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的诞生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杜牧·赠别·其一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名句赏析及故事

完全读懂名句

娉婷婀娜的身影,轻巧又柔美,13岁的她,就像早春时节在枝头上随风摇曳、纤纤动人的豆蔻花。春风吹遍热闹多娇的扬州城,然而卷起珠帘迎风顾盼的众家美人们,再怎么妍丽也比不上她一人。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名句赏析及故事

名句的故事

风流才子杜牧的《赠别》共有两首,同是赠给一名与他交情深厚的歌伎;那歌伎十分年轻,从我们欣赏的这则《赠别·其一》可以看出,对方正值娇艳初萌的少女时期,因而这首诗特重于称赞她的芳龄和容颜姿态之美。

杜牧爱好流连花丛是当时众所皆知的事实,虽然牛僧孺曾婉言相劝,但文人与青楼女子往来毕竟是古代中国文人的生活方式之一,且许多烟花女子并非卖色,而是倚赖自身才艺维生的(通常以“伎”专指用表现才艺谋生的女性,例如歌伎、艺伎),杜牧与这些女子虽没有海誓山盟,却也珍重彼此的才情友谊,因此诗作中留下不少与这些女子往来酬赠的记录。

以香花喻美人,文学史上有许多例子,那么杜牧这首《赠别》的特殊之处在哪里?除了选择在早春盛开、颜色与味道淡爽的豆蔻花,恰恰对应女子青春年华,豆蔻在枝头上迎风轻颤,袅袅婷婷的模样也和女子纤弱的体态相似,比起“如花似貌”、“花容月貌”这种含糊笼统的形容,可说是贴切而创新。

最高明的还不只如此。杜牧转而放眼四顾繁华热闹、美女众多的扬州城,当春天来临,歌楼舞榭的女子纷纷卷起珠帘迎接温暖怡人的气候,同时也在窗台之后展露芳颜,竞逐佳丽,然而这些卷起帘子竞艳的女子,杜牧慨叹,总是比不上她。

虽说是赠别,当中却无离情依依的感伤,这是因为杜牧在第一首诗中称颂了对方的美丽,才逐渐引起惜别之意,两人情意真挚的告别情景,让我们看看同样著名的《赠别·其二》,便能充分了解:“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名句赏析及故事

历久弥新说名句

前面提到杜牧以扬州众人的美貌皆不如你一人的说法,大大渲染了赠诗女子的娇容,也让后来阅读的我们,忍不住揣测这名女子到底拥有怎样倾国倾城的面貌,更羡慕她因为诗人之笔而在历史上留下永恒美丽的注记。

古今中外的作家,让倾慕的对象在自己的作品中成为不朽身影的很多,例如曾经被好莱坞电影想象是因为爱情的滋润而写下经典剧目《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英国戏剧大师莎士比亚。虽然电影中莎士比亚和情人炽烈的爱情多半出自编剧的虚构,不过莎士比亚本人确实留下大量的十四行诗,写给一位不知名却在诗人浪漫真挚的诗句下从此不朽的恋人。“能否把你比做夏日璀璨/你却比炎夏更可爱温存/狂风摧残五月花蕊娇艳/夏天匆匆离去毫不停顿/苍天明眸有时过于灼热/金色面容往往蒙上阴翳/一切优美形象不免褪色/偶然摧折或自然地老去/而你如仲夏繁茂不凋谢/秀雅丰姿将永远翩翩/死神无法逼你气息奄奄/你将永生于不朽诗篇/只要人能呼吸眼不盲/这诗和你将千秋留芳”(孙梁译)。

莎士比亚完全了解文学超越时代的永恒性,更直接在诗句中点明,我已确知我的诗篇将与千秋不朽,因而为我所爱的你,将与我对你的爱意同样亘古长存。这应当是诗人对爱情做出最伟大而惊人的歌颂了。