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反复吟咏谢安的原因探析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13 08:32 标签:

李白反复吟咏谢安的原因探析

 

李白非常推崇谢安,他在诗作中反复吟咏谢安。李白的族叔李阳冰说:“公乃浪迹纵酒,以自昏秽。咏歌之际,屡称东山。”(李阳冰《草堂集序》)李白的诗所吟咏的历史人物很多,而吟咏谢安一人的诗就多达三十余首,这在《李太白全集》中是绝无仅有的。

李白为什么要在他的诗作中反复吟咏谢安呢?

在李白心目中,谢安就是最符合他人生理想和社会理想的人物,他非常仰慕谢安在沧海横流中力挽狂澜的大智大勇和功成身退、诗酒风流的潇洒气度。结合李白的思想、有关的诗作和谢安的生平事迹来具体分析,李白反复吟咏谢安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渴望建立谢安那样的丰功伟绩

李白虽然深受道家思想的影响,但是他却有着强烈的用世之心。李白的宏大志愿是“申管宴之谈,谋帝王将相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他的理想就是成为谢安那样的安邦定国、拯救苍生的英雄人物。李白一生豪迈自信,具有强烈的进取精神。青年时代就有凌云壮志,他自比为大鹏:“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上李爸》)。就是在遇到挫折时,他也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将进酒》)、“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行路难三首》)。可以肯定地说,建立一番功业,名垂青史,是李白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

谢安曾经在会稽东山隐居,他不屑于做小官,因为做小官不能实现他的抱负。谢安为官升迁很快,官至高品。作为谢氏家族的代表人物,谢安继王导之后成为东晋的又一个权臣,以一身系天下安危。他在位期间对内平定桓温谋反,对外挫败前秦企图吞并东晋的大举南侵,率领着谢氏家族支撑偏安的东晋政权,安邦定国,功勋卓著,成为东晋的中流砥柱。在这个过程中,谢安本人又表现得那样从容不迫、进退自如。所有这些都是李白非常羡慕和努力追求的。李白一生走自己的路,不用世俗的价值观念和是非标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他矢志不渝,我行我素。李白热衷于政治,但他一直到老都不改变自己以谋臣策士身份出仕的初衷,一生不参加科举考试,也不愿意做小官。

李白对谢安复起东山、大济苍生的丰功伟绩十分景仰。他非常迫切地要建功立业,谢安那种保苍生、安社稷的功业正是他一生努力追求的目标,因而他对谢安的功业非常仰慕。李白在他不少的诗篇中都热情地赞颂谢安的丰功伟绩。《赠韦秘书子春》:“谢公不徒然,起来为苍生。”《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二首》(其二):“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表现李白对谢安功绩仰慕最有代表性的诗篇是《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晋室昔横溃,永嘉遂南奔。沙尘何茫茫,龙虎斗朝昏。胡马风汉草,天骄盛中原。哲匠感颓运,云鹏忽飞翻。组练照楚国,旌旗连海门。西秦百万众,戈甲如云屯。投鞭可填江,一扫不足论。皇运有反正,丑虏无遗魂。谈笑遏横流,苍生望斯存。冶城访古迹,犹有谢安墩。凭览周地险,高标绝人喧。想象东山姿,缅怀右军言。梧桐识嘉树,蕙草留芳根。白鹭映洲,青龙见朝嗽。地古云物在,台倾禾黍繁。我来酌清波,于此树名园。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

李白开篇就把谢安置于中原横溃的时代风云之中,元帝渡江南奔,前秦侵凌中原。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谢安从容不迫,指挥若定,一举击败由荷坚率领的前秦百万大军,创造了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李白用自我人格的物化形象大鹏来比喻谢安,写淝水之战大捷和战役之神奇,突出了谢安的杰出的军事才能,赞颂他谈笑间击败前秦百万大军,从而挽救了东晋政权和黎民百姓,同时抒发了对谢安功业的仰慕之情。

李白在诗作中推崇谢安、自比谢安最为频繁的时期是安史之乱发生以后。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天,李白隐居庐山屏风叠。这一年天,永王李磷慕太白的才名,辟为幕府僚佐。永王李磷的征辟,使李白天真地认为能像谢安那样建立奇功的时机到了。请看作于公元757年的《永王东巡歌》(其二、其十一):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试借君王玉马鞭,指挥戎虏坐琼筵。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

