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唐代体育文化繁荣背景下李白剑侠气质的成因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06 06:17 标签:

析唐代体育文化繁荣背景下李白剑侠气质的成因

 

一、前言

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个鼎盛时期,有其独特的风貌与风尚,繁荣的体育文化是其最主要的代表之一。受其影响下的李白不仅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大诗人,更是一位体育运动的实践家和一名技艺精湛的剑客。正如《新唐书·李白传》记载李白:“喜纵横术,击剑为任侠。”李白剑侠气质的养成必然是与整个社会相联系的,它不能离开这个社会而单独存在。李白剑侠气质的养成过程恰好印证了唐代体育文化繁荣,也打上了唐代体育文化的烙印。

二、唐代体育文化繁荣

唐朝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这也为体育运动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促进了唐代体育运动的发展。唐代体育文化繁荣主要表现在体育风气和尚武风尚盛行两方面。

1.唐代体育风气盛行

唐代体育与其强大的国力相适应也发展到了顶点,不论是在参与者的数量还是体育运动的普及程度上都是前朝所不能比拟的。唐代体育风气盛行主要表现三个方面:一是参与者众多。上至皇帝大臣,下到黎民百姓都喜欢参与体育运动。唐朝的统治者大多对体育抱有浓厚的兴趣。他们或观赏,或参加,涉及到蹴鞠、击剑、田猎、围棋、拔河等项目。我们从《西阳杂俎》的记载中同样也能感受到平民百姓体育活动的盛况:“荆州百姓郝惟谅,性粗率,勇于私斗。武宗会昌二年寒食日,与其徒游于郊外,跳鞠、角力。”唐代女性的积极参加把唐代体育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更彰显了唐代体育风气的盛行。唐代女子经常参加的体育活动主要有:舞蹈、射箭、散乐、千、拔河、田猎、蹴鞠、击球、步打球等。二是运动项目丰富。丰富多样的体育活动,满足了不同社会阶层的健身需求,同时对体育运动的普及和发展也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中国古代体育源远流长,从远古到秦汉在到唐代,体育已经走过了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人们在长期的体育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体育经验。前人积累的大量的体育实践经验为唐代体育发展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平台,使得唐代体育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在唐代,开展的体育活动项目特别丰富,主要有角抵、武术、蹴鞠、弈棋、竞渡、拔河、秋千、射箭、田猎、马球、驴鞠、木射等。三是体育文化成为唐诗的主要题材来源。唐代体育诗歌描写的内容主要包括当时流行体育运动项目、节令体育、女子体育以及休闲娱乐活动等。这些体育诗歌的出现,与唐代体育风气盛行,体育活动的普及、文人对体育运动的热爱和实践是紧密相关的。唐代体育诗歌几乎涉及了当时所有的体育项目,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唐代体育的兴盛繁荣。

2.唐代尚武风尚盛行

武术是我国民族传统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古人最主要的体育运动手段之一。武术在唐代得到了集大成的发展,不仅表现在武术名目繁多上如拳术、剑术、刀术、套路等,更在于其全民的普遍参与。究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军事制度改革。唐朝在沿袭前朝府兵制(《新唐书·兵志》对府兵制有以下的描述:“初,府兵之置,居无事时耕于野,其番上者,宿卫京师而已。若四方有事,则命将以出,事解辄罢,兵散于府,将归于朝。故士不失业,而将帅无握兵之重,所以防微渐,绝祸乱之萌也。”)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大胆的创新和改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重视对府兵平时的训练。正如《旧唐书·职官志》说:“居常则皆习射。”这种军事制度的改革对全民习武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另一个重要推动力就是武举制的推行。武则天于长安二年(公元702年)创立武举制度。其具体内容在《新唐书》和《通典》中都有记载。《新唐书·选举志上》记载:“长安二年,始呈武举。其制,有长珠、马射、步封、平封、筒封,又有马枪、翘关、负重、身材之选。翘关,长丈七尺,径三寸半,凡十举后,手持关距,出处无过一尺。负重者,负米五斜行二十步,皆为中第,亦以乡饮酒礼送兵部。”《通典》也对武举考核方法作了记载:“其深试之制,画帛为五规,置之于垛。又穿土为好,其长与垛,均缀皮为两鹿,历置其上,驰马射之,名曰马射。又断木为人,戴方版于顶上,凡四偶人至列捋上,驰入好,运枪左右触,必版落而人不路,名曰马枪。皆以保好不失者为上。兼有步射穿、翘关、负重、身材、言语之选,通得五上者为第。其余复有平射之科。不拘色役高第者授以官。其次以类升。”武举制的创立、实施为广大老百姓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的、能凭借自身武艺入仕的最佳途径,这也掀起了唐代全民尚武、习武的热潮。

唐人尚武一个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文人尚武。我们知道,唐代的科举考试是很多文人进入仕途的唯一途径,初唐时还好,参加考试的人还不多,因此登榜为官的可能性很大。但后来不同了。据《新唐书》(卷四)记载:“唐朝二百九十年间,进士共有六千四百二十七人。”平均每年22人。数千人去争夺22个席位,这无疑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还难,此时“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现象比比皆是。基于这种情况,文人不得不另寻蹊径。恰逢此时武举制的实行,以及全民习武风尚的盛行,使得广大文人把习武当做另一条通往仕途的捷径。唐代文人习武的主要方式是修行剑术,这主要是由于从秦汉以来我国文人就有佩剑的习俗,在他们眼里剑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唐时文人也传承了这种佩剑的习惯。此外击剑活动具有形态美、动作美、力度美,行剑时动作迅速敏捷、姿态沉稳利爽,如行云流水,均匀而有韧性的美感这也符合文人的精神气质。文人一般都具有“上报国家,下济黎民”的济世思想,加之有一定的武术功底作基础,更是助长了这种自先秦以来就盛行的任侠风气。我们从唐诗《结客少年行》、《行行且游猎篇》、《侠客篇》、《紫瘤马》、《游侠篇》、《轻薄篇》中有关侠客的生动描述中就能感受唐朝当时的任侠风气是何等的盛行。

