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首页 > 李白文化研究 > 时间:2019-05-05 04:43 标签:

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一、引言

1908年前后,受法国象征主义诗歌影响,以埃兹拉·庞德为首的西方诗人们,发起了一场旨在改变英国维多利亚王朝颓靡诗风的新诗运动,推动了英美两国诗歌向现代诗的转变。意象派是新诗运动中最引人注目,也是对美国现代诗影响最大的一个派别。为了破除旧传统,开创新诗风,美国新诗人吸收了大量国外影响,尤其是中国诗的影响。杰出的新诗人之一玛丽安·莫尔认为:“新诗似乎是作为日本诗——或许不如说是中国诗的一个强化形式而存在的……”这就是说,新诗运动本身就是一场中国热。

意象派诗歌的创始人庞德也常说,只要读一下他译的中国诗,“就可以明白什么是意象主义”另一个意象派成员约翰·哥尔德·弗莱契则说,他之所以参加意象派就是因为意象派意味着中国风:“正是因为中国影响,我才成为一个意象派,而且接受了这个名称的一切含义。”意象派所留下的主要文化遗产之一就是他们对中国诗的介绍,其中最主要的译作就庞德的《神州集》(Cathay),又译《中国诗集》或《华集》。《神州集》收录了19首中国古诗词,其中11首是李白的诗,足以证明庞德对中国古诗的认识和了解多来自于李白的诗,李白的诗对意象派诗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本文将从庞德和李白诗词之间的纽带——《神州集》切入,考察李白诗与庞德现代主义诗学观念相吻合的因素,进而证实李白诗词对庞德及其创立的意象派诗歌的影响。

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二、李白与庞德之间的纽带——《神州集》

众所周知,《神州集》是庞德通过加工整理东方学家费诺洛萨(Ernest Fenollosa)有关中国诗歌而完成的。《神州集》于1915年出版之后,在西方取得了空前成功,“几乎所有知名现代诗人包括叶芝(Yeats)、福特(Ford)、路易斯(Lewis)、艾略特(Eliot)、威廉斯(Williams)——都齐声称赞其清新、优美、简洁。”甚至有人认为:“有一个人读过庞德自己创作的诗,就有十个人读过庞德翻译的中国诗。”

《神州集》是庞德诗歌发展的一座里程碑,使他创立的意象派诗歌从小刊走向大刊,被主流文化所接受。《神州集》也使中国诗词开始从学院派走向民间,更多的人开始认识并赏识中国的诗词。所以说,《神州集》不仅是庞德的第一次真正的成功,也是中国古典诗歌在美国的第一次真正的成功。然而,在费氏笔记的众多诗家中,庞德为何独独青睐李白呢?伟大的文学家伏尔泰曾说过:“与我们现在已经写的或将要写的有关这个大帝国的记载相比,一个杰出的中国文学作品可以使我们更多地了解中国的精神。”

西方人希望从中国的文学了解中国的精神的时候,他们意识到中国诗是中国文学的最权威的代表,而李白,在他们心目中又是中国诗的代表。从某种意义上讲,在西方人的眼中,李白是中国文学乃至中国文化的一个表征。而庞德发现李白的“以复古为革新”的主张实质上与他的“新古典主义”如出一辙,反对当代流行诗风而崇尚古典美正是李白和庞德的一个诗学观念共场。在庞德看来,李白的诗既新异又与自己的意象诗观念吻合,值得展现给他的读者,因而造成了庞德对李白的偏爱。

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三、庞德笔下的李白诗词

在接触中国诗之前,庞德受到过法国普罗旺斯诗歌、英国九十年代唯美主义诗歌等的影响,他这个时期的诗歌,如名诗:Al-taforte,“完全是在追求节奏音韵的响亮动听,有的诗像法国象征主义诗的英国品,充满了迷离的气氛,飘忽的光影”此后,庞德逐渐从中国古典诗歌中找到自己的声音,诗风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诗歌中那种寓激情于清静的审美趣味,那种不说教、不判断的语言风格,对意象派诗人庞德来说,是富有吸引力的。

庞德曾在一篇专论《中国诗》(Chinese Poetry)中谈到李白《古风》有关战争的两首诗(《古风》之四、之十二)。他认为这两首诗表现出“最大的激情与明净”,他被诗中“直接而真实的表现手法”所深深打动。他用李白的诗来昭示同时代的诗人,向他们显示什么是真正的“直接”和“真实”的诗歌表现。他称赞李白的诗“十分直截了当……没有那种甜腻腻的委婉,也没有那种从未见过战场的人抒发的感伤”。

