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16 08:03 标签: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李白是中国历史上的著名诗人。他不仅谱写了盛唐文学史上浪漫主义的华彩乐章,还用诗歌对盛唐社会进行摹写与折射,对人生与理想进行文学表达。在对现实的批判以及对理想的坚执中,李白形成了关于人际、社会、生态的和谐理念。笔者以为,这种比较完备的和谐思想,主要有以下三个成因。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一、时代背景

李白生于公元701年,卒于公元762年,历经武则天、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唐肃宗、唐代宗六朝。这一时期,在唐太宗、唐高宗以及武则天的基础上,唐玄宗开创了开元盛世,盛唐气象蔚为壮观,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巅峰。但在开元之后,唐帝国开始显现出衰败的迹象,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的爆发,迁延八年才得以扫平。

唐王朝的开创者李渊是隋朝的唐国公,他在位九年,于公元626年让位于次子李世民,是为唐太宗。唐太宗是中国史上一个天纵英武的皇帝,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民族关系等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开创了举世闻名的贞观之治,为盛唐气象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唐高宗李治秉承父亲的治国理路,勤勉执政,开创了永徽之治。武则天时期,虽然唐王朝被改成武周,但武则天总体上治国有方,中国的国力同样强大。

公元712年,唐睿宗李旦禅位于第三子李隆基,即唐玄宗,又称唐明皇。唐玄宗继位后,迅速铲除太平公主的势力,巩固了自己的权力。玄宗选拔任用贤良,先后以姚崇、宋豫、张九龄等为宰相,使之成为自己治国的辅弼。玄宗广招贤才,即位后不久便亲自主持了一场殿试,又要求地方官员举荐人才。玄宗大力发展社会经济,努力减轻民负,繁荣文化事业。由于玄宗励精图治,唐王朝进入鼎盛时期,政治清明、经济发展、社会安定,这就是开元盛世。“举唐之盛时,开元、天宝之际,东至安东,西至安西,南至日南,北至单于府。南北如汉之盛,东不及而西过之。开元二十八年户部账:凡郡府三百二十有八,县千五百七十三,户八百四十一万二千八百七十一,口四千八百一十四万三千六百九。”①“是时,海内富实,斗米之价值十三,青、齐间斗才三钱,绢一匹钱二百。道路列肆,具酒食以待行人。店有驿驴,行千里不持尺兵。天下岁人之物,租钱二百余万,粟千九百八余万斛,庸、调绢七百四十万匹,绵百八十万屯,布千三十五万余端。”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但是,在开元盛世的景象下,也孕育着唐帝国极盛而衰的因子。玄宗日渐骄奢,耽于享乐,疏于政事,任用佞臣,贬斥栋梁,益勤边功,民怨渐起。开元二十五年,宰相张九龄被贬为荆州长史,奸相李林甫从此大权独揽。天宝四年八月,册封杨太真为贵妃,玄宗对其宠爱有加,对杨的兄长杨国忠恩信日隆。宦官高力士权倾朝野,乃至被太子呼为兄,被王公呼为翁,被马辈呼为爷。天宝八年,玄宗命哥舒翰率军攻石堡城,唐军死者数万人。天宝十年,唐军兵讨南诏、食国皆大败,大量士卒伤亡。同年,“安禄山兼河东节度使,禄山既领三镇(平卢、范阳、河东),有兵二十余万,几为天下兵力之半,日益骄恣,见玄宗年高,又见武备松弛,遂有轻中国之心,潜蓄异志。”①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禄山反叛,拉开了安史之乱的序幕。玄宗南逃成都途中,发生兵变,杨国忠被杀,玄宗被迫益死杨贵妃。太子李享在灵武即位,是为肃宗,尊玄宗为太上皇。经过长达八年的内战,唐代宗在宝应元年,即公元762年,才最终平定叛乱。安史之乱是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此后,盛唐时代便一去不复返了,唐朝国势日蹙,再难振兴。