前一首自比谢安,他要做大唐的谢安,想为大唐平定安史叛军,建立奇功。后一首表示想借永王兵权,扫平胡虏,西入长安,向天子献捷。李白怀着满腔的报国热诚,渴望建功立业,以为入了永王幕就可以实现他追求多年的政治理想,能够像谢安一样拯救苍生了。他对当时复杂的政治形势没有作出正确的判断,仅有一腔热情,没有多谋善断的素质,结果不但没有实现追求多年的政治理想,反而使自己身陷图图。李白人永王幕一事,表明他在政治上很不成熟。他比不上当时也曾受到永王邀请而拒绝入幕的萧颖士、孔巢父等人。入幕后又没有能够及时洁身引退,他虽然一向自己比谢安,但实际上书生气十足,在政治上显得很幼稚。

二、遇到挫折的时候用谢安来安慰自己

李白一生都在努力追求宏伟的政治理想,但他总是一再遭受挫折。“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其一),“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行路难》其二)。对于现实的无情打击,李白很愤慨,他写下了“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赠蔡山人》)这样的诗句。在遭受挫折的时候,李白总是用谢安来安慰自己。

一方面,谢安东山再起、功成名就的际遇一直激励着李白。

李白壮志未酬之时,雄心依然未改,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大展宏图。虽然自己未能称心如意地在朝廷做官,但他的庙堂之志始终未改。在仕进无门的时光里,谢安的身影时常渗透到他的生活之中。可以说,当李白遭遇坎坷失意时,他的偶像谢安最能够带给他心里的宽慰。谢安东山再起之举,可以让陷于不得志的忧郁苦闷中的李白重新振作起来,激励他继续为理想而坚持不懈地追求。

梁园吟》篇末有“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之句,再一次表明李白喜欢用谢安的际遇来宽慰自己,他始终相信自己必定有起用济世之时。

诗人在《书情题蔡舍人雄》一诗中抒写他的心曲:“尝高谢太傅,携妓东山门。楚舞醉碧云,吴歌断清猿。暂因苍生起,谈笑安黎元。余亦爱此人,丹霄冀飞翻。遭逢圣明主,敢进兴亡言。”

李白的《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二首》(其二)写道:君思颖水绿,忽复归蒿岑。归时莫洗耳,为我洗其心。洗心得真情,洗耳徒买名。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

这首诗明显地流露出李白也有准备归隐的念头,但是他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他要像谢安那样待时而起,实现自己经世济民的宏愿。诗篇洋溢着积极向上的精神。

另一方面,李白始终把谢安当作异代知己。

当独立自由、狂放不羁的人格与社会时俗发生冲突的时候,李白心中常常充满着深沉的孤独感。李白感到在现实生活中知音难觅。他在《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其一)写道:“一朝谢病游江海,畴昔相知几人在。

前门长揖后门关,今日接交明日改。”在《箜篌谣》这首诗中,诗人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兄弟尚路人,吾心安所从。他人方寸间,山海几万重。轻言托朋友,对面九疑峰。”李白内心深处的孤独,由此可见一斑。李白这种深沉的孤独感,除了纵情山水、借酒浇愁以外,往往向古人倾诉,而他最仰慕的古人谢安就是他倾诉的主要对象。因此,李白这时常常想到谢安。他要超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向谢安倾诉自己的衷肠。谢安那“携妓冶游”的风流,是抚慰他一时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的良药。李白的《忆东山二首》(其二)写道:

我今携谢妓,长啸绝人群。欲报东山客,开关扫白云。

在李白的诗思中,历史与现实的阻隔消失了,他竟然能够携带谢安的歌妓,还希望谢安亲自来为他开关,亲自为他扫去白云。

三、希望能像谢安那样功成身退

“功成身退”是李白的人生理想。李白仰慕谢安隐居东山,主要是因为这符合他的人生理想。李白并不留恋荣华富贵,“富贵非吾愿,与人驻颜光”(《短歌行》)。他向往归隐,但一定要在实现抱负之后才能归隐,这就是他自始至终追求出仕的原因。李白把“东山”作为自己理想的最后落脚点,也就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之后归隐山林。李白打算在大功告成之后远离尘世,不慕虚名,乐山乐水,自由自在。