庞德把整个19世纪诗总结成两个词“感伤”和“做作”,而他认为中国诗没有这些东西,完全没有近几个世纪西方诗所特有的那些文学技巧花样。

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1913年,意象派诗人弗林特在《诗歌》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出著名的意象派三原则,要求“绝对不用无益于表现的词”。这条过分严酷的原则,意象派诗人自己也无法贯彻初衷,所以后来再不见提起。但是汉语古典诗歌,由于其特别严谨的格律要求以及古汉语特殊的句法形态,往往略去了大部分联结词、系词以及各种旬法标记,几乎只剩下光裸裸的表现具体事物的词。但一放到英文中就变成棘手的问题,因为英语传统没有类似无联结结构模式。在翻译李白诗词之前,庞德一直用英语连词或者其他连接方法把中国古典诗中无连接的语意单位连接起来。但在翻译李白《代马不思越》(《古风》第六)中“惊沙乱海日”一句时,庞德第一次用了完全无联结的并列句式,译作:“surprised.Desert turmoil.Sea sun.”在译《胡关饶风沙》(《古风》之十四)用的也是同一句型模式。把“荒城空大漠,边邑无遗堵”译为:“Desolate castle,the sky,the wide desert.”这就是李白诗的独特魅力给予他的启示,使他感悟到汉语语言和诗句的特殊性。在李白的表达方式的启示下,庞德开始理解什么是无联结并列结构的诗艺。这是庞德诗学观念的诗艺技巧上的一大进步。

庞德在大量阅读中国古典诗歌和费诺罗萨笔记的过程之中,本能地领悟到中国诗歌意境和意象的妙处。这导致他在翻译《神州集》的各首诗歌之时,尝试努力再现原诗的“意境”;为此他甚至不惜打破英语的语法结构,创造了所谓“脱体句法”(disembodi-ment)和“并置结构(juxtaposition)”。例如:庞德将李白的《送友人》的头两句“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翻译为“Blue mountains to the north of the walls/White river winding about them”。这两行英语诗句就明显和英语的正常语法相悖。比较极端的例子是将李白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译为“Drawing sword,cut into water,water again flows/Raise cup,quench Sorrow,Sorrow again Sorrow”。②庞德运用“脱体句法”,打破了英语语言的语法结构,在一定程度上解放句法对于意象的束缚,并更容易以并置结构创造“意境”。例如“Blue mountains tothe north of the walls/White river winding about them”;之中的“blue mountains”和“White river”的并置就较好地构成一种张力,撑起了一种诗意的空间。这种诗歌中的意象并置,构成了庞德所追求的一种“能量”——而这种能量的本质,就是人们在阅读诗歌时从一个意象到另一个意象的想象跳跃以及由这种跳跃所构成的审美张力。

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四、庞德诗歌里的李白

《神州集》也是李白的影响进人庞德自己的创作的媒介。这本薄薄的诗集,标志着他作为现代一个最重要的诗人成熟的开始。庞德开始模仿中国诗人,并开始酝酿自己的最重要的作品——《诗章》(Cantos)。《神州集》把庞德引向成为《诗章》基础的那些技巧,因而成为美国诗歌一股重要潮流的标志。

庞德对中国诗的意象运用和比喻方式一直很感兴趣。在他看来每个汉字都是相对独立的自律体,再加上中国的古典诗格律,语言单位无联结并列,悬置,自然天成。这种并列和悬置组合现象不断启发庞德。李白诗内容丰广,体裁多样,手法多变,极大满足了庞德追求“综合艺术”的期待。李白的诗使庞德完全地领悟了中国古典诗所特有的无联结意象并列结构,从而使他逐渐形成他自己独特的句型结构模式,并写出了自己的并置诗句,例如仿中国诗的《诗章第四十九》,即著名的《七湖诗章》(Seven-lake Canto):Under the cabin roof was one lantern.雨;空河;旅程,冰云中流出的火,薄暮时的阵雨这样的句式无疑与英诗诗律远,而离汉诗诗律近,甚至可以说庞德的诗学观念与写诗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汉化”了。

再如他对《击壤歌》的处理:Sun up;work Sundown;to rest Dig well and drink of the water Dig field;eat of the grain Imperial power is?And to us what is it??这样的整首诗完全以断句、意象并置组合,全诗不用一个主语,显然不符合英诗的规范和传统,而是典型的中国式句式。在新诗运动诗人中,这种手法迅速地传开,诗人们争相效仿庞德的风格。

庞德的《神州集》与李白诗词的契合

五、结束语

《神州集》是李白等中国诗人和庞德跨越时空的共舞,其中领舞者还是中国诗仙李白。庞德与李白的诗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方面,庞德从李白诗歌中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意象主张,李白诗歌为意象主义理论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生动的范例,与庞德的意象派创作产生了共鸣,使其艺术创作达到了又一高峰;另一方面庞德在翻译中国传统诗歌的同时也将中国文化传播到了西方,并在英美新诗运动期间掀起了极有影响的“中国热”,对世界认识中国起到了推动的作用。

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书籍《李白文化研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