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诗为什么呈现出独特飘逸的风格?

首页 > 相关故事 > 时间:2019-03-01 02:29 来源:李白诗歌网

李白诗的飘逸风格及其成因

风格能够代表一个作家创作的最高成就,显示其艺术才能与创作个性。有无独特的艺术风格,是一个作家是否成熟的标志。因此,研究一个作家,风格之探讨不可或缺。

然纵观李白诗歌的研究,专论创作风格者甚少。究其原因,一是解放后对作家创作风格研究不够重视,二是因为李白诗歌风格多种多样,不便一言以蔽之,用一种风格概括。诚然,艺术家之创作往往有多种风格,但在诸多风格中,必有其主导风格。李白诗或清新俊逸,或清雄奔放,或悲慨劲健,或自然绮丽。真是五彩缤纷,炫人眼目。然古代学者拈出飘逸二字以概括他的诗歌风格,却是很有见识的。我以为飘逸是李白诗歌的主导风格,兹简论如次。

一、李白诗歌风格之飘逸,为历代诗歌评论家所公认。虽然,飘逸二字不能概括李白诗全部风格的特征,但它是李白诗歌风格的金光闪闪的一个徽章。

谈到李白诗歌的风格,首先令人想到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对他诗歌所作的颇为精当的评价。“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庚开府,俊逸鲍参军”(《日忆李白》),他以内行对诗的直感,以精警的诗句,对李白诗歌风格作出了准确而简要的概括。“清新、俊逸”是就李白诗歌风格特点直接而言的,‘飘然思不群”,则是指他创作构思的特征。“飘然”言其意象飘移不定迷离恍惚的情态,‘思不群”是指他的艺术构思能够超拔流俗。他举重若轻,挥翰雾散,笔走龙蛇,从而写出.惊风雨,、.位鬼神”的动人篇章。“无敌,则誉其天才超轶,举世无匹。以诗的语言风格而论,李白诗不仅清新俊逸而卓特,极萧散洒脱之致。飘然与俊逸,简言之即飘逸,这是李白诗歌风格的主要特征。继杜甫之后,历代诗人和评论家对李白诗歌的风格,多有一语中的的评赞。王安石说:“白之诗歌,豪放飘逸,人固其及。,【”严羽说:.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他们都拈出了“飘逸,二字,以概括李白诗歌的风格。晃公武云。‘白天才英丽,其辞逸荡隽伟,飘然有超世之心,非常人所及,读者自可别其真伪也。’‘飘然有超世之心,的性格与‘逸荡隽伟,之诗句,构成了他诗歌飘逸的风格。

也就是说,李白诗歌飘逸的风格,不仅是他独特个性的表现,而且是通过语言的外壳表现出来的。读者可以根据这种飘逸的风格,辨识其诗的真伪。我国传统的文学批评,常常不是用抽象的理论概括,而往往是用感人的形象描述.对于李白诗风格之研究,历代更多的人,则以形象的笔触描绘其诗歌飘逸的情态,有很强的可感性。李阳冰称‘其言似夭仙之辞。刘全白‘谓‘才调逸迈,往往兴会属辞}[al0黄庭坚曰:‘余评太白诗,如黄帝张乐于洞庭之野,无首无尾,不主故常,非墨工莱人所可拟议。杨万里云:.太白之诗,列子之御风也。”胭翁诗评谓:“李太白如刘安鸡犬,遗响白云。毅其归存,恍无定处。.‘.’杨慎日:“太白诗仙翁剑客之语。”‘.,沈德潜云:“太白想落天外,局自变生。此殆天授,非人力也。,‘所谓.天仙之辞.、‘列子之御风”、‘恍无定处.、嘴不主故常,等等,都是描绘李白诗的风格,言其写诗时能够“离方遁圆’,挥洒自如,若神仙乘祥云来往于宇宙之间,自由自在而无拘检。“兴会属辞,f则是指他兴致到来时脱口而出、不用苦思冥索的写诗情景。不墨守成规,天才地大胆地创造,是李白诗歌创作成功的重要因素。从他们对季白诗歌风格的具体描绘中,显示与概括了李白诗歌风格的特征。总之,前人或径直称其诗风格飘逸,或以形象的笔法,状其飘逸之态。