由上观之,李白主要生活在盛唐时代,但也见证了李唐天下由盛转衰的历程。因此,作为一种个人社会意识,李白的诗歌,早期热烈地讴歌了盛唐气象,表现了当时激情、昂扬的社会精神风貌。这时的中国社会总体上是和谐的,这是中国史上一个空前大繁荣的时期。天宝年间,由于承平日久,玄宗怠政,社会的不和谐因素渐增,民族矛盾、中央与地方的矛盾、国家与社会的矛盾等日益凸显。至安史之乱,社会的和谐与平衡被彻底打破。李白的诗歌中,倾注了更多对时弊的关注,表达了对种种不和谐状态的不满与忧愤。他抨击玄宗,“殷后乱天纪,楚怀亦已昏”。他作诗《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为能臣李邕、裴敦复被害、王忠嗣遭贬鸣不平。他对百姓遭受的苦难感同身受,安史之乱后的宝应元年,宿五松山田家,目睹“田家作苦”,以至“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唐王朝从和谐强盛渐而矛盾丛丛,“王风何怨怒,世道终纷掣(《古风二十九》)”时势的变迁,治乱兴衰的更迭,开元、天宝年间的巨大反差,激发了李白对社会和谐与稳定的思考、向往及追求,催生了其具有强烈时代印记的和谐理念。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二、思想渊源

李白主张人际和谐,特别是将平等作为与权贵和谐相处的标尺;主张社会和谐,强调维护统一,民族和谐,政治清明,关照民生;主张生态和谐,热爱自然、亲和自然、尊重自然。李白的这些理念主要渊源于布衣意识、儒家思想及道家思想。

布衣初指平民。秋末年,文化学术下移,学在官府的局面被打破,许多没落的旧贵族办学收徒,平民知识分子群体应运而生,未入仕途的读书人开始被称为“布衣”,并一直沿用下来。“布衣除了确定行为主体特定的社会身份以外,涵蕴着恣情肆志、威武不屈的精神特征,即所谓‘布衣之风’。”布衣的本质属性正是“肆志”、“不屈”。李白承继了布衣意识,并自称布衣,“且常引史上著名布衣之士为同调,赞扬其精神,效法其风仪”①。因此,李白要求与权贵平等交往,在平等的原则下追求和谐的人际关系。

西汉初年,董仲舒提议“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汉武帝纳之,从此儒学在中国封建社会取得正统地位。儒学在唐代得到加强。早在唐太宗时,就撰成《易》、《尚书》、《毛诗》、《礼记》《左传》等五种儒家经典的义疏,即《五经正义》。李白虽然对自己的才能充满信心,不屑于走考察经学为主的科举之途,但这并不表明他未受儒学的影响。李白明确表示“大夫必有四方之志”,“达则兼济天下”,要济苍生,安社稷,使得“寰区大定,海县清一”。这正是儒家渴望济世安邦、积极用世的情怀,是对一个和平、安宁的和谐社会的关注与期盼。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李白年少时即开始接触道教,“十五学神仙”。他经常仙游,“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道教大师司马承祯称赞他“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他与道士颇有交往,甚至正式加入了道教。他还多次表示过出世的意愿。天宝九年(公元750年),嵩山道家元丹丘来信相招,李白冀长往不返,欲举家就之,表示:“家本紫云山,道风未沦落。沉怀丹丘志,冲赏归寂寞。……拙妻好乘弯,娇女爱飞鹤,提携访神仙,从此炼金药。”

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诗作《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有云:“百岁落半途,前期浩漫漫。强食不成味,清晨起长叹。愿随子明去,炼火烧金丹。”上元初年(公元760年),李白登临匡庐,以诗抒怀,决意“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李白并没有真正出世,他对道家的求索是与入世的儒家追求受挫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为了“挥斥幽愤”,这四个字“道出李白一生游仙真意。”①但是,“李白汲取了道家对于生命与生活充满无限热爱、追求人物相谐、物我齐一的现实观”。譬如,在“物我齐一”观的影响下,他在诗歌中将“自然山川人格化”,“人自然化”,“达到人与物化,物与神游的特殊境地。”①这是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诗化,是李白在道学影响下,对天人合一的生动写照。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三、坎坷际遇

