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文化与当代文学、文化建构探析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18 22:32 标签:

李白文化与当代文学、文化建构探析

 

李白文化价值的魅力对当代文学、文化的关照具有特别大的意义,当代文学、文化虽然具有当下的时代性和特殊性,但同样深受古典文学的影响,尤其是李白文化的影响,李白文化指李白创造的精神财富,主要包括李白及作品的独特价值,其独特的审美品质、伟大的人格操守、自由开放的精神、浪漫的情怀、理想的坚守、独特深邃的思想等深深影响当代文学、文化的发展。当代文学与文化在跟进时代的同时,一部分作品抛弃了文学与文化中最重要的精神品质和审美特质,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危机,在此基础上,研究李白文化与当代文学与文化的建构意义重大。

一、解决当代文学、文化发展中的困境需要李白文化

当代文学、文化发展颇为曲折。“文革”十年曾严重阻碍了文学与文化的健康发展,但在新时期,文学与文化百花齐放,出现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但发展过程中,一些背离文学与文化本质的作品使文学与文化逐渐远离大众的视线。

20世纪80年代,文学张扬集体精神、时代主题,一批贴近现实、反映社会的力作应运而生。以刘心武的《班主任》、卢新华《伤痕》等为代表的伤痕文学、以韩少功《爸爸爸》《女女女》、阿城的《棋王》《孩子王》等为代表的寻根小说、以高晓声《陈奂生上城》、贾平凹的《鸡窝洼人家》等为代表的改革文学,成为了众多读者的精神食粮。而马原、苏童、余华等进行先锋小说创作,对艺术进行了新的尝试,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诗歌的艺术探求更是达到一个极致。

到了九十年代,文学审美更加多元化,个性主义得到极大张扬,而与之相伴的是文学的商业化、世俗化、情色化日趋明显,部分作品的精神价值和审美出现偏差,造成文学与文化发展的巨大困境。以卫慧、绵绵为代表的私人化写作引人围观;以韩东为代表的解构传统和神圣的诗歌让人困惑;大量的商业化创作更使人目不暇接。有人这样描述当时的状况:“90年代的文学在多元化的格局下,也包含了许多不能令人满意的潜质,作家浮躁情绪的满溢给作品带来的粗糙和肤浅,一些青年作家对优秀传统的否定,作品过分强调官能刺激等等,都是应该引起注意和重视的问题”①,道出了文学热闹背后的危机,开始反思文学为什么会离文学本身愈来愈远。

而更为重要的是,全球化引发了社会文化结构的深刻嬉变,文学与文化逐渐与市场接轨,一方面,产生了更为逼近现实的作品;另一方面,过分注重市场效益,而产生了不少泡沫式的作品。当代文学与文化在发展过程中,大部分作品能引导我们进人文学的审美世界,但不可忽视的是部分作品出现了文学与文化的世俗化、功利化,追求文学与文化的短期效益,忽略精神价值的建构和良好的社会效益,造成发展中的短视行为。

正如谢冕提到的:“一个普希金提高了俄罗斯民族的质量,一个李白使中华民族拥有了千年的骄傲,一个梵高使全世界感受到向日葵而近于绝望的金色的瀑布,一个贝多芬使全人类听到了命运的叩门声!中国的文学,文学的中国!在百年即将终了的时候,难道不应该为20世纪和21世纪的人们带来一些理想的光辉?”①谢冕先生语重心长地道出了中国文学发展中存在的巨大问题,文学刻意的趣味化、游戏化、刺激化无非是为了更多的商业利益,当文学的责任、文学的理想、文学的崇高被拒之门外时,文学可能就陷入庸俗文化的怪圈,有人围观但再也无永恒的价值。

当代文学、文化发展中部分作品精神价值的失落、理想的放逐、使命感的缺失,道不尽的粗鄙和庸俗,表面的华丽掩盖不了内容的空洞,文学的华丽转身既改变了传统文学对崇高和使命的追求,也改变了文学本身的特性,丧失了文学性,这无疑是阻碍文学与文化发展的巨大的绊脚石。在商业化利益追逐之中的创作渐行渐远,远离了苦痛和挣扎的深沉思考,眼花缭乱的创作令人无奈。而恰恰是李白文化可以为当代文学与文化的建构提供思路。

李白文化丰富的内涵、卓越的品质、独特的创新使之成为传统文化的精髓,对社会产生了良好的效益,受到世人的喜爱。而当代文学与文化真的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学习并借鉴李白文化,无疑可以给文学与文化发展注入生机和活力。

二、李白文化的独特魅力对当代文学、文化的启示

正是在文学与文化出现困境的语境下,李白文化的独特魅力具有重要的当下价值。

李白独立的人格魅力、高远的品质和伟岸的精神,成为了当下部分作家应该学习的典范。远离庸俗、拒绝平庸、崇尚理想,应成为作家的自觉追求,但现实是,部分创作者的灵魂的折损仍然严重,正义与崇高被世俗化生活消解,挣扎、奋斗更看重经济利益,当创作者对社会、对人生缺乏独立的认识,当把写作当作一种快捷的挣钱的方式时,创作者的精神缺失显而易见,其所作所为带来的负面影响却不能忽视。重新反思部分精神迷失的创作者给当代文学、文化发展造成的困惑,创作者要有伟大的灵魂和高尚的内心,学习李白纯正的品质无疑可以给人指点迷津。