二、就美的表现形态说,李白诗有壮美、优美以及壮美中存优美、优美中有壮思等多种表现形式。但无论诗中表现出的是何种美,诗都写得极其自然流畅。

诗人善于自由挥洒,笔走龙蛇,诗里呈现出活泼飘洒之态。他曾谓别人的诗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服饰’川’,论者皆以为这是李白诗的语言风格的真实写照。其实,他诗中思覆内容的表达与感情的表现,也是可用这10个字概括的。他写诗时极忠实于他的思想情绪,诗的内容也能记录他内心的真实感情。“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山中与幽人对酌》),则是诗人坦率性格的写照。李白写诗时情绪变化之迅敏,思路之流畅,行为之洒脱都是惊人的。所谓“李白斗酒诗百篇”,“挥翰雾散”是近乎实录的。李白在《赠黄山胡公求白码序》中说:“因授笔三叫,文不加点以赠之。”这与“二句三年得,,吟双泪流”的苦吟、与“闭门觅句”搜索枯肠者不可同日而语。他的诗有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有如孤云野鹤式的飘逸,这一特点,是为李白研究者所公认的。

飘逸风格是老庄思想作用于艺术趣味的反映,显示出潇洒闲逸离脱尘俗的艺术境界。飘逸重在逸,带有超脱凡俗的神仙风貌。裴敬在《翰林学士李公墓碑,中描写了李白这种飘然若仙之状:‘先生得仙秀气耶?不然,何异于常人耶?或日:太白之精下降,故字太白,故贺监号为谪仙,不其然乎!故为诗格高旨远,若在天上物外,神仙会集,云行鹤驾,想见飘然之状。”李白性格爽朗,胸襟开阔,志气恢宏。在诗中表现出一种安逸闲适与不执着世情的心境。《山中问答》表现了这种超然物外的安逸心情:“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诗里流尾出飘飘出尘之想。李白的许多诗歌,都呈现出一种“别有天地非人间”的超脱凡俗的优美的艺术境界。《夜泊牛诸怀古》、《赠孟浩然》、《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寻雍尊师隐居》、《听蜀僧浚弹琴》、《登宣城谢眺北楼》、《清溪行》、《春日醉起言志》、《送友人入蜀》、《月下独酌》等,这类诗闲逸洒脱,风格爽朗,神韵悠然,奇思络绎,妙语横生,表现出悠闲飘洒的情致。譬如《送友人入蜀》:“见说蚕丛路,崎岖不易行。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芳树笼秦栈,流绕蜀城。升沉应已定,不必问君平。”

写沿途风物,并对行者以安慰,这是送行诗常见的格局,此诗不以构思精巧见称,而以飘逸取胜。妙在将极为艰险之旅程,写得轻松而优美,使行者不但不将蜀道视为畏途,而且如寻幽探胜,以勇往也。友人赴蜀,蜀道之艰难崎岖不可回避。‘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如此艰险的情景,写得却十分轻松。‘芳树笼秦找,春流绕蜀城”,‘秦找”、.蜀城”之风景又如此可爱诱人。《唐宋诗醉》的编者评云.“此诗额联承接次句,语意奇险,五六则欲纤矣。倾联极言蜀道之难,五六又见风景可乐,以慰征夫,此两意也。一结翻案,更饶胜致。”此诗虽写旅途之险峻,却能以轻快的笔调出之,气度从容,极尽潇洒飘逸之态。

又如《寻雍尊师隐居》:“群峭碧摩天,逍遥不记年。拨云寻古道,倚树听流泉。 花暖青牛卧,松高白鹤眠。语来江色暮,独自下寒烟。”