三、李白与剑

受唐代当时特定的体育风气和尚武风尚的影响,诗仙李白一生热衷体育运动,尤其喜欢武术,精于剑术。

1.李白与体育

诗仙一生长期坚持的体育运动有舞剑、骑射、登山、旅行、划船、练拳、练气功等。他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的传统儒家“文弱书生”形象,而是一位体魄健壮的体育家。他诗歌创作取得的伟大成就与他喜爱体育运动有着密切关系。以登山为例。李白的喜欢登山,在唐代诗人中是非常突出的。《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一诗中,李白有“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自我表白。李白的一生,不但到过许多名山,而且基本上都登上过顶峰。李白少年时代就登上过峨眉山,有《登峨眉山》、《峨眉山月歌》等佳作;天宝元年(742),李白第一次登泰山,而且上了玉皇顶,有《游泰山组诗为证;长安时期,李白登过太白山,并上了顶峰,《登太白峰》记录了当时的真实情景。

2.李白与剑、剑侠

李白的任侠行为是贯穿他整个人生的,在其自身的描述中,诗人一直以侠士形象出现,“风流少年时,京、洛事游邀。腰间延陵剑,玉带明珠袍。我昔斩鸡徒,连延五陵豪”。(《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李白自少年时习剑,其启蒙老师就是他的父亲李客。李客是个失意文人,不仅要李白“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同时还求他剑术。他每天带着李白闻鸡起舞,研习剑术。悉心调教,要求甚严年少在四川时,李白就练就了一身武功,尤其喜爱剑法,这显然是作为一名任侠的必备条件,“少年学剑术,凌砾白猿公”(《结客少年场行》),完全是一位少年侠客雄姿英发、义气纵横的形象。李白在回忆自己年少时的游侠生活时曾写道“忆昔作少年,结交赵与燕。金羁络骏马,锦带横龙泉”(《留别广陵诸公》),可以看出少年时的诗人骑马佩剑,结交燕赵豪杰的侠客生活。很多友人回忆李白少年时期都写道他任侠有气,喜纵横的性格。李白25岁前生活在蜀地,蜀地“金钱铁冶,而俗以财雄。弋猎田池,而士多豪奢”(《陈伯玉文集》)。其中游客惰业亡命之徒,结为光火大贼,依凭林险,巢穴其中。蜀地民风强悍,滋长了李白尚武好勇,轻生重义,怜悯弱小,反抗强暴的剑侠气质。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剑术水平,他前往山东向当时的剑术名家裴是将军学剑。裴敬在《翰林学士李白墓碑》中谓李白尝投书曰:“如白愿出将军门下。”文中的“裴将军”,名裴,以剑术闻名当时。“文宗时,诏以白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

李白自负有经世之才,有远大的政治抱负,因此为了建立不朽功业,诗人离开四川,“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上安州裴长史书》)。李白的慷慨轻财是世人皆知的,“千金散尽还复来”是他的最佳写照。在东游淮扬荆楚时,“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上安州裴长史书》)。长江南北,黄河上下,大凡名山大川,精美去处,几乎没有李白没去过的。可以说李白占尽了中国名山名水之风流。在漫游中,李白独特的生活经历和社会实践形成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一—不为权贵而折腰,乐善好施。这也是其剑侠气质的真实写照。

李白的仕途可以说是失败的,从开元十八年第一次到长安求仕,铄羽而归开始,他的仕途一直就是多舛。即便是入仕翰林学士也没有得到实现抱负的机会。天宝十五载十二月,李白接受永王李磷的邀请,入其幕府,卷入王室权力之争,结果以“附逆作乱”的罪名入狱,幸运的是他最后保住了命。按常理,此时的李白应看淡仕途而安心于平稳的生活,然而其固有的侠义气质让仕途的打击并没有使他失去热情和活力。安史之乱后的唐朝,藩镇林立,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此时的社会环境似乎给李白提供了一个施展才能的平台。其好友魏颍说此时的李白是“眸子炯然,膨如恶虎”。当然,晚年的李白不再是青年时的意气风发、斗殴杀人、轻财好施的游侠作风,更多的体现在慷慨报国的战斗豪情上。希望凭借着自己熟读兵书和武功的本领在战场上为国立功,“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永东巡歌其二》)。花甲之年听闻李光弼出征,李白仗剑跨马,风尘仆仆地赶往前线,请缨出战。可惜中途病倒在金陵(今江苏省南京),一年后李白病逝于安徽当涂。

纵观李白的一生可以看出他完全符合唐人所追求的任侠境界——豪气万丈、快意江湖,行侠重义、感恩报德,追求自由、伸张个性,轻财乐施、救危济困。

四、结束语

唐代统治者吸取了隋亡的教训,积极适应社会发展的潮流,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改革使唐代的政治相对安定,生产力水平极大提高,经济空前繁荣,社会文化开明,这些都促进了唐代体育文化的发展和繁荣。

每个人都处在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中,文化对人性格和气质的影响极为重要。社会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社会成员的性格和气质特征。唐代体育文化繁荣的社会环境对生活在这一时期的李白必然产生客观的影响效应。在这种体育风气和尚武风尚盛行的体育文化的影响下,李白形成一生钟爱体育运动的习惯以及任侠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