他的很多诗句都表明他特别希望能够像谢安那样功成身退:“东山春酒绿,归隐谢浮名”(《留别西河刘少府》),“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赠韦秘书子春二首》)。“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安石泛溪渤,独啸长风还”(《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李白所向往的东山之隐和谢安式的从政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在李白看来,东山之隐标志着一种品格。这样的归隐既表示对权势利禄无所眷恋,但却又不妨在时机成熟时出而为世所用,安社稷而济苍生,实现平生抱负。

《行路难》(其三)集中地表达了李白的功成身退的思想:

有耳莫洗额川水,有口莫食首阳蕨。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云月。吾观自古贤达人,功成不退皆残身。子胥既弃吴江上,屈原终投湘水滨。陆机雄才岂自保,李斯税驾苦不早。华亭鹤啶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且乐身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这首诗明确表达了诗人一直坚持功成身退人生理想的主要原因。李白要吸取历史教训,功成身退,全身远祸。诗人的思绪跳跃很大:由非议许由和伯夷、叔齐的弃世发端,把“功成不退皆残身”作为一根红线贯穿广阔的历史时空,由传说中的时代写到春秋战国直至西晋,然后又上溯到春秋,最后再回到西晋。

四、羡慕谢安那种潇洒自由的生活

谢安居东山时的风流放旷,为官期间的声色享乐以及功成身退后的自在逍遥都是李白非常羡慕的。谢安没有出仕的时候就纵情山水,等到登上高位,他的纵乐之心仍然没有改变。从人生态度看,谢安追求自由,不拘礼法,不惜钱财,风流倜傥,洒脱任真。“李白与谢安的人生态度也十分相似。在李白心目中没有礼法,没有陈规,随性而往,率直纯真”①,“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懒摇白羽扇,露顶洒松风”(《夏日山中》)。他还渴望一种更为高远的超越时空、超越生死的精神自由,“醉后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月下独酌四首》之三)。人与自然的对立、生与死的对立都消失了,人生的愁苦被甘甜芳香的美酒消融了。

中国历史上成功的宰相很多,但能如谢安不为身名所累、进退自如、风流放旷者却比较少。“谢安携妓出游,功成身退,构筑园林栖居,恣意声色享乐的多彩生活自是令李白艳羡不已”②。“携妓东土山,怅然悲谢安。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坟荒草寒”(《东山吟》)。“谢公正要东山妓,携手林泉处处行”(《示金陵子》)。可以说,谢安的东山携妓之举已成为李白心目中一道亮丽、永恒的风景,“东山妓”已成为其内心的一个情结,而谢安临危不惧、处变不惊的气度和寄情山水、诗酒风流的生活使得李白仰慕万分。

由于深受道家思想影响,李白的生活形态里有一种强烈的自由的意识、独立意识,不太习惯官场的种种束缚。尽管他希望做官,但那只是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一种途径。从骨子里来说,李白向往的是一种逍遥自在、进退自如的没有拘束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么多的成功历史人物中,他唯独钟情于谢安的重要原因。李白时时处处都保持着这种自由意识、独立意识,因而他不但敢于笑傲王侯,即使面对皇帝他也不会像别人那样俯首帖耳。所以,当他明白唐玄宗只是把他当作御用文人,并不想委以重任,他在长安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时,他就主动请求放还回山。虽然这是出于无奈,但崇尚独立和自由的精神确实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李白在渴望建功立业、追求英名不朽的同时,也非常钟情于山水逍遥、诗酒风流的生活:“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下独酌》其一);“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梦游天姥吟留别》);“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李白一生以谢安自期、以谢安自比。“谁谓古今殊,异代可同调”(谢灵运《七里赖》)。李白就是把谢安作为自己的异代知音。他在诗作中反复吟咏谢安,大量援引谢安之事入诗。李白根据自身的境遇和阅历,对谢安的事迹进行了全面解读和重新建构,并且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情景下运用多样化的艺术手段,完成了不同的诗意内涵的营构。李白对谢安的反复吟咏,使得谢安成为李诗中一个被高度提炼的诗意形象,这一形象具有极为丰富的耐人寻味的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