此诗写峰峦迭嶂摩天入云的深山老林中独有的恬静幽美的境界,神韵悠然。有人以为此类诗“与襄阳相似”,其实孟浩然的诗风清切而冷峻,李白诗则写得逸态横生。仔细比较,大异其趣。《唐宋诗醇》的编者在评《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诗时说:‘吐语如转丸珠,又如白云卷舒,清风与归,画家逸品。”这一评语,移之上列诸诗,未尝不恰如其分。‘白云卷舒,清风与归”,足以概括这类诗的艺术特点。李白送人、登览、怀古、访友之作,大都写得潇洒闲逸,自然天成,字字精警,句意俱炼而不留斧凿迹痕,似

妙手偶得,毫不费力,却极见艺术功力。“能化尽笔墨之迹,迥出尘埃之外”,可谓“羚羊挂角,无迹可求”,“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李白的五言近体诗,短篇乐府及部分七言绝句,都具有这种艺术特色。

李白的七言歌行乐府,感情奔放,胸裱开阔。直能驱策六合,陶钧万物。诗人那种扬眉吐气的气概,诗里那种流转自然的情调,那种鲜明的自我形象,呈现出浩荡放逸的浪漫主义色彩。这种有着奔逸或纵逸情调的诗篇,是李白诗中双逸风格的另一种类型,它更具有天才的独创性。赵翼在《哑北诗话》中说:“(太白)诗之不可及处在乎神识超迈,飘然而来,忽然而去,不屑屑于雕章琢句,亦不劳劳于楼心刻骨,自有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之势。介《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襄阳歌》、《远别离》、《醉后赠从甥高镇》、《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梁园吟》、《秋日鲁郡尧祠亭上宴别杜补脚范侍御》、《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等,都是这类诗的代表。

它或若天马行空,飘然而来,其然而止,格调高逸,有如鹏翔未息,翩翩而自;或倏忽变化,‘波澜开阂,如江海之波,一波未平,一波复起。又如兵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为奇。方以为奇,以复是正。出入变化,不可纪极”‘开阔轶荡,冠绝古今。··…其襟期雄旷,辞旨慷概,音节浏亮,无一不可。这类诗歌,语言横肆,意象眺跃,极有气势。诗人又往往以恍惚变幻和极度夸张的语言,表现豪迈的、杳远的理想,显示了诗人飞跃的精神状态与落魄不羁的悄怀。价如写黄河就说:“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写风雪就说.‘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登庐山就说:.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写友情就说:.迥山转海不作难,倾情倒意无所惜。”仁乞.’写磊落胸怀就说:.抚长剑,一扬眉。清水白石何离离里,〔”’写自己傲岸的性格就说:“榆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择青琐贤目”’“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醉襄阳就说:‘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都写得纵逸而自然,夸张而又真实。

’综上所述,李白诗歌飘逸风格的表现,或在情绪上有飘然出尘之想,或在诗人风度上有飘逸洒脱之态,或在诗的标格上骨秀气清,语言无粘皮带骨之病,无艰深滞涩之弊。大体而言,一为俊逸,其诗神韵悠然,有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之妙。此以五言近体及短诗为主,二为纵逸,其诗词意遭劲,其气势有如悬泉飞瀑、骏马注坡,此以七言歌行、乐府取胜。

与李白飘然的不执着世情的性格相应,其诗构思新颖,表现独特,不落案臼俗套,在艺术表现上充分展示出夭才的独创性。诸如题材的选择,主题的表现,诗歌的结构,感情的表达,语言的提炼,等等,无一不表现出特异的个性特征:即别具匠心,独创新义,又如从肺腑自然流出,妙语天成。这类诗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有很强的艺术生命力,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就以乐府诗而言,大部分沿用乐府旧题,然旧的题材并未能缚住他的手足,而仍然放射着创造的光华。有的诗虽本其乐府旧题而写得更为精彩飞扬。如《蜀道难》,仍状蜀道之艰难。由于诗人感情之深挚,诗歌形象之丰满,引起读者对祖国山河壮丽之深沉的热爱。《远别离》虽抒写别离之痛,而在抒情中含有更深广的内容。仔细抽绎,可作夭宝末年史诗读。有的则自铸伟词,如《秦女休行》,感情慷慨壮烈,读之令人啼嘘。七言歌行,则以独特卓异的面貌,出现在当时的诗坛,生气勃勃。对此,他既有首创之功,又能推波助澜,使其蔚为大国,成为盛唐诗歌的一绝。这种歌行诗,题目包括两部分:歌行题和诗题。歌行题可以看做乐府题或看作广义的“即事命题”的新型乐府,诗题则系写诗的缘由。《西岳云台歌送丹邱子》《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就是。