李白卓越的文学品质,也是当代文学与文化发展中急切需要的精神品质。文学作品可以表现苦难、颓丧、悲伤、忧郁等,但决不是拿这些作为曝头而博取同情和眼泪;作品可以对人性本性进行深入挖掘,但不应该以此为卖点而大肆渲染;作品可以反思传统文化,但不应该全然解构;作品可以写平庸凡俗生活,但不应该消解崇高。无论怎样创作,文学最终的目的是给人心灵启迪,带来审美的愉悦。而李白用他的一生文学实践给当下创作者以启示,李白诗歌中有时候也很悲观、有时候表现享乐、有时候表现愤怒、有时候很颓丧,尽管这样,作品依然闪烁着对青、自由的礼赞,在苦痛中浸染属于李白的欢乐、热情,显示了他对人生的超脱及博大的胸怀。作品本身的品质决定了李白文学成为了古典文学中的精华。而当下,文学与文化发展中更需要高品位的作品,表现社会和人生可以透视一种生存,寄寓一种希望,获得心灵的净化,得到一种求真向善的力量。

震撼人心的李白作品,就成了烛照当代文学与文化的一面镜子。李白在任何时候,是以审美为最高境界,追求作品的自然、纯朴,以强烈真挚的情感撞击读者的心扉。李白文化的独特魅力在于李白个性及作品的独特风格。李白并未刻意去雕琢他的诗文,但诗歌表现的丰富的社会内容和独特的审美形态却实现了现实和写作的双重超越,换言之,李白追求的高尚精神和文学的独立审美世界,对当代文学与文化的建构无疑有启示意义,因为文学如果失去了打动人心的魅力,而只追求形式的探索,作品会变得苍白无力,最终可能导致读者的厌弃,丢失文学市场。当代文学、文化也应该有自己的丰厚内容和多样的审美品质。

李白作品能超越时空是因李白作品具有永久的生命力。要使当下文学与文化更有生命力和持续的魅力,作家必须保持独立的人格,以独特的审美感知世界,不流于世俗,甘愿寂寞和清贫,用心去感悟、用真情去创作、用宏大的思想去拥抱万千世界、孜孜以求文学的审美,只有这样,才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只有这样,文学才可能散发持久的芳香。毕竟,时代在不断变化,赶时趋世的作品会昙花一现,很难有旺盛的生命力。

三、把李白文化的精髓纳入当代文学与文化建设

如何建构高品位的文学、文化?贯透李白文化的精髓,是当代文学与文化得以提升的重要法宝;同时,需要重视文学与文化的多样价值。

当代文学、文化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是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反映社会现实深广的作品无疑会使读者产生共鸣,如2010年出版的钟正林的长篇小说《山命》,就是一部直面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佳作。而一些作品关注现实利益而忽略其文学的现实价值,丧失了活力。而李白对时代、社会及个人的广泛关注,突破了对利益的追求,从而获得了文学更强大的生命力,保持了文学艺术的永久的魅力。吸收李白文化,融入其精髓,是改变当前文学创作中出现问题的重要力量。

当下部分文学作品审美价值的缺失,是不争的事实。缺乏审美的作品很难长久地扎根在读者的心里,给人思考的东西不丰厚,显得单薄和贫瘠。而李白文学的审美“它充溢着从本真的生命深处发出的自由的激情和青春的感性,它在本质上是一种对现实的浪漫。他要以一颗高度发达的诗心去重新体验《诗经》、《楚辞》时代的自然、纯朴、浪漫的生活,这就给我们留下了不尽的向往”①。以一颗真诚的心去感知复杂多变的世界,在现实中融入浪漫,以审美化的情态对待时代和社会,会给读者留下更多想象的空间。

李白作品追求生命和社会的价值所散发出的活力和意义,无疑给当下部分创作者敲响了警钟。当下部分文学社会价值的缺失,是部分作家在愈来愈市场化的今天,不断改变自我价值追求,迎合市场需求的结果。当文学与商品完全挂起钩来,文学的死亡就是迟早的事。文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应该看重它的精神特性,它的重要职能是为人们提供精神食粮,寻找到一种心灵的慰藉。注重社会价值是李白作品给当下的启示。

要真正实现文学与文化的多样价值,可以从李白文化中寻求到宝贵的精神资源。新时期,社会发生巨变,审美观念和阅读习惯都有所改变,但对美和对真性情的渴望依然强烈,如何在现实与想象之间架起一道桥梁,如何在世俗与审美之间寻求一个最佳结合点,就至关重要,而真正要让文学与文化谋求更好更快发展,必须有李白一样的纯正的品行、独立的精神、有李白作品独特的审美和个性。

李白文化,可以作为当今文学、文化建设的重要指南。而事实上,李白文化中体现的博大精深就足以让当前的人去深刻领悟和学习。李白始终保持自己的独立的人格,追求自由的生活,文学上的自然天成,让他的为人和作品都显得高远。在当下诱惑颇多的现实中,作家如果能保持一颗心怀天下的情怀,坚持自己的精神领地,或许,就不会在创作中有意地迎合世俗,牺牲自己的文学理想。坚守李白品行和作品魅力,成为建构当代文学、文化的重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