李白是中国古代著名的“诗仙”,以诗歌闻名天下,也以诗歌垂于后世。但这其实并非李白的初衷,直到知天命之年,他才明确了立言对于自己的“不朽”价值。《雪馋诗赠友人》有云:“五十知非,古人常有。立言补过,庶存不朽。”李白真正的抱负,在于入世、仕进。他渴望得到帝王权贵真心的赏识,施展治国的才干,实现平天下的夙愿。但终其一生,李白仕途坎坷,无甚起色,晚年生活也困顿悲苦。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在现实中遭遇的种种不和谐现象,磨砺了他对人际、社会、生态和谐的思索与追求。

李白很早便积极从事干谒活动,寻求进入庙堂的机会,《上韩荆州书》谓其“十五学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但成效甚微。30岁时,李白一入长安。“愿一佐明主,功成还旧林。”意欲拜谒玄宗之妹玉真公主,未果。其他干谒活动也以失败告终。

天宝元年,李白终于二进长安,被玄宗授予待诏翰林的职位。

他接诏时满心欢喜,“仰天大笑出门去”,并志得意满地说,“我辈岂是蓬蒿人!”入翰林之初,李白恍如青云直上,壮志得酬。《赠杨山人》诗曰:“一朝君王垂拂拭,剖心输丹雪胸臆。忽蒙白日回景光,直上青云生羽翼。幸陪弯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章紫绥来相趋。”但现实是很残酷的,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不过是玄宗的御用文人而已,只能随侍玄宗与贵妃嬉乐,作些风雅诗文,粉饰李唐天下的太平。李白对这样的生活逐渐厌倦,每每浪迹于酒肆,甚或以醉酒拒绝诏见。李白的率性与才华招徕宫内外权贵的嫉恨,玄宗听信谗言,疏远了李白。白最终被迫请辞,玄宗亦认为其并非“廊庙器”,而予金遣之。李白短暂的政治生涯就此终结。

出长安后,李白又事干谒,均未受人任用。天宝十年(公元751年),不顾妻子宗氏劝阻,白仍拟投奔幽州节度使安禄山,以边功立业。十月抵达幽州,初遇边地战事,豪情勃发,旋即识破边地战争真相,心生怨愤。又目睹安禄山骄横跋扈,却是有心无力,“只有登燕昭王黄金台遗址,一洒忧国忧民之泪”。不久即离幽州而去。

浅析李白和谐思想的成因

安史之乱爆发,李白匡扶天下之心依旧炽热,经永王再三邀请,入其幕府。李白误认永王出师东巡是奉命扫胡尘,一清中原。孰料卷入肃宗与永王的斗争,获罪。李白入狱浔阳,再遭流放夜郎,虽中途获赦,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松和惬意,后复生用世之念,却再无报国之门。在生命中的最后两年,李白生活困苦,疾病缠身,如秋叶一片,暮气垂垂。宝应元年,代宗召李白为“左拾遗”,斯时白已弃世而去,让人唏嘘不已。

在李白看来,盛唐本该是包容而清明的,至少能够给他这样的才子进身报国的机会。但在追求政治理想的过程中,他遭逢到上述的种种不平。他用诗歌来表达自己的抑郁情绪,伤怀感身,谓:“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有才无命,甘于后时”。他以狂饮放歌来消解自己的愁苦,慨叹“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种人生际遇中的顿挫感,对自己理想与人格的坚守,激发了李白对政通人和的诉求,他渴望生活在一个和谐融洽的社会当中,处于和谐的人际关系中。他用笔势放纵的诗歌,或晦或明地表达了这样的美好理想。

概言之,李白所处的开元年间可谓盛世华章,天宝以降盛极而衰。李白的思想体系中,儒学实居主导地位,儒家对现实的关注、兼济天下的使命感,使李白对构建一个和谐的社会有较高的自觉和索求。李白的布衣意识,促使其追求平等和谐的人际关系。李白深谙道学,寻仙问道,在追求内心宁静的同时,也在纵情山水的审美活动中,在灵动高远的诗歌中,践行着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李白的现实生活与其理想又是冲突的,欠和谐的。可见李白的和谐思想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是时代的产物,酝酿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又烙上了李白鲜明的个人印记。

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书籍《李白文化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