也有些诗只有歌行题或诗题。他的歌行以内容的广阔深博与形式的自由纵态见长,过去和当代一些学者都把这部分诗看作李白的乐府,我以为是很有见地的。李白的七言歌行,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有很高的历史地位。文学史家对此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对此笔者有专篇论述,此处不赘。即如赠别诗,本易成为酬应之工具,而李白的赠别诗,往往内容充实,感情真至,引起读者强烈的共鸣。如《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江别宋之锑》,都是千古传诵的名篇。《赠裴十四》、《赠何弋判官昌浩》、《赠崔侍御》、《梦游天姥吟留别》、《金陵酒肆留别》、‘宣州i}}眺楼饯别校书叔云》,这些诗篇,在语言、章法、结构上都独具匠心。他的诗歌语言,不论乐府、古诗、近体,都极其朴素自然,具有情深词显、不言情而情深、不炼意而意味深长的特色。《春思》、《秋思》、《子夜吴歌》、《长干行》、《古朗月行》、《出塞》,以及一些短诗、小律,都是感情真率,意味隽永、语言本色的诗篇。李白的歌行乐府诗,语言如行云流水,开郁宣滞。词源如山峡之倒倾,感情如海涛之汹涌,飞流直下,有一泻千里之势。且逸思横出,显出纵逸的本色。

由于选择精当,主题开掘很深,语育又极其自然本色,其诗歌飘逸风格的特点更为突出而明朗。

三、李白诗歌中飘逸的风格是鲜明的,独特的、突出的。那么这种独具个性特色的艺术风格是怎样形成的呢?

“风格就是人,文学的风格,必然有着作家自己的个性、人格等。因此,探讨诗歌风格形成的丰观原因是十分必要的。以李白的政治追求与处世态度来看,他是典型的浪漫主义诗人,而不是头脑清醒的政治家,他有着诗人的气质而缺乏政治家的情怀与风度。

李白从青年时期起,就怀有济苍生、安社稷的宏伟抱负,并为其实现而孜孜以求,锲而不舍,他追求鸿功伟烈,希望建立不世之功。他青年时期写《大鹏希有鸟斌》、《上李琶》,临终斌‘临路歌》,终其一生,他以大鹏自诩。他鄙视蓬间雀,没有庸夫俗子那种垂涎欲滴的权势欲。他性格豁达开朗,政治视野非常开阔。他经常以帝王师自期,欲登上宰辅地位,但又不想脚踏实地一步一个台阶登上塔之峰顶,却想平交王侯,一步凌云。所谓‘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在政治活动上,纵横家思想对他影响很深,他一失始终存在着侥幸成功的心理,希望一言定鼎,一举安邦。两入长安,从永王磷,甚而晚年欲从军追随李光弼出征,都是这种侥幸成功心理的反映。在处世上,道家思想则起着支配作用。’自由自在,毫无拘检,无为而达。

