李白骑鲸去不还,谁同骚首问青天”。

李调元也亲自到李白故乡去凭吊李白:“太白祠前草欲芜,米颠碑迹半模糊。平生亦有清平调,诗到匡山一字无。”李白少时曾在匡山读过书,从匡山走向社会时,还写了《别匡山》一诗,其末联云“莫怪无心恋清景,已将书到许明时”,但他终于没有再回过匡山,李调元在几百年后登上匡山,拜谒太白祠,面对祠堂前的荒芜,诗碑模糊的景象缅怀诗人,感慨甚深,流露出对诗仙的深深哀悼之情。就是在送别寄赠或宴请朋友时,往往也追忆李白,表现对前辈的敬慕亲切之感。所作诗云“诗思李白好,酒量刘伶大”,“空怜李太白,不见谢将军”,“君不见山头逢杜甫,空令李白笑至”,“长笑相如缘拘监,漫夸太白试龙巾”,向往、倾慕、惋惜、赞叹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李白在李调元的心目中是占据着崇高的地位,对李调元的影响颇为深刻。

论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二、李调元对李白诗歌的整理评论

正因为李调元对乡贤李白的爱慕与崇敬,李调元很注重对李白诗歌的收集整理。李调元受父亲影响,自幼爱好读书,所猎范围极广,凡诸子百家,经史子籍,诗词歌赋,天文地理,无所不览。他利用在吏部任职的机会饱览大内典籍,御库密本,勤奋披阅,废寝忘食地抄录。“于是内府秘藏,几乎家有其书也”,这培养了李调元对古代典籍深厚的研究辨析和校勘能力,李调元爱好藏书,以平生之力收集了大量典籍,其私家藏书楼万卷楼,被誉为“西川藏书第一家”,李调元曾写诗云“我家有楼东山北,万卷与山齐嗟峨”。藏书“经史子籍,集四十橱,内多采宋刊抄本尤多”。李调元积极刊刻巴蜀先贤的著作,于“各书中与锦里诸旧著作尤刻意搜罗”,对李白的诗文自不例外,他说“余自束发授书,即喜太白所为诗歌文章,每手一编,朝吟而夕览,其藏之筐筒有日矣”。

自幼对李白诗的喜好与研究,使李调元在二十二岁时便自己一手刊刻了《太白集》,继《太白集》后,乾隆二十年(1764),李调元31岁,在翰林院任庶吉士,与好友邓在衍(字子斋),共同校刊合刻了《李太白全集》,他写道:“余友邓玉斋为彰明广文,古昌明,即太白所生之地,邓亦酷嗜太白诗,因秩满来京,寓之齐之西偏,相与把酒聊吟。固出所订太白全集以示余。”这个《李太白全集》的校刻本共十六卷。其中收李诗共九百八十七首,古赋八篇,表书序记颂赞等文共四十八篇,计十一卷;诗文拾遗一卷五十一首,此外附录四卷,收历代赞颂李白的诗文一百八十四首,从说一百三十七首及《李白年谱》。李与邓的校刻本至今尚存,为弘扬巴蜀文化和研究整理李白诗歌创作提供了有益的借鉴和珍贵的历史资料,正如他在序中说道:“吾虽秉属于一乡一邑,其何外不光昭先贤之遗风,而之乡之人扬挖风雅有所从之路也。”

论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同时,李调元对李白诗的诗歌作了较深入的研究。李调元从小酷爱读历代著名诗人的诗,并在认真阅读过程中进行着比较,他说:“凡诗赋,一代有一代之雄”,并着重指出“李太白,唐之雄也”。认为李白是唐代诗坛的佼佼者,并在《重刻太白全集序》中高度评价李白的诗歌:

太白诗根抵风骚,驰驱汉魏,以遗世独立之才汗漫自适,志气恢弘,故其言纵恣傲岸,飘飘然有凌云驭风之意,以视乎循规蹈矩含宫咀商者,真尘饭土羹矣!盖其仙风道骨实不能食人间烟火,故世之负尸载肉而行者,望之张目咋舌,譬如天马行空,不施鞍勒,其能绝尘而追者几人哉!且太白亦非徒阔落浩荡而无涯涂也!今之半以子美沉酣六籍,集古今大成,为风雅正宗,使追步者有径可循,有门可窥,故潭艺家迄今奉为矩嫂,遂视太白为登天然不可几及者,此大谬也。以太白之仙才,文质炳焕,发为诗歌,无体不备,无体不精。当其时使无子美,则后人寻思玩,于摆脱不群之外,求其声律,固自有轨辙之可遵,亦何至怖如河汗也。太白诗云:大雅久不作,吾衰竞谁陈。有曰:我志在述,垂辉映千。有常言:将复古道,非我而谁。则欲括风雅之源流,明著作之意旨,舍太白其将何师呼!世之言诗者,不问津于太白,而先以子美为宝,是犹所谓断港绝航而望至于海也。其蓬岛十二楼,何三千弱水之隔呼!有安望溯而两汗之源以驾扬马而上哉!