他在《王右军》中说:“书罢笼鹅去,何曾别主人。’赞扬王羲之爱鹅而不拘常礼的飘洒神态。他在诗中多次运用王子欲雪夜访戴边的典故,表明他行为的任性。他缺乏那种脚踏实地执着追求的精神。所谓‘锲而不舍”,往往只留在口头上。在政治上,他缺乏儒家那种求实的精神.胜往把十分艰苦繁难的事情;着得轻而易举,一蛾而就。又由于受儒家传统思想较浅,兼之涉世不深,不了解人与人之间那种错综复杂幽深微妙的关系。他以诗人的眼光观察政治、_人情、世态,有时目光如炬,异常锐敏地看出某些本质的东西。但总的看来,不免失之天真烂漫。这种超脱、飘洒不执着世情的行为,形成飘然若仙的性格,与杜甫沉郁的性格,成了鲜明的对照。所谓“李青莲是快活人,当其得意斗酒百篇,无一语一字不是高华气象;“快活人”是他性格的核心,李白的思想、性格、行为,具有盛唐知识分子典型的浪漫主义特色,他的生活,充满了超脱凡俗的浪漫主义情调:交游道侣,游历名山大川。所谓“周览四海名山大川,一泉之旁,一山之阻,神林鬼家,腹魅之穴,猿狄所家,鱼龙所宫,往往游焉。聚朋畅饮,谈玄赋诗,是盛唐知识分子浪漫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

《襄阳歌》写他纵酒放诞的生活。《忆旧游寄谁郡元参军》,也是了解他的生平、思想的重要作品。贺知章称他为“滴仙,,他多次以夸耀的口气说出,又自称“酒仙翁,,这足以看出他的生活态度。他生活极为洒脱、闲逸,飘飘然有神仙之姿。饮酒赋诗,啸傲终日。“至于酒情中酣,天机俊发,则谈笑满席,风云动天,非篙丘腾精,何以及此”’。这种潇洒、闲逸的生活,形成甲闯豁逸的一面。他偶或生活困窘,求人资助,也是理直气壮的乞讨,无摄濡状,无寒酸气。《上李邕》、《与韩荆州书》,虽不免有大言欺世之嫌,但却真气内充,感情豪迈,辞气劲遒。岂可与乞怜子富贵之门的寒儒同日而语哉?不执着于世情,故不免飘然。生活上无窘迫感,总是自在自如,因此闲逸。曾巩说:州日史称白有逸才,志气恢宏,联然有超世之心,余以为实录。这段评语,是极为中肯的。

在艺术上,他继承了庄周、屈原以来的优秀的浪漫主义传统,他以囊括宇宙、气吞洪荒的气概,以妈惊风雨.、.泣鬼神”的笔姿,表现恢宏的志气与飘洒的性格,极汪洋悠肆之能事。所谓.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啸起白云飞七泽,歌吟绿水动三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枪洲’.名工绎思挥彩笔,驱山走石置眼前”这些诗句,能概括他的诗的艺术特点。

优秀的诗篇,都是声人天才的艺术创造和真实的感情流露,李白流传至今的优秀诗篇,都不是为写诗而写诗的应酬之作,而是为了表达诗人当时思想感情的需要。他的诗句,儿乎都是从肺腑里蹦出来的,跳跃着时代的脉搏。就是一些酬应的诗篇,也能排除虚伪的感情和庸俗的捧场,直抒胸臆,痛快淋漓。如《谢挑楼饯别校书叔云》、《梦游天姥吟留别》、《醉后赠从甥高镇》、《送友人入蜀》等,与其说是为了“饯别”、“留别”、“赠别’而写诗,无宁说是为了抒发此时此地感情的需要。其中不仅没有应酬的痕迹,就是在感情的表达上,也唯情绪发展的轨迹是依。现以《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为例:“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此诗首二句承诗题“饯别”,言昨日团聚之欢乐已成过去,今日分别之烦优就在当即;“长风,二句写饯别时畅饮抒怀。谓秋高气爽,正宜酣饮高楼,不必为.饯别},i,,"烦意乱也。“蓬莱”二句是对自己和李云诗文的评价。.俱怀逸兴”两句言两人谈到文章之事,心投意合,兴致很高。最后四句又落到离愁别恨与不得志的牢骚。诗人忽喜忽悲,忽咳忽笑,情绪倏忽变换,意象激剧跳跃,真实地表现了诗人满腹牢骚与别愁离绪交织时的复杂感情。李白这类诗能从应酬的俗套中跳出来,写出感情真挚的诗篇。因此,得到选家的赞扬与推崇:“遥情飘竖,逸兴云飞,杜甫所谓‘飘然思不群,者此矣。千载而下,犹见酒间岸异之状,真仙才也。