他在《雨村诗话》中说:

唐诗首推李杜,前人论之详矣。颇多以杜律为师,而于李则云仙才不可学,何其自画之甚也?大约太白工于乐府,读之奇才绝绝,飘飘如列子御风,使人目眩心惊;而细读之,无不有段落脉理可寻,所以能被之管弦也。若以天马行空,不可控勒,一岂五音乐律亦可杂以不中度之乐章乎?故以为学诗者,必从太白入手,方能长人见识,发人心思。王渔洋曾有声调谱,而李诗居其半,可谓知音。

通过这两段评论,李调元首先便找源溯流,论述了李白诗歌继承《国风》、《离骚》和汉魏诗歌优良传统,并细致地指出了李白诗歌“天马行空”的豪迈不羁的诗歌风格,肯定了李白乐府诗在艺术上的创新和发展,在唐代文人乐府诗中别开生面,独树一帜,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同时也批判否定那种认为李白诗歌不可追踪学习的错误看法,并明确指出“求其声律,固有轨辙之可遵”,说明学习李白诗是有规律可寻的。因而他强调“必从太白入手,方能长人见识,发人心思”。除此之外,李调元也谈及了对李杜二人诗歌的比较,对“顾多以杜律为师,而于李则云仙才不可学”这类选家褒贬抑扬的错误做法给予了批评,他曾说:“人各有所长,李白长于乐府歌行而五七律甚少,杜少陵长于乐府歌律而五七律亦多,是以人舍李而学杜,盖诗道性情,二公各其性情而出,非有偏也。使太白多做五七律,于杜亦何让。若今人编籍,必古今体分类平均,匀则匀矣,非诗不传也。”指出李杜二人诗歌风格,体裁不同,各有所长乃人性情的反映,并指出可能造成“诗不传”的严重后果。

论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三、李调元诗歌创作学李白

1.诗歌风格学李白

李调元在诗歌创作上走李白的道路,学习诗仙豪放、飘逸、自然的风格。李白常用夸张的手法,生动的比喻,丰富的想象来抒发自己热烈奔放的思想感情,如“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李调元曾自比李白“余本今之狂者,非李太白不取也”,其诗

“桂山独欲擎鲸鱼,倒卷黄河九天浑,天有古月青铜磨,地有五岳嗟峨。尽入先生锦绣口,喷作云霞供啸哦”。整首诗读后让人感觉诗人驰骋想象,翔舞于天地之间,包含着奔腾的气势,豪壮的精神。真是意新理惬,混茫无尽。有说“来便觉锋增芒,云霞五色金玉相,当其民冥心造化忙。下笔直倒三峡江,翻涛搅浪不肯往,竟欲手摘龙耳,剖鳌腹,拨鲸尾,以欲光焰万丈之李杜争豪强”,这是效法李白妙笔生花,风格飘款,气势高昂的诗歌,“以与光焰万丈之李杜争豪强”好似要与李白一争诗歌的高下。

2.诗歌形式语言学李白

除了在风格上学习李白外,形式自然,语言朴实也是李调元学习李白诗的成功之处。李白诗歌语言最大的特色就是明朗自然,摒弃雕琢和词藻的堆砌,乍看起来好像毫不费力,脱口而出,但其清新自然可爱使人玩味不尽。李调元其诗“暮春百花残,绯枝包未吐,似知翠捧来,独留香在树。晓来一雨过,霏霏红满坞”,又一首“一人俯清流,万象本俱品屏,况复见菱花,细写藻荇影。月到潭心时,心与月俱静”,其诗意着意清新,画面明朗,给人一种悟静的感觉,就如李白的名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蚀”那般意境新颖,生机勃勃,物我融和,使人感到轻松愉快。

论李白对李调元的影响

3.借用李白诗句

李调元本人在写诗时不仅神似、形似,而且常借用李白原诗中的诗句,如他的“今人不见古时月,古月仍照今人头”,便是效仿李白诗《把酒问月》里的“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还有“我闻黄河天上来,惊涛巨浪相喧窿”,则借用李白的《将进酒》里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4.诗歌精神的相似性

李调元与李白的诗歌就其内容来看,无疑二人作品都具有高度的现实性与人民性。一个热爱祖国的诗人,和广大人民也是分不开的,得意时唱着自豪的高歌,苦难时寄予热切的同情,这就是诗人自别于众人之处。二人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真挚深刻,他们注目于社会最底层人民的贫苦生活,挥着激励的诗笔,细心地描述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悲惨境遇,赋予深厚而诚挚的同情,部分诗歌闪烁着民本主义思想光芒。

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书籍《李白文化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