李白的诗歌,极大地发挥了艺术的独创性。他反对六朝以来拘忌声病的形式主义,冲破诗歌格律上不必要的禁律。诗歌乃至一切文学艺术,都是天才的发挥与创造,是诗人独特个性的艺术展现。李白在诗歌艺术的创造上,突出地表现在对当时刚刚成熟的近体诗格律的运用方面,即既能基本上遵循格律诗声律的规定,又为了照顾思想内容的需要,又有某些突破。格律诗的形成,是经过前辈许多诗人辛勤地摸索,在诗歌格式与声律方面,找到了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是诗歌上一种较好的表现形式,因此有着一定程度的规范作用。但它不是数学坐标,而有着诗人发挥创造的余裕。李白为了表达汹涌澎湃的感情,他不受题目、篇幅、句式、韵律的限制。所谓“李白诗以自然为宗,不能以律束之。盖其才长,故一往之气,沛然莫之御。然飘逸之致亘千古而不没,非由工入微者比也”‘”’。“太白神韵无方,迥乎不可尚,岂惟飘逸云乎哉,‘川,所谓“不能以律束之”和.神运无方.,就是指其突破诗歌格律的艺术创造。譬如《夜泊牛清怀古,,就是冲破了五言律诗格律的某些限制,一气旋折,神龙无迹。不被诗的格律缚住艺术创造的手脚,,进行大胆地独特的艺术创造,这是李白诗歌飘洒自如韵味天成的成因之一。

四、风格是时代的产物,只强调诗人的主观因素,还不能揭示艺术风格形成的全部原因。必须从作家所处的社会时代找根据,才可能作出比较切合实际的答案。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作家的艺术风格,不能脱离社会卜,超越时代。

李自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充满了浪漫气息的时代,这种浪漫气氛是唐代开国以来逐步形成的。唐太宗李世民是封建社会一个最为杰出的皇帝,他的文治武功都堪称道。他以雄才大略,励精图治,使国家兴旺发达,形成堪载史册永垂千秋的“贞观之治,。继李世民之后,经过李治、,武则天诸朝,到开元年间,经济萦荣,国家强盛,使大唐帝国成为当时世界最文明昌盛的国家。由于国家大治,国力空前强盛,经济力量十分雄厚。遂孕育并形成一种乐观自信与青春向上的社会风尚。人们朝气笼勃,有志之士,更是精思弹虑,欲建千秋不朽之业。这种政治的、经济的以及与之相应的社会风尚,孕育了这个时代的诗人。出现了文学史上空前光辉灿烂的盛唐气象,形成了诗国高潮。

于是诗坛上出现了百花齐放、争艳斗奇的局面‘诗人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登上诗坛,放射出奇特的光焰。田园山水诗派与边塞诗派各以其生活经历和艺术特长为诗坛增添了光彩。孟浩然的清切,王维的高浑,高适的直抒胸臆,岑参的奇峭,都有大家多风。以文学自身发展的规律而论,七言歌行与近体诗中的五律五绝七绝,经过数百年的酝酿、试验,己臻成熟,并以全新的面貌出现,七言律诗也已初露锋芒。当时,.玄宗好经术,群臣稍厌阵琢,索理智,祟雅翻浮,气益雄浑。’天才的诗人李白,生逢盛世,必然要以自己的语言、风格,参加到时代的大合唱中。而以李白之个性、天才及深厚的文学素养,自然要拔出流俗,成为一个佼佼的领唱者。他的超人的天斌与坚忍不拔的毅力,终于使他成为盛唐最杰出的诗人。应当指出,道家思想的广泛流行与深刻影响,因为物质丰富而形成的享乐思想,对李白思想有很大的冲击,这对其诗歌飘逸风格的形成,也是